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面上,滑稽小树并无任何变化,它也没引起多少人的关注。因为白太黑与大伪娘的撕比更惨烈。

    阿飘仗着千年修为,另有一杆大姬姬,他豪气迸生,忽地,他连踏百余步,身后有数万丈高的战气迸腾而起。“白太黑,你想夺回属于我的大消声巴,除非杀掉本座。”

    “属于你的。”白玉京的器灵冷笑道,“你这老贼,欺世盗名,先于我之前扬名伪娘界,并且还嫁接了在下的三分之一的大姬姬。谁给的你勇气,让你在我面前毫无愧色。”

    轰隆一声震响,一口巨大的锅镇了下来,即是会元锅子。

    阿飘知道“会元锅子”的厉害,他不再犹豫,当的一声,左掌劈下,按住自身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登时,他那杆很长的汉子的擀面杖,撕裂层叠的空间,瞬息之间,竟有五百丈长,而且上面挂着很多彩色的光带。呜呜呜,光带上传出无数鬼哭狼嚎之声,异常凄惨。“看到了吗,白太黑,本座的大姬姬上悬挂着十四道光带,每一道光带上有五万基老的冤魂!而本座杀掉你之后,会让你成为七十万冤魂的统帅。”

    呼!呼!呼!呼!

    十四道光带,陡地迸扬而起,犹如神虹所铸的长桥,撞向“会元锅子”。震声不绝,传遍数千里方圆。

    “我的会元锅子,岂是这般容易就被你轰退的。”

    白太黑冷笑道。倏尔,他右掌劈出,轰隆隆,黑色的气浪咆哮诸天,像是巨龙遨游九天。而远处,那口大锅,风驰电掣而来,锅口向下,仿佛是无尽深渊,将黑色的气浪全都吸纳至尽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大锅发出一声惊天长吟,像是有一只巨锤在敲击它。而锅里冲出一头巨汉,他皮肤倒是很白,长相也和白太黑极为相似,而且巨汉手里拎着一只木槌。

    器灵,那白胖的汉子是“会元锅子”的器灵,他亦是白太黑的小跟班,很是崇拜白玉京的器灵,幻象着有一天,他也能达到白太黑的成就。

    白胖汉子手里的木槌也非常物,而是他自断大姬姬,将其祭炼而成的。因为他不管什么事情都效仿白玉京的器灵。所以当白太黑失去大姬姬时,白胖汉子毅然而然地斩断是非之姬姬。

    “欧尼酱。”白胖汉子笑道,“你怎么把我叫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,不要叫我欧尼酱,叫我兄长大人。”白太黑怒道。

    “打扰你们叙旧了,都是本座的错。”大伪娘阿飘忽然动手了,不,是动用他那杆好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登时,十四道光带迸甩开来,再次劈扫向“会元锅子”以及它的器灵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究竟背负了多少头基老的生命啊。”忽地,白胖汉子冷冷道,他一转身,基气万丈,冲天旋扫,犹如羊角风遽地冲出,“在下亦是基老,平生最恨那些瞧不起基老的人,阿飘,今天绝不能放你或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白玉京的器灵不愿意成为基老,而是想做伪娘。可“会元锅子”的器灵则不然,他生来就是基老,还想着拿下他欧尼酱的局部地区。

    挥动手中的木槌,白胖巨汉吼啸如雷,数万道雷电劈出,砰砰砰,砰砰砰。电闪雷鸣,阿飘大姬姬上的十四条光带,瞬间有七条炸开了,上面依附的基老冤魂,也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阿飘还是第一次见到“会元锅子”的器灵,心惊不已,“你怎会比白太黑还强势,本座为何对你一无所知。但凡白家的法宝、器灵、灵兽,甚至是守护兽,没有本座不知道的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鼠目寸光啊,或者说,你只是外姓长老,白家的人哪会拿你当自家人。呵呵,阿飘,你还真是飘了呢。”白胖巨汉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小伙子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忽地,草书钉的器灵,也就是文抄君,他暗道。此人已经相中了会元锅子的器灵,并且动了Gao基的心思。

    器灵之间也是能合基证道的,并不违背天道。

    药阿蛮却制止了文抄君,“不可,不要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当是时,药阿蛮周身旋起数万道妖光,绚丽异常,犹如烟霞蒸腾,好似仙境降临此间。再者,药阿蛮气质如兰,若非她释放的可怕妖气,众人一定会拿她当仙女的。“收。”又听药阿蛮轻声道,她素手一翻,摄来那支黑色的长钉,将其收了起来。可文抄君仍在,并没进入黑钉之中。

    有传言成文抄君的实力与药阿蛮一时瑜亮,所以他们相处的还算愉快,以道友相称,而非主仆。可在外人面前,文抄君仍称呼药阿蛮为主人。

    “阿蛮,我要收了会元锅子的器灵,甚至是白玉京的器灵也收了。”文抄君笑道。

    “白玉京的器灵?”药阿蛮冷笑道,“你收了白太肥,白青天那些小东西会和你拼命的。”

    白青天才白家也是太上长老,可到了药阿蛮这里,她直呼他是小东西,也不怨她,因为药阿蛮的年纪更不可描述。

    “我只接手白太黑,又不动白玉京。”文抄君,不死心,仍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帮你,可你也不能坏了我的大事。”药阿蛮冷酷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被困在草书钉里的时间太久,也有百余年没Gao基,见了心仪的汉子,难免基情迸滚,你还是不要为难我才是。”文抄君笑道,他与药阿蛮有说有笑的,不拿会元锅子、白玉京的器灵当回事。“他们和我不在一个层次上,能与我Gao基,是他们三生有幸。乖乖献出局部地区之花,他们才能得到我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那就是吧。”药阿蛮无奈道。“甲壳虫老仙人,那叛徒活该被白太黑炼化了,谁让他背叛妖国,还以仙人自居,和白家的人、黑家的人都有联系,三姓家奴!”

    “可他也没讨得什么好处。”文抄君道,“真不知他当年怎么想的,背叛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年要是知道我还活着,哪敢有背叛的心思。”药阿蛮道,“还不是有人说动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蛮,你对此仍然介怀。”文抄君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用说了,那个汉子,我早晚会杀了他的。”药阿蛮冷笑道。她当然知道是谁说服了甲壳虫老仙人。那人相当可怕,他自己并没出面,而是让座下的弟子与甲壳虫联手的,斩去了白太黑的大姬姬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倏然间,一道黑影,怒劈而至,迅疾若电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药阿蛮冷笑道:“你的本体不过是一道树枝,也敢对我无礼。”劈向她的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滑稽小树的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文抄君也没动手,拿眼瞥向劈来的那道黑影,“滑稽小树,它吸收了黑耳木、碧慈树的树叶、树枝,长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药阿蛮的袖子轻轻一拂,登时,彩色的妖气滚滚而出,荡开方圆万丈内的气流,轰隆一声,那道劈来的黑影遽然炸开。一股浩荡的滑稽之力,陡地原路返回,重新凝成手指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在曾经制霸妖国的大佬。”滑稽小树道,“将你的草书钉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这枚黑钉?”药阿蛮匪夷所思道,“可你知道如何使用它吗,交给你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药阿蛮屈指一弹,黑钉破空而去,刺向滑稽小树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。”滑稽小树道,“果然,好东西都是要自己去取的,哪怕付出很大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因为得到了酒仙佛的指示,滑稽小树行事手段更加狠厉。“我要是死了,酒仙佛也休想得到第二株碧慈树,他无论如何都会保护我的。”其实,滑稽小树向药阿蛮开战,也是为了试探酒仙佛,当今佛国之主,他被誉为佛国历代最可怕的佛主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滑稽小树的五根手指,全都炸开,化为四团乌光,一团碧光,有数十亩方圆,飘了出去,浩浩荡荡,冲向那枚黑钉。

    骤然间,草书钉再起变化,它倏化一巨大的“草”字,只是这字不再是黑色的,而是金色的,在“草”字之后,还有一“基”字,它同样是金色的。

    两个巨大的字,向前直碾而去。轰隆隆,滑稽小树右手小指所化的那团碧光,竟然被撞碎了,咻咻咻,一道道滑稽之箭划破长空,逃遁而去,它们都在逃离金色的“草”与“基”字。可巨大的“草”字忽地一震,金色的涟漪一圈圈迸荡出去,追上滑稽之箭,将它们全都震碎了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就是想收回右手小拇指也难做到,因为它彻底消散在天地间。他的小指化为一团碧光,剩下的四指化为四团乌光,此时,四团乌光也被金色的“基”字吸引了过来,也不能挣扎出去,像是苍蝇一般,飞来撞去,最后全被金色的“基”字吞噬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草书钉哪有那么容易被你收走。”药阿蛮道,“滑稽小树,何不将你吞噬的碧慈树的叶子以及黑耳木的树枝交出来,我兴许还能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反过来了!

    药阿蛮开始威胁滑稽小树,而且还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气急,因为酒仙佛并没任何表示,任随草书钉所化的“草”与“基”两个字吃掉了它的五根手指。“哼,佛国之主,你想让我做你的基友,还什么都不付出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滑稽小树的右臂一摇,断指再次长出,只是手指的颜色有些怪异,而且上面又覆盖了一层绿色的鳞片。

    不止是右手,手腕,右臂,肩膀,颈项,脑袋,身体,腿。滑稽小树的全身都布满了绿鳞。这些鳞片正是他吃掉的碧慈树的叶子所化。

    腾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一步窜出,如碧龙出海,荡起万丈高的骇浪,“此地的灵气与地气都由我掌控,你不过是过气的老妖,也敢在我面前放肆。”滑稽小树吼道,它右臂陡地扫了出去,化为一道千百丈长的树枝,枝桠如同刀剑,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砰砰连声,滑稽小树右臂所化的长枝扫中金色的“基”字与“草”字,登时,金光涣散,而滑稽之力浩荡而出,涌向下方的药阿蛮、文抄君。

    文抄君还在一旁嘚瑟,并道:“主人啊,人家说你是老妖怪,还是过气的,毫无人气。你气不气呀?”

    药阿蛮表面上无动于衷,其实肺都快气炸了。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药阿蛮化为一道妖光,冲天飚射,她右掌如刀,向着涌下来的滑稽之力长河劈出,轰隆一声震响,长河断流,滑稽之力化为数千大头鱼,正要逃窜。

    “佛门喵喵吼!”忽地,药阿蛮冷笑道。

    她竟然能使出佛门神通,喵喵吼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悚然一惊,“怎会!她是妖女,佛门喵喵吼怎会被她修炼而成。”就在它震惊之际,一只金色的猫头冲了出来,它两眼像是悬挂在天上的金色小太阳。

    “喵!”那颗庞大的猫头叫了一声,刹那间,金浪滚滚,向前扑去,卷走了一千尾大头鱼,将它们都炼化了。剩下的那些大头鱼,也未逃出多远,即被金色的长流卷住,彻底炼化。

    不会错的,是佛门喵喵吼。滑稽小树对此确信不疑,因为它接纳了滑稽小僧的全部记忆,自然认出了药阿蛮施展的神通。

    喵呜。

    金色的猫头又叫了一声,也许于它来说,不过是叫了一声,可方圆数万丈内,声浪迸滚,无数符箓跳动,空间裂痕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滑稽小树倏地向南遁去,竟有些畏惧那颗金色的猫头。

    喵喵吼虽然是佛门神通,可不是所有人都能炼成的,至少滑稽小僧没有修炼成功,所以滑稽小树也不会。

    轰嗡!

    忽地,秘境的上空,有一道不知多少万里的裂痕,陡地延展开来。浩荡的佛气自那道裂痕之中倏然冲下,化作无数光雨,纷纷扬扬,洒向大地。

    佛王,不止一尊佛王,从那道巨大的裂缝中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吓了一大跳,“难道我们误入佛国秘境,被那群和尚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不好,怎么来了那么多佛王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是佛王亲临!”

    “看,那尊佛王不是葬吾基吗!”

    “葬吾基佛王来了,他可是怨葬佛王的师弟,在诸佛王之中,也是凶神恶煞一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腾!腾!腾!腾!

    下方,道人、妖怪、萝莉、大爷、大妈全都一哄而散,见到了那么多佛王,他们哪还有心思去找寻残心诀,能活下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葬吾基佛王冷漠地望向下方,“一群老鼠,也敢在我佛国跑来跑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可不是老鼠,她怎会我佛门神通!是喵喵吼。”也有佛王认出了那颗金色的猫头,是神通所化。

    “叛徒,难道佛门出了叛徒不成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