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大地怎么也想不到,白麂子那小东西会提前对付他。“你的一切都是我交的,还未学成,就敢背叛我。你哪来的自信,因为九命天猫神通吗!”

    白麂子修成九命天猫这门上古神通,炼出九颗命星。当然,他的九颗命星与九窍绅士鱼的九窍相呼应,这就有些出乎黑大地的意料了,可他也未阻止,私以为白麂子掀不起多少风浪。白家的怀才不遇的基老,虽有些才干,不过是小鱼小虾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白麂子封堵住绅士鱼的八窍,只留一窍,还以九颗命星散发的星光,不断涌入唯一的石鱼之窍,刷去黑大地的护体基气。

    黑大地当初自封修为,躲进九窍绅士鱼之中,除了因情所伤之外,还有东山再起之意。他才是绅士鱼的真正持有者,能与它同步。可现在,他愕然发现,九窍绅士鱼在抗拒他,不再为其提供灵气,反而有倒向白麂子的趋势。“荒唐!”黑大地怒道,“绅士鱼,你与我有契约为印,若敢反抗我,我现在就炼化了你,提前出关。”

    轰!轰!一团黑气,一团白气,遽然迸起,抛向高空,切断星河,阻止白麂子的九颗命星向绅士鱼唯一开着的石窍传送星光。“哈哈哈,九窍绅士鱼,你果然识时务,知道我的厉害。”黑大地冷笑道,在与白麂子、绅士鱼的对立之中,黑大地才是占据天时地利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如今,黑大地躲在绅士鱼的体内,他像是一颗鱼子,基气如同蛋幕,既能汲取四周的灵气,又能阻挡任何伤害他的外来攻击。“很好,绅士鱼,你做的不错。我命令你冲开余下的八窍,只有一窍,远远不够!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忽然间,九窍绅士鱼体内,一道水柱涌起,在水柱之中有一美人鱼抱着玉瓶,冷冷望向黑大地。此女正是绅士鱼的神识所化,“黑大地。”那尾美人鱼道。

    “绅士鱼!叫主人,你怎敢直呼本座的真名。”黑大地怒道,同时也开始警惕四周。

    “黑大地,我与白麂子早有协议,他会帮我杀了你,而我则会接纳他的九颗命星。比起年迈不堪的你,我更喜欢年轻的小伙子啊。”美人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黑大地大笑,“九窍绅士鱼,你不会傻了吧,你的年纪可是比我大十几倍,也敢说我老迈,那你又是什么东西,老不死吗!”黑大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听黑大地提及她的年龄,美人鱼明显的生气了。她忽地将抱着的玉瓶祭了出去,哗哗哗,一道道水流飚射而出,瞬息之间,涌至黑大地的护体基气外侧。靠近的刹那,水流倏化无数短剑、长戟、金锏、弯刀、羽箭,齐齐窜出,斩向黑大地的护体基气,同时,美人鱼也切断了绅士鱼提供的灵气通道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!

    黑大地的护体基气遭到数倍、数千、数万倍的轰击,遽地扭曲,“绅士鱼!”黑大地冷笑道,“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,白麂子不过是利用你而已,再者,他虽然年轻,可他是基老,怎会喜欢你。你这老女人,不但笨,而且鬼迷心窍。”

    当即,黑大地左掌挥起,一道道符箓升起,数量多达一万七千六百五十三道。登时,绚光迸舞,彩浪掀动,一股可怕的能量自黑大地的左掌劈出,汇同那些道符箓,化为一条符箓之龙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符箓之龙放声咆哮,一圈圈的音波炸开,从里面轰碎了护体基气。“九窍绅士鱼,你的鱼头有九窍,可那只是外九窍,当我不知道吗,你还有内九窍!”黑大地冷笑道,他目绽两道幽光,贯穿万丈水下世界,劈向一处暗礁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符箓之龙也怒腾而起,龙爪、龙尾犹如利剑,剖开水流,直取那块暗礁。因为里面藏着的正是绅士鱼的内九窍,若将它们毁了,绅士鱼纵然拥有逆天之能,也得身死道消,而且黑大地早有应对之策,他会吞噬绅士鱼自毁时迸散出去的灵气、真元,如是,他将会恢复巅峰时期的修为,甚至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可出乎黑大地意料的是,水柱之中,美人鱼仍旧抱着玉瓶,异常冷漠,并未阻止他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在诈我?”黑大地陡觉不妙,“不会错的,那里一定是她的内九窍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黑大地劈出的那一掌,犹如天雷轰下,扫中暗礁,登时,乱石飞舞,水浪滔天。而符箓之龙随后而至,长尾先是卷起,随后舒展,再次劈出,恐怖的能量长流迸荡而出,再度轰向暗礁。

    “黑大地,你在找它吗。”倏尔,美人鱼身上的一片鱼鳞亮了起来,接着,一张符箓升起,被她的金色头发抓摄而来。“你与我是有契约,这张符箓就是你最后的依仗,如果真是这样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黑大地惊道,“九死符怎会被你摘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那么让你惊讶吗。”美人鱼不屑道,“黑大地,你与我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。你想让我完全听命于你,必要时,还会为你送命。世间哪有那么好的事,难怪白青天会抛弃你,因为你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九窍绅士鱼有意提起了白家的太上长老白青天,不啻于火上浇油。登时,黑大地怒火迸滚,“不准你提起那头基老,他是生是死,都有我说了算,哪有你置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轰隆!又是一声巨响,符箓之龙转过身来,劈波斩浪,窜向水柱。而在水柱之中,美人鱼忽地双臂用力,咔嚓,玉瓶炸裂,无数碎片抛出,像是玻璃渣似的涌向符箓之龙,将它围住了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崩!每一片玉瓶的碎片都会毁掉一张符箓。爆炸产生的能量狂涛,掀起数十万丈高的骇浪。然而,此地是九窍绅士鱼的内部,它自成一界。美人鱼忽地张口,吃掉了九死符。“三百年前,我就能炼化它了,可我一直忍着,你知道为什么吗,黑大地。我就是为了欣赏你现在的表情啊。”美人鱼笑道。

    当是时,黑大地长身而起,身高超过千丈,左臂犹如定海神针,倏然扫出,哗啦啦,浪涛倏分,为他的左臂让出一条道路来。“九窍绅士鱼,你以为摘掉九死符,我就不能拿你怎样了吗。”黑大地冷笑道,“我可是被誉为黑家三千年不出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尽管美人鱼盗走了九死符,黑大地仍有自信降服她。他与白青天还是基友时,两人在周游名川大河时,遇到一处古迹,并在里面得到了两道大神通,数百万张符箓。白青天与黑大地各取一半。黑大地修炼的的三龙夺凤神通,白青天修炼的是狗头铡神通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骤然间,黑大地甩出去的左臂炸裂,同时,他的右臂也裂开。可是自废双臂,黑大地反而大笑起来。这让美人鱼有些惊悚,觉得对方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大姬姬有什么用。”忽听黑大地嚎叫道。

    “喔特惹发棵。”美人鱼道,“难道你要自断消声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不会明白的,九窍绅士鱼。”黑大地一脸冷漠,说断就断,他毅然而然舍去修炼多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当真是大丈夫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三声震响之后,黑大地的左臂、右臂、大姬姬,遽地化为两条黑色的龙,一只彩凤。“还差一条龙。”黑大地冷笑道,他左眼先闭上,然而睁开,蓬的一声,血雨纷扬,其眼珠子也跳了出去,化为红龙,与两条黑龙汇聚了。

    三条龙,一只彩凤,震慑当场。就是九窍绅士鱼的神识体也觉不安,美人鱼将手一划,摄来一道道水柱,滔天而起,高有数十万丈,声势惊人。“黑大地,我已经吃掉你的九死符,你还不死心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毁掉你的内九窍,我怎会死心。”黑大地的灵台飞出一物来,长五尺,宽两尺,原来是一长卷,儒门之卷。刷刷刷,刷刷刷,书卷之上,一道道光华怒驰而起,像是光瀑倒悬,蔚然壮观。“我曾跟着一位大儒修炼过,他赐我一卷古经,用来杀你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用上“三龙夺凤”神通之后,黑大地仍觉不保险,又祭起了大儒赐予他的一卷古经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苍远而又浩荡的声音响起,是大儒封印在古卷之中的残声,“天地之间有正气,圣人代天牧人。”

    一尊高不知道多少丈的大儒虚像,忽地凌空而起,在他四周,浪涛分开,不敢近身。而那卷古经化为一柄长剑,落入大儒之手。他手持长剑,斜指南方。“黑大地,吾徒,为师就为你毁掉九窍绅士鱼的内九窍。”

    美人鱼悚然道:“你,你是如何发现的!”

    “不可置疑吾。”大儒的虚像冷漠道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大儒一剑斩出,剑落惊风雨,气贯苍穹。而美人鱼像是疯了似的,遁向南方的一处水域,在那下面,确实封印着九窍绅士鱼的内九窍。

    而在大儒动手之际,三条龙,一只彩凤也有了进一步的动作,它们拍击长空,分明是要冲出绅士鱼的内部世界。

    白麂子只是封印了鱼头上的八窍,还有一窍是通的。而那仅剩的石窍就是三龙一凤的目的。吼!两条黑龙,一条血龙,咆哮连天,撼动千万里云海。彩凤亦展开双翅,只是一扇,飓风怒扫而出,虚空坍塌,空间碎片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遽然间,一道无可匹敌的基光自九窍绅士鱼的石窍迸窜进来,一经涌入,随即化为数万道明亮的光线,哧哧哧,哧哧哧,破空而下,将三条龙一只彩凤都给凿成了筛子,它们不住哀鸣,随后散去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又是一声长吟,寒光迸扫数千里。就是那大儒的虚像,也为之一怔,向高空瞥去,他望到一桩奇异的宝物,说它是宝物,又不完全是。

    “狗头铡!是狗头铡!”黑大地吼道。

    当初,黑大地与白青天同时得到了两门大神通,白青天修炼的就是狗头铡神通。如今,那悬在九窍绅士鱼体内的铡刀,不是狗头铡还能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黑大地,你躲藏多年,为何还不死心。”白青天的声音陡地响起,它依附在狗头铡之上。

    “白青天!”黑大地像是疯了一般,遽然而起,也不管绅士鱼的内九窍了。“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,如果不是你,我怎会变成这副德行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乌光滚滚,基气迸荡八千丈,而黑大地虽然没了双臂、一眼,可他现在更加疯狂,什么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这狗头铡并非本座的真身。”白青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“白麂子是好孩子,我已经答应他了,收他为义子。他可比白斩糖听话多了,而且更有前途。吾儿白斩糖,早被本座宠坏了,不知轻重。如今死在我手上,也比死在仇家手里好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,你是疯子。可我比你还疯狂!”黑大地身体遽地一震,腿、以及另外一只眼也炸开,蓬蓬蓬,三团黑色的血雾涌开,化为一只既像是龙又像是凤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黑大地,你现在连三龙夺凤的神通都施不出来了,还敢与本座斗。”白青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狗头铡忽地降下,寒光飚射十九万里,刷刷刷刷,将那大儒的虚像劈成无数碎片。当的一声,大儒原本抓着的那柄长剑再次化为古经,呼喇喇,古经展开,长千百里,宽五十里,像是一条通往未知之地的古路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一人降下,他长袖一振,两道基气降下,落在古经之上,哧啦,哧啦,哧啦!古经竟然被两道基气斩碎了。

    分身,白青天的分身降临了。可他看都不看黑大地。

    当是时,黑大地双目已瞎。“白青天,我感觉到了,是你,你进来了!为何不到我身边来。难道我们之间的基情,你真的毫不在意吗。”

    “俱往矣!”

    倏然间,白青天的分身漠然道。

    “黑大地,多少年过去了,你仍没有进步,还是如丧家之犬,等待着别人的施舍。你这副德行,如何成为本座的基友。”

    白青天的分身一掌按下,轰隆,拳气化作迸涌的海浪,哗啦啦,冲天而降,瞬间吞噬了黑大地,就连他放出去的怪物也吃掉了。“真是丑陋啊。”白青天的分身又道,“本座不该对你心存期待的,当年就该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一道水帘升起,九窍绅士鱼的神识再次变成美人鱼,她躲在水帘之后,“你就是白青天,为何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救你?”白青天的分身笑了,“本座不是救你,而是为了杀你。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白青天的分身,他的手指扬起,犹如神剑斩出,剑气纵扬数千里,划过天穹,斩裂大海,撕开无尽的虚空。“你的内九窍,本座不会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黑大地的基友,你们真是太像了。”美人鱼冷笑道,“真是遗憾,我已经内九窍移走了,你找不到的,白麂子也找不到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自己找出来吗。”白青天的分身笑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狗头铡遽地降了下来,砸向水帘。水帘之后,美人鱼忽然消散,化为无数水珠,一颗颗散开。

    可狗头铡之中,冲出数十倍与水珠的狗头,它们汪汪大叫,登时,水珠向上冲去,再次凝成一只美人鱼。“本座有说让你散去吗。”白青天的分身哼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