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灵与剑主不和也是常有的事,就像是中二病剑的剑灵贵妃,她就与小鹿上人互看对方不顺眼。可谁又离不开谁,也是他们的一大烦恼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见到中二病剑的剑灵了。”绿色的巨人也是一惊,“传闻,中二病无药可治,有铸剑高手以中二为名,耗费一生心血终于在月圆之夜、断X山之巅铸成了中二病剑。”

    “帽子回来。”绿色的巨汉又道。

    他担心原谅色帽子会被中二病剑的剑灵毁掉。“我基友可以出去做头发,可在下的帽子不能丢掉。”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那顶绿色的大帽怒旋而来,重新戴在巨汉的脑袋上,挡住他碧油油的头发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倏然间,一头基老霍然而起,他身姿飘逸,夭矫若龙。“这是什么叶子,好绿啊。我见了他,基油油田竟然扩宽了。奇哉,怪哉!”

    叶子。

    在空中,有一片门板大小的叶子,同样是绿油油的。那绿叶上的纹理亦能看得清清楚楚,像是蛛网一般。

    “兀那汉子,放开叶子,它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的,你们都放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争了,谁的姬姬大,它就是谁的,我有两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”之前那位灰头土脸逃走的八丈高的汉子又飞了回来,而且加入到抢夺树叶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,对峙中的小鹿上人与绿色的巨汉以及贵妃,也都望向那片落下来的树叶。哧哧哧,哧哧哧!绿叶迸绽一道道长烟,比蚕丝还细,长有千百丈,随风飘摇。“那是什么。”绿色的巨汉惊道,他见多识广,可也不识那奇怪的叶子。然而,他的基油油田也有迸涌的迹象,“基情,我的基情快要压制不住了。”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,贫道竟然也有Gao基的倾向!”小鹿上人奇怪道,“这片秘境实在是太过凶险,残心诀没找到,还与奈良道友分开了。几天不见他,我还是去做个头发吧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小鹿上人收回中二病剑,而剑灵也站在他身旁,只是要比他高出许多。“小鹿上人,我可是知道那片叶子的来历。”贵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它的来历?”小鹿上人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我知道。”贵妃再道,“此地是佛国的秘境,然而入口不一定在佛国,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当然知道。”小鹿上人不屑道,“我与奈良道友是从哈西果园进入此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听说过佛国的神树吗。”贵妃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佛国的神树,那不是黑耳木吗,相当小清新,据说还有绿茶的气息。”小鹿上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黑耳木的大名,天下修士谁人不知。想得到的人太多了,所以才会引起佛国与妖国的大战,最终的结果却让很多人失望了,神树黑耳木被砍掉了,树冠、树干、树枝、树根、树叶都被绝代大妖、僧王、大佛、佛王等分走了。可也有传言称,黑耳木的主要树干仍在剑灵山之中,有复活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黑耳木的叶子也不是绿色的,你休要说笑。”小鹿上人哼道,他以为贵妃要的说的是那片叶子是黑耳木的。

    “小鹿上人,你错了。”贵妃忽地严厉道,“那不是黑耳木的树叶,而是碧慈树的!”

    “碧慈树!”小鹿上人大笑,“嘻嘻嘻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笑到流眼泪。

    嘻嘻嘻!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碧慈树。”小鹿上人道,“不过是骗人的无稽之谈。佛国从来只有黑耳木,而无碧慈树。你好歹是古老的剑灵,学识渊博,为何偏信流言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再取笑我,我马上杀了你!”贵妃黛眉一挑,杀机外放,哧哧哧,剑气如长线,扫向小鹿上人的四肢,只要她念头一动,即能斩断小鹿上人的四肢。“我说那是碧慈树的叶子,它就是。碧池兽你知道吗!”

    “这个,贫道听说过。”小鹿上人忍住笑,“可我也听到另外一句流传很久的话,碧池兽常有,而碧慈树并无。”

    “竖子不足与谋。”贵妃气到吐血,“小鹿上人,我真该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淡定,淡定些。”小鹿上人道,“你说那是碧慈树的叶子,它就是吧,反正贫道是不要的。有空,贫道还得去做个头发,换个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贵妃怒道。

    嘻嘻嘻。

    哈哈哈。

    小鹿上人还在偷笑,他觉得贵妃实在是太逗了,还说什么碧慈树的叶子。那叶子再绿,能有基友的脑袋绿吗。“不对,为何那么基老都去抢夺它。”忽地,小鹿上人感叹道,“这片绿叶能让吾等的基油油田再次焕发生命力,还是抢到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在小鹿上人思忖的刹那,绿色的巨汉已经动手了。他虎步狼行,身后拖着两千丈高的基浪。“让开,汝等都让开,这叶子是我的了。谁敢动它,我就要谁的命。爱是一道光!”忽地,绿色的巨汉开气吐声,吼啸山林。哧啦,一道碧光怒斩而出,噗的一声,一头出手抢夺绿叶的汉子被劈成了两半,血洒当场,已上西天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八丈高的大汉吼道,他甩动他那支两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砰的一声,抡砸在两位妖女的身上,将其拦腰削断,魂消魄散,做了那绿叶的冤死鬼。

    而之前的俊美小生,他并不急着出手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“难道说我走了大运,残心诀没寻到,可是找到了传说中的碧慈树!”他是识货的,已经认出绿叶的来历,分明是碧慈树的树叶。因为在他家***着三片树叶。可俊美小生家里供着的树叶只有小孩的手掌大,和前面的那片叶子根本没法比。

    “白麂子。”忽地,一道声音响起,“你也想抢走那片树叶?”

    “是你啊,白斩糖,”俊俏小生哼道。他与白斩糖同出一族,所以都认出了碧慈树的叶子。

    “白麂子,你是吾族的骄傲,在Gao基榜中排名前三,而我吗,三十名开外,如何与你争锋。”白斩糖满不在乎地笑道。“所以,你能提挈提挈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!”白麂子暗道,“白斩糖怎会这般老实,他在族中桀骜之极,据传,他的真正实力不是排名能体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麂子,不用怀疑,我是好心的。”白斩糖又道。“喝!”他又提气开声,登时,基浪迸滚,犹如长江之水,滚滚而去,轰隆一声,撞飞了十几个基老,他们也是争夺树叶的汉子,可与白斩糖相比,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“此獠可怕。”白麂子心道,他开始警惕这位同族基老。“相信你也看出来了,那是碧慈树的叶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是碧慈树的叶子。”白斩糖故意道,“这可如何是好,我们白家世代守护着碧慈树的几百片枯叶,如今见到新鲜的叶子,若是能带回去,我们在族中的地位岂不是能再进一步,甚至是一步登天!”

    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刺激到了白麂子。他虽然在白家的Gao基榜中排名第三,可出身不好啊,母亲并非白家之人,而是外人。所以白麂子一直不受待见。就说那白斩糖,他行事荒唐,可族中的长老们却没责罚他,因为他爹是太上长老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白斩糖忽地旋身而起,他长袍猎猎,基气纵扬千余丈,秀发飞舞,如那阆苑仙境里走出来的仙子。就是白麂子见了,也觉惊艳,不由赞道:“好个俊美的汉子,小生不及他啊。”不止是出身,相貌也是不如啊。一刹那,白麂子有种挫败感,他不信天,不信命,只信自己。可总有人是天之骄子,无论你如何努力,都比不上他们。“杀!”白麂子长啸而起。

    “白饭如雪。”忽地白麂子喝道。

    神通,这是白麂子从一处洞府得来的神通,而且他修炼大成。

    咻咻咻!咻咻咻!一粒粒米饭浮了出来,有八百里方圆,“去吧。”白麂子振臂一呼。那像是雪花一样的白饭遽地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白麂子,你疯了!”

    “疯子,白麂子是疯子,为了一片绿叶,你当真要与我等为敌?”

    很多基老、妖女、萝莉都在吼啸。他们都是竞争对手,白麂子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噗!

    一团团血水炸开,每一粒白饭都能砸死一人,那么多白饭,真会要人命的。白麂子一招“白饭如血雪”,赫然是清洗弱者,实力低下的人就该被杀掉,不主动退出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一头青丝飞舞的大爷站了出来,他背着一块几千斤重的甲壳,人称甲壳虫仙人。“白麂子,休要逞凶,让老夫来破了你的神通。”

    与甲壳虫仙人站在一起的是两位萝莉,一位白头发,一位黑头发,她们是双胞胎,只是头发的颜色不一样。

    白头发的萝莉冷笑道:“白麂子,你的头发也是白色的,送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黑色头发的萝莉嘲笑道:“送你,你以为自己是谁。想要就去抢,谁的拳头大,谁说话就有道理。”说完,她还攥紧拳头,可是黑发萝莉的拳头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甲壳虫仙人大袖一摆,砰砰两声,震退他的孙女,“退下,老夫要发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对我尊敬些!”

    两位萝莉,她们对甲壳虫仙人的态度截然不同。可是老者不以为意。他右足蹬地,腾的一声,怒啸而起,同时,老者右臂抡扫而下,嗤啦,一道乌光飚射,犹如黑龙出海,撕裂苍穹,龙吟不绝。“乌龙手。”甲壳虫仙人哼道,“老夫的拳法神通,就足以让你跪地不起。”

    轰隆一声怒响,那道煌煌之光,忽地散开,倏化一只只黑手的大手,拍向天空。砰砰砰,砰砰砰!拍碎一大片的白饭,八百里白饭,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“爷爷好厉害。”白发萝莉喜道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不怕腰闪了。哼。”黑发萝莉不屑道。

    可是甲壳虫仙人笑而不语,他只用一只手就破了白麂子的“白饭如雪”神通,“小子,就问你不服不服。老夫有两位年龄超过三百岁的萝莉孙女,她们还未嫁人,而你的相貌又是极好的,老夫愿你收了你作为我的一位孙女婿。”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白发萝莉困窘道。

    “不许提我的年龄!”黑发萝莉也道。

    白麂子当场呆住,暗道,雾草,三百岁的萝莉!那您老人家又该多大了,小生才芳龄八十九岁,万万不能娶了你孙女,再说,小生是基老啊,对女人不感兴趣的。白麂子很快反应过来,再次急掠,非要抢走碧慈树的叶子不可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没听懂老夫的话。”甲壳虫仙人怒道,“我的孙女辣么可爱,你对她们有什么不满意的,混账小子。你是欠揍吗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甲壳虫仙人飞遁而出,他的整条右臂炸开,化为漆黑的长河,河水之中,有无数鬼神在咆哮,可夺人心魄,杀人于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砰,砰,砰……

    下方,甚至是远处,又有很多无辜者被殃及,身体炸开,可他们的灵台都被剜出,飞向黑色的长河,沉入其中。“小子,你再不识趣,老夫照样施为,劈碎你的脑袋,挖出灵台。”甲壳虫仙人狂笑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就算你想招孙女婿,可也得问一下我们的意见。”白发萝莉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和年轻的基老结婚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黑发萝莉嘻嘻笑道,“如此,我就在这恭喜你了,祝你们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发萝莉怒极,“我们是姐妹,为何你心肠那么坏!”说话之间,她右手一招,登时,白色的雾气涌起,瞬间吞噬了几十头基老,将其化为脓血,断绝了生机。

    “我那么美,心思又那么善良,为何没人喜欢我。一定是上天在嫉妒我。”白发萝莉又道。

    啪!黑发萝莉一巴掌打了过去,“闭嘴啊,你又来了。一边杀人,一边说自己善良。你哪里称得上善良,分明是狠毒的萝莉。”

    “被我杀掉,只能说明他们无能啊,不配做我的夫君,我这样做,难道也有错?”白发萝莉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没错。”黑发萝莉无奈道,“我为什么要和一个老头一个魔头待在一起。都是你们的错,我才单身至今,身上散发的单身狗香气,相隔千里都能闻到。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在这里抱怨,还不如多想想如何找出几个实力能看得过去的汉子,选择几个夫君替补,先试试他们的擀面杖如何,结不结实。你都掰断了几百个汉子的擀面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错吗,谁让他们的大姬姬那么容易骨折。”

    两位萝莉争辩不休,谁都不愿承认自己做错了,都认为单身是对方的错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白麂子远不是甲壳虫仙人的对手,他一退再退,恼怒不已,“哪里跳出来的糟老头子,非要和小生抢夺碧慈树的树叶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是谁不重要,你只要做我的孙女婿就行。”甲壳虫仙人笑道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黑色的长河怒卷而出,涌向白麂子。“小伙子,再给你一个建议,你若不做老夫的孙女婿,那只能做老夫的基友了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白麂子一口血飙出几百丈远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