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慈树的树枝与树叶怎会这般不济,葬吾基佛王也觉意外。他的契约兽,乾坤大挪蚁,已经成了无法女的食物。

    无法女身为酒仙佛的第四相,刚出世时只有一颗巨大的萝莉脑袋,吃掉乾坤大挪蚁之后,她的脖颈也长出来了。

    萝莉再好,可只有一颗脑袋以及脖子,看着还是很恐怖的。

    莫如来也坐不住了,“吾必须让无法女保持萝莉的形态。龙羞,吾去也。”

    嗤。

    莫如来化为一道金色的长线,剖开佛剑内的异空间,兀自而去。“无法女,你的欧尼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无法女道,“在善童子、恶如仇、莫如来之中,我最讨厌的就是莫如来了,此人做梦都想变成萝莉,可惜,他有大姬姬,是头汉子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莫如来现了本相,倏地遁向无法女那边。“让欧尼酱好好看看你的漂亮脸蛋。”

    “滚!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无法女也顾不得许多,飞遁而去。迅速远离莫如来。她宁愿与恶如仇相杀,也被不愿落入莫如来手中。之前,她也是做做样子,故意冲向佛剑,其实是想避开剑灵山的镇山之剑。正因为察觉到了莫如来藏在佛剑之中。

    “龙羞!”

    剑子仙肌忽地冷漠道,他左臂一振,一团基气迸开,化为气带,将佛剑卷了过来。“龙羞,你怎么和莫如来待在一起。”剑子恼道。“贫道打算背叛酒仙佛,你是知道的,为何还与他的魔相待在佛剑之中。你想背叛贫道!”

    当的一声,剑子仙肌右手抓着古城剑,向佛剑劈下。两柄剑都是佛国的名剑,谁也毁不掉谁。可佛剑之中,龙羞再难安定,只得遁出。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一道紫色长流自佛剑中迸腾而起,“剑子仙肌,你是你,本座是本座。你想做什么,本座不参与,而吾与什么人做朋友,又关你何事。”

    紫色的长流倏地化作翩翩公子,即是龙羞,古城剑的剑灵。

    龙羞因为吞噬了基神之子的剑果,修为更胜以往,可他仍不敢小觑剑子仙肌。此君亦正亦邪,而且说翻脸就翻,和恶如仇有的一拼,所以他们的关系才那么好。

    “难道恶如仇也想背叛酒仙佛,太荒唐了。”龙羞心道。他相信恶如仇肯定知道剑子仙肌的意图。若非酒仙佛觉得恶心,剑子仙肌与恶如仇还真的会成为基友……若真如此,当今佛国之主的名声就坏了,尽管他现在的名声也很糟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恶如仇飞驰而来,落在剑子仙肌一旁。“龙羞,你这是做什么。难道要背叛剑子。太好了,其实我很早之前也看这厮不顺眼,我们一起杀了他,可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龙羞更是猜不到他的真正想法。

    “舍利之光。”忽然间,莫如来脚下的那枚舍利子绽放数万道光华,刷刷刷,刷刷刷,斩向碧慈树的树枝、树叶。

    “嗯,莫如来为何助吾。”葬吾基奇怪道。他与酒仙佛的魔相并无多少交情。

    “天命,这就是你的天命。”宫相国又道,“碧池兽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宫相国径向奄奄一息的碧池兽遁去。在他手里,多了一小刀,这刀似金非金,比纸张还轻,可它却又一个可怕的名字,诛心。

    “吾要用诛心刀结束你可悲的一生,可谁又能让吾获得最终的自由。”宫相国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终于结束了吗。”碧池兽也道。

    就在宫相国即将接近碧池兽之时,异变再生。一缕儒门之气斩了过来,像是一根长线,将空间都给斩开了。

    是文抄君出手了。“宫相国,我也听说过你的大名,留下刀子,你可安然离去。你虽然是写手界有名的太。。。监,可毕竟辉煌过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宫相国冷笑道,“草书钉的器灵,你与妖女为伍,堕落了。”

    锵的一声,宫相国挥动诛心刀,向前面的那缕儒门之气斩去。刀气是红色的,有一丈宽,长千丈,像是红色的匹练。轰隆!刀气、儒气相撞,登时,能量风暴扫荡数千里,而碧池兽的死期也被推迟了,因为文抄君不让它死。

    药阿蛮也是支持文抄君的,她踩着金色的猫头,手里抓着长长的草书钉,眼睛盯着的却是碧慈树。“这就是佛国不敢示人的神树,而树下,又埋藏着怎样的秘密,足以颠覆佛国吗。”

    “佛国若消亡了,你以为妖国就会兴旺起来。”倏然间,药阿蛮的识海,有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老祖,你醒了。”药阿蛮喜道。

    “佛国与妖国,其实是唇亡齿寒,谁也离不开谁。你们只知道佛国有碧慈树、黑耳木,却不知道妖国也有两种神树。”那人又道。

    “妖国也有神树?”药阿蛮惊道,她曾经也是妖国的巨擘,妖皇之下,并无敌手。可竟然不知这天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神树,妖国也有神树,正如佛国一般。

    “阿蛮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的识海里种植了一枚剑虫。”

    “剑虫!”

    药阿蛮一惊,可她并没表现出来。所谓的剑虫,并非真正的虫子,而是一种奇异的植物。

    剑修对剑虫可是又爱又恨,剑虫如果能善加利用,对于他们在剑道上的修为大有裨益。可他们要是控制不了剑虫,只会散尽一生剑气,彻底成为废物。

    然而,药阿蛮口中的老祖,她竟然在阿蛮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在她的识海里种下了剑虫的种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老祖并不信任我。”药阿蛮心道。杀心陡盛。

    “阿蛮,你要取得割鹿刀!”老祖又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取得割鹿刀,滑稽门的人不会放过我的。”药阿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只有割鹿刀才能打开通往妖国神树的异度空间。”老祖道,“阿蛮,我知道你在怀疑我,不用怕,我的一道残识寄宿在剑虫的种子之中,推迟了它的成长周期。”

    威胁,这就是威胁了!

    老祖分明在威胁药阿蛮,你若不听话,剑虫将会破壳而出,到时候有你好受的。还是识趣些好,这样对大家都有利。

    当年,药阿蛮遭到仇家的报复,几乎身死道消,可妖国的一位超级巨头救了她。那位巨头不知活了多少年月。很多妖国的年轻人都以为他死了,是活在神话里的人物,然而,她却是真实存在的。老祖以苍松为名,可和他一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以老师称呼他,即是苍松老师,当然,更多的人为了表示尊敬,连“松”字也去掉了,老师前面直接加一个“苍”字。

    “苍松老祖!”药阿蛮又道。

    “阿蛮,抓住机会。我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苍松老祖道。

    哼,是你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否则也不会趁我生命将逝之际,占据我的识海。“我才不会做你的傀儡。苍松老祖,你在我眼里就是老鼠啊。”药阿蛮虽然这样想,可好得与老祖周旋。

    “老祖,割鹿刀你志在必得。和滑稽小树它同样不会放过它的。”药阿蛮道。

    “它算什么东西,不过是大帝从滑稽树上折下来的一截废枝,可有可无啊。退一步来说,哪怕它身上有滑稽大帝留下的杀招,我们同样能应付。阿蛮,还不将我曾经炼制的法宝取出来。你准备藏到什么时候。”苍松老祖笑道。

    苍松老祖,有段时间她迷恋上了炼器,而且她取材的手法也让人闻风丧胆,不管是活人还是活着的妖,亦或魔头,都是她的炼器材料。

    这位妖国的超级巨头祭炼过一件威力奇大的法宝,兼具佛家、道家、玄门、妖界的特点。可有一点比较遗憾,身为炼器师,苍松老祖却不能使用它,因为这件法宝排斥老祖。也应为此,她才将它转赠给了药阿蛮,其实也没安好心,为了利用阿蛮而已。

    “真要取出出来吗,老祖。”药阿蛮有些意外,她也试着炼化苍松老祖交给她的法器,可没用。这件法器像是死物,毫无灵气可言,药阿蛮向里面输送再多的妖气、真元都无济于事,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开始的兴趣淡了之后,药阿蛮也想过丢掉苍松老祖的法宝,因为她知道老祖没安好心。若真要好宝贝,谁不自己留着,为何交给和她非亲非故的外人。

    “老祖,它在这里。”药阿蛮道。她还真的取出了苍松老祖亲手祭炼的法宝,剑盘。

    当然,苍松老祖炼制的剑盘与一般的剑盘大有不同,在剑盘之上,摆放着三十八个大虾,它们其实都是剑,三十八柄剑。

    剑盘,大虾,合起来就是剑盘虾。

    “啊啊,好怀念啊。这就是我的剑盘虾。”苍松老祖笑道。她虽然躲在药阿蛮的识海之中,仍能察觉外面发生的一切。因为老祖相当于是阿蛮的大脑,她发号施令,药阿蛮照做就是了。如果不听话,老祖有的是时间以及法子,会让阿蛮后悔生在世上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“剑盘虾用来对付滑稽小树与割鹿刀,再合适不过了。”苍松老祖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都听老祖的,你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”药阿蛮恭敬道。说的好像她真的会听话似的。

    文抄君也瞥了一眼剑盘虾,并传音给药阿蛮,“为何将它取出来,我们也不能控制它,是福是祸还不知,何必冒险。”

    身为草书钉的器灵,文抄君当然也知道苍松老祖在哪里。所以他才很关心阿蛮,谁脑子里有寄生虫都不好受,何况还是老不死的“虫子”。

    文抄君很不喜欢苍松老祖,可他也不是老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宫相国又攻过来了。”陡然间,文抄君的右手在虚空中一划,咔嚓,咔嚓,数百空间裂开,里面飞出一枝断箭。

    “这箭是一位大儒用过的,被我借来用了。”文抄君道,“你懂的,我和他是读书人,那不叫偷,是借地。”

    崩!

    文抄君手里的断箭飚射而出,犹如长虹贯日,不可阻挡。哧哧哧,哧哧哧,纯正的儒门之气自箭头迸出,另有大儒的虚像显化而出,他先看了一眼文抄君,似乎很不满意。可他随后瞥向宫相国,“小子,你该死。”大儒吼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是我的脑残粉。”宫相国冷笑道,“吾又没催着你们看我写的小说,是你们自愿的。我想写就写,不想写就撂挑子。你们能拿我怎样,节操,不存在的。责任心,那是什么!粉丝,真爱怎样,黑我又怎样,我还是我啊,在下已经割去大姬姬了。哈哈哈哈。”宫相国自认百毒难以近身。

    可那枝射向宫相国的断箭即是诡异,而且箭头散发的儒气也起了变化,像是浓雾似的,铺天盖地,方圆数十万丈内,目不能视物。

    “字字诛心。”

    宫相国当即挥动朱诛心刀,嗤嗤嗤,嗤嗤嗤,数不尽的刀气迸叠而起,凝成一个个“杀”字,斩尽漫天儒气,分明是再造乾坤!

    杀!杀!杀!杀……

    十二万九千六百个杀字反而将文抄君困在里面,而且碧慈树也有了动作,飕!飕!飕!几十道树枝怒扫而来,像是钢铁洪流,摧枯拉朽一般,扫尽有形之物,当着是无物不摧。

    碧池兽一心求死,而且必须实在小巫山的宫氏一族的传人手里,否则它做的一切都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到你了。”忽然间,有股奇特的力量推着无法女的脑袋,向前窜出,其疾如电,以佛王的眼力,也难捕获。

    无法女当然不会拒绝,因为她没感觉到杀气。

    善童子!

    是善童子在暗中帮助无法女。

    酒仙佛的善相,善童子,如今也来了,而且出手相助无法女,当今佛国之主的第四相,也是无相。

    “吃了碧池兽!”善童子直接将他的念识打入无法女的脑袋内,让她接收。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无法女笑道,她见到碧慈树以及它的守护者,早就动了心思,想着如何能吃掉它们,进而获得全部的身躯。如果不能,再吞噬诸佛也不迟。“食物,你们都是食物,酒仙佛为我安排好了一切,我只要努力进食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小树。”酒仙佛也在催促滑稽小树,让它动手去帮无法女。

    只要无法女能吃掉碧慈树,那一切都是值得的。酒仙佛多年的心愿也能达成了。“墨莲佛,吾师,你始终逃离不了吾的手心啊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控制碧慈树,进而抓住墨莲佛,接着让佛国重新洗牌,“整顿完佛国,贫僧才会拿下妖国。”

    “碧慈树!第二株碧慈树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魔智,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遽然间,两尊让人难以直视的巨头降临了,一尊是佛王,一尊是绝代女妖。

    怨葬佛王与酒魔智来了!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