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今佛国之主的恶相说酒仙佛还有第四相。

    这则消息传出去,自会引起妖国与佛国高层的强烈恐惧。酒仙佛的分身已经很麻烦了,他的善相、恶相、魔相更是恐怖。尤其是眼前的恶如仇,他可不是嫉恶如仇的僧人,而且作恶多端的佛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这方快就是酒仙佛的第四相!”三首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第四相!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幅尊容?”

    六道佛王与五目童子也觉奇怪。像是佛国之主的善相,善童子,生得极是俊美,又喜散财,故曰善童子。就是他的魔相,莫如来,样貌也是极好的,身高九尺,长有大姬姬,是断悲山上的常客,有贵宾之席。再说恶如仇,不问人品,他的气质与颜值也能冠绝很多佛门之地。

    可为何酒仙佛的第四相却是方块?难道还未成型,或者说是失败品?

    五目童子贵为“盘中餐剑”的剑灵,在酒仙佛身边待的时间要比他的善相、恶相、魔相更久。按理说,他比任何人都该更了解佛国之主才是,可实则不然。五目童子竟然不知酒仙佛有第四相。

    挫败!

    巨大的挫败感一起涌至,五目童子更觉愤怒。“原来一切都是吾自作多情啊,酒仙佛并不看重吾。那吾为什么还与他跑动跑西,不辞辛苦,却是为哪般!”

    哈哈哈,五目童子大笑。他脑袋一摇,脖子像是麻花,拧在一起。又听咔嚓一声,五目童子的脖颈断了,身首分家。

    可五目童子的异常行为并未引起六道佛王、恶如仇等人的注意,他们都当他是小人物,酒仙佛饲养的狗啊,还是那种不给骨头,也会摇尾巴的狗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五目童子的身体炸开,化为碎屑,落入雷音佛王的识海之中。可识海里迸起几百团蓝色的雷浆,将五目童子身体的碎片全都吸纳了。

    当啷。五目童子的脑袋落在圆盘之上,原来他的脑袋才是本体,身体可有可无的。其识海与生命之海已经炼成一起了,不能分开。刷刷刷,刷刷刷!五目童子的眼睛迸射一道道寒光,旋斩而下,劈向那块奇怪的方块,“第四相,酒仙佛的第四相,吾要毁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这厮吃过药了。”三首佛王暗忖,他心里却是极得意的,“酒仙佛的剑灵与恶相、第四相不合,终于要撕比了吗,最后都死在此地算了。”

    六道佛王可是一点也不看好五目童子,“就凭你,也想毁掉酒仙佛的第四相,你有多瞧不起佛国之主。再者,是谁给的你胆子,背叛酒仙佛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剑子仙肌。”倏然间,一道诡异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分身,酒仙佛的分身,剑子仙肌的声音在雷音佛王的识海炸开。轰隆隆!识海迸荡,浪涛抛叠,层层堆砌,有数万丈高。而一口古剑,犹如燃烧的星球,悬在上方。

    “佛剑!”

    六道佛王惊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佛剑,威戈佛王的持有之剑。”

    “剑子仙肌到了吗。”

    恶如仇与三首佛王,表情不同。

    “贫道在外面。看你们在里面这么热闹,也进来了,还不来欣赏贫道的全消声道躯。”剑子仙肌笑道。

    “草!”六道佛王怒道,“剑子仙肌,肯定又没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佛国有这等败类,让吾等不屑与之为伍啊。”三首佛王也道。

    “吾就是喜欢剑子。”恶如仇笑道,他与剑子仙肌可是损友,相互损对方的道友,当然,他们可不是基友。

    是剑子仙肌来了,当然,他不是一个人前来的,还有两人也来了,他们是西天佛的两位高徒,黄眉小佛与小西天佛。了两尊小佛在这里根本不够看的,在场的佛、大佛、佛王、妖道等,修为豆比他们高。

    “是剑子。”五目童子也道,“你来的正好,我与你介绍一人,酒仙佛的第四相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相又怎样。”剑子仙肌的声音很冷淡,并不在意。他以一道灵识寄托在佛剑之中。当然,佛剑里面还有一位剑灵,即是龙羞,古城剑的剑灵。

    龙羞躲在佛剑之中,他在等待机会,也在看好戏。“实在是有趣,酒仙佛还有第四相,本座也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佛剑陡地一震,一蓬蓬剑雨洒下,落向下面的方块。

    是龙羞在作怪,他要试探当今佛国之主的第四相,如果有可能,龙羞还会想法子吞并酒仙佛的第四相,“本座要是能做到,酒仙佛也不会责怪吾的。”龙羞心想。

    恶如仇灵识一扫,掠过长空,业已明白龙羞就躲在佛剑之中。“静无瑕,那没用的东西,不知道去哪里了。”恶如仇心道。

    静无瑕,女剑灵,她才是佛剑的剑灵。可如今,佛剑被剑子仙肌得去了,静无瑕也不知所踪,龙羞反倒成了临时剑灵。恶如仇可不会怀疑龙羞的实力,“他一定能驾驭佛剑的。就是盘中餐剑,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剑子仙肌还是龙羞,恶如仇都很欣赏他们,欣赏的程度甚至在酒仙佛、墨莲佛王之上。

    可能让恶如仇念念不忘的汉子却只有一人,即是墨莲佛王,当年,他还是佛王,如今成了佛,一身修为绝不能以几身业位来判断。很多古老的佛王都不是墨莲佛的对手啊。

    “酒仙佛与墨莲佛,我们很快就会相遇了。”恶如仇心道。

    “龙羞,这方块,你若想要,尽管拿去,吾不会阻拦。”恶如仇念识一转,分出一缕,瞬息之间,打入佛剑之中。

    龙羞接受了那缕念识,忖道,恶如仇今天怎会这么好说话,受到刺激了吗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剑雨落在方块之上,发出一声声金铁交击之音,可方块上,一点印痕都没留下。这也让龙羞对它的兴趣更多了。“滑稽。”龙羞哼道,“方块上竟然刻着一颗滑稽果。”

    在方块的第四面,占据绝大部分面积的正是一颗滑稽果,这果子是紫色的,就和龙羞得到的滑稽之心拥有同样的颜色。“本座可不相信这是巧合。”龙羞哼道,“滑稽门,你们想利用本座,真当吾是大善人吗。”

    此时,龙羞还是很抗拒滑稽之心的,而且见到方块上刻着的滑稽果之后,他也收起之前吞噬它的心思。轰嗡!一团紫气迸荡,自龙羞的袖子里涌出。

    滑稽之心,龙羞放在袖子里的滑稽之心又不安分了。原本,滑稽之心很庞大的,可被龙羞以佛门秘法收走了,并将它变得只有普通心脏大小。

    “你比滑稽之树更适合得到割鹿刀。”蓦地,滑稽之心里传出一道宏大的响声,如同万马奔腾而过,在龙羞的识海里炸起。

    是滑稽门的最高成就者,滑稽大帝啊。

    龙羞再狂,陡然听到滑稽大帝的声音,也不由一怔,木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虽是器灵之身,将来成就不可限量,而且你还学会了很多污族的神通,真是人才。可愿拜在吾滑稽门下,做吾的弟子。”滑稽大帝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团紫光涌起,将龙羞的袖子扯成无数碎片。

    滑稽之心。

    当是时,紫色的滑稽之心有人首大小,上面浮起一张模糊的面孔。而恐怖的滑稽之力自那张面庞迸射,龙羞顿觉气息一窒,蹬蹬蹬,他向后退去,避开涌过来的滑稽之力。

    “向你这么优秀的汉子,吾一向很喜欢。”滑稽之心上,那张人脸又开口了。面皮,他是滑稽大帝曾经割下来的敌人的面皮。如今敷在滑稽之心的表面,饶是如此,那人死后多年,余威仍在。“此人生前该是何等角色!”龙羞心生向往之情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收起心思。”忽地,滑稽大帝的声音又通过那张面皮传了出去,“你难道也想被吾用割鹿刀杀掉吗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对滑稽之门并无任何兴趣,将你的那颗滑稽之心拿走吧,吾带着也觉不舒服。”龙羞即道,他并不惧怕滑稽大帝。“听说你与基神已经合基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滑稽大帝笑道,“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你相信吗,小伙子。吾怎会与基神待在一起。都是他放出的消息,目的就是为了迷惑你们这些无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基神,还是你,于本座来说皆不可攀。既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何不相安无事,各走各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得选择。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滑稽之心选择了吾?”龙羞冷笑道,“你这理由太牵强,而且这颗滑稽之心变异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过了保质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,还有保质期。龙羞也是目瞪口呆,无话可说。滑稽门的人靠不靠谱啊。

    “玩笑,吾的玩笑你不要介意。”滑稽大帝又道,“这颗心脏是被基神之子抢去的,可吾的学生与基神之子厮杀数年,终于抢回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基神有杀子之仇,为何还要和他称基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基神的儿子太多了,死几个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是轻巧。所以才将祸水引向本座吗!”龙羞不悦道,“这颗滑稽之心上蒙着的面皮,你该不会想告诉吾,他就是基神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哦,你错了。”滑稽大帝笑道,“这颗心脏外面有两张人面,前面的可不是基神之子的,后面的才是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骤然间,紫色的滑稽之心转了一下,而另外一张面孔浮了出来,可是他要比之前的那张清晰多了。此人才是基神之子。

    “啊,他是……”龙羞惊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爱与美的象征,失去大姬姬的无极道人,亦是基神之子。”滑稽大帝笑道。

    “无极道人!”龙羞道,“他可是基神极喜欢的儿子。你还是将这颗滑稽之心拿去吧,本座可不敢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吾父会杀了你们的!”忽地,无极道人的那张面皮开口了。

    而滑稽大帝的声音则是从后面传来,“无极道人,吾敢让弟子杀掉你,就不担心基神的报复。你死都死了,还想讨得基神的欢心吗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紫色的滑稽长流不停冲刷无极道人的面皮,“啊!”道人痛苦不已。“滑稽大帝,你不得好死。”他仍然诅咒大帝。

    “吾既能成帝,何惧你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龙羞听到大帝与基神之子争辩,更加确信他不能趟这趟浑水。“基神与滑稽大帝,就让他们自己去斗吧,不关本座的事。”虽是这样想,龙羞也知难以置身事外,因为他已经入局了。

    锵!锵!锵!忽然间,佛剑内,有数百团剑光涌起,如紫莲盛开,绕定龙羞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古城剑的剑灵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无极道人的剑果。”滑稽大帝冷冷道,“你是剑灵,应知它们的珍贵。当然,吾允许你拒绝。可你要承担后果,依吾看来,这颗变异的滑稽之心还能蒙几张面皮。”

    “无极道人的剑果!”龙羞暗道。这可是好东西,收还是不收,却是两难。

    就在龙羞为难之际,一道白光劈入佛剑之中,登时,剑内的异度空间,犹如挂了很多太阳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龙羞,何不收下。滑稽大帝并无恶意。”讲话的人却是剑子仙肌。

    而涌入佛剑之内的白光,其实是一桩宝物,而且与滑稽门有关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

    被那些白光一照,紫色的滑稽之心竟然裂开了。而无极道人的面皮也像是一团废纸,甚至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是酒仙佛让你来的吗。”忽地,滑稽大帝的声音冷冷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上一任佛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第二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酒魔智!

    佛国的上一代诸佛之主,如今修得妖躯,重新回到佛国。可酒魔智与剑子仙肌合作了,这远远超出龙羞的估算。“剑子,你在想什么。本座可不愿意和你一起死掉。”

    “龙羞。”酒魔智的声音响起,她如今不再是汉子,而是妖女。

    “收起无极道人的剑果,它们都是剑道神通所化。吸纳它们,你可以省去多年苦修。”酒魔智又道。

    “龙羞,你与贫道早已不能分开。你想得到绝对的自由,贫道承诺给你就是了。”剑子仙肌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承诺,本座可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龙羞可是古城剑的剑灵,而古城剑是剑子仙肌的佩剑。他太了解剑子了,此人讲的话,可以听听,不可相信任何一个字。

    在佛国,被剑子仙肌坑过的人不在少数,更可怕的是,他连佛国之主的分身也坑。现在更绝了,还想背叛酒仙佛,与酒魔智合作。若是换成旁人,龙羞不屑一顾,可剑子仙肌就不同了,他什么事都能做出来,和酒仙佛的恶相“恶如仇”有的一拼,也难怪他们的关系那么好。分明是物以类聚,当然龙羞也不是有原则的剑灵,主要还是被剑子带坏了。

    剑主已经发话,龙羞思忖之后,五指戟张,摄来一团团紫色的剑光。

    “剑果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