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笛大妖王怒不可遏,气到脸都绿了,不,她的脸本来就是绿的。“你这不穿衣服的基老啊。”她吼道。

    剑子仙肌当即反驳道:“我已经封印了基油油田,姑娘,不可再说贫道是基老,我现在是取向正常的汉子,当然,我只会和尸体行那不好描述之事。”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不悦道:“比起妖国,佛国里的人更妖啊!”

    在场的佛国之人竟然无法反驳。因为相似的结论也有很多佛门高僧都公开宣扬过,可佛国毕竟是大国,依旧昌盛。

    小西天佛与黄眉佛,他们倒是一致对外,杀向滑稽小树,让其节节败退,几无还手之力。只因滑稽之心认污药王为新主,舍弃了滑稽小树,它因此而实力大减,并且被愤怒冲昏了头脑。

    “极乐金土。”忽地,小西天佛僧袍一卷,金光抛扬,金色的尘土播撒开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沙尘暴旋扫向滑稽小树,尘烟弥漫数万丈。

    “师兄怎么突然就施展他从笑笑佛那里修来的小神通。”黄眉佛疑惑道。

    原来,极乐金土并非泪婴寺的神通,而是西天佛座下第一人笑笑佛从域外修炼而来的小神通。黄眉佛也会,可是不如他的两位师兄厉害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既心痛又愤怒,“滑稽啊,我做错了什么,我什么都没错,错的是这个世界,是大帝。你们都欺我,耍我,想杀我。”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一团黑色的滑稽之力迸舞开来,挡下金色的沙尘暴。

    以力抗力,滑稽小树饼部落下风。只因它怒火冲天,破坏力远胜以往,再者,黑耳木的一截树枝已经和它相融。

    然而,笑笑佛的“极乐金土”小神通也没那么容易就被破去,沙尘暴虽然没了,金色的尘埃仍在,它们在空中铺开,约有几百亩方圆,金光闪烁。而小西天佛与黄眉佛就站在下面,微笑着瞥向滑稽小树那边,似在嘲笑它,懦弱如斯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污药王暗道。他夺了滑稽之心后,滑稽小树就与他生死相向,只能有一人活下来。“你想让贫僧死,贫僧何尝不是抱着同样的想法。”污药王早已祭起哀鼎与苦剑。“杀!”他大喝道。

    锵。苦剑迸射而出,照头劈向滑稽小树。而哀鼎亦如山岳,鼎音迸滚。

    小西天佛对黄眉佛说:“师弟,你看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趁着污药王攻击滑稽小树的机会,这尊小佛杀心再起,他手指一扬,金色的尘埃铺成大道,镇了下来。轰隆隆,虚空崩裂,恐怖的能量风暴扫荡四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这具身体反倒成了束缚我的囚笼。”滑稽小树哼道。既是如此,那滑稽小僧的身体不要也罢。毁了吧!

    轰的一声,滑稽小僧的身体陡地炸开,而从高空降下的金色大道也被轰碎了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滑稽小树冲天飞遁,它枝叶舞动,散发着强烈的滑稽气息。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它的一段树枝,是黑色的,赫然是黑耳木的树枝,已被嫁接到滑稽小树身上。

    “只是取得一部分黑耳木,我就能感觉到实力完全恢复了。”滑稽小树心道。那如果取回全部的黑耳木,它将会君临佛国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苦剑忽地劈中树冠,随后被撞飞了。哀鼎亦然,也没能摧毁滑稽小树。

    刷刷!滑稽小树目绽两道黑色的虚电,劈穿万丈长空,斩向紫色的滑稽之心。“紫里紫气的,不纯。哼,滑稽大帝也堕落了,竟然Gao基。”

    原本的滑稽之心并非紫色的,可出现在剑灵山的那颗心脏却呈现高贵的基老紫,愿意无它,基气使然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倏尔,污药王从紫色的心脏上跌落了下来。他的后背遭到了偷袭,而拍出那一掌的不是别人,正是龙羞,古城剑的剑灵。

    “你是污族之人,修炼起上古大污的神通,得心应手。可我就不同了,只是寻常剑灵。完全是天赋使然,才能让我修炼成污法天女等神通。”龙羞不悦道。“嫉妒啊,本座很嫉妒你,污药王。”

    一掌击落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,龙羞也觉不可思议。“为何紫色的滑稽之心没有保护他,而是让我得手了?”

    就在龙羞疑惑之际,嗤嗤嗤,滑稽之心飞甩出几百道紫色的长线,缠住了龙羞的双臂,“嗯?”龙羞惊道,他的双臂被缠,可安然无恙。因为他并没从滑稽之心那里感觉到杀气。

    讨好,滑稽之心在讨好古城剑的剑灵龙羞。

    “这紫色的心脏也没节操了。”龙羞道。“难道说,它只追随强者?三姓家奴啊!”

    陡见龙羞运转佛元,蓬蓬,双臂绽放数十丈高的佛光,震碎了百余道紫线。

    蓦地,滑稽大帝的声音再次响起,声如洪钟,传遍万里。“本帝沉睡的子民啊,醒来吧,汝等皆滑稽,天下亦滑稽。生是滑稽人,死是滑稽鬼,至今滑稽,不忘初心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那颗巨大的紫色心脏陡地一震,紫雾弥散,神华迸涌。唯有大帝的声音来回飘荡,有醍醐之效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与无剑佛王,两尊佛王的修为降到极低,只能维持三尺之躯。他们陡闻滑稽大帝的声音,咔嚓咔嚓,三尺金身倏地皲裂,佛元流逝之快,让两尊佛王慌骇至极。“不可啊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我不能死在这里,救我,谁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亦是一脸惊恐,刷刷,他将视线投向师尊那边,“救我,师尊救我。我什么都听你的,你在我身上种下多少戒印都没关系。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然而,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无动于衷,他们看着无剑佛王的金身迸裂,犹如美轮美奂的艺术品毁于一旦,有种说不出的凄艳。“真是太美丽了。”威戈佛王的第一道分身笑道,“吾徒,你早有背叛之心,死于滑稽大帝的意志之下,不枉此生。为师爱慕能助,你安心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徒儿,你只剩下脑袋还没裂开,太可怜了。为师看了都觉得心痛。你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,哎,都是作孽啊,还是你自己作的。”威戈佛王的第二道分身亦道。他们都在嘲笑无剑佛王。“无能之辈,佛剑都没能保住。要你何用。”这才是威戈佛王坐视不管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如今,毁掉的并非真正的剑灵山,可它也有灵山之名,镇山至宝即是佛剑。可佛剑已经被剑子仙肌夺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威戈佛王将一切罪过都推到徒儿无剑佛王身上,他担也得担,不担也得担。因为佛国最伟大的药王要致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咔!咔!咔!咔!

    火宅佛王,他的金身裂开的速度更快,脑袋也不满裂纹,犹如密密麻麻的蛛网,随时都有迸开的可能。

    剑虫!

    救了无剑佛王一命的是剑虫啊。“真是讽刺,剑虫本该吞噬我的剑海,让我生不如死,可如今,守住我佛头的还是剑虫。若无它们,我的生命之海与剑海、灵台都成了废墟。”无剑佛王心有余悸,只觉庆幸。可他也知道,剑虫只能保住他一时,而非永久之策。时间一到,他的三尺金身仍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腾。

    倏然间,火宅佛王撞了过来,像是滚来的铁球,轰隆隆,声势浩大,挟万钧之势。他这是要与无剑佛王一起寂灭。“嫉妒,我好嫉妒啊,为何你的脑袋没有裂纹。”火宅佛王痛苦道,“我们应该一齐死去,你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基友,没问题。好基友就该生死相依。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雾草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惊得无以复加,刷的一声,他怒驰而出,十分之一个刹那,遁出数千丈,“不可过来,阿宅,你自己去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只有无剑佛王身上有剑虫,而火宅佛王身上并没有,所以他就那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“月光菩萨。”忽然间,鹿素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使唤我!”月光菩萨怒道,“我与你是合作关系,而非上下级。”

    “快用你的月光宝盒收了火宅佛王,他不能死。”鹿素道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不能死,如果他死掉了,谁为你做机关人偶。”月光菩萨冷笑不止,并且暗催法决,当的一声,月光宝盒的盖子高高飞起,而盒子里迸绽出道道月辉,犹如冷月升起,倾洒无尽的寒光。

    而火宅佛王被月光一照,身上的裂纹遽地被冻住了,“嗯?”何意,妖女为何要救贫僧。火宅佛王惊道,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无剑佛王,瞥到他并没受到月光的怜悯,除了脑袋之外,身上的裂纹更吓人了,有人若是在他身上轻轻敲一下,他的三尺金身似乎就能迸碎,飘散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月光菩萨,也接济一下贫僧,为何厚此而轻彼。”无剑佛王厚脸皮道,他不进反退,闯到月光之下。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刷刷刷,月光逆飙而起,都在躲避无剑佛王。

    都是月光菩萨在作怪,因为她不想救下无剑佛王。

    “蛾皇!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吼道,“你以月光菩萨的身份在我佛国行走,真当没人识得你的真身吗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无剑佛王的一块头皮裂开了,而且飞了出去。这下他彻底安静下来,不敢动怒,生怕脑袋真的会裂开。

    崩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的右腿碎了,化为粉尘,一阵厉风吹来,直接卷走了那些粉尘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无剑佛王又好气又好笑,他再一抬手,左手,手腕,左臂,左肩也与身体分开了。崩!崩!崩!碎肢全都炸裂了。

    “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不忍道,他们也只是做做样子,别说是徒弟了,就是他的爱子,名为“妆阳”的汉子被牺牲掉,威戈佛王也不会有半分留恋,该杀就杀,当舍就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浩瀚如星辰之海的妖气用来,拍在无剑佛王身上。噗!噗!噗!几十道彩光迸起,是剑虫,一道光流代表一只剑虫。剑虫急着逃离佛王的残躯,它们可不想陪葬。

    可飞遁出去的剑虫,还没逃多远,就被绿色的妖气赶了回来,原路而归,回到无剑佛王的身体之中。“哪里去,都老实待着。”一道汉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奥豆豆,是你吗!”忽地,短笛大妖王怒道,“你为何不听我的话,也来到此地。离开,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待在这里,我为何就不能!”那汉子怒道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短笛大魔王,拥有小消声巴的妖王,亦是短笛大妖王的奥豆豆,两人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。至于修为,还是姐姐更厉害些。

    可如今,短笛大魔王得到了妖国高人的指点,并且在高人的帮助下,炼化了一件极厉害的邪器,别说是他姐姐了,就是拥有妖皇血脉的人也能镇下。所以短笛大魔王才敢离开妖国,只身前来佛国。

    “佛国也没什么可怕的,很一般啊。”短笛大魔王笑道,“姐姐,你再敢数落我,我马上杀了你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这孩子脑袋坏了?还是说他受到了佛国的影响,变得天真起来?短笛大妖王无语道。她太了解自个的弟弟了,相当窝囊、废材,也只能在家里横些,离开那个家,他太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不,也许这样也不坏,至少他很有男子气概了,虽然还是一个小消声巴。”短笛大妖王心道。她正是为了改变弟弟的形象与气质以及身体的缺陷,才来到佛国,抢走神木黑耳木。

    “给我过来。”短笛大魔王喝道。他一振臂,一道碧光旋扫而出,卷住无剑佛王,将他拽了过来。“蛾皇不愿帮你,我愿意啊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刷刷刷,刷刷刷!

    一道道绿色的气带抛舞开来,不停摄取月光,并将它们回收,洒在无剑佛王残破的金身之上,帮他修复碎肢。

    很快,无剑佛王的四肢再次齐全了,身上的裂纹也都隐而不见,像是从没有存在过。“噢,噢噢!”佛王喜道,“好了,全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大帝,你想杀我,绝不可能!”无剑佛王怒道。

    “大帝杀你太容易了,可是之前传出的声音并非是滑稽大帝的,而是滑稽小树发出来的。”短笛大魔王道,“滑稽小树想要逃离滑稽门,可到头来,它还不是一味地模仿大帝,只是它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。这才滑稽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有可能。”无剑佛王不相信,“滑稽小树什么货色,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。他模仿滑稽大帝的声音,伤到我与阿宅?”

    砰!砰!砰砰砰!

    短笛大魔王与他的亲姐姐对了几百掌,碧波迸涌,能量涟漪荡开。咔嚓,咔嚓,咔嚓,无剑佛王本已愈合的金身再次裂开。“啊!”无剑佛王惊骇道,“住手,你们都住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短笛大妖王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你收手吧,姐姐。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。”短笛大魔王哼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短笛大妖王道,“你的自信让我觉得不可思议,可不要忘了,我真要动起手来,你会没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试试看吗。”短笛大魔王道。“不要拿过去说事,我现在变得不同了,不再是那个被你随意欺负的小消声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你真敢说。”短笛大妖王不悦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