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斗!

    是妖国的内斗啊,短笛大妖王和她的弟弟短笛大魔王对上了,姐弟二人都没让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者,短笛大妖王蛮横惯了,就是亲弟弟也得服从她。所以她态度相当傲慢。二者,短笛大魔王,他身为弱势的一方,被欺负的时间久了,难免有抗拒心理,想着如何在姐姐面前得意一回,狠狠地震慑她,让大妖王以平等的姿态和他对话。

    绿,大妖王与大魔王都很绿。而且他们散发着相似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忽然间,龙羞开口道,“短笛大魔王,你身上藏着什么东西,竟能让我感到不安。”

    此时,短笛大魔王已经保下了无剑佛王,并且将他拘了过来,不能离开他太远。“我可不是平白无故地救下你,汉子,你得回报我。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的四肢虽然被修复了,可受伤的功体还未完全复原,让他做出承诺来再容易不过,反正只是片面之词,一家之言,随时都能反悔。“短笛大魔王,贫僧愿意和你Gao基啊。”无剑佛王信誓旦旦道,“我知道你相中了我的消声体。等我的伤势痊愈,你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,贫僧绝不会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短笛大妖王怒道,“本座的弟弟,他可不是基老,而是正常的汉子,将来还要继承本座的霸业,他若无子嗣,吴家不是绝后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我不爱听。”短笛大魔王怒道,“为什么是我娶妻,而不是你嫁人。在下只想做个安静的单身狗,不会爱上任何人。不管对方是汉子亦或是姑娘,都和在下无关。”

    雾草!

    无剑佛王心里大喜,太好了,那很绿的汉子原来不Gao基,“这下贫僧的局部地区之花即能保住了,无需担心,哈哈哈,天下已定。”念及如此,无剑佛王开始运转禅功,为自己疗伤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龙羞大袖一扬,一柄明晃晃的长剑电射而出,斩向短笛大魔王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用你的剑道神通与在下撕比。”短笛大魔王冷笑道,“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剑子仙肌的楼台烟雨。”

    原来,剑子仙肌会的,龙羞也会。他们之间可不仅仅是剑灵与剑主的关系,亦师亦友。龙羞是师,剑子是徒。因为先有的古城剑,后有的剑灵,再后来才有的剑子仙肌。

    “你想见识我的剑道神通。”龙羞道,“先接下我那一剑再说。”适才,他祭出的那柄剑唤作“酒灵龙”。

    酒灵龙是久远之前佛国的铸剑大师的生平杰作,只是不知为何,始终蕴生不出剑灵来。所以这柄剑在佛国不是很受欢迎,更有好事者宣称酒灵龙剑得了不消声不育症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酒灵龙剑陡地爆发一声长吟,犹如龙啸深渊。

    香气,酒的香气遽地迸滚开来,像是万重骇浪,声势浩荡。

    “酒灵龙剑。”

    短笛大魔王哼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酒灵龙啊。”短笛大妖王亦道,若是以前,她已经出手了,为了保护她的奥豆豆。可现在她无动于衷,只因短笛大魔王惹她生气了,同时,她也见识一下弟弟的修为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“短笛大魔王,贫僧帮不了你。否则会辜负你之前的一番好意。”无剑佛王道。他躲在了大魔王身后,而且不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,火宅佛王也被月光菩萨救走了,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,鹿素不许他死掉。“月光宝盒能克制滑稽门的武学神通?那为何滑稽大帝不毁了它,还让它流传在世。”火宅佛王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大帝想做什么,你我怎会知道。”月光菩萨不悦道,“无剑佛王,为了就你,我耗费无数,你总要表示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威胁,也能说是坐地起价。月光菩萨的修为无线接近佛王,可终究没获得佛王业位,所以她需要提升自身的实力。而火宅佛王执掌火宅,虽说是二当家,可多年下来,也搜刮了不少好东西,哪有不献出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比如说,罪恶之镜!

    月光菩萨最想要的当然是罪恶之镜,火宅佛王的本命之器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罪恶之镜和火宅佛王分开了,如今还在盗果佛身上。而盗果佛与懒蛇妖姬待在一起。这位妖女安静了很长时间,也不知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懒蛇妖姬与蛾皇、短笛大妖王等都是妖国的巨头,一方诸侯。“你的天命很快就会降临了。”忽然间,罪恶之镜对盗果佛说道。

    天命!什么是天命?上天赐下来的命运。盗果佛冷笑不已,他可不信所谓的天命。他成佛靠的可是自己,而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天。“懒蛇妖姬与罪恶之镜,你们想控制我,让我做那听话的狗。不可能的。”盗果佛已经有了逃生的初步计划。“开启剑灵山,我要想办法开启真正的剑灵山,夺得佛国的神树黑耳木。”

    原来,盗果佛觑到滑稽小树与黑耳木的一截树枝相融,实力大增,他也起了同样的心思。“佛国众僧,大家都喜欢黑耳木,更夸张的还有传言说得黑耳木者可得佛国天下。我是不相信的,可也愿以自己的身体为土壤,以供黑耳木重新生长。”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数万道光束迸涌而出,抛射开来。是罪恶之镜飞出来了,它主动离开盗果佛的识海,悬在他的头颅上空。

    腾。

    懒蛇妖姬向远处遁去,避开罪恶之镜,因为她被镜光照到,感觉极其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可笑,那镜子明明是贫僧的本命之器,可它却不听我的使唤。”火宅佛王恼道,“既然如此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师尊怨葬佛王,他还能沉住气,不该派人过来吗。”月光菩萨问道。

    “吾师自从掰断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后,整个人就变了,贫僧都不认识他了。他将自个的汉子的擀面杖炼为九万丈长的大姬姬,也曾轰动佛国。”火宅佛王道。

    比起无剑佛王,火宅佛王受伤的功体恢复的更快,因为月光宝盒就悬在他上方,哗哗哗!月光如水,洒落而下,浇灌在他的三尺金身之上。

    “看!”忽地,月光菩萨指着不远处,震惊道。“剑灵山,罪恶之镜居然能开启通往剑灵山的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火宅佛王也是一惊,因为他也不知道罪恶之镜还能当成钥匙,而隐藏在秘境之中的剑灵山,终现灵山一角。

    “剑灵山开启了!”

    “灵山,是灵山啊。”

    “黑耳木就在里面,我必须得到它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大帝留下的割鹿刀也在里面,他虽然放弃了我,可我还是要拿到割鹿刀,并且带回滑稽门,让他后悔不已。”滑稽小树忖道。腾的一声,滑稽小树第一个冲出,遁向通往剑灵山的入口。“我不但要得到割鹿刀,还要抢走黑耳木的树干。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,不是我的,我通通收走。”滑稽小树吼道。

    然而,滑稽小树虽然动身了,可在场的诸人冷静异常,都停在原地。他们也想进入剑灵山,可在那之前,总要有人去探路,万一入口很危险,岂不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所以滑稽小树也就成了众人的探路先锋,它唯一能做的即是投石问路。

    短笛大魔王与龙羞也停止了厮斗,他们都杀不掉对方。在他们撕比时,短笛大妖王感慨万分,“难怪你敢这样和我说话,原来并没荒废修行,比以前进步多了,可还是不够看的。我若想伤你或杀你,不出二十招。”

    “何不进入剑灵山,再一争高下。到时,胜负自分。”短笛大魔王冷笑道。他听不惯姐姐说话时傲慢的语气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短笛大魔王身化碧光,荡起千百丈高的光浪,向通往剑灵山的入口飞遁而去。和他一道而行的还有无剑佛王,只是后者是被迫的,因为他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“奥豆豆,我愚蠢的奥豆豆,为何这么不听话!”短笛大妖王怒道,“我们最后再进去也无妨,你那么急着去送死?”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之所以来佛国,究其原因,还是为了治疗短笛大魔王的小消声巴,是彻底治好,而非维持一时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又是一道绿光涌起,犹如巨鲸汲水,向真正的剑灵山冲去。短笛大妖王也动身了,因为她不放心大魔王,毕竟是姐弟,血缘关系摆在那里,一家人啊。

    罪恶之镜打开进入剑灵山的大道,可它却没进入,而是在等待,也在期待。

    “盗果佛,还不进去。”罪恶之镜催促道,“我不是讲了吗,你的天命到了,若不遵循,我也保不住你,因为是天要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天?”盗果佛暗道。“你似乎很着急的样子,难道这条道路打开的时间不能太久?”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

    剑子仙肌、破碗僧、酒仙佛以及龙羞,四人依次遁去,也闯入了剑灵山。破碗僧等人是当今佛国之主的分身,行动一致,自然不会分开。而龙羞则是古城剑的剑灵,更是剑子仙肌的半个师傅,也不会离开他的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与火宅佛王对望了一眼,他们也很疑惑,不知该不该进入剑灵山,那可是真正的佛国秘境,里面有数不清的法宝、功法还有机缘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一道妖光冲天而起,九条狐尾呈扇形,遽地展开。是鹿素,她也动身了,进入了剑灵山。

    月光菩萨只得收起宝盒,并且扔出一道光链,绑起无剑佛王,也去追赶鹿素了。她和妖皇的后裔是一伙的,理应同进退,再者,懒蛇妖姬太沉默了,月光菩萨也不想和她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罪恶之镜。”懒蛇妖姬的头发飞散,每根头发化为一条长蛇,蛇信“咝咝”吐出,彩雾瘴气遽地扩散开来,覆盖万丈方圆。

    “妖女,不用感激我,何不进入。”罪恶之镜冷笑道,“难道说你怕了,真要是这样,你不配做妖国的巨头,也该退位让贤了,有能者居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激将法太过一般。”懒蛇妖姬漠然道,“剑灵山我是一定要去的,可是被你打开,我总觉得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何不承认我的伟大,而你太过渺小。”罪恶之镜嘲笑说,“懒蛇妖姬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,以至于认不清真正的自己。再说一次,进入还是不进,剑灵山就在你面前了。而且里面也未传出凄惨声,说明佛国之主的分身还有短笛姐弟,他们都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罪恶之镜格外强调“安全”两个字,还是为了打消在场诸人的疑虑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千本樱佛王右臂挥舞,袖口像是黑洞,将他带来的人都吸纳了进去。而且他还想带走小西天佛与黄眉佛二人。可两尊小佛拒绝合作,不愿和千本樱佛王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“随你们了。”千本樱佛王道,“进入剑灵山,再活着离开,你们若能提升修为,贫僧说什么也会收了尔等。”扔下这句话,他也向入口飞去。呼!佛光迸叠,荡开万丈之高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与龙羞都离开了,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感到很担忧,不知是回到禅修之地,还是进入真正的剑灵山。

    之前,滑稽之心已经认污药王为主,可它很快抛弃了药王,转而投靠古城剑的剑灵龙羞。

    “进入。”

    污药王发狠道。现在,他就算回到宝嘉璃鸦山,也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,因为青玉子等人已经死掉了,理论上,药王在宝嘉璃鸦山再无潜在的竞争对手,可他同时也失去了动力以及初衷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等什么。剑灵山已经打开了,黑耳木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怕,通道不会自己关掉的。”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,忽地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也没进去吗。难道说里面很危险,前面进去的那些人都死了?而起连尸骨都没留下来,太可怜了。威戈佛王,你还想暗算我们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罪恶之镜是火宅佛王的本命佛器,而火宅佛王管辖的却是火宅,为何他是打开剑灵山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火宅与剑灵山,难道关系已经好到不可分割的地步了吗,滑稽啊。”

    “疑点太多了,我可不打算进去。活着不好吗,为何非要跟自己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时间,怨葬佛王或者他的得意学生,久未现身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开启剑灵山可是佛国的大事,怨葬佛王无论如何都该有所表示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老人家正在考虑如何接回他自己的大姬姬。可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九万丈长啊,工程量让人绝望。”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还在大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原来也是胆小鬼,你好歹还是剑灵山的主人,还不知徒弟呢。”罪恶之镜又道,分明是在讽刺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。

    “你再怎么数落我们的不是,我们也不会离开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怎样?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在我们前面走进剑灵山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