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变陡生,滑稽之心听命于污药王,不再接受滑稽小树的命令。“咒诀,大帝私下里授予我饿咒诀不会错的。”滑稽小树疯狂道,“污药王,你对我的滑稽之心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当是时,那颗巨大的紫色心脏已经停止旋转,而污药王站在上面,他暇整以待,血气也稳定了下来。“一入滑稽门深似海,从此药王是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再不是那劳什子的药王,我已拜在滑稽大帝门下,愿听候他老人家的差遣,但有法旨传下来,哪怕是拼了这条小命,也会完成大帝的心愿。”污药王毕恭毕敬,而他的面庞浮起一阵阵神华,赫然是滑稽之力使然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嫉妒的快要疯了。“不会的,不会的,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。”

    咔嚓一声,他折断右臂上的黑耳木树枝。让人惊奇的是,它并没丢掉黑耳木的枯枝,而是将它吃掉了。咔嚓,咔嚓。滑稽小树咀嚼黑耳木,虽不知其中味,可还是吃完了。

    吃完那截黑耳木的枯枝,滑稽小树炸掉的左臂也重新长出,只是手臂的颜色漆黑如玉,浑然天成,暗合天地之道。嗡!一团恐怖的黑色雾气溅开,像是埋藏千年之久的怨气,瞬间迸发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在紫色的滑稽之心上,污药王陡然一惊,“怎回事,黑耳木竟会和滑稽小树融在一起,若是真正的黑耳木还未被砍去,不知它与滑稽母树相比,谁更可怕。”污药王生出莫名的情绪来,好奇之心盖过畏惧之情。滑稽大帝的威名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。滑稽树下滑稽果,滑稽的你和我。世人都滑稽啊!

    “杀了你,杀了你。”滑稽小树狂笑不止,哈哈哈,只有杀了你,我才能重新得到大帝的青睐,滑稽之心也会回来的。抱着这种念头,滑稽小树倏地窜了出去,犹如毒蛇离洞,要置猎物于死地。

    之前,污药王虽然表明他的态度,说他愿意遁入滑稽门,可那都是权宜之策,并非他真正的想法。“苦海之鸦。”忽地,污药王十指如镰刀,在空中劈来劈去,一道道正宗的污族之力迸涌而出,横纵千百丈,而一只只乌鸦嘶声尖鸣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千本樱佛王执定洗雪刀,霍然而起,立于万丈高空之上,他双眸睥睨之间,佛气荡卷四方。“污药王,你还不死心。那颗紫色的滑稽之心是贫僧的,可你先得到了,那亦无妨。贫僧就让你一会,看你如何施为。”原来,千本樱佛王也不确信滑稽大帝留下的紫色心脏是否安全,最后有人亲自体验,待到结果出来,千本樱佛王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呜!

    蓦地,苍凉的笛声响起,引起在场诸人的注意。因为笛声掺杂着森森诡气。

    鹿素与月光菩萨都是一惊,她们已经从笛声中判断出来人的身份,妖王,是短笛大妖王来了。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,此人亦是妖国的巨头之一,可他行事手段非正亦非邪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笛声。”

    站在紫色心脏上的污药王也觉危险,“只有妖国的短笛大妖王才有这样的本事,可他来此作甚,难道也是为了黑耳木?”

    人还未至,可笛声先到了。

    在妖国,鹿素与蛾皇表面上是死敌,可她们实际上是盟友,更是姬友。蛾皇为了得到妖皇后裔的血液,已和鹿素不可分离。

    “是分身还是真身降临此间。”月光菩萨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这阵仗,恐怕是真身!”鹿素道。

    如今占据鹿素这具机关人偶的是妖皇的后裔,真正的鹿素仍是妖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本座正是短笛大妖王啊。”伴着银铃般的笑声,一拥有绿色皮肤的女子走了出来,此人风采让人无限敬仰,她不但皮肤是绿色的,头发也亦然,而且额头还有绿色的触角。

    “果然,是短笛大妖王!”

    “绿的那么自然,除了短笛大妖王,还能有谁。”

    “真身,短笛大妖王是真身,她怎敢光明正大来我佛国,谁给她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“短笛大妖王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道。可短笛大妖王不以为意,她手里抓着笛子,笑容满面,“本座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绝望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笛子,大妖王的笛子更可怕啊。是妖国的重器之一,唯有巨头人物才能奏响它。可短笛大妖王非常妖也,她在出生时就能使用那支短笛,因此而声名大振,成为妖国的降世神童。

    如今,短笛大妖王也不过是七十八岁,拥有大好年华,而且她的美会给人带来无限的希望,绿的那般自然。

    月光菩萨与鹿素都很忌惮短笛大妖王,千本樱佛王亦然。锵!佛王挥动洗雪刀,“短笛,听说你还有一个个弟弟,叫做短笛大魔王。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想见本座的奥豆豆,短笛大魔王,门都没有。”短笛大妖王笑道,她很喜欢自己的弟弟,所以才将他的腿打断,关在屋子里,不让他见人,也不让别人见他。这种爱实在是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此番,短笛大妖王被人说动了,正是为了佛国的神树黑耳木而来。“剑灵山的开启势在必行,而本座将会得到黑耳木的树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经过贫道的允许吗。”剑子仙肌见了短笛大妖王,不知为何,竟然心生爱慕之情。可他是基老啊,所以事情显得很诡异,仙子本人也无法理解。“难道我就这样远离基老界,成为平庸的汉子,与绿发妖女结为道侣,终此一生?”剑子仙肌叹气道。“孽缘啊,看来贫道也不能免俗。”

    封印!

    剑子仙肌的基油油田竟然封印了,还不是他主动封印的,而是那油田自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失去基油油田之后,剑子仙肌简直像是换个一个人,可有一点还是相同的,剑子无衣啊。此君仍然是风吹草地见姬姬。“短笛大妖王,我来了。”没有任何征兆,剑子仙肌霍然而起,驭起古城剑,遁向短笛大妖王那边。

    “嗯?”瞥到未穿衣服的汉子朝自己飞来,短笛大妖王也是一惊,“这汉子的擀面杖好壮观。”要知道短笛大魔王的很迷你啊,所以才有短笛之名。

    可短笛大妖王并不是那种肤浅的人,她不会以汉子姬姬的长度来衡量人。重要的是内涵啊,而非外貌。倏尔,大妖王抖开笛子,哧啦,一道碧光斩出,像是绿蛇分水而行。

    剑子仙肌吼道:“这么多年来,贫道还是第一次觉得女人比汉子可爱,这肯定就是爱啊。短笛大妖王,你得接受贫道才是。不可辜负我的美意以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看啊,它为你而精彩。”

    飕的一声,剑子仙肌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了过去,轰碎了那道碧光。

    “兀那汉子。”短笛大妖王冷笑道,“你想得到我也很容易,只要献出佛国的神树黑耳木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易耳。”剑子仙肌道,“拿去,贫道手里正好就有黑耳木的树叶啊,有一百多叶,每一叶都写着贫道对你的爱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剑子仙肌的生命之海打开,里面飞出一百三十片树叶,每片都有砧板大,散发着无尽的生机。

    黑耳木是神树,虽然被砍,可树叶与树枝、树干仍有生命力,好似随时都能活过来。而剑子仙肌也从当今佛国之主那里讨得两百片树叶、三根树枝。

    啪。酒仙佛一掌击中自己的额头,“完了,剑子那厮中邪了不成,为何对妖女感兴趣。甚至还将黑耳木的树叶赠予她,难以理解,贫僧得阻止他啊,不能让其铸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破碗僧却没阻止的意思,脸上写满了高兴之意。“终于能趁机除掉剑子这疯子了,然后贫僧就能拿走古城剑与佛剑。龙羞也是贫僧的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破碗僧一直对古城剑的剑灵感兴趣,可龙羞对破碗僧并无半分兴趣,这就尴尬了。毕竟单恋得不到回报的,还要遭受相思之苦,在基老之间亦然,并无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也没想到剑子仙肌这么痛快,一下子扔出一百多片树叶,还都是黑耳木的。“莫非此人真的喜欢我不成,可佛国之人多是基老啊。”她狐疑道,“本座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再次挥动手中之笛,“爱是一道光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当是时,碧光蓬然,遽地洒出,方圆万丈内,碧油油的,任何人靠近都会被绿,感受原谅的真谛,洞悉希望本源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噗!

    一片片黑色的叶子劈了过来,落入绿色的汪洋之中,可都没浮起来,沉了下去,它们都被一道道音符包围住了,封在里面,像是琥珀之中的虫子。

    黑耳木的树叶,短笛大妖王自然是要收走的,然而她也得小心翼翼,生怕剑子仙肌做了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“好难过,你居然怀疑贫道的爱。”剑子仙肌怒道,“短笛大妖王,注意来。”忽地,剑子脚踏罡气,古城剑也抬了起来,陡地斜指妖王。“楼台烟雨。”他喝道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古城剑遽地迸颤,青蒙蒙的剑气涌出,而剑子前方的景物倏地切换了。烟雨蒙蒙,楼台无数,数千酒肆,行人匆匆。

    神通,剑子仙肌施展的是剑道神通“楼台烟雨”。而短笛大妖王已被困在其中,她眼前所见似真非真,说假非假。

    “剑子仙肌在佛国之主的分身之中,排名也很高。果不其然啊。”短笛大妖王暗道。她已经确认黑耳木的树叶并无问题,也就收了它们。

    其实,短笛大妖王收集黑耳木的树枝、树叶等都是为了弟弟短笛大魔王,那厮因为消声巴不够出众,所以很自卑啊。为了让他重拾自信,大妖王才打起黑耳木的主意,据传,黑耳木有消声阳的神效,毕竟是佛国的神树啊。

    呜呜,呜呜呜!短笛大妖王忽地吹起她的短笛,此笛乃是妖国的十大重器之一,相传是用一具无上妖王的骨头铸就而成。

    笛声时高时低,如潮起万丈,又如飞瀑跌入寒潭,扣人心弦。然而烟雨依旧,楼台真切,短笛大妖王仍然被困。

    嗤。

    一道剑气自天穹斩下,长万丈,滂湃无伦,荡起无尽杀气,盖过全部的笛声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心道。

    若说在剑子仙肌的“楼台烟雨”神通中,安全无虞,她决计不会信的。

    见招拆招,短笛大妖王依然无惧,她吹奏起“春风再绿江南岸”之曲。刹那间,笛声婉转,春风拂扫无数楼台酒肆,将街上的新人都绞成碎片,抛向烟雨之中。

    绿!

    很多楼台都被染绿了,像刷了一层绿漆。除了楼台之外,街道、旗杆、城墙、砖瓦、天井、甚至是护城河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贫道相中的女人啊。”剑子仙肌冷酷道。“可你为何收走了黑耳木的树叶,它们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那些黑色的树叶也是“楼台烟雨”神通的一部分,从仙子撒出树叶时,他的神通已经开始了。可短笛大妖王还不知而已。

    嗤嗤嗤!嗤嗤嗤!

    忽地,一道道黑烟迸起,切碎短笛大妖王的储物袋,逆飙而起。是树叶啊,黑色的树叶,它们飞了出来,并且割伤了大妖王的腰。

    短笛大妖王收了一百三十片树叶,可里面只有一片是真的,其它都是剑气所化。就像妖王眼前被镀上一层绿光的楼台与烟雨。

    锵!锵!锵!锵!!一百二十九柄长剑,倏然斩落,全都落在短笛大妖王身上。“贫道喜欢你,可喜欢的不是活人,而是死人啊。”剑子仙肌又道,“活着的女人并不能让贫道感到开心,只有死人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的兴趣还是那么阴暗。”破碗僧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改正归邪了。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贫道的基油油田封印了,可以趁此机会,让那些爱慕我容颜的女人得到贫道的垂青,这是她们应得的。”剑子仙肌笑道。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当今佛国之主的三道分身哈哈大笑,都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而在“楼台烟雨”神通之中,短笛大妖王眸光闪烁之间,笛声再次变化,犹如寒冰解冻,春回大地,燕子归来,只是这些燕子也都是绿色的,它们振翅之间,无数羽毛落下,将一百多柄长剑都裹住了,崩!崩!崩!绞为金属碎屑,抛扬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有楼台烟雨,本座亦有燕子衔泥。”短笛大妖王冷笑道。

    簌簌簌!

    无数尘泥落下,它们都是燕子衔来的,洒向楼台、街道、城墙等,很快,短笛大妖王目光所能见到的都蒙上了一层烂泥。

    而后,轰隆一声巨响,烟雨迸摇,楼台倾颓,俱化尘埃,包括那些绿色的燕子。而剑子仙肌的“烟雨楼台”神通也破掉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酒仙佛叹道。

    “剑子啊,你碰到了麻烦的女人。”破碗僧也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剑子仙肌怒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