蹬蹬蹬,白斩糖向后退去。一瞬间,他真的被白玉京的器灵吓到了。“这野人被我的论道十二楼咒印轰击了那么多次,还能无事,真是可怕。”白斩糖暗忖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忽地,五层楼高的汉子一拳挥出,浪涛也有数万丈高,将白斩糖轰飞了。“噗啊。”白青天的爱子,一仰头,吐出五千斤血液。“我的血液贵如油啊,你怎敢让我吐那么多血。”白斩糖疯狂道,可他也记住了白玉京的器灵所说的话,没敢再次催动论道十二楼咒印。

    真要与白玉京以及它的器灵翻脸,白斩糖也不会得到任何好处,回到族中,兴许还会被他父亲白青天问罪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盗走的三脚猫的牙齿被那没有消声巴的巨汉抢走了。”甲壳虫仙人道。他的两个孙女一脸沮丧,站在老仙人身旁,再没之前的嚣张气焰,显得很可怜。因为她们总算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    呜呜呜,呜呜呜。忽地,白麂子手里捧着的九窍绅士鱼开始悲啸,像是无数鬼神、恶魔齐声呼叫,音浪迸炸,空间到处都是裂痕。

    甲壳虫仙人喜道:“果然是好东西,那石鱼老夫一定要得到。”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老仙人长袖一扫,摄起他的两个萝莉孙女,因为她们已经妨碍到他了,只好先封印再说。甲壳虫仙人的袖中自成一界,广阔无垠,黑发萝莉、白发萝莉在里面生存数年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啪哒,啪哒。甲壳虫仙人的脑袋竟然在消融,一滴滴的黑水散落在地。很快,他的身体,手臂,腿,全都化掉了,化为一道数千里长的大江。江水纯黑如墨,恶浪掀天而起。

    可以说,每一滴水都是老仙人的化身,当是时,他化身无数,仙气迸涌,只是杀意同样炽盛。九窍绅士鱼,他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是白斩糖,他落入了黑色的江水之中。“是白青天的儿子啊。”老仙人的声音呜呜吼道,“是你主动投入到老夫的怀抱里,我怎好拒绝,只能吃了你!就像当年老夫吃了汝父白青天那般。”

    白斩糖吓到不能讲话,哗!哗!哗!他在江水里拼命挣扎,试图逃出去。可江水覆盖他全身,白斩糖的身体像是灌了铅,他每挥动一次手臂,都觉痛苦,几乎耗尽了真元。

    “白太黑,救我,救我!”危机之瞬,白斩糖张口呼出一人的名字来。

    那人赫然是白玉京的器灵,唤作白太黑。

    白太黑之名并非一开始就有的,而是白家的一位无上大能赐下来的。可是除了白青天,白家还没人直呼过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五层楼高的器灵陡地瞥向在江水里挣扎的白斩糖。电光石火之间,白太黑忽地忆起一人来,此人是白家的供奉之一,以仙人自居,即是甲壳虫仙人。“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。”白太黑疯狂道,“老东西,我的大姬姬消失了,和你也有关系。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白太黑纵身而起,同时,他右手两指一动,摄来那片碧慈树的树叶,在场众人,谁也没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。可树叶已是他的手中之物,谁敢抢就是和他作对。

    可谁又会和因为失去了消声巴而恼怒不已的野人作对呢。

    轰隆,轰隆,轰隆!十二座城池凌空飞起,也随着白太黑横移向黑色的大江。

    江水之中,白斩糖望眼将穿,“白太黑,救我,我什么都答应你,以后再也不敢催动论道十二楼咒印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白玉京的器灵无视主人。他咆哮之间,音波化为圈圈涟漪,径逾万丈,旋斩过苍穹,嗤嗤嗤,带着阵阵锐利的啸音。“甲壳虫,你死定了。”白太黑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蠢货终于想起老夫是谁了。”老仙人心道。不错,白太黑的大姬姬确实是他斩断的,当然,甲壳虫仙人还有同伴,那人的手段比他还厉害,就是老仙人也不敢开罪于他。当年,两人使计,暗算白太黑,终于夺得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到手之后,老仙人与同伴当场炼化了那玩意,然后他们也就拥有了气势磅礴的擀面杖,当时在场的其实还有第三人,不,是三脚猫,白家的守护兽,它也分得一份羹。

    所以当白太黑看到三脚猫的牙齿,才觉得格外亲切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轰!

    十二座城池,依次砸下,落入黑色的江水之中,登时,数万道水柱冲天飚射,骤雨遽然而至,冲刷秘境。

    因为白太黑与甲壳虫仙人都很强势,其他的人只能暂避锋芒。然而,有一尊大妖,目光冷厉,她十指划动之间,无数圆环呼啸而去,都是同心圆。砰砰砰,砰砰砰!这些妖气凝成的同心圆也劈入江水之中,水花迸荡。

    “甲壳虫,你也是妖啊,怎敢以仙人自称。你还记得我吗,八百年前,你与我有夺基友之仇。如今,我们做过一场,谁死谁活,天知道。”

    腾的一声,这尊大妖霍然遁出,身后妖光迸摇,直贯霄汉。轰隆,几座山应声倒塌。它们都被妖气扫及,如同煤灰,在天地间浮沉。“妖,妖,妖,本座妾克闹!”大妖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妾克闹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混在我们之中,好可怕,幸亏在下守住了局部地区,否则必有血光。”

    “妾克闹,他怎会认识甲壳虫仙人,还说对方也是妖,怪哉,老东西们就是会玩,我等望尘莫及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有好戏看了,虽然没得到残心诀,却能见到很多大佬撕比,也不枉此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要太乐观,这里可是佛国的秘境,那群嚣张的僧人,随时都能闯入,小心为妙。残心诀虽然重要,可我的命更宝贵。”

    有人作壁上观,有人小心翼翼,更有人惊惶无措。秘境如同炸开了窝,到处是尘烟,山河迸碎,天都被砸出无数窟窿来。实力弱小的人,早已作古,如同尘埃,任人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“妾克闹!”

    “妖妖妖,妾克闹!本座妾克闹。”那尊大妖唱道,他原来还是歌修,声音也很有亲和力。可在白太黑与甲壳虫仙人听来,实在是厌烦之极。

    白太黑的十二座城池落入黑色的江河之中,如同一座座高山,截断江流。哗!哗!哗!江水拍打上去,也未能震碎城墙、楼台、箭台、瞭望塔等。“老家伙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谁来了都不能救你。你不是变成一道黑色的长江吗,我要将你生生炼化。”

    陡见白太黑右臂一划,哧啦,一道数千丈长的白光怒劈而出,也落入江水之中,登时,光浪迸舞,炫光夺目,虹桥经天而起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数百道江水凝为一条手臂,赫然是甲壳虫仙人的左臂。在白太黑的威慑下,老仙人的左臂不能化为水流,现了原形。

    而此时,白麂子目光冷淡,盯着趴在城墙上的白斩糖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蓦然间,他轻拍九窍绅士鱼的脑袋,呜呜呜,绅士鱼低吼不已。它脑袋上的九窍,有一窍迸出一道烟气,那烟气是红色的,红的有些触目惊心。飕的一声,红烟电射而出,刺向白斩糖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白麂子分明是要白斩糖的命,而且还是偷袭。

    “嫉妒使我变得疯狂。”白麂子道,“白斩糖,都怪你,谁让你比我生得美丽,出身又好。小生不杀你,还能杀谁。哈哈哈哈。”白麂子大笑。

    脑后有破空之声传来,白斩糖陡地一惊,已知不好,他从来都没想过白麂子敢杀他。可事情偏偏发生了,还是当着很多人的面。

    当是时,白斩糖勉强打出一道咒光,哗啦,光幕倒悬,高百丈,厚十丈,犹如墙壁。咒光一经催动,一座城池也随之运转,飕飕飕,飕飕飕!箭楼之中,有无数长箭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这次,白斩糖催使的并非论道十二楼咒印,而是普通的咒印,能推动白玉京所化的城池。

    数万道长箭倏然而至,可是都被红色的烟气撞开,它们向四面八方飚射,咻咻咻,破空之声不绝。很快就有惨呼迭起,一些人躲闪不及,都都成箭垛,身上扎了数十道长箭,更有甚者,犹如刺猬,呼吸全无,殒命当场。

    而横在白斩糖与那道红烟之间的只剩下光幕了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骇然巨响,红烟贯穿了光幕,部分烟气散开,留在光幕之上,像是血丝泅散开来。光幕看上去就像是上面有一张红色的蜘蛛网。咔嚓,咔嚓,咔嚓,裂痕蔓延。半个呼吸之间,光幕迸裂,登时,残光抛舞,犹如天空啼血,乱红无数。

    其时,白斩糖已经站了起来,可很勉强,因为他喝了很多江水,相当于吃掉了甲壳虫仙人的肉块,这相当恐怖,若不炼化身体中的江水,白斩糖迟早会被老仙人夺舍。

    “白麂子!”

    只听白斩糖怒道,“你这鄙贱之人,也敢偷袭我。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细如麦芒的红线电射而来,穿过白斩糖的颈项。噗,血水迸洒三十丈之远。好在白斩糖失去几千斤血液都没事,所以这点血量还是太少了,不会危及到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哗啦,哗啦,哗啦!

    忽地,白斩糖体内,被他吞噬的江水开始撞击其脏腑以及四肢百骸。是甲壳虫仙人在作怪,因为他的左臂被白太黑炼化了,急着收回其它的江水,凝为身体。

    “甲壳虫仙人,小生可是在帮你。”白麂子道。

    那道从九窍绅士鱼里飚射而出的红烟正是引子,因为它的缘故,白斩糖再不能压制体内的江水。

    飕!飕!

    忽地,一黑一白,两道光束从江水里迸出,是萝莉啊,老仙人的孙女。黑发萝莉与白发萝莉当即逃遁,不敢多做停留,因为甲壳虫老仙人无暇分心,她们只能自求多福。

    “哪里去,小东西。”忽然间,妾克闹拦下了两只萝莉。“你们爷爷抢走了本座的基友,他犯的错,只有你们来承担了,本座还是很仁慈的,不会马上杀掉你们。”

    呼喇喇,妖气怒滚而出,卷走了两只三百多岁的萝莉。“甲壳虫仙人,如何,眼睁睁看着本座抢走你珍惜的人,是不是很心痛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忽地,下方,一截江水之中传出老仙人的嗤笑声。“妾克闹,何不使出你的大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,也配?”妾克闹冷笑道。

    其实,妾克闹并不敢真的杀了甲壳虫仙人,因为忌惮他背后的汉子。

    打狗也要看主人,甲壳虫仙人有一基友,他相当恐怖。一百个妾克闹也不是那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遽地,白太黑右掌劈出,嗤嗤嗤,嗤嗤嗤,黑气与白气,两气齐出,天地之间弥荡着无穷无尽的杀机。

    妾克闹收走了老仙人的孙女,心情本来很好,可他听到白太黑的狂妄之言,不由大怒。“让白青天来吧,你只是一介器灵。”

    呼。一道浩荡的妖气迸滚而出,划破虚空,以雷霆万钧之势撞向黑气、白气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白太黑一跺脚,哗啦啦,几万道水柱冲起,凝成一股,被他挥掌抓来,化作另外一条手臂,即是老仙人的右臂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白太黑稍一用力,甲壳虫老仙人的右臂也炸为粉尘,没入十二座城池之中。

    “很好,吃吧,吃吧。”甲壳虫仙人暗道,“当你将老夫全部炼化之时,也是老夫杀你的时候。”老仙人一点也不担心自身的安危。他自有法子度过危险期,而且功力还会大增。从来都是他吞噬别人,外人想吃他,只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滑稽啊。”

    骤然间,一道震彻天际的啸声响起。

    当是时,滂沱如雨的滑稽之力,簌簌落下,遍撒数千里方圆。

    是滑稽小树来了。它是进入了通往剑灵山的空间之门,才来到此间。可滑稽小树的目的是为了得到黑耳木,而不是碧慈树。再者,它进入的秘境也错了,并非剑灵山。

    “滑稽?”

    滑稽小树惊道,“这是哪里,我怎么来到这儿,下面有好多人。不对,这里不是剑灵山,没有割鹿刀,也没有黑耳木。”运转神通数百次,它已经搜寻过全部的秘境,可并没发现传说中的佛国神树以及滑稽大帝留下的菜刀,割鹿刀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又有人误入秘境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它散发着强烈的滑稽气息?是滑稽门的人来了?不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汉子,你是谁!”

    下方的人喝道。都在质问滑稽小树。

    “你们问我?”滑稽小树没好气道,它正在气头上,马上有人来寻它晦气,简直是找死。“你们想做我的出气筒,我能有什么法子,只得应了你们。”滑稽小树冷不已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滑稽小树身化长光,纵然而下。

    “留下!”

    忽地,妾克闹笑道,“你身上有好东西,本座要了。”

    妾克闹这是要打劫滑稽小树,还以为遇到了肥羊,不宰就吃亏了。说来也是妾克闹运气太差,非要与滑稽小树撕比。

    “滑稽之指。”倏然间,滑稽小树的手指按了下来,登时,浩荡无尽的滑稽之力怒涌而下,像是几百座山镇了下来。“死,你必须死。”滑稽小树疯狂道,“敢拦我,你吃错药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