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摘花佛王,你还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恶如仇冷笑不已。他是当今佛国之主的恶相,可别人更喜欢称他是酒仙佛的恶狗,或者走狗。

    黑耳木与碧慈树同为佛国的神树,摘花佛王只是占有黑耳木的一截花枝,即能施展“花开见我”神通。

    这门佛门小神通,很多人都会。恶如仇也会。可它经由摘花佛王之手,却变得有些诡异。若想破解,只能毁掉黑耳木的花枝。

    “佛骨!”恶如仇道,这些骷髅头都是用佛骨打磨而成的,谅你有多大本事,也敢与我为敌。“极恶之人千古留名,管它是芳名还是臭名。”

    嗤!嗤!嗤!嗤!

    一道道红烟、粉烟、黑烟、青烟迸起,它们都是从骷髅头里迸窜而出的。彩烟很快扩散,将困住恶如仇的异空间都罩住了,是从里面罩住的。

    也因如此,外面的摘花佛王看不清楚恶如仇是死还是活。刷!他向后遁去,小心为妙,“还是与他保持距离更好。”摘花佛王暗忖。就在他遁出数百丈时,一颗黑色的珠子,倏然射来,击中摘花佛王的腹部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摘花佛王像是一座高山,轰然倒塌,坠落在尘埃之中。他可是佛王啊,却被一颗平淡无奇的珠子击倒在地,何其荒唐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。另外一边,困住恶如仇的异空间陡地迸裂,它们都被彩色的烟气腐蚀了。“摘花佛王。”

    “摘花佛王。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。一道是从恶如仇那边传来的,还有一道则是发自悬在空中的黑色珠子。

    看到同修被击倒在地,黑山佛王与白心佛王脸上也挂着奇怪的神色,也觉不可思议。“白心,那颗黑色的珠子有古怪,摘花他不敢站起来了,甚至是佛元也被冻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山,你何不帮他一下。据贫僧所知,你与他有过几段基情,你们之间的感情真是复杂,远超同修之情。”白心佛王亦道。

    摘花佛王,白心佛王,黑山佛王,他们都拜在霸笔佛王门下,将来继承师尊衣钵的却只能有一人,所以他们也非铁板一块,只要给的利益足够,还是能分化他们的。

    所以白心佛王早被墨莲佛收买了。

    来此之前,墨莲佛已经和白心佛王联系上了,并告诉他,趁机杀掉霸笔佛王。

    弑师!

    白心佛王当然不敢下手,可是现在不同了,因为能杀掉霸笔佛王的人出现了,像是酒魔智、怨葬佛王等人,他们真要动起手来,死的人一定是霸笔佛王。

    当然,白心佛王也不是完全信任墨莲佛的。双方的合作关系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“接住。”

    恶如仇忽然将黑耳木的花枝抛给了无法女,让她吃掉。

    无法女大喜,头发结成束,像是长藤似的扫了出去,卷起黑耳木的花枝,原来返回。“今天什么日子啊,既能吃佛王的脑袋,还能品尝黑耳木,更美妙的是碧慈树就在眼前。”无法女笑道。

    啊呜。她一张口,吃掉了黑耳木的树枝,连同树枝上的花朵一起吃掉了。

    然而,之后无法女的样貌并无多少改变,还是只有一颗萝莉的脑袋,下面连着脖子。

    “超丑的!我要大消声消声。”

    无法女怒道。

    酒仙佛曾经单独召唤过无法女,给她几个可选的方案,当然,无法女不管选什么,最后只能成为萝莉。可让她无法接受的是,酒仙佛的备选方案之中,她是萝莉不假,可胸都是极其渺茫的,可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所以无法女才吵着要大消声消声。

    “有的吃就不错了。还挑食!”恶如仇不悦道,“如果不是因为你年纪小,我早就去揍你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,善童子一手提着一尊大佛,扔给了无法女,“吃,吃。”他简洁道。

    无法女收敛笑容,甫一张口,无穷吸力扯着两尊大佛,向她倒飞而来。“不要,不要吃贫僧。”

    “善童子,你真的是善童子吗,传闻之中,善童子是酒仙佛的三相之中,最善良的那位。你怎会比恶如仇还可恶。”另外一尊大佛也是惊道。

    善童子笑了笑,而后笑道:“我虽然喜欢与人为善,可在那之前,我可是十恶不赦之人,之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先前的过错。哈哈哈,我只会让你们看到吾善良的一面。所以你们才会歌颂我,以讹传讹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两尊大佛毫无保留,各种法宝、神通、佛气都打向无法女的脑袋。然而,无法女全然不顾,她像是绞肉机,什么都能绞碎,哪管你进来的是活物还是死人,一并收了,切碎,汲取,铸就她的金身。

    “天地不仁,我亦不仁。你们认命吧。”善童子又道。

    砰砰,两尊大佛落入无法女的嘴里,被她用牙齿生生撕碎了,佛油也迸洒而出,而且散发着阵阵氤氲之气。

    吃了两尊大佛之后,无法女的头发更有光泽了,像是被佛油浇灌了似的。

    善童子、恶如仇相视而笑,这时,酒仙佛的魔相也飞遁而来,即是莫如来。“两位佛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可善童子与恶如仇都不怎么待见莫如来。“人生到处都是尴尬,贫僧习惯了。”莫如来笑道。“善童子,你让别人看清你的真面目,又是为了哪般。”

    “衣冠之人,楚楚之辈,何惧别人的眼光。”善童子道,“再说,死人又会多说什么,我有什么可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死人!

    在善童子眼里,这处佛国秘境里的人很快就会成为死人,他们看到的,见到的,听到的,也会埋在尘土之中,和他们一起作古。

    酒魔智,如今修得妖躯,她秀眉倏地一挑,瞥向酒仙佛的恶相、三相、魔相、无相,“后学之辈,当今狂妄的可以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如今,执掌佛国的是酒仙佛,他与酒魔智并无多少交集。听到善童子异常骄纵,目中无人,酒魔智极是不悦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酒魔智衣袖一振,一股磅礴的妖气席卷数千里方圆,劈向善童子,要夺取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“你曾经也是诸佛之主,可你的辉煌早已成为过去。抱守回忆里的无上荣光,让你觉得骄傲了吗。”善童子冷笑道。他五指向前探出,其指如同锋利的长剑,哧啦,哧啦,哧啦!抓碎了涌过来的妖气,让它们变得像是溪水,不能聚集成河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又有一枚古钱自善童子颅顶迸升而起。迎风即长,古钱的中间的圆孔直径也超过百丈,而且像是不见底的黑洞,将善童子抓碎的妖气都给收走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酒魔智望向善童子上方的那枚古钱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杀币。”善童子哼道,“大杀币可是酒仙佛特意寻来的,而且是用来对付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真是有心了。”酒魔智漠然道。

    大杀币,酒魔智还是第一次听说,可它竟能吸收她的妖气,而且浑然无事,可见它的不朽之处。

    “酒仙佛与威戈佛王快要回来了吧。哼,倒是墨莲佛,明明回来了,还不现身。只让他的分身千叶来此,真是小瞧人。”酒魔智念头转了几次,觑到怨葬佛王还在和他的师弟葬吾基拼刺刀。

    葬吾基佛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五万丈长,怨葬佛王的则有九万丈,他们的擀面杖,挥动之间,天地变色,风雷齐动,让这片佛国秘境变得乌烟瘴气,灵气也是窜来窜去,极是不稳定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因为得到了酒仙佛的示意,暗中帮助无法女,同时,它也在吞噬秘境的灵气。“碧慈树太可怕了,我不能靠近它,否则会被同化的,成为它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因为忌惮碧慈树,滑稽小树始终和它保持安全的距离。“割鹿刀就藏在碧慈树的树叶之下,如何能得到呢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忽地一股奇异力量散发出去,让本来就不平静的土地再次振幌,咔嚓,咔嚓!碧慈树四周,泥土迸扬,而它的几万条树根,纷纷从地下抛向天空,像是墨绿色的锁链,将天空都给封锁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龙羞!”滑稽小树错愕道,紫色的滑稽之心抛弃了它,而选择古城剑的剑灵作为新主,这让滑稽小树大为光火。现在,滑稽之心直接攻击碧慈树,“它在打什么主意,不,是大帝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咚!咚!咚!咚!随着滑稽之心的跳动,空气都在迸荡,紫色的长流有水缸粗,长不知多少千里,扫来扫去,像是一条条紫龙,它们的尾巴缠住滑稽之心,而身体向前扫出,恐怖的滑稽气息扩散开来,像是水池里扔进了一颗石子,无数紫色的涟漪荡扫而出。

    而那等死的碧池兽也睁开眼睛了,尽管它奄奄一息,可是开眼的刹那,碧光迸扫,犹如绿色的弯月划过长空,砍向那一道道紫色的长流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光雨缤纷,天地之间好像只有绿与紫两种颜色。

    龙羞暗道,奇怪,为何滑稽之心主动攻击碧慈树,而滑稽大帝留下的残识也散尽了。

    滑稽之心的表层,本来蒙着两个人的脸皮,也许还有第三张第四张并没展现出来。有一张是基神之子的脸,可惜,这张脸皮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“佛国啊,曾是巫族的秘境。”蓦然间,一道响彻万里方圆的声音传开了。

    是大帝,滑稽大帝的声音。

    登时,九霄云动,地裂数十万里,无穷无尽的的滑稽气息从地上,从天上,从山上,从河底,从在场的诸佛、妖人、道人、萝莉等人的四肢百骸中迸涌而出,大部分人都被滑稽大帝感化了。

    可有置身事外的高人,像是诸位佛王,药阿蛮,文抄君,黑大地,白青天等人,他们运转神通,抗拒大帝的滑稽之力,或者尝试炼化它们。

    可有两人也没被感化,他们出自泪婴寺,是西天佛的学生,黄眉小佛以及小西天佛。现在,他们仅是获得了小佛业位,连佛都不是。很多佛、大佛都被滑稽大帝渡化了,他们的脸变得极其滑稽,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哗!哗啦啦!

    一道道由滑稽之力凝成的悬瀑,陡然冲下,浇灌在小巫山的宫相国身上,可他双臂倏地展开,掌心向上,五指如刀,极力延展,任由滑稽之力重塑他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吾中了很多黑粉的诅咒,成了太。。。。。。监。”宫相国心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吾也知道了是酒魔智将吾族从佛国赶出去的。”宫相国并没有多生气,事情已经发生,他就算再想回到过去,可也不能与酒魔智重登断悲山,真是一件让人感到悲伤的事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成为基友,那就变成姬友。宫相国自有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巫族,宫相国是巫族的后裔!这才是宫氏一族守护小巫山的终极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,这桩秘密,佛国的高层却是知道的。滑稽大帝同样知道,所以他才当着诸佛的面,直接道出。

    “滑稽大帝在帮我,虽然不知他的目的,可我愿意接受他的‘好意’,哼,我可是宫相国。”小巫山的传人冷笑道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宫相国的身体,炸开一团团血花,他的皮肤烂掉了,肉也坠落在地,骨肉也成了齑粉,唯有生命之海与识海灵台、基油油田保存完好。

    “哦,他终于肯展示巫族的秘术了吗。”

    站在霸笔佛王旁边的“千眉真人”笑道,“佛国除了小巫山,还有其它几处神秘的净土,也都是巫族的栖息地。可小巫山的宫氏一族,顽固而且骄横,所以才落地被驱逐出佛国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被逐出佛国,可还是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并向佛国的高层汇报。”霸笔佛王道,“可百密终有一疏,宫相国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千眉真人”再道,“是酒魔智那一派的人在保护宫氏一族。”

    “佛国,其它的吾族也不会坐视宫氏一族被杀。”霸笔佛王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好徒儿,摘花佛王,如今命悬一线,你不出手吗。”真人又问,他可是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除了摘花之外,贫僧尚有白心与黑山两位得意弟子,他们会继承贫僧的衣钵。”霸笔佛王笑道,明显的,他已经放弃摘花佛王了。为了得到千眉真人,就是舍弃他的全部弟子以及佛奴、僧兵、护法,他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为基情所困者,其中亦有霸笔佛王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刷刷刷,刷刷刷!数万道视线,齐齐扫向宫相国那边,他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而紫色的滑稽之心上,再次浮出一张人脸来,而且这张脸不再模糊。“小巫山的后人啊,吾会让你达成所愿的。”人脸张口了,吐出一句话,像是万马齐奔,响彻秘境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