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壳虫仙人相当强势,而且出手就要擒下白麂子。

    而且,英俊的小生如果不答应做仙人的女婿,那只能勉为其难,做他的基友了。

    言之凿凿,字字真切。白麂子听到甲壳虫仙人的荒谬论调,如何不气。“马的,小生的奶大肌都疼了。”白麂子愤怒道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水流迸射而来,危险的气息瞬间传遍千丈方圆。白麂子顿觉毛骨悚然,他袖里飞出一物来,那物两指宽,一尺多长。甫一飞出,皓光大作,照耀十方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射向白麂子的黑色水流倏地被蒸发掉了,连残烟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“啊,那是什么宝贝。”甲壳虫仙人喜道,他瞥了一眼白麂子放出来的宝物,打从心里喜欢它,当然也包括那俊美的小生,都收了最好。“哎,老夫的两位孙女,你们就不要与我抢夺男朋友了,还是让老夫收了这小孽障。”

    白发萝莉黑发萝莉相视而笑,这才是她们想听到的。是以,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爷爷,淑女当有所追求,有所放弃。您看中的汉子,我们这些做小辈的,哪敢争夺。请您快些收了白麂子。”

    噗啊。白麂子一口基老之血飙血三千多丈,“老的不正经,小的也是这样。你们这些败类,白某人今天要替天行道。”

    当即,白麂子运转真元,右掌徐徐拍出,呼,一股基力浩荡而出,山呼海啸也似,贯入他之前祭出的宝物之中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那一尺多长的宝物忽地发出一声震吟,接着,它以一化三,真真幻幻,迷惑对方。

    然而甲壳虫仙人活了不知多少年月,睫毛都是空的,他目绽两道神虹,煌煌而出,扫向三件宝物,“嗯,都是真的?老夫的慧眼不好使了吗。”仙人怪道。

    不远处,白斩糖笑道:“老前辈,你看我相貌如何,大姬姬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哧啦。

    白斩糖右掌一划,切开长裤,其大姬姬当即迸扬而起,长有三丈,犹如降魔之杵,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三百多岁的白发萝莉见了白斩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不由喜道:“好个美丽动人的小哥哥,我喜欢他。喂,你不准和我抢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中的东西,我当然会出手抢夺,我们是姐妹啊,还什么你我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黑发萝莉业已飞出,她右手虚握,摄来一杆旗帜,上面写着几个古怪的篆文,白斩糖见多识广,也认不出一字来,故而恼道:“我可是白家最有才情的汉子,倘若我不认识那几个字,别人就更不认识了。”想到这里,他的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女人啊。”忽地白斩糖笑道,“你相中了我,可是你问过我的意见吗。”

    白麂子是基老,白斩糖也是啊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都排斥女人的,管你是拥有萝莉外形的女人,还是真正的萝莉,对他们毫无吸引力,犹如空气。

    瞥到黑发萝莉来势汹汹,白斩糖为了保险起见,左手捏诀,嗡的一声颤鸣,一方玉石浮了起来。刷刷刷,一道道银光斩出,劈向黑发萝莉以及她手里的那杆旗帜。

    “太狡猾了。”白发萝莉哼道,她随后而至,手里也抓着一杆旗帜,与黑发萝莉的并无区别。“你什么都抢,我今天偏要与你作对,你若能赢我,那头拥有大姬姬的小伙子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白斩糖感觉很无语,他什么时候成了两个萝莉的所有物了?荒唐。

    “天上白玉京。”忽地,白斩糖喝道。

    轰嗡!

    那块玉石遽地一震,而后祥瑞缤纷,落花如雨,十二座城池出现了。接着,一头又高又壮的汉子也出现了,他正是玉石的器灵,也是十二座城池的主人。这汉子有五层楼高,可是并无消声巴,所以他一直迷茫,寻找他消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黑发萝莉与白发萝莉几乎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,在她们面前的是巍峨而又苍凉的十二座城池,而且一头没有消声巴的汉子右手托着下巴,死死盯着两只萝莉,就像是在看小虫子,因为她们实在是太渺小了,不值一哂。

    远处,和甲壳虫仙人撕比的白麂子不悦道:“哼,白斩糖还是放出了白玉京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的宝贝不比他的差。”甲壳虫仙人笑道,“只是你的法宝现阶段还没器灵,所以和白斩糖的相比,只会被横推,毫无胜算。白玉京可是好东西,白青天还真是舍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竟然认识吾族的太上长老!”白麂子悚然道,“你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白青天,白斩糖的父亲,他为人刚正不阿,而且额头有一个白色的月牙印痕,故曰白青天。白家之人见了他,都以青天老爷相称,就是白麂子见了他,也得跪倒在地,不敢直视他。

    然而,甲壳虫仙人却直呼白青天的名讳。

    “在白青天还不是基老时,老夫就和他的爷爷是基友了。”甲壳虫仙人傲慢道,“你说我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们太上长老的爷爷?”白麂子正要收回他的法宝。忽地,甲壳虫仙人大手一抓,啵,啵!两团绚光炸开,而白麂子的那件以一化三的法宝只剩下本体还在,余下的两个分身都被抓破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终于想起它是什么了。”甲壳虫仙人笑道。他已经白麂子的宝物摄来,放在掌心里端详。“它是白家的守护兽,三脚猫的牙齿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白麂子失声道,蹬蹬蹬,他向后怒退百余丈,因为仙人讲对了,他的这件法宝正是由三脚猫蜕下的牙齿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“可惜,那只三脚猫,大限将至。活不了多久了。小伙子,你是如何瞒天过海的。”甲壳虫仙人忽地高声道,“白族的守护兽可是圣兽,向你这样身份卑贱的人,绝不可能得到它的牙齿,就是寻常长老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白麂子再次后退,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答不上来,即是说牙齿是你偷出来的。如此甚好,老夫代白青天收了它,哈哈哈,这是赃物,老夫与白青天有过一段短暂的基情,这牙齿就是见面礼。”甲壳虫仙人得意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白麂子忽地被黑色的流水吞噬了。而那道流水却是甲壳虫仙人的右臂所化。这位老仙人不但要收走三脚猫的牙齿,还要收了白麂子这枚小鲜肉。

    咕!咕!咕!忽地,一个个气泡从黑色的水里向上升起,随后炸开。甲壳虫仙人为之一怔,“嗯,白麂子还有反抗老夫的能力?奇怪,不应该的。”黑色的水流,本体是老仙人的右臂,也相当于是他的分身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忽地黑色的雨水逆飙而起,水柱有万丈高,而白麂子凌空蹈虚,身负青天,手里抓着一半黑半白的石鱼。那石鱼的脑袋有九个气孔,之前的黑色水柱就是那些气孔迸喷而出的。

    九窍绅士鱼。

    甲壳虫仙人惊骇道,他甚至丢掉了三脚猫的牙齿炼制而成的法宝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有这等逆天的契约兽!”老仙人嫉妒道,他恨不能冲上前去,一掌劈死白麂子,抢走他手里的石鱼。那可是传说中的九窍绅士鱼啊。

    白麂子面无表情,只是盯着甲壳虫老仙人。

    “拿来,将九窍绅士鱼交予老夫,我可授予你长生之术,你听说过,天上白玉京,五楼十二城,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”甲壳虫老仙人笑道,“老夫与你们白家渊源很深,是你们敬拜的仙人啊。只要你献出石鱼,就能修得长生之法,永葆青春。你也看到了,我的两个孙女三百多岁了,还是萝莉哟。”老仙人怕白麂子不相信,又举例说明。

    可白麂子无动于衷,像是在看白痴似的盯着甲壳虫老仙人,任他巧舌如莲,也是清风过耳,什么都不会留下的。

    哗哗哗,磅礴的大雨骤然而下,骤然间,雨水汇成一道黑色的长流,怒涌而至,冲到老仙人的断臂处,变作他的右臂。“年轻人,老夫给你机会了,非要与我厮杀吗。九窍绅士鱼可不是你能拥有的神物,你带着它,犹如猴子穿了新衣,太过招摇,不是被你的同类乱石砸死,就是被高人抓去,剥取你的元魂,让你永世为奴。”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忽地两声巨响,白发萝莉与黑发萝莉都被五层楼高的汉子拍飞了,她们手里的旗帜也都碎了。白斩糖仍觉遗憾,因为他从头至尾都没能识出旗帜上的篆文。“不要杀了她们,废了她们的修为就是。”白斩糖摆了摆手,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五层楼高的汉子冷漠道。

    腾,腾,腾!他每踏出一步,云海翻舞,气贯苍穹。两只三百多岁的萝莉何时受过这等气,她们银牙交错,恨道:“白斩糖,你死定了,你知道我们是谁吗,就是你爹白青天见了我们,也得叫一声姐姐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怎敢直呼我爹的大名。”白斩糖笑道,“管你们是谁,见了小爷我,都得死!青天大老爷,是你们所见就能见的吗。”

    鄙夷,白斩糖相当鄙夷两只大龄萝莉,还姐姐呢,你们还要廉耻心吗。

    “爷爷,救我们!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不能见死不救,否则没人给你送终。”

    白发萝莉、黑发萝莉不安道。

    甲壳虫仙人也注意到了他孙女的险状,道了一声:“没用的蠢货,三百年的时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,养你们何用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亲孙女,可老仙人不怎么看重她们的,因为他的孙子或者孙女不要太多,死几个几十个几百个都没关系,甚至全死了也无妨,他还有儿子啊,儿子还能生就行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救走她们再说。”甲壳虫老仙人不悦道,他与两只萝莉相处了二百七多年,还是有些感情的。

    哧啦。

    老仙人右手食指一划,掉在地上的三脚猫的牙齿飚射而出,撕开虚空,快冲到五层楼高的汉子身边时,那牙齿所铸的法宝忽地发出一声“喵呜”,旋即变作一只大猫,高三千三百丈,它一爪子拍了过去,乌光迸旋,刷刷刷,犹如长刀,劈向了大汉。

    而始终没有表情的大汉也怔了怔,他是十二座城池的主人,亦是白玉京的器灵,自从失去了消声巴,他一直不开心。可今天见到三脚猫的牙齿,他竟然有种莫名的亲切感。“久违的感觉啊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倏尔,大汉右手捏成拳,小山似的拳头砸向那只巨大的猫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

    大猫咆哮不已,它是三脚猫的牙齿所化,自然拥有三脚猫的气势,而且也很灵敏。腾!大猫跳了起来,躲过巨汉的拳头。同时,它那长长的尾巴扫了下来,像是钢铁洪流,抡扫向白玉京的器灵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想救走两只虫子,拿去就是了。”巨汉笑道,他吹了一口气,一阵龙卷风摄走了黑发萝莉、白发萝莉,将她们送给了大猫。

    和虫子较真并没多少意思,巨汉不屑为之。“可你要留下,因为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。也许我的消声巴的下落就在你身上。我等待了几千年,一直在寻找自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如今心愿将成,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大猫接住两只萝莉的刹那,白玉京的器灵一掌挥至,他五指如天钩,抓住大猫的脑袋。“现出你的本体。”巨汉喝道。

    他右掌一用力,咔嚓,捏碎了大猫的脑袋,登时,恐怖的能量乱流迸飙而出,乌光冲天射起。而之后再无大猫,也无法宝,只有一颗丈余长的牙齿,形如弯月,闪烁着寒光,正是三脚猫的牙齿。

    巨汉望着三脚猫的牙齿,若有所思,“不会错的,在下的消声巴绝对和它有关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白玉京的器灵将双臂一展,化为千百丈长的翅膀,即要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白斩糖怒道,“现阶段,你还是我的器灵,想去哪里,征得我的同意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天大的事也比不得我的消声巴。”巨汉不屑道,“小子,你持有白玉京,虽是主人,可我仍能解除与你的契约,成为自由自在的器灵。若非看在白青天那小子的面子上,你敢这样支使我,早就被我杀了几千次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。巨汉一脚踢出,地裂万丈,泥尘飞迸,滔天的神力犹如巨龙过江,骇浪迸抛,天地为之异色。

    白斩糖无暇思忖,已知自己不是白玉京器灵的对手。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巨汉丝毫不给他面子,白斩糖恼怒异常,心一横,运掌身前,“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论道十二楼咒印。”忽地,白斩糖喝道。

    刷刷刷,刷刷刷!

    白斩糖的右掌发出数十二道咒光,如同霓光荡舞,残霞迸滚,扫清八荒四合。每道咒光振荡十二万次,而白玉京的器灵,他的身体也破碎十二万次,如是十二轮,他近乎崩溃。“论道十二楼咒印!白青天将它也传给你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吾父如何待我,用得着你管吗,野人。”白斩糖嘲笑道,“好好伺候我,不好吗,非要与我反目,你这是自找苦吃,贱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啊哈哈哈!”在第十二道咒光散去之时,巨汉破碎的身体凝实,他放声长啸,声动千里。“白青天,我不欠你了。”巨汉恶狠狠瞥向白斩糖那边,“至于你,你再敢催动论道十二楼咒印,我保证你死的很难看,白青天连你的骨头渣子都找不到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