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音佛王已经和佛国之主达成一致意见,愿意成为他的基友。形势所迫,雷音佛王还是很识时务的,再说,基友什么的,还不是随便选的吗,当然,基友的质量更高,谁不喜欢呢。

    “你与酒仙佛已经交换了本命基油。”五目童子道,“所以说,你该做些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无权要求贫僧为你卖命。”三首佛王冷笑道,他是雷音佛王的最强分身,如今也修得佛王业位。

    当今佛国之主与雷音佛王Gao基,也相当于成了三首佛王的基友。“贫僧的本体,雷音佛王,他修炼的神通决定了我和他永远不能分开,我们能共享一切,包括Gao基时的感觉。”三首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雷音佛王!”忽然间,五目童子不悦道。他现在相当于是佛国之主的化身,他说的一切都是酒仙佛授意他的。“你还想反复无常吗。”

    锵!锵!锵!在五目童子上方的圆盘,有几样素食,忽地化为一柄柄长剑,剑气迸涌,如长河冲开大坝。“盘中餐剑可不是吃素的,雷音佛王,我是无权支使你做事,可酒仙佛能。”

    “吾确实能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那条长着很多葫芦的藤蔓,在空中转了几圈,变成一俊俏的僧人,他脚踩着莲叶,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分身!

    此人亦是佛国之主的分身,与剑子仙肌不同的是,他并无多厉害的修为,甚至连菩萨业位都没修到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是酒仙佛的念识体!”三首佛王惊道,“你们想做什么!这里可是贫僧的识海,不容你们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三首佛王,你不觉得自己的脑袋太多了吗。”那踩着莲叶的僧人,将手指一扬,然后向前划去,哧啦,哧啦,两道清气迸旋而出。

    三首佛王顿觉不安,三颗脑袋还未来得及反应。噗!噗!两团血光迸起,他的一双脑袋飞了出去,只剩下中间的那颗还在。

    “贫僧还可以再长出来新的脑袋。”三首佛王怒极,可他运转佛元,却惊愕发现,被斩去的佛头,无论如何都长不出来。“你这小和尚,对贫僧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吾是酒仙佛的恶相。”那年轻的僧人笑道,“就是剑子仙肌与另外一位号称酒仙佛的分身,他们见了吾,也得退避三舍。”

    “恶相!”三首佛王悚然道。

    当今佛国之主,没人知道他有多少分身,也没人见过他的善相与恶相以及魔相。

    “三首佛王,见了恶如仇,你还敢嚣张!”五目童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恶如仇!你是恶如仇!”三首佛王向后遁去,像是遇到了毒蝎一般。

    “正在吾,吾名恶如仇啊。”那踩着莲叶的僧人笑道。“吾可不像是酒仙佛的善相、魔相,他们都很有原则。吾则不然,因为吾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只懂得破坏,毁灭!”三首佛王听说过恶如仇的大名。

    酒仙佛铲除异己时,最得力的分身,不是剑子仙肌,不是“酒仙佛”,更不是他的魔相,而是恶相恶如仇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佛王,就这点出息。”见到三首佛王逃之夭夭,恶如仇不屑道,“五目童子,我们干脆杀了他吧。反正酒仙佛还没回归佛国,一切都由吾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恶如仇右臂挥出,他五指如金钩,倏地抓住五目童子上方悬着的那个盘子。“盘中餐剑被器灵拿着,总觉得怪怪的,吾不喜欢。”年轻的僧人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五目童子想说什么,还是忍住了,并未道出本意。因为他也知道酒仙佛恶相的可怕之处。别说是盘中餐剑的剑灵了,就是这柄剑,他也敢折断。“既然你喜欢,拿去就是。”五目童子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吾又不想要盘中餐剑了。”恶如仇遗憾道,“你好歹反抗一下,吾才会觉得开心。”

    就像小孩子一般,得到了新玩具,却始终觉得别人手里的最好。

    看着恶如仇将圆盘对折,再对折。五目童子想哭的心思都有了,“雾草,这厮还不住手。圆盘可是类似剑鞘的存在啊。他想做什么,难道真要毁了盘子不成。酒仙佛为何将他放出来,为何不是善相、魔相。”盘中餐剑的剑灵不怎么喜欢佛国之主的恶相,可他也没法子,只能试着和他相处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吓得。”恶如仇笑道,他将手里的废铁似的玩意丢给了五目童子。“拿去,拿去。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的倒是把盘子里的食物还回来啊,它们的本体都是剑啊。”五目童子心道。他看着手里的东西,“这玩意还能看出来是盘子?”

    “我可要吃了!”忽然间,恶如仇将几块米糕拈了起来,作势要将它们吃掉。

    尼玛币。

    五目童子当场就想翻脸不认人。可他脸上还得带着假笑,“恶如仇,你没事吃什么剑啊,小心肠胃都会被刺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吾消化能力还是很不错的。”恶如仇笑道。他还真将那几块米糕给吃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五目童子与三首佛王都很无语。尤其是三首佛王,他逃得更快了。可他是雷音佛王识海的镇守之人,又能逃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蓦然间,雷音佛王的灵台幌动了一下,一道道雷音炸开。“三首佛王,站住。你这没出息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一道道光弧自灵台劈迸而出,光雨迸舞,落英缤纷,祥瑞庆云接踵而来。“还不站住。”又来了一尊佛王,他亦是雷音佛王的分身。可资历要比三首佛王老多了。

    “六道佛王。”

    恶如仇笑道,“原来你在这里,来来来,我们斗一斗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。”五目童子急忙提醒道,“酒仙佛很快就能回归佛国,你忘了当初向他做下的承诺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承诺,吾可不记得。你再多嘴,吾连你一并吃了。”恶如仇不悦道,他觉得身边的五目童子很烦,比苍蝇还烦。“盘中餐剑已经还给你了,你为何还不满意。人啊,应该学会知足,太贪婪终究不好。”

    恶如仇说完,又吃掉了十几块甜点,当然,这些也都是取自圆盘。都是一柄柄长剑啊,就这么被他吃掉了。

    “渴了。”忽地,恶如仇又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雷音佛王的识海,你干脆将它全喝了算啦!”五目童子心道。就在他鄙夷恶如仇之时,对方拿出一杯子来,杯子里盛放的确实是水,可在水中浮着很多小剑,数量不低于万。“草!”五目童子再难保持淡定,“不能喝,你不能喝了它们。我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五目童子向前飞遁而去,同时藏好了圆盘,生怕再被恶如仇抢去。

    杯子里装的水以及水里浮着的小剑,甚至是杯子本身,它们都取自圆盘,亦是剑。可恶如仇只当它们是杯子,是水。

    嗡!蓦地,六道佛王的脑袋后面,升起一团金色的气浪,向前迸出,拍向恶如仇。“贫僧来帮你,五目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帮他,那小子太坏了。”三首佛王怒道,他仍在嫉恨五目童子。

    “看看现在的你,成何体统。赖以成名的脑袋都丢了两个,还敢在贫僧面前大声讲话,退下!”六道佛王冷漠道。

    在雷音佛王的识海之中,表面上镇守之人是三首佛王,其实六道佛王才是正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首佛王面有愧色,讪讪退下。同时他也有些怨恨六道佛王,当着外人的面,一点情面都不讲,让他无地自容。“总有一天,贫僧会杀掉你,六道佛王。”三首佛王心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。”恶如仇笑道,“三首佛王人是蠢了些,可他还挺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贫僧长相不萌?”六道佛王笑道。之前,他打出的那团金色气浪,已被恶如仇的长袖卷来,纳入其中,也不知是吸收了,还是化解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吾左手一个脑袋,右手一个脑袋。”恶如仇将三首佛王的两个佛头都抓摄而来,“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。五目童子泪流满面,还有什么你不敢吃的吗。

    三首佛王敢怒不敢言,只有他中间的这颗佛头尚在,牺牲两边的并不算什么,以后还能修出来。只是他有一口恶气在其生命之海上空徜徉,聚而不散。

    六道佛王站在恶如仇的对面,可他相当从容,毫不担心自身的安危,他与佛国之主的恶相、善相、魔相都有数面之缘,尤其是眼前踩着莲叶的年轻僧人,他们当年甚至差点Gao基,可那都是往事了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吾当年与善童子,莫如来一起离开佛国,在外云游。恰巧你与墨莲佛王、威戈佛王结伴而行,我们六人看对眼了,几乎就在一起合基证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恶如仇忽地娓娓道来,述说当年的趣事。

    可五目童子与三首佛王听了,陡觉一阵恶寒,太可怕了。要是那六个脸比铁城还厚的汉子真的Gao基了,佛国肯定会大变天。

    善童子,即是当今佛国之主的善相,莫如来,佛国之主的魔相。而恶如仇则是恶相。

    酒仙佛只将他的恶相放出来,善相与魔相仍然封印在体内,与他一起参悟佛道至理以及宇宙哲学。“六道佛王,为何你脸色变了。难道吾提起你不想忆起的过往了吗。”恶如仇冷笑道。“是你,是你认出吾与善童子、莫如来的身份,还告诉了墨莲佛王与威戈佛王,所以大家都很生气,也就分开了,还谈什么登上断悲山。悲剧啊!”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恶如仇双臂一振,极恶之气迸滚开来,向天涌起,高有数万丈。呜呜呜,悲啸声不绝,像是有无数怨鬼在哭诉他们的不幸。“都道好人有好报,我们生前都是好人啊,为何被困在此间,不得转世。”

    “佛国之广,难道容不下吾等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佛王,为何要难为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救救我们,我们的身体早已腐化数百年,为何不让我转世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恶如仇,我记得你,是你消声杀了吾的基友与家族里的汉子,女人全都让她们做了腐女。吾家族想来已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,你太狠了!”

    “是你,六道佛王,你可还记得贫道。”

    在翻滚的恶气怨气妒气之中,有数十万冤魂在放声长啸,他们之中,有人认出恶如仇与六道佛王。

    恶如仇不以为意,在他前方,有一方块在旋转,方块有六面,每一面都刻满了经文,繁奥异常,就是六道佛王也有很多古文认不出来,“嗯,这方块恶如仇还没扔掉……”

    当年,六道佛王与威戈佛王、墨莲佛王与酒仙佛的善恶魔三相在外游历时,他就见到过那奇异的方块,如今再见,他更觉厌恶。“将它收起来,否则贫僧会毁掉它。”六道佛王一拍脑后,哧哧哧,哧哧哧!数以万计的金色长线劈迸而出,像是金蚕在吐丝,要将这方天地都给囊括其中。

    可是恶如仇祭起的方块,呼呼怒旋,并没因为金色的长线劈来而就安稳下来。“恶人经!”忽地,三首佛王惊道。他从方块的第三面中读出三个字,即是恶人经。

    “活人经,死人经,恶人经,这三卷经书,难道都藏在这方块之上!”三首佛王吼道,“六道佛王,难道你看不出它是如何珍贵吗!抢啊,动手啊,为何愣着!”

    若非受困于实力,三首佛王早已动手。可六道佛王就不同了,他与恶如仇真要斗法,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“恶人经?”六道佛王奇怪道,他顺着三首佛王的视线,刷刷,也瞥向那方块的第三面,可上面写着的哪里是什么恶人经,而是“禅心绝”三字。若无禅心,还如何修佛,如何渡人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那就是恶人经!”三首佛王言之凿凿,又道。

    五目童子也觉奇怪,恶人经?这般珍贵的佛门古经,怎会被恶如仇得到,不,也许真的在他手上,因为他就是佛国的极恶之僧啊。“茶叶蛋?”五目童子诡异道。因为他在方块的第三面只看到茶叶蛋几个字。

    刷刷!刷刷……

    这次,五目童子与六道佛王、三首佛王以及数万冤魂都望向恶如仇,想听他能讲出什么道理来。

    “酒仙佛还有第四相的。”恶如仇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第四相!”六道佛王惊道,“不可能,他只有三相,分别是你与莫如来、善童子。哪有什么第四相,贫僧不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恶如仇,你在说什么疯话,难道吃多了剑丸,脑袋坏掉了!”五目童子也道。

    “当今佛国之主,他还有第四相!”三首佛王冷静道,五目童子与六道佛王不信,他却是信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三首佛王望向那方块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