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子,你该死。”

    忽地,霸笔佛王怒道。他的三位爱徒都死在了外来者的手上,不由大怒。那杆霸道无伦的画笔,倏然升起,在空中不停泼墨,画出一幅古怪的手绘。

    手绘之上,有一尊无头之佛,有三尊菩萨,另有五尊小佛。只是这些菩萨、佛都望向一人,那人似僧似道又似儒,笔墨不多,却栩栩如生,让人见了,有种朝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扑通,扑通,扑通!

    很多奔逃的妖道,虽然没用眼去扫量空中的手绘图,也没见到那位怪人,却也跪倒在地。他们不由骇然,“为何膝盖不听使唤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的膝盖并未中箭,为何跪了!”

    “嘛嘛的,佛国的这处净土有古怪,我为什么被卷入其中,真是倒霉!膝盖都碎了,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霸笔佛王在使坏!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“霸笔佛王拥有八条手臂,却无腿,炼魔之器是一杆画笔,可断人生死。他的威名早就传遍妖佛两国,我们为何遇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很多妖道,都恼恨不已,可是他们也是身不由己。误入佛国秘境,本还想着碰碰运气,兴许就找到了残心诀。哪知还没见到残心诀的影子,自己倒是给跪了,而且跪的那么干脆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真是滑稽啊,都说妖国之人多是妖,可佛国的人更妖。”

    下方,群妖、诸多道人的抱怨声,无一例外,传到霸笔佛王耳中,他冷笑不语。忖道,一群鼠辈害虫,也敢来我佛国,谁给的你们胆子。诸佛王不发威,你们真当我们是死人。

    等待那幅手绘完成,霸笔佛王道了一声“收”,画笔自行飞来,悬在他上空,守护着他。

    而手绘之中的那位怪人,大氅一展,清气拂动,席卷千里方圆。漫天妖气、浊气为之一空。“非道非佛亦非儒,千年不开花,万年不结果。无花亦无果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怪人将身一旋,人已跃出画卷,竟然像是活了过来,和真人无异。而那无头之佛,三尊菩萨,五尊小佛,也随怪人一起走出画卷,始终跟在他身后,不会离他太远,像是护法。

    雷音佛王哼道:“我道是谁呢,原来是他!霸笔佛王,你对那人念念不忘,可不像是吾辈佛修啊。”

    怒蛇佛王也当即悟了,笑道:“想不到咱们的佛友,霸笔佛王,他也是多情的人。竟然将他心仪的汉子烙印在画中,虽然有三分相似,可毕竟不是本尊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若敢出现在佛国,贫向僧第一个杀了他。”倏然间,葬吾基佛王冷笑道。明显的,他对画中走出来的那人极是憎恨,相见极是相杀之局,绝无化解的可能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葬吾基佛王,因为画中之人和他也有过一段基情,比他与友凉佛王之间的基情还感天动地,那都是他还未进入佛国之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曾经,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摆在还是俗世之人的葬吾基面前,他毅然而然地选择了基情。那时,他的基友即是他的照世明灯,亦是他的指路人,那人身兼佛家、道家、儒家,三家之学,一身修为超凡入圣,而葬吾基只是普通的基老啊,还未被人发掘。

    “葬吾基,吾之基友,你终究会寻到自己的天命,不可违背本心啊。”那人曾对葬吾基佛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崇尚无为,喜欢蛛、枣、纸,可在你心里,究竟谁最重要,是蛛,是枣,还是纸。”葬吾基也曾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它们都重要,可你更重要,葬吾基。”那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担心有一天你会甩掉我,因为我们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你在佛界、道界、儒界都享有盛誉,我只是无名之人。见识过我们基情的人都说我配不上你,不知你有何想法。”葬吾基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没发现你的价值。你是明珠!”那人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明珠?”葬吾基笑着反问。“可没人能看出来,就是我自己也瞧不出来。这算是什么明珠,分明是路边的小石子,不管是谁,一脚都能踢开。只盼你不要嫌弃我。”葬吾基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会嫌弃你,否则就不与你合基证道了。葬吾基,我们之间的基情还有一甲子,到时候……”那人伤感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说笑了,基友。”葬吾基笑道,“既是基友,那谁也不能分开我们,千眉真人。”

    千眉真人,因为眉毛很淡,他的道友们都喜欢称呼他是“浅眉”或者“淡眉”。可后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,再没人敢直呼他为“浅眉”,都以真人相称,又曰千眉真人。

    后来,还是小佛的霸笔,他也成了千眉真人的朋友,被他的风采所折服,想要与之Gao基,可千眉真人有意疏远霸笔佛,并未和他产生基情,这也是霸笔佛的一大憾事。哪怕后来他取得佛王业位,仍对此抱憾,还想着与千眉真人合基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来说,霸笔佛王与葬吾基佛王还是情敌呢。两尊佛王多有不睦,千眉真人“功不可没”。

    回到现实,葬吾基佛王瞅到一个长得很像是“千眉真人”的俊美汉子从画卷里走出来,他气到吐血,“好你个霸笔佛王,分明是想气我,贫僧也不去找碧慈树了,先与你做过一场再说。”

    念头倏转,葬吾基佛王出手了,哧啦,哧啦,哧啦!一道道灰色的佛光扫了出去,径向“千眉真人”而去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真人,葬吾基佛王可不想见到基友的仿制品,先除掉再说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不是千眉真人吗。”

    忽地,白家的太上长老笑道。白青天此言一出,不仅是葬吾基,就是霸笔佛王也觉一怔,均想道,难不成白青天也认识千眉真人,或者与他有基情!

    嫉妒,两尊佛王嫉妒的眼珠子都快飞出去了,恨不能掀开白青天的头颅,直视他的灵台,探查他的记忆,看一看千眉真人是否是他的基友。如果是的,那白青天只有死路一条,就是佛国之主来了也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当是时,白麂子站在白家的太上长老身边,可这并非他的本愿,是白青天将他抓摄而来的,并且禁锢在身边。命星,白麂子修炼了九颗命星,可是有六颗星被白青天抓去了,看他的意思,并不怎么想归还。非但如此,白青天还拿走了九窍绅士鱼。

    “可恶,白青天出现的太早了。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,只能听他的话,可恶,可恶!”白麂子纵有再多的不情愿,也不能说与白家的太上长老听。因为白青天连亲生儿子与挚爱的基友都能牺牲,何况他白麂子只是一个外人,杀掉如踩死一只蚂蚁,他以后甚至不会记起。“不要,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。”白麂子不想平白无故牺牲,所以他表现出很顺从的样子,白青天说什么,那就是什么。“你不是让我做你的义子吗,叫你一声爹,你敢答应,我就敢叫!”没什么大不了的,白麂子忽然之间就看淡一切了,自己的命更重要,其它的都不值一哂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霸笔佛王忽地遁向白青天这边,他的八条手臂,分别抓着一件佛门之宝,来势汹汹,分明是要白青天的命。“谁允许你直呼千眉真人的名字。”霸笔佛王怒道。

    “谁允许本座的?”

    白青天冷漠道,“白家和佛国再无任何关系,本座亦不再是你们的家仆,我想做什么,我能做什么,你们敢说一个不字,我就要你们的命!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白青天一掌拍向九窍绅士鱼,登时,半黑半白的石鱼飞了出去,迎向霸笔佛王。

    白麂子心里一沉,“绅士鱼明明是我的,白青天这老东西却擅自做主,可恨,可恶,我该杀了他的,应当杀了他的。虽然现在不能,可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白青天!什么青天大老爷,分明是老贼。”白麂子恨死了白家的这位太上长老。可他们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仇恨能拉近的,白麂子很清楚,他只有等,也唯有等待,才能找到机会,杀掉白家的青天大老爷。

    “黑大地在绅士鱼之中,多半活不成了。白青天想要他的命,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白麂子马上想到了黑家的绝世天才,黑大地。如今看来,也是可怜虫啊,注定死在基友的手里,活该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霸笔佛王的一条手臂挥动着死亡长杖,与九窍绅士鱼撞在一起,刹那间,死亡之气迸绽开来,将绅士鱼罩住了,滴水都难进来。而此时,绅士鱼有八窍是封印的,唯有一窍是打开的,死亡之气化为道道长流,迸涌而入。

    轰隆。蓦地,九窍绅士鱼之内,炸响不绝,乌光迸扫数万里。“白青天,你休想杀掉我。”黑大地的吼声传了出去,犹如雷池被人一脚踩塌陷了,声势浩荡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青天有些意外道,他放出一道分身以及神通所化的狗头铡,居然没能杀掉半残的基友黑大地,“也许是你向苍天祈祷了,他老人家暂时放过你了,可我没答应啊,我可是以青天为名。”白家的太上长老冷笑道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倏然间,霸笔佛王挥舞的死亡长杖陡地炸开,方圆百里内,灰蒙蒙的,飘荡的都是死亡气息。因为那杆长杖本来就是死气凝铸而成的,如今被毁,也是回归原态。

    可霸笔佛王炼化死亡长杖有数千年之久,用它不知杖杀了多少魔头大妖,一朝被毁,他难免心痛。“长杖,贫僧的死亡长杖啊。”霸笔佛王仰天吼啸,响彻千百里。同时,那杆巨大的画笔遽地砸下,“九窍绅士鱼,你毁了贫僧的权杖,谁也救不了你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,画笔却被一只手抓住了。

    是“千眉真人”,从画卷里走出的俊美汉子,他只是用一只手,很随意地接住画笔。要知道画笔可是霸笔佛王的本命佛器,和之前的那杆死亡长杖不在一个等级上。

    “佛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眉真人”笑道,他目光如秋水,清澈却不寒冷,似能看穿人心,就是佛王在他那双眸子之前,也无任何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不是千眉真人,而是贫僧画出来的。”霸笔佛王惊道。他运转佛力,轰向“千眉真人”,“放开贫僧的炼魔之器,否则贫僧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佛友,多年不见,你的脾气还是那么差。”

    “千眉真人”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动手了吗,可你想杀贫道,难啊。”

    陡见“千眉真人”右掌用力,轰隆一声,抬起那杆长长的画笔,像是在挥动一件没有重量的木杖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霸笔佛王拍去的那团佛力与画笔撞在一处,登时,彩雨缤纷,抛扬而去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雷音佛王困惑道,“他明明不是千眉真人,为何能以佛力化解佛力,并让它们化作佛雨,洒向大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忽然,又有一道声音响起,是友凉佛王飞来了,他也在端详画笔与“千眉真人”,情敌啊,千眉真人也是友凉佛王的情敌,因为葬吾基是他们都喜欢过的汉子。

    友凉佛王与葬吾基佛王之间的基情虽然出现了问题,可只要他们愿意修复,还是能再次Gao基的,断悲山亦能登上去。

    “雷音,霸笔,两位佛友。你们有什么可奇怪的。也许千眉真人很早之前就在霸笔佛王的画笔上做了手脚,所以佛友画出来的手绘图才有问题,他可能是千眉真人的分身,或者念识体。”友凉佛王是旁观者,所以看问题的方向与其他几位佛王不同。

    听友凉佛王一分析,霸笔佛王、雷音佛王,甚至是葬吾基,他们都觉得很有道理。刷刷刷,几尊佛王齐齐望向“千眉真人”。可他似真似幻,以佛王的眼力,也不能瞧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奇怪!”这下子,几尊佛王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霸笔佛友,拿去。”

    骤然间,“千眉真人”手腕转动,他抓着的那杆巨大的画笔抛了出去,砸向霸笔佛王,原来,他并没占据佛王炼魔之器的想法,只是借用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抛出画笔的瞬间,“千眉真人”长袖一拂,刷刷刷,清气抛舞,如同和风涌至,竟然将九窍绅士鱼卷走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霸笔佛王笑道,“九窍绅士鱼才是你的目的,你借贫僧的霸笔,也是为了破开鱼头上的九窍。哈哈哈哈。”佛王大笑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蓬!蓬蓬蓬蓬!

    共有八团乌光迸荡,而在绅士鱼的鱼头上排列的九窍,全都打开了。

    如霸笔佛王所料,“千眉真人”的目的正是九窍绅士鱼,“出来吧,黑大地。”真人又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漆黑的光柱,冲天飚射。万丈怒气在光柱之中时隐时而显现。

    黑大地终于出来了,而且他的伤体已经痊愈。在他手里多了一狗头铡刀,“白青天,我出来了!”黑大地左掌托着狗头铡,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千眉真人,你这是何意。”白青天仍然没看向黑大地,而是望着“千眉真人”。

    “贫道只是在做该做的事,白青天道友,你与黑大地道友曾是道侣,为何要分开呢,贫道愿意做那月老,不知你们是否能重归于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白青天与黑大地断然道。两人都不同意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