滑稽小树表面上很慌张,其实比老狗还稳。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因为当今佛国之主已经和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。酒仙佛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才能得到第二株碧慈树。

    “佛国之主怕是相中了雷音佛王,想要与之Gao基。”滑稽小树心道,他继承个滑稽小僧的全部记忆,如何不知酒仙佛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滑稽小僧可是酒仙佛唯一承认的基友。

    “酒仙佛,你毁不掉贫僧。”雷音佛王的灵台忽地蒙上了数丈厚的光华,堪比金石,坚不可摧。“你在滑稽小僧身上种下了戒印,可你休想通过这种方法控制吾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滑稽小僧不同,吾格外看中你啊。”酒仙佛笑道。

    遽然间,雷音佛王的识海之上,魔气迸滚,向下涌来,将整片识海都覆盖住了。至此,雷音佛王的念识再也传不出来。因为酒仙佛不想再听他废话。

    “吾祭炼的这件魔器,虽不足道哉,可对付你这样冥顽不化的佛王,最是合适。”酒仙佛的声音在魔气之上迸开数千丈之远。可惜,雷音佛王再也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佛国之主祭出的魔器叫做“壶中悬月”。

    “壶中悬月”本是佛门的一道大神通,可酒仙佛却修炼出一桩魔器。

    当是时,雷音佛王的识海与灵台已被“壶中悬月”吞噬了,若有人从上面看去,将会发现翻滚的五彩魔气,渐渐凝为一壶,大不知道有几千里,而且在彩壶之上悬挂着一蓝色的月亮。同样的,在彩壶里面仍有一月亮,只是颜色不再是蓝色的,而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等到彩壶里的红色月亮也变成蓝色的,雷音佛王的灵识将会被吞噬一空,灵台也会被一器灵占据。

    那器灵已经混入了彩壶之中,此时,它的五只眼睛,闪烁着寒光,早已觑定下方的那座灵台。

    然而,拥有五只眼睛的器灵并非酒仙佛炼出来的魔器的器灵,它是剑灵。

    剑子仙肌是酒仙佛的一道分身,可见佛国之主也是使剑的,而且修炼了很多剑道神通。

    酒仙佛有一剑,唤作“盘中餐剑”,那长着五只眼睛的器灵正是“盘中餐剑”的剑灵。“吾主命令我随时待命,取代雷音佛王。”剑灵暗忖,“可我真的能抢走那座灵台?”

    “盘中餐剑”并没归入佛国名剑之列,它本来也不是佛国的,而是酒仙佛在外积累外功时偶然得到的。当他拿到盘中餐剑时,这剑就已经有器灵了,器灵叫做“五目童子”

    “彩壶里面的月亮还是红色的,酒仙佛在做什么,为何不快些行动。雷音佛王还在抗拒这件魔器。等等,那是什么!”忽然间,躲在暗中的五目童子瞅到一物。刷刷刷,刷刷刷!那物绽放无数道蓝色的雷光,向空中斩去。登时,彩壶里面的气浪为之迸滚,而下方的识海也再度涌起。

    哗啦啦!一道道水柱遽然冲起,而在水柱之上,有一尊尊佛陀,每一尊有千丈之高,而且他们的眼睛都阖上了,可是这些佛陀的手指却指向了五目童子,像是察觉到了他的存在之地。

    “怎可能,酒仙佛很早就想得到雷音佛王了,他排下的计策不会有差错的。那些佛陀究竟是什么。”五目童子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从神秘的空间里跳了出来,因为那里不再安全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嗤!

    骤然间,一道道佛气电射而至,将五目童子原本所在的空间撕裂了,虚空遽震,空间裂痕犹如蛛网,扩散开来。“好险。”五目童子惊道。

    “酒仙佛果然对贫僧心存歹念。”倏尔,雷音佛王的声音炸起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又有一道雷电所化的三首佛王飞到了五目童子身后。“不要动,否则盘中餐剑再无器灵。”这尊佛王冷笑道,他是雷音佛王的分身,长此以来,镇守灵台,控制这片浩荡无穷的识海。

    “水柱上的一尊尊佛陀以及那红色的幢盖,都是你祭出的,是与不是。”五目童子冷静道。他能感觉到来自身后的澎湃杀意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你若不听话,贫僧马上杀了你。”那长着三个脑袋的佛王又道。

    “雷音佛王,你为何反抗酒仙佛,他才是佛国的未来,是众僧的救赎之光,更是佛门的天选之子。”五目童子道,“酒仙佛想收你为基友,为何不遵他的佛旨。我知道你也是基老,不管是佛国还是佛国之外,你亦有无数基友。可这些人当中,有谁能比得上酒仙佛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。”长着三颗脑袋的佛王回道,“贫僧就是放眼佛门,也找不出第二个酒仙佛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你为何还要与他作对。你们若联手,佛国将会焕然一新。”五目童子道。“所以,放弃反抗,皈依酒仙佛才是你唯一的选择。否则,你只有走向毁灭,我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帮贫僧?”

    长着三颗脑袋的佛王哈哈大笑,“五目童子,你连自己都保不住,还如何帮我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雷音佛王的这道分身,大手一招,摄来红色的幢盖,登时,彤云怒卷,霞光炽丽,祥瑞纷呈。“还不拿出盘中餐剑,贫僧已经察觉到它了,五目童子,你与酒仙佛一样,都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果然瞒不住你。”五目童子道。

    如三首佛王所料,盘中餐剑确实就在五目童子身上。“拿去。”五目童子脑袋一幌,数千缕剑气迸升而起,绞碎空中的红云、霞光。

    盘子。

    那些道从五目童子脑袋里升起的剑气倏地化为一盘子。而盘子里摆放着很多果蔬、糕点之类的素食。

    “盘中餐剑,这就是盘中餐剑吗!”

    雷音佛王的分身悚然道,“盘子里的任何食物都能化为长剑,并向贫僧斩下来。是不是,五目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知道了,我无话可说。”五目童子冷静道。

    盘中餐剑,以盘为剑鞘,以素食为剑。“不对,盘子里还有基油!”长着三个脑袋的佛王向后遁去。同时挥动右臂,刷刷刷,一道道红光降下,护住他全身。而那幢盖像是庆云,悬在他上方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骤然间,盘子迸绽出一团基光,当即在彩壶之中不停旋扫,将水柱之上的一尊尊佛陀都给卷走了,或拍碎,或绞成碎片,或蚕食,或将其按入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是酒仙佛的本命基油!”雷音佛王的分身惊道。“原来如此,这才是他的真正杀招。他早就猜到贫僧会让你取出盘中餐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酒仙佛太了解你了。”五目童子转过身来,正对着被红色幢盖守护着的三首佛王,“我拿出这滴基油,主要有两个目的,其一,你明白的,酒仙佛有爱才与Gao基之心,你还有机会。如若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让这滴基油毁掉贫僧的识海?”三首佛王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五目童子道,“酒仙佛不会毁掉你的识海,他只会改造它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如毁掉呢!”三首佛王不悦道。

    雷音佛王亦是基老,所以他的分身也能感觉到盘子里的那滴基油有多可怕。当今佛国之主炼出的本命基油,要有多珍贵就有多珍贵。就是很多基老佛王的全部基油加起来,也比不上酒仙佛的那滴本命基油。

    嗤嗤嗤!嗤嗤嗤!金色的基油之中,迸旋出一道道千百丈长的剑气,它们太夺目了,有喧宾夺主的意思,盘中餐剑也被它比下去了。

    五目童子身为盘中餐剑的器灵,可他一点也不觉得难过或者不舒服。如果没有酒仙佛,五目童子与盘中餐剑只是不足道哉的长剑,可它们跟着佛国之主,身份立刻就不同了,是无数人仰慕的存在。

    好不夸张地说,很多新晋的佛王见了五目童子,也只能侧目而视。

    一人得道,尚能福及鸡犬,何况是诸佛之主的剑灵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那圆盘不停振幌,发出一声声长啸,堪比数千头巨龙同时吼啸,撼动方圆数千里的识海,将雷音佛王的念头、念识、念识体都给轰散了。

    可最夺目的还是那滴金色的基油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得到它,并将其完全炼化……”三首佛王想到一可怕的点子。

    要不要皈依酒仙佛?雷音佛王真的在思索。因为盘子里的基油就是见面礼啊,同样也是要他命的利剑,就看雷音佛王如何选择了。

    五目童子也没催促雷音佛王的分身,而是道:“关于前任佛国之主酒魔智,你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“酒魔智,为何提起他。”三首佛王奇怪道,“他诈死,然后归来,可诸佛不会承认他的,因为他身上有妖族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妖国与佛国绝不可能相安无事的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们永远达不到酒魔智的高度。”五目童子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三首佛王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酒仙佛那么看得起酒魔智,为何不见佛国之主的位置让予他,还来抢什么碧慈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酒仙佛的心思都不知道,更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五目童子鄙夷道。现在,他有些怀疑酒仙佛看人的眼光了,为何选择雷音佛王,而不是其他的佛王。

    佛国之广,拥有太多小佛、佛、大佛、佛王。雷音佛王虽然古老,可并非最出众的。

    像是雷音佛王的弟弟,泪婴寺之主,西天佛,他就比兄长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其实,五目童子更看好西天佛,即雷音佛王的弟弟。尽管西天佛现在只是大佛,并未获得佛王业位。可那不能说明什么,就是酒仙佛自己,也是大佛,还未踏入佛王的领域。

    “五目童子,你似乎对贫僧很有意见。”三首佛王道,“何不直接讲出来,贫僧以后真的成了酒仙佛的基友,我们经常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选择的余地吗!”五目童子冷笑道,“只要盘子里有酒仙佛的基油在,你绝对不会回绝他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忽地,三首佛王右掌向前抓去,将盘子里的那滴金色的基油抓摄而来。“你可以通知佛国之主,让他收起魔器了。贫僧愿意做他的基友,就如滑稽小僧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雷音佛王,你并不诚心啊,所以酒仙佛的魔器还在,除非……”五目童子道,他上方悬着的盘子,里面盛放的菩提子、神农果、大姬姬丸等,全都变成了一柄柄长剑,寒光荡扫数千丈,向三首佛王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五目童子并不担心雷音佛王收走基油之后,而无任何作为。“只要你敢反水,那滴基油会要了你的命。”盘中餐剑的剑灵心道。

    三首佛王将酒仙佛的本命基油放在掌心,并未炼化,他还需将其交给雷音佛王。如若不然,雷音佛王会炼化了三首佛王。

    “吾不相信酒仙佛这般容易就交出一滴本命基油,还是让吾的本体去烦恼吧。”三首佛王念头一转,心情豁然开朗。刷!他向灵台遁去,靠近时,右掌按了过去。噗的一声,那滴金色的基油没入灵台之中,转交给了雷音佛王。

    蓦然间,彩壶之外,那蓝色的月亮忽地变成红色的了。

    而在月亮变色的瞬间,一只手从天而降,拍向酒仙佛的的那道藏在佛气之中的念识。“出来一见吧,佛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收了吾的基油,证明吧!”佛国之主的声音陡地响起,而周围的佛气随之荡迸,将那只巨大的手轰退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空中,那只大手忽然变成了一道长河,基油长河。

    在基油长河中,有三滴固态的基油相当引人注目,它们即是雷音佛王的本命基油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的诚意吾收到了。”佛国之主的念识遽地变作一道长藤,长藤上挂着很多葫芦。

    哗!哗!哗!

    基油长河全被长藤上的葫芦收走了,而雷音佛王的那三滴本命基油仍然悬在空中,最大的葫芦也收不走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酒仙佛不悦道,“雷音佛王,你还在试探吾吗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魔气在一瞬间振幌千百次,而空中的红色月亮,遽地化为高万丈的红葫芦,登时,浩瀚无际的吸力紫葫芦内迸涌而出,摄走三滴基油,将它们带回红葫芦之中。

    而下方,封锁雷音佛王识海的魔器“壶中悬月”也突然消失了,像是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五目童子和盘中餐剑一起飞来,站在酒仙佛的识体旁边。

    此时,佛国之主的识体仍是长藤状,上面挂着的一颗颗葫芦因为吸纳了雷音佛王的基油而金光灿灿,照亮数万里之内的识海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高空,那颗巨大的红葫芦从天降下,却没落在识海里,而是被长藤卷走了,随后变得和寻常葫芦一般大小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