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腾跃,乾坤大挪蚁撕开空间,窜至无法女的脑袋前面。“啊呜!”它大口一张,直接将无法女的脑袋吃了。

    若是比较谁的头大,毫无疑问,乾坤大挪蚁是赢家。

    恶如仇与莫如来,他们都有些同情地望向乾坤大挪蚁,“这上古凶蚁大概是脑子坏了,酒仙佛的第四相,号称无相,有无法无天之意。是故,佛国之主称她为无法女。你怎么敢吃掉她。”

    “哎,吃掉了,这就吃掉了。一点反抗都没有。”乾坤大挪蚁也觉意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一颗比金丹还贵重的脑袋吃下去,从此我命由我不由天。”乾坤大挪蚁得意道,它甚至白了一眼葬吾基佛王,它的契主。

    葬吾基冷笑道:“混账,佛国的萝莉一项很危险,你这畜生,也不和贫僧商量一下,就将它吃掉了。若是死了,可别怪贫僧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忽地,一口大锅砸了下来,登时,火光迸射数千丈。是会元锅子,白青天用那口大锅攻击乾坤大挪蚁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中年基老,你这是找死吗。敢让我背锅,你知道我是谁吗。”乾坤大挪蚁哼道,“哪怕在佛国,我的地位也超然世外,我历经三任佛国之主,仍然长存。”

    咔嚓咔嚓咔嚓。

    骤然间,乾坤大挪蚁的腹部,有无数骨头迸裂,而且有颗巨大的萝莉脑袋冲了出来,她在上古凶蚁的肚子上凿开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你的内脏真难吃,果然,我不喜欢吃生的。”无法女不悦道。

    乾坤大挪蚁尚未反应过来,可它的血像是泉水一样,向外迸涌,很快血流成河,少说也有几万斤。

    莫如来与恶如仇都料到了会有这种情况,因为他们自己也担心被无法女吃掉。“还好,此地有很多新鲜的血食,无法女又不挑食,在场的,除了贫道与莫如来之外,午饭女都能吃掉。”恶如仇暗忖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乾坤大挪蚁的颅骨忽地裂开,无数骨渣迸起,像是红色的细沙,抛扬而去。“妖丹,生命之海,内脏,三万五千七百八十六根骨头,全被我吃掉了,你还能维持原形,不简单,可还不是成为尘土。”无法女冷笑道。

    尽数吸纳了乾坤大挪蚁的生机之后,无法女的脖子也有了,可除了脖子与萝莉脑袋,其它的部分还不存在。“若要修得人形,这点血食完全不够。好在酒仙佛为我准备了一切。碧池兽,你也该出来了。”无法女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纳尼,此地竟有碧池兽?”

    “碧慈树都有了,再有碧池兽,那有什么可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是佛国秘境,为何有碧池兽,它们可是邪恶的契约兽,与佛门的清静无为扯上了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傻,还是假傻。你知道外面的人如何评价佛国与妖国的吗,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很多妖道故意大声喧哗,而且还是当着佛国之人的面,讽刺他们行事手段与妖国之人无异,那怪他们在外人的眼里并无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碧池兽,这里有碧池兽。”滑稽小树暗道,“如果真的有,我应该将它抓起来。”现在,滑稽小树接管了滑稽小僧的全部记忆,并且知道了一门神通,污族神通。这门神通真要修炼起来,也并非难事。可它需要碧池兽的血液,还是干净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酒仙佛同样警告过我了,不要接近无法女,因为他不想让我成为她的食物,否则无法女就会变成滑稽萝莉。太可怕了!”不止酒仙佛担心,滑稽小树也很担心。“碧池兽在哪里,我设法将它抓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就是所谓的佛国,竟然藏有碧池兽。”草书钉的器灵,文抄君放声大笑,“你们这些尊佛王,还有什么话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药阿蛮也没阻止文抄君,“我正好缺少一只契约兽,那碧池兽与碧慈树都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倏然间,尘烟迸起数十万丈高,又听一声兽吼,碧光抛舞,似乎要将这片佛国净土也给染绿。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枝条向上抛起,树叶哗哗作响,一株巨木高不知几万丈,散发着神圣而又威严的气息,是碧慈树。

    “看,树枝上盘踞着一条蛇!”

    “苍天了噜,真是蛇,我还以为它也是树枝。”

    “那条蛇若是不动,真和树枝无异,就是贫僧也看错了。不会错的,它就是碧池兽。而它守护的则是碧慈树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竟然是真的,碧慈树原来真的在佛国生长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笑傲拳佛王还是雷音佛王、葬吾基、友凉佛王等,全都被那株不见树冠的碧慈树吸引了。“难怪酒魔智只能取走那株小树。”剑子仙肌心道。“这株大树,她纵有再大的能为,也休想移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为了碧慈树而来的。”倏然间,盘踞在树枝上的碧池兽开口了,它是雌的,而且是完全体。“多少年了,有多少年了,我已经记不清。”它又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收服它,难,难!”友凉佛王、笑傲拳佛王等人暗道。因为它们看到碧池兽已经和树枝不能分开了,它就像是用木头雕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生命将走向尽头。”碧池兽又道。

    “嗯,它要死了?”

    “老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真遗憾,还以为能抓来作为契约兽使唤。”

    在场诸人,心思不一。可他们都在关注碧慈树以及碧池兽。也有眼力高明之人,像是药阿蛮,她就看到一菜刀。那刀子被树叶埋藏在下面,可仍没躲过药阿蛮的搜索。

    “割鹿刀!那刀就是滑稽大帝用过的割鹿刀。”药阿蛮心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滑稽大帝与这株碧慈树也有渊源。”妖国曾经的女巨头又想道,“先听听碧池兽还有什么要说的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感觉到了。”忽地,碧池兽吼道,“出来,小巫山的传人啊,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巫山的人?”

    “等等,贫僧记得小巫山一族的守护者,宫氏一族已经被驱逐出佛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碧池兽一定是老糊涂了,宫氏一族早已成为过去。甚至在他们被驱赶出去之后,小巫山也没落了,如今成了荒山,再无人迹。可惜了,原本也是我佛门的一处净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傻和尚,既然白家与黑家的人能来,为何小巫山的人就不能来。”也有人冷笑道。此人正是黑大地,“白青天,让我来为你介绍一人。”黑大地冷笑道,在他身后,有一道人影由虚凝实,赫然是改投写手界,而且断了姬姬的宫相国啊!

    宫相国,小巫山的本家之人,亦是传人。而且此人曾经是酒魔智的基友,那时,酒魔智还是佛国之主,是汉子之身,不像现在变成了妖女。

    “传言是真的!”笑傲拳佛王冷笑道,“宫相国,贫僧曾经很看好你,因为你是小巫山宫氏一族为数不多的能入吾法眼的基老。可想不到你居然进入了写手界,而且被人诅咒,汉子的大姬姬都没了!你还有何面目出现在贫僧面前。你最好的年华都没了,贫僧现在只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笑!”遽然间,笑傲拳佛王扬声喝道,轰!轰!轰!他在刹那间打出数万拳。登时,拳气如江似海,从四面八方涌向黑大地以及宫相国。

    笑傲拳佛王不但要杀了宫相国,他还要斩掉黑大地。被佛国遗弃的人,他们这些慈悲的佛王给我他们机会了,是他们不知珍惜,那和妖和魔有什么区别,唯有杀!

    白青天也觉惊诧,黑大地怎会和宫相国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白家的太上长老其实很喜欢读书,曾经还是宫相国的粉丝呢,奈何宫相国写的小说没有一本是完整的,不是烂尾就是没下文了,所以白青天理所当然的成了黑粉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宫相国右手一拂,砰的一声,竟将黑大地扇飞了。“你这人为何要与我走那么近,我们很熟吗。”

    原来宫相国早就不记得黑大地这号人物了,还当他是自己的脑残粉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忽地,宫相国五指疾划,嗤嗤嗤,嗤嗤嗤。气浪旋扫,一卷古书飞了出去。古书之中忽地跃出一人来,他龙首人身,手持一杆大戟,向着拳气汇成的江湖劈去。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人眼可见的空间裂痕自那人的大戟前方延展而去,直达万丈之外,而笑傲拳佛王的“江湖笑”破了,拳气形成的大江大湖,犹如纸张被人撕碎。

    “继承了小巫山意志的人啊,你为何而来。”碧池兽的声音如同惊雷炸开。

    “为了杀你而来。”宫相国冷笑道,“这不也是你所期待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天命,这是我的天命!”碧池兽笑道,“我痴守碧慈树多年,到了今天,终于能卸掉身上的重担。”

    咔嚓,咔嚓!碧池兽如同长蛇一样的身体从树枝上分离出去,其间,它所忍受的剧痛非常人所能理解。因为它早已和碧慈树嵌合在一起了,如今强势分开,犹如人刮骨剔肉。

    绿色的血水迸洒,可并无异味,反而有种淡淡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宫氏的后人,来,杀了我!”终于,碧池兽的身体从碧慈树的树枝上完全分开了,它变得更加脆弱,好像一阵风吹来就能将它刮走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宫相国倏地踱步而出,他一步纵出数十丈,“哈哈哈,天命,天命啊。”宫相国大笑,“碧池兽,你的天命到了,可我的呢,我的真命天子又在何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真命天子成了妖女!”笑傲拳佛王冷笑道,“佛国的弃徒啊,让贫僧将你彻底葬送在此间。”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笑傲拳佛王霍然而起,他现了金身,身高千丈,面如笑佛,眉间有毫光炽盛,照亮数万丈方圆。这尊佛王以拳术见长,修炼了一门上古佛门神通,笑傲江湖!

    而“笑傲江湖”有一百零三式,江湖笑只是起手式,随后还有人间笑,妖魔笑,笑笑笑……然而最后一式却是天地同悲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轰……

    笑傲拳佛王一拳拳打出,无数空间迸裂,一个个金色的“笑”字撞向了宫相国。

    然而那位从古书里跳出来的龙首人身的怪人,他随意挥动大戟,劈开了数万个金字,而且他的力气像是使不完似的,毫无倦怠之意。

    “贫僧的人间笑也奈何不得你吗。”笑傲拳佛王暗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忽地,宫相国忽觉背后有两道冰冷的视线扫来,倏然一怔,“剑子仙肌!”

    不,不是剑子仙肌,而是站在剑子仙肌身边的恶如仇,酒仙佛的恶相。“酒仙佛还有他的分身都该死,酒魔智来了,吾曾经的挚爱啊。”宫相国长喝一声,浮在他前方的古书不停翻动,哗啦啦,一页页书页翻开又阖上,而无穷无尽的威压自古书里飘散而出,让诸佛也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哧!哧!哧!雷音佛王一掌拍出,十二万道紫色的电弧斩碎了涌过来的无形威压。

    葬吾基佛王、友凉佛王等人也运转佛元,化去古书泅散开的威压,“小巫山,难道你得到了小巫山的传承!”霸笔佛王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小巫山什么时候出现了你这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站在霸笔佛王身边的“千眉真人”亦是喜道,“宫相国,你比宫无心更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你在我面前那个人的名字。”宫相国怒道。

    宫无心,本该带领宫氏一族在佛国走向辉煌,可他却成了小巫山最大的笑话,也是宫氏一族走向末路的罪人。

    而宫相国正是宫无心的少子,可如今,他大姬姬都没了,更别提带领族人再创辉煌了。“宫氏一族与我再无任何关系,我是以酒魔智朋友的身份来的。”宫相国吼道。

    酒魔智!

    当年,酒魔智还不是佛国之主,宫相国也还有姬姬,他们一见如故,Gao基什么的完全不需要理由啊。然而后来的故事走向却是悲剧,守护小巫山的最大一族,宫氏一族全被驱逐出了佛国,在那之后,酒魔智成了佛国之主……

    哪怕到了今天,宫相国还是相信酒魔智的,“他一定不会背叛我。宫氏走向没落,和他无关,都是宫无心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都让开。”忽然间,奄奄一息的碧池兽冷冷道,它虽然和碧慈树分开了,可仍能控制佛国最古老的神树。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碧慈树之上,倏然间有两根树枝横扫而出,每根树枝都有数万丈长,上面的枝桠如刀,劈在谁身上都能结束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因为一心求死,碧池兽才调动碧慈树的树枝,横扫出去,为宫相国开道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葬吾基佛王右臂挥下,扫中了一根树枝。登时,金属颤声迸叠,碎裂的树枝与绿叶抛散开来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