天际忽闻一声叱喝,“大杀币!”

    是善童子,他大手一扬,那枚古钱飞了起来,登时,浩荡无尽的杀气,几乎凝实,像是一条条巨龙,张牙舞爪,倏然冲下。

    “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酒仙佛的第四相,无法女吼道。她那有些虚幻的身体竟然膨扩了许多,尤其是胸,犹如浪涛迸涌,向上怒窜。“嘻嘻,这就是我想要的大。。。奶。”无法女心道。这位萝莉,她实在是太想拥有大消声。

    轰隆隆,紫色的气浪自无法女的身体迸旋而出,像是山洪迸洩,摧枯拉朽一般,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紫色的气浪与红色的狗头铡撞在一起,登时,能量风暴将四周的空间都给撕裂了,可白太黑也因此得救了。

    几十个呼吸之间,白太黑的灵体凝聚得更为结实。他右臂一挥,五指如铁戟,朝天刺去。“嚣张,你一个小丫头,也在吾面前嚣张。”白太黑可是气坏了。他被无法女小瞧了,心里有气。“会元锅子!”只听白玉京的器灵仰天怒啸,摄来一口大锅,即是会元锅子。“你想吃我,我就让你背锅。”

    白青天也不在意,因为“会元锅子”是白太黑从他手里抢走的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蓦地,一条条由杀气凝铸而成的长龙,全被白青天拍碎了。就在白家的太上长老转身之际,哧哧哧,其细如鱼线的长丝从天上甩了下来,它们都是从大杀币中间的圆孔迸涌而出的。

    善童子冷眼斜睨白家的太上长老,“你以青天为名,谁允许你这样自大的。吾杀你,是为负责,更是为白家负责。像你这样的井底蛤蟆,还想吃天鹅肉,简直可笑。”

    白青天异常沉静,可是他心里却有无名之火迸起。“酒仙佛尚且未至,你不过是他的善相,欺世盗名之徒,焉敢欺本座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蓦然间,白青天衣服上绣着的青色圆轮,怒旋而出,刹那间,青芒大盛,刺得人睁不卡眼睛。

    其实,绣在白家这位太上长老衣服的上的圆轮是一件异宝,乃是上古基老炼器师打造的法宝,唤作“青壳”。

    但凡被“青壳”斩中的人,他的身体像是被掏。。。。。。空,只剩下躯壳。

    善童子的挑衅让白青天祭出“青壳”,亦可见他有多生气。

    青色的圆轮在空中旋来旋去,将一道道红色的长线全都切碎了,并将碎掉的红线驱散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善童子冷笑道,“你这基老,身上还是有些好东西的。我就大发慈悲,将它们都收了,也不枉也将它们收集起来。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善童子手指扬开,一缕金色的长线飞迸而出,绕着空中的那枚古钱,包裹了一圈又一圈。登时,古钱散发着璀璨的光华,像是神物,不可直视。

    “这根金色的长线是天蚕吐出来的丝,天蚕你知道吗。”善童子哼道。

    “天蚕!”白青天道,他如何不知。

    天蚕,天狗,天猫,天马,天蛤蟆,天龙,只要契约兽的名字中带着一个天字,它就尊贵无比,而且高端上档次。尤其是天猫与天蚕,更是其中的佼佼者,甚至比天龙都更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得到天蚕的金丝。”白青天愤怒道,因为他苦寻多年,而未找到天蚕,更别说是从它身上得到蚕丝。

    原来,白青天因为修炼一门大神通,伤了心脏,有异人对他说,唯有用天蚕的金丝才能将他心脏的裂口缝合。所以,当白家的太上长老看到善童子用天蚕之丝缠住那枚古钱,他愤怒异常,恨不能捏死对方。

    善童子还在懵比之中,因为他不知道白青天心脏有裂纹的事。若是知道,他会做的更过分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大杀币与青色的圆轮遽地碰撞,刹那间,青光崩溃,而圆轮化为无数碎片,抛撒散尽。

    明显的,缠着天蚕金丝的大杀币更为凶狠,而且戾气更盛,它撞碎“青壳”之后,还不罢休,古钱的圆孔之中飞出一团团火球,将“青壳”的碎片都给烧成灰烬了。

    青色的圆轮被撞碎烧毁,白青天毫不心疼,因为他见到了天蚕金丝,“得到它,本座一定要得到天蚕之丝。”事关心脏能否愈合,白家的太上长老不敢懈怠,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大杀币忽地掉转方向,兀自斩向白青天。

    “白家的基老,你哪里逃!”善童子冷漠道,他今天是铁了心,不杀白青天决不收手。

    天蚕之丝已经被善童子祭炼过,就像是他的手指一样,与其契合,收放随心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大杀币忽地迸绽出一道金芒,璀璨胜过几十个太阳一起发出的光线。方圆万丈内,温度上升到一个恐怖的程度,空间扭曲,火河迸涌,金乌、火鸟、炎龙等飞来飞去,喧闹异常。

    白青天不惊反喜,五指陡地并在一起,铿锵一声,划了出去,金属颤音不绝,犹如魔刀斩出,遇佛杀佛。

    蓬!蓬!蓬蓬蓬!无数团火焰炸开,就是金乌、火蛇等也纷纷裂开,化为残烬,冲天飙舞,异常壮观。

    狗头铡,一座狗头铡横推了过去,还未开铡,却撞死、轰碎了很多火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的大杀币,本座收下了。”白青天笑道。他衣衫猎猎而舞,基气向我迸开。轰隆隆,十二座城池遽然飞来,是白玉京所化的城池。

    如今,白玉京完全被白家的太上长老接管了。白太黑虽然贵为器灵,可也无可奈何,因为他自己都受制于白青天。

    白青天对大杀币并不在意,他钟意的是古钱上缠着的天蚕之丝。只要能得到大杀币,自然就能收取金线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白家的太上长老一掌按出,像是一座山平推了过去,基气厚重而且磅礴。腾,腾,腾!九九八十一个娘山好汉,遽然冲出,他们身着高冠古服,气度非分。

    八十一个好汉,皆是基老。他们步斗踏罡,祭出数百件法宝,刹那间,珠光宝气,冲天飙舞,另有比三人合抱还抱不过来的光柱,犹如烽火狼烟,陡然升起。震慑,八十一头基老,分明是要给善童子下马威,挫败他的斗志。

    困住了。

    大杀币被八十一头基老困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基老皆由白青天的“娘山好汉”神通所化,有撼动一方天地的能为。他们结出来的古阵叫做“大丈夫,萌大乃”。

    砰砰砰,古钱在基老们布置出来的杀阵中来回冲撞,可是它始终逃不出去,还被无数道基气缠住了,像是在泥沼中前行,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飕!飕!

    忽地两枚舍利子怒飚而至,一枚是黑色的,而另外一枚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白色的舍利子是从莫如来脚下飞来的,黑色的发自恶如仇。两枚舍利子都拖着长长的尾光,像是两条长龙,相互绞绕,而又分开,如是多次,瞬息之间,冲到八十一头基老的身后。

    大音希声。

    黑色的尾光,白色的尾光,先后扫过八十一头基老的后背,可是不声不响,却又给人无与伦比的震撼力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八十一头基老,全都炸开,变成一团团基气,四下扫荡。然而两枚舍利子呼呼怒旋,将数百团基气都给摄抓而来,纳入舍利子之中。

    莫如来笑道:“白青天,贫僧怎会坐视你欺负善童子。”

    恶如仇亦道:“黑家的汉子,你也别想趁机伤害剑子仙肌。”酒仙佛的恶相是故意说出来的,他在提醒剑子仙肌,你被人盯上了,好自为之。因为相杀你的人可不止是佛国之主,黑大地亦然。

    黑家曾经的超级天才,黑大地,他不知为何盯上了酒仙佛的分身,剑子仙肌。

    当是时,剑子身无一物,那杆汉子的长枪,兀自抖迸,在瞬间扫荡数千次,一团团不可名状的神秘之液甩了出去,化为一枝枝水箭,箭头则对准了黑大地。“黑家的小伙子,你很有胆魄,可惜,贫道可不是你能攀得起的大人物。你只配为贫道捧起吾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”

    黑大地,他的伤体才痊愈不久,外功已经回到巅峰时期,可内功以及武魂还未恢复全盛时期的绝代基老修为。刷刷,黑大地瞥了一眼射向他的无数水箭,“适才,白心佛王有意点醒我,让我与他合作,引来酒仙佛的师尊,墨莲佛,不,他现在又恢复了佛王业位,是墨莲佛王了。只要这尊古老的佛王回归,诸事可定,他的好徒儿酒仙佛,也难以力挽狂澜,只能在佛国历史的车轮之下,成为一抔泥土。”

    白心佛王很早之前就背叛他的师尊霸笔佛王了,可他没告诉第三人,如今,他主动联系黑大地,也是情非得已。因为墨莲佛王的另外一道分身,鲸绳冰已经潜入这片秘境。

    鲸绳冰,墨莲佛王的最强分身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千叶,他号称传奇,可真正的实力也比不上鲸绳冰。

    鲸绳冰可代替墨莲佛王,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佛王的意思。因为他是墨莲佛王的灵台所化。

    修士,不管是佛修还是道修亦或妖修等人,绝不能失去灵台。

    可墨莲佛王的灵台却化为一人,远离本体。原因无它,墨莲佛王有两座灵台,第二座灵台能够修炼有成,这和佛王修炼的古佛神通有关,其曰三心二意。

    三心,代表墨莲佛王能长出三颗心脏,二意,即是说他能拥有两座灵台,而且每一座灵台既是独立的,又是相辅相成的。

    现在,墨莲佛王也不过是修成了二心二意,拥有两颗心脏,两座灵台,第三颗心还是胚形,并未凝化。

    “看来白心佛王还是不够实诚,他只忠于自己,并没完全投靠墨莲佛王。”鲸绳冰暗道。他隐去气息,而且躲在异度空间之内,任何人都不能发现他,包括酒魔智以及怨葬佛王等人。

    观察,鲸绳冰是为了观察诸佛王的表现而来,他躲藏在暗中,除了向墨莲佛王汇报此地发生的一切,还得耳听四方,留意诸佛、妖道的任何轻微变化。

    变数。

    墨莲佛王告诉鲸绳冰,他们在佛国的未来还有变数。

    而变数可能存在于任何不为人所关注的细节之中,只有避免或者减轻它带来的损害,墨莲佛王才能驱逐酒仙佛,打败酒魔智,他自己坐上诸佛之主的大位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无语。”鲸绳冰又道,“碧池兽与碧慈树甚至是黑耳木都出现了,可我不能做任何事,不能有任何改变。因为墨莲佛王不许,他只是让我等待,让我沉住气。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鲸绳冰一掌拍劈出,将他想象中的敌人全都拍死了,如此,他才觉得好受些。

    委屈啊,鲸绳冰觉得很委屈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像是空气……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是空气呢。”

    倏然间,一块切糕劈入鲸绳冰所在的异空间,而且切糕之上,浮起一道人影,有些模糊,看不出其真面目,从声音听来,应该是汉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鲸绳冰庞大的身躯在瞬间迸震了数十万次。谁,怎敢突然出现,毫无来由。难道是切糕大帝的门人不成。

    看到切糕,鲸绳冰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在三千大世界都享有盛名的切糕大帝。

    “我和切糕大帝并无多少关系,这块切糕也是偶然得到的,你不用担心,鲸绳冰,你是墨莲佛王的灵台所化,能代表他。”

    “五目童子,你是五目童子,盘中餐剑的剑灵。”

    鲸绳冰几乎是在瞬间,猜到了切糕的拥有者是谁,赫然是酒仙佛佩剑的剑灵,“不妙,五目童子能发现我,说明莫如来、善童子、恶如仇,甚至是无法女,他们都注意到我了。此地不再安全,先飞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念头稍一转动,刷,鲸绳冰飞遁而出,跃过数百空间,飞到一处死气沉沉的星球,这颗星球也在佛国的秘境之中,其如微尘那般渺小,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可站在这颗死掉的星球之上,鲸绳冰还觉得心有余悸。咚!咚!咚!他的心脏遽烈跳动,四肢与五官,都渐渐模糊起来,而且他越来越像是一座灵台,再无人形。

    “荒唐啊。”

    鲸绳冰倏地运转佛元,冲淡涌向他的诅咒。“五目童子竟然算计吾,他的思想一定有问题,眼睛也和瞎了没多少区别。我可是墨莲佛王的最强分身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鲸绳冰右臂一振,拳头化为山河,向前镇去,将躲在死气之中的一个活人给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鲸绳冰,你太小心了,是我,是我啊。”那人道,“你仔细看看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鲸绳冰更加恼怒,“你怎敢吓我。死来。”

    轰,轰,轰!

    墨莲佛王的最强分身,又是数万拳砸了出去,神力如同洪流,遽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惊愕道。

    都是旧识,已经告知你身份了,为何还揪着不放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