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京的器灵,他极其强势,不但剥夺了白斩糖对十二座城池的控制权,还要与佛国之人一争高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十二座城池,如同巍巍群山,遽然而起,轰向一百多尊大佛、佛、小佛、菩萨,他们都是跟随几尊佛王一道而来的。“杀,杀,杀!”城池之中,无数道杀伐之声响起,汇成数十万道音浪,倏然炸开,秘境的上空被炸出无数黑洞,有星辰自里面坠落而下。

    这时,一尊大佛手结须弥印,脚踏护山兽,冲天而起。登时,佛光迸扬,刷刷刷,斩过天空,将数万星辰斩碎。而大佛脚下的护山兽,拥有九个脑袋,齐齐摇动,一团团的彩色妖气滚了出去,显然,那九头灵兽在成为护山兽之前是大妖。只是它如今皈依佛门,眼睛清澈的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又有三尊大佛腾啸而起,他们联手施展佛门喵喵吼,顿时,方圆千里内,虚空塌陷,金色的气浪飙滚,一颗犹如金山般大的猫头显化而出,这颗猫头也极其怪异,大脑袋上有数千颗小脑袋,密密麻麻,挤在一起。喵!喵!喵!包括大猫头在内,四千百八七十三个小猫头也在吼叫。

    恐怖的金色音浪、音符、音律一齐振荡,砰砰砰,数万块陨石、星星也炸开了。而那颗巨大的猫头,再来一个大咆哮,冲天飙起,化为滚滚长流,在虚空中穿梭,赫然冲向十二座城池。

    三尊大佛自然识得十二尊城池是白玉京所化,白家与黑家曾经都是佛国的大家族,只是被驱逐了而已。“佛国有净土,可不是你们这样的无缘之人能闯进来的。”一尊大佛喝道。

    “白太黑,听说你的大姬姬被人斩去了,如今装上去的是假的啊,你为何得意洋洋。滑稽啊!”

    “丧家之犬,也敢向以前的主人狂吠,谁给的你勇气!”

    三尊大佛极力嘲讽白太黑。

    然而白玉京的器灵只是冷笑,倏尔,咔嚓,咔嚓,他脚下的大地裂开数万丈,一股灰蒙蒙的光华自地底涌起,“大鼻,二鼻,三鼻。你们三个败类,你敢对我大吼大叫。”白太黑喝道,“我今天就斩去你们的鼻子,将它们炼成吾之大姬姬。”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

    一道道灰色的光束冲天怒卷,抛舞而出,像是巨龙咆哮诸天。十九万道光束追上了金色的猫头,将它拦了下来,并且狠狠绞缠住,“喵!”金色的猫头痛苦不已,砰砰砰,它脑袋上的小猫头一颗颗炸开,化为金色的光屑,倏然散去。

    大鼻,二鼻,三鼻,这三尊大佛是亲兄弟,都有问鼎佛王的能力。他们如今拜在霸笔佛王门下,自不会让师门无光。眼看着他们三人祭起的金色大猫头即将被毁,大鼻一甩脑袋,哗啦啦,一道锁神链怒扫而出,砸向下方的白太黑。

    同时,二鼻也有了动作,他一掌劈向天空。轰隆!一块黑色的镇灵碑遽然而现,那碑上篆刻着无数繁奥的古文、佛经,甫一祭出,寒光飚射,浩渺如海的灵气向下涌去,直冲白太黑而来。

    封印,二鼻分明是要封印了白玉京的器灵。他已经看出来了,城池之中的白斩糖和傀儡无异,并无实权,白太黑才能控制十二座城池。若器灵被困住,那些城池自然会归于原形,化为一块玉石,被二鼻轻易摄走。

    三鼻看到他的两位兄长同时施为,暗道,局势已定,无需贫僧再动手了。在三鼻看来,白玉京的器灵虽有些实力,可还不够看的。那草书钉以及它的器灵文抄君更可怕。

    就在大鼻、二鼻、三鼻自以为镇住了局面之时。秘境上空忽地有一道千里多长的裂痕遽然而现,裂痕之中,哧哧哧,哧哧哧,迸涌出道道青气。旋即,一尊中年汉子跳了出来,他撕裂秘境的上空,直接闯进来的。

    见到中年汉子的瞬间,困在十二座城池中的白斩糖喜道:“父亲,父亲,救我!救我啊,白太黑不听人话,他要背叛白家,杀了他,你杀了他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白青天!

    白家的太上长老,亦是黑大地的基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遽然间,白麂子手中捧着的九窍绅士鱼,绽放数百亩的黑色的烟气,黑色烟气之中又有一道道白色的长线。黑大地醒来了。“是你,白青天。”蓦地,九窍绅士鱼里有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,“白青天,你这忘恩负义之人,本座要杀了你。”黑大地再次咆哮道。

    白麂子再难镇住九窍绅士鱼,那白黑半百的石鱼遽地冲天电射。“哼,黑大地,见了过去的情人,你再不敢装死了吗。”白麂子鄙夷道。他与黑大地是合作关系,不存在任何友谊,相互利用,直到一方死去。

    虽然暂时失去了九窍绅士鱼,白麂子仍有保命的手段,呼!呼!呼!九颗命星在他身前旋舞,它们都是白麂子的命星。如今,九星齐出,皆因佛国的大佛、佛王都现身了,白麂子不敢再有任何保留。

    白青天一现身,当即引起了葬吾基、友凉佛王等人的注意,“是他,白家的太上长老,在白家被驱逐出佛国之前,那小子的修为很平常,为何如今实力大增,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白青天!”

    “看来黑大地也要现身了。九窍绅士鱼可是好东西,与佛国有缘啊,贫僧会将它带往友凉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友凉佛王,九窍绅士鱼,贫僧也想要啊。”霸笔佛王笑道,他神念如滔滔江水,遽然涌出,震裂苍穹,抓向石鱼。

    黑大地躲藏在九窍绅士鱼之中,如今再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当是时,白青天右掌托起一弯月亮,哗哗哗,月辉如水,遽地洒出。不管是九窍绅士鱼,还是霸笔佛王的神念,都被浩荡无尽的月辉冲走了,不能靠近白青天。

    “白青天!”

    “白青天!”

    又有两道声音响起,一道是大伪娘阿飘的,还有一道是白玉京的器灵,白太黑的。两人再见到白青天,表情复杂。尤其是阿飘,面有愧色,因为他此时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白青天也会理会阿飘与白太黑,而是望向滑稽小树与药阿蛮。“你们也是为了碧慈树而来,是敌还是友,我给你们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狂!”滑稽小树怒道,“白家之人,都像你这么滑稽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一个字如何。”药阿蛮也道,她长袖一卷,妖气冲出,化为一个巨大的“草”字,轰隆隆,遽然而起,撞向上方的白青天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因为得到了酒仙佛的承诺,所以有恃无恐。而药阿蛮很久以前就是妖国的女巨头,又岂会在意白青天的威胁,在她听来,分明就是蚊子在叫唤,挑衅她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吾儿,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忽地,白青天望向十二座城池里的白斩糖,也没见他如何动手的。蓬!一团血雾炸开,洒向钟楼、酒肆、白玉砌成的地面。死了,白斩糖彻底死掉了,还是被他的父亲白青天杀掉的。

    白麂子与阿飘也是一怔,他们可没想到白青天会亲自动手,杀掉自己的爱子。这可不是他们认识的白青天。

    九窍绅士鱼之中,黑大地冷笑不已,“看到了吗,你们看到了吗,这就是白青天,白家公认的天才,他为了自己的目的,儿子都能牺牲,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才是我的目标啊!”白麂子暗道,不由叹服。“难怪他能有今天的成就,基友能牺牲,儿子能牺牲,视基情、亲情为无物,他不死,别人都得死。”一时间,白麂子震撼莫名,同时也下定决心,要成为第二个白青天,不,是超越他!

    怎会如此。阿飘难以接受。“感觉不会再爱了。”大伪娘心道,他自认为很了解白青天,实际上一点也不了解,比陌生人还陌生。

    “阿飘。”白青天杀掉独子白斩糖之后,忽地目绽两道长电,刷刷,瞥向大伪娘阿飘,白家的外姓长老。“你就是太心慈,所以成不了大事。你的娘山好汉神通,还是本座传授的,可它不是这样用的。让本座教你一下,如何。”近乎戏谑的语气,白青天冷笑不已,显然,他对阿飘也很失望,认为大伪娘和白斩糖一样,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。

    咔嚓。白青天捏碎手里的弯月,顿时,月光迸起万丈高,刷刷刷,化为一百零八头巨汉,每头巨汉都有一百丈高,兼有伪娘、基老之相。

    下方,阿飘悚然惊道:“白青天实力与我相近,为何能这般轻松地制造出一百零八巨汉,我不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白青天轻蔑道,他已将阿飘当做是死人,这次,他望向白太黑,白玉京的器灵,“如何,你也想背叛本座吗。”

    如今,白太黑已经找回绝大部分的记忆,自然明白白青天的可怕,他还未答话,白青天就已经默诵咒诀,论道十二楼咒印!

    轰隆!轰隆隆!十二座楼台一般的咒印,遽然而起,荡碎千里烟云。“啊!”白太黑惊骇道,他的身体被十二道咒印撞碎了,重组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大鼻,二鼻,三鼻,本座记得你们。”忽然间,白青天长袖一拂,送出数万道清气,摧开十二座城池,轰!轰!轰!骤然降下,轰向三尊大佛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与我们作对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这里可是佛国净土。”

    “在佛国冲我们大吼,你难道脑子坏了,还是说,你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大鼻、二鼻、三鼻,他们三个气坏了,鼻子都歪了,脸也绿了。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拿白青天当回事,如今对方蹬鼻子上脸,不杀了他,不足以平息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可就在三尊大佛正要动手之际,无声无息,一圈圈银色的涟漪旋扫而来,斩断他们的金身,蒸发他们的生命之海。

    霸笔佛王也觉不可思议,因为他还未来得及出手救走三位弟子,大鼻、二鼻、三鼻已经死掉了,死得不能再死,他们的残躯化为石像,虽然都是两半尸体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腾!

    月光所化的一百零八头巨汉,倏然冲下,攻向霸笔佛王。“这才是真正的娘山好汉神通,阿飘,你最终还是没能体会到本座的良苦用心,难为你了,因为你毕竟不是基老,只是有些天赋的大迪奥美女而已。”

    霸笔佛王眼睁睁看着三位弟子死掉,本已怒不可遏,可白青天又祭出一百零八头巨汉,“狂妄的白家小子!”霸笔佛王吼道,“贫僧不杀你,你却来惹我。霸笔!”只听他长声狂啸,轰隆一声巨响,一杆霸绝天下的画笔,倏然冲下,砰砰砰,砰砰砰,拦腰扫碎了八十头巨汉。

    而那杆霸绝的画笔,正是霸笔佛王的本命佛器,与怒蛇佛王的三金铜蛇杖一样,都是佛国的至宝之一。

    “霸笔佛王动怒了。”雷音佛王笑道,“白青天有些本事,可也太嚣张了,这里是佛国,他只是被驱逐出去的小辈,焉敢放肆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不知多少万丈长的雷电,遽地劈下,斩向白青天。雷音佛王也出手了,他要斩掉白家的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轰隆。一座城池忽地升了起来,蛋状光幕倏然张开,化去那道雷电,让它无功而返。轰!轰!轰!又有十一座城池,依次浮起,连成一片,犹如万古不朽的王国,悬在诸位佛王之上。

    震怒!

    这次,不但是雷音佛王,就是葬吾基、友凉佛王、笑傲拳佛王等人都怒了,因为白青天太嚣张,太傲慢,太无礼了,竟敢俯视他们,而且还面带笑意,分明是在嘲笑诸位佛王无能也。

    而躲在九窍绅士鱼里的黑大地也是一头雾水,不知白青天在打什么主意,怎敢和诸位佛王为敌,“他还是那么擅长拉仇恨,这点,我不及他。”黑大地心道。

    就是与白青天齐名的天才基老黑大地,他也觉得白青天狂妄过头了,而且毫无胜算。你都到别人家了撒欢了,让佛国那群僧人如何忍受。“白青天啊白青天,你被这些佛王杀掉也好,省得我动手了。”黑大地冷笑不已,他在绅士鱼之内,默运基气与咒诀,催动九窍绅士鱼,“嗯?”忽然间,黑大地发现绅士鱼不再听他的使唤。

    半黑半白的石鱼鱼头,上面有九窍,可是现在有八窍被堵住了,不再透气。“白麂子!”黑大地马上想到了谁在捣鬼,除了白家的那位嫉妒心很强的小子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白麂子腾身而起,周身一振,九颗命星冉冉升起,绕定九窍绅士鱼,鱼头上唯一的孔,有无数星光迸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绅士鱼之内,黑大地痛嚎不已。“白麂子,你疯了?”黑大地感觉不可思议。因为白麂子竟然敢对他出手了,时间不对,时机也不对啊。

    白麂子盯着九窍绅士鱼,“老东西,难过吗,痛苦吗。绅士鱼的鱼头有九窍,可被我控制了八窍,你还想反抗我,怕是还心存侥幸。”

    哗!哗!哗!

    九颗命星之中,冲出无尽的星河,怒卷而下,贯入九窍绅士鱼唯一还张开的那窍之中。“啊,痛啊!”黑大地再次传出嚎叫之声,像是被开水烫过的猪。

    白麂子心情大好,袖袍一展,摄来九窍绅士鱼,“我不想对你动手的,可你不知死活,我能有什么法子,老家伙,我送你去见白青天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