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,剑灵山好像被遗忘了。黑耳木也不再重要了,佛国的一尊尊巨头,传奇佛王,都现身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酒魔智与怨葬佛王,他们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葬吾基是怨葬佛王的师弟,自诩实力不输于师兄,如今看来,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一杆九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冲天降下,犹如仙山再临世间,咔嚓!咔嚓!咔嚓!地裂数千里,好好的一处秘境成了废墟之地。

    这杆九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是它物,正是怨葬佛王的大姬姬,被他斩去,炼成了一件亘古罕见的佛器。

    “哼,师兄,你一来到此地就亮出大姬姬。”葬吾基佛王恼道,他强敛心神,向怨葬佛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望去,“多年不见,它还是那么神奇而且俊美,是杰作啊,佛国的杰作,也只有师兄你能祭炼出来。”

    当年,怨葬佛王自断大姬姬时,葬吾基佛王也在他身旁,而且还劝说他不要随便割掉汉子的擀面杖。可怨葬佛王只是道:“师弟,你不懂的,将来也不会懂的,所以你只能屈居在贫僧之下,永无翻身之时。”

    也是那时,葬吾基就与怨葬佛王结下了仇恨。在师兄挥掌斩断他的擀面杖之际,葬吾基也想挥刀斩之,效仿师兄,可他转念又想,如何真的这样做了,和师兄有什么区别,犹如小孩学走路,如何超越他!

    所以葬吾基断绝了自断姬姬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蓦地,葬吾基佛王喝道。

    哧啦。

    葬吾基佛王的僧袍裂开,圣光抛扬,而一杆五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了出去,此是葬吾基的大姬姬,同样是他的炼魔之器。“师兄啊,吾亦有重器,与你的相比,如何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葬吾基、怨葬佛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陡地撞在一起,发出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。声浪迸滚,恐怖的能量风暴四下旋扫,将很多妖道都给绞碎了。

    “纳尼!”

    “师兄与师弟对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就知道葬吾基不服怨葬佛王,他们早晚会拼刺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就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魔智,她竟然真的成了妖女,难以想象,之前,她明明是汉子,还是我佛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冒险闯入这里的。残心诀没找到,命也要搭在这里。贫道只想回家,不愿待在这里。佛国的事就让他们自己人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的情绪都迸发了,震惊也有,失望也有,更有甚者绝望了。只要是被卷入其中,就如同落入了深海漩涡里面,休想挣扎并且逃掉。

    咔嚓!咔嚓!咔嚓!

    忽然间,葬吾基佛王那杆五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其表层有一块块金色的外壳迸裂开来,乱石飞舞,如同蝗虫过境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葬吾基佛王惊道。终究,他的大姬姬还是比不上师兄的。

    “葬吾基,吾之基友,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友凉佛王心道,他马上选择了抛弃基友,因为他不想和怨葬佛王为敌。

    有些人,不管你如何努力,都是追不上他们的。就像葬吾基,他的命运早已被注定,始终居于他的师兄怨葬佛王之下。

    “师弟,退下!”

    蓦地,怨葬佛王喝道。他面有怒意,似在怨恨师弟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酒魔智笑道,“葬吾基还是当年的葬吾基,可他还是比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酒魔智!”

    倏然间,一道怒喝响起,是小巫山的宫相国。“你联系吾时,吾还不相信。如今见了你的新身体,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样,我曾经的爱人。”酒魔智冷笑道,“我成了妖女,你过去的付出就成为过眼烟云了?若真如此,宫相国,你并不是真爱我,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可悲啊,难怪你们一族会被驱逐出佛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问你一句……”

    宫相国显得很失落,同时又有些期待。他知道写手界有一门神通,修炼之后,汉子可以失去大姬姬,然后更神奇的是还能成为伪娘或者姑娘。

    而且这门神通已被宫相国收集到了,可他还没下定决心,因为酒魔智还欠他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爱过。”酒魔智道,“我曾经是汉子时,爱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吾想问的是,宫家被驱逐,和你有关吗!”最终,宫相国还是问了。这都快成了他的心魔,如果不知答案,他会固步自封,在修行上再难前进。

    “汝父宫天一,他不该拒绝我的。”酒魔智道,“当年,我还是汉子时,好钟意你父亲的,可他喜欢的不是我,而是正常的姑娘。然后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想,好你个宫天一,既然不喜欢我,我就想方设法让你后悔,让你求死不能。”宫相国道,“所以等他生了儿子之后,最开心的人就是你,酒魔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最开心的人是我。”酒魔智道,“我既然拿不下宫天一,那就拿下他儿子。复仇,你是我复仇计划中最完美的一环。如果当年宫天一与那个贱婢的后代是女儿,我早就将她们杀了,还好她很争气,诞下的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,宫相国很平静,甚至不觉得意外。因为酒魔智当初和他在一起时,甚至合基证道时,叫的也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,宫天一。

    “所以当你知道自己即将担任佛国之主时,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铲平小巫山,并将宫氏一族永久驱逐,再不能回来,除非你死了。”宫相国道。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酒魔智道,“一切都是我做的,谁让宫天一不肯与我Gao基,嫉妒让我发狂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果然如此吗。”宫相国又道,“你何必欺瞒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酒魔智!”对面,妖女冷笑道。她早已和过去的“酒魔智”说分别了,如今,她是妖女,不再是汉子,再无Gao基的念头。也不想做回汉子。

    新生代表着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“喂喂,这狗血的剧情是怎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前任佛国之主归来时变成了妖女,而且还和宫相国坦诚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那个看上去很正经的宫天一,他还与酒魔智有过一段基情。可惜,他有眼睛却和瞎了没多少区别。酒魔智何许人也,能与其Gao基,放眼佛国,那人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,恐怖如斯!”

    “遗憾啊,我当年为何没遇到酒魔智,所以才会落魄到今天这个田地吗。”

    笑傲拳佛王与雷音佛王等人有说有笑,好像他们又成了无话不谈的同修。就是霸笔佛王也加入到他们的讨论中来了。

    霸笔佛王的学生,像是白心佛王、黑山佛王、摘花佛王,他们都不怎么喜欢怨葬佛王,因为他太强势了,在诸佛王之中,也是极其可怕的人物。能将自个的大姬姬炼成九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如此气魄,千古罕见。

    如今,怨葬佛王与酒魔智站在一起,已经说明问题了,他们是同伙,是盟友,是要颠覆佛国。

    倒行逆施。

    酒魔智、怨葬佛王分明是要将佛国拖回过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蓦地,葬吾基再次挥动五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与师兄的降魔之棒碰撞,登时,佛光迸舞,基情飚射。

    就是“千眉真人”也是看得大为光火,“贫道并非吃醋,而是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让我来吧。”霸笔佛王笑道,“千眉真人,你既然不喜欢葬吾基,贫僧替你好好教训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霸笔佛王所谓的教训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说教,而是要葬吾基的命。

    “阿蛮,你是时候回报我了。”蓦地,药阿蛮识海之中,有一年轻的女人冉冉升起,她即是苍松老祖,可看上去异常年轻。老祖随意地用一截松枝挽着头发,而且她脸上绣着一个字,妖。

    苍松老祖脸上的“妖”字是活的,而非刺上去的。“给我散开!”老祖不悦道,因为她右手拎着镜子,并从镜子里看到了脸上的“妖”字,像是天生的胎记,破坏了她的美感。

    老祖一怒,脸上的“妖”字陡地散开,它是由四十九种蛊虫聚在一起,在老祖脸上堆出来的字。

    只要蛊虫散开,苍松老祖脸上的“妖”字也随之隐去。

    “剑盘虾。”

    遽然间,苍松老祖喝道。她右手食指扬起,一道妖异的光芒迸射而出,破开药阿蛮的识海,贯穿她的头盖骨,并向不远处的剑盘冲去。

    剑盘虾本来就是苍松老祖的法宝,她如今做的不过是收回它而已。

    哗!哗!哗!

    剑盘之中分出一道道水流,每一道水流之中都有一只皮皮虾,它们的本体都是剑。

    听从苍松老祖的召唤,剑盘与剑盘之上的虾都要回归原主的。

    其间,药阿蛮并无任何抵抗,哪怕她的头盖骨都被人掀起来了。更怪的人则是文抄君,他身为草书钉的器灵,无动于衷。草书钉可是药阿蛮的持有物。

    “是老祖在召唤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苍松老祖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药阿蛮何德何能,怎敢使唤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,你再等等。”一只只皮皮虾大笑道,它们的本体是剑,虽无剑灵,可还是能开口讲话的。因为剑盘之上的所有类型的虾,不管是皮皮虾还是大虾、小虾、龙虾等,它们之中都有苍松老祖封存的残识。

    苍松老祖做的不过是回收自己的残识,让它们变得完整,不再破碎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皮皮虾有一百多只,它们是苍松老祖的怨念所化,因为对老祖念念不忘,所以才飞得最快。

    在皮皮虾群之后,跟着的是小龙虾群,数量约有五百之数,它们是老祖的食念所化。

    小龙虾群之后是大虾群,大虾群之后是龙虾群,龙虾群之后是虾子,虾子的数量更多了,而且是数百数千个虾子聚成一团,共有五万多团虾子,虾子代表了苍松老祖的杂念。杂念最多,所以虾子的数量才会让人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苍松老祖醒来之后,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收回全部的灵识碎片,让自己变得完整起来。

    虾群虾子在千分之一个刹那,涌至药阿蛮的脑袋前。这时,剑盘随后而至,寒雾则向阿蛮被掀开的头盖骨飘去。

    “皮皮虾,你们都过来。”药阿蛮的识海之中,苍松老祖向它们招了招手,“还不归位!”

    “迟了,它们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只像是整块玉石凿刻而成的大手抓了下来,这手的手指也有九丈多长,将一百多只皮皮虾全都抓走了,一只也没留给苍松老祖。

    而动手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草书钉的器灵,文抄君。

    文抄君可不愿见到苍松老祖毁了药阿蛮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又有一道鬼魅之影,倏然而至,她一口吃掉了全部的虾子,也不管它们味道怎样,先吃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法无天啊。”恶如仇道,“无法女,你相当于是我与莫如来的妹妹,年龄最小的妹妹。你自己去找食物,太可怜了,我做个做兄长的都看不下去了,让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恶如仇一转身,人已遁离剑子仙肌。

    摘花佛王。

    恶如仇的目的是摘花佛王,霸笔佛王的徒弟,也是极优秀的徒弟,得到了霸笔佛王的真传。

    “恶如仇,来得好。”摘花佛王冷笑道,“你在佛国恶名昭彰,可贫僧不怕你。”倏地,摘花佛王扔出手里的花枝,登时,香气散开,周围的空间也变得扭曲起来。而酒仙佛的恶相在里面穿梭,也觉速度变慢了,好像还和摘花佛王隔了几百个世界那么远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恶如仇笑道,“这就是你从霸笔佛王那里得到的黑耳木的花枝吗,时过境迁,上面的花还有香气,真是难得,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!”摘花佛王暗道,“恶如仇的声音怎会传出来,应该和他的身体一样,都被困在层叠的异空间里,除非花香散尽,否则他绝走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正如恶如仇所料,摘花佛王祭出的花枝确实取自黑耳木。而摘花佛王又在树枝上贴了一道神通符箓,即是花开见我。

    在异空间里,恶如仇见到很多黑耳木,而且它们的花朵颜色都不一样,每朵花都像是一面镜子,照出来了恶如仇的很多相貌,有的像佛,有的是魔,有的是妖,可就是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我人缘这么差,看来真有一定的道理。”恶如仇笑道。“可你也休想困住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恶如仇的袖子里飞出一枚枚拳头大小的骷髅头,它们都是用佛骨打造出来的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