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,剑子仙肌已经穿好衣服了,可当他见到龙羞的异常表现,忽地散去身上的多余之物。

    “雾草,你离贫僧远些。”破碗僧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剑子仙肌,你是不是佛国之主的分身,他很正经的,为何你这么污,难道你是污国之人。”酒仙佛也道。

    三人同为佛国之主的分身,可性格与本事并不一样,而且有一点也是确定的,剑子仙肌、酒仙佛、破碗僧不会Gao基。不像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,如果没有外人,他们似乎会合基证道,让人觉得很恐怖。

    龙羞以“污法天女”神通破了小西天佛的“剑锁春秋”,如今得意之极。他道:“小西天佛,你不过是一尊小佛,能有多大本事。还是让本座收了你吧。”

    见了小西天佛俊美的容颜,不知为何,龙羞竟然生出合基证道的念头。“怪哉,本座一般不喜欢汉子,只喜欢姑娘啊,难道说小西天佛是妞,而非爷们?”

    黄眉佛怒道:“龙羞,你又是什么东西。我师兄小西天佛,前途无量,你配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龙羞即道:“难道你就配得上他麽。本座明白了,原来你一直都暗恋小西天佛。哈哈哈,看来泪婴寺也是不能免俗啊,佛国啊佛国。”

    黄眉佛哼道:“师尊命师兄与我来到剑灵山,可不是和你们Gao基的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滑稽小树的右臂一幌,一道滑稽之气斩来,径取黄眉佛的项上人头。“黄眉小佛,不要忘了我啊,你的金身也不差,我可以收了,作为备用之身。”

    如今,滑稽小树占据的躯壳是滑稽小僧的,若是坏了,那就不妙了,多收藏几个备胎总是好的。“不止是你,小西天佛也被我看中了,你们都自我了断吧。”滑稽小树笑道,他得到了滑稽大帝的传承,又学得如何役使紫色的滑稽之心,所以很有自信,没把泪婴寺的两尊小佛放在眼里,甚至,他忘了大帝的叮嘱,开启真正的剑灵山,取出里面的菜刀。那刀可是滑稽大帝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黄眉佛哼道,他手臂上搭着的“膝盖袋”遽地飞出,登时,一股诡异之力怒扫而出,震碎了那道滑稽之气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又有数十道金色的长箭倏然射出,飞向滑稽小树的膝盖。“贫僧今天要让你的膝盖中箭。”黄眉佛怒道。

    鹿素一招手,摄来一柄断刀,刀身只有半截,刀柄是红色的。她抓定刀柄,向几十道金光劈去。开始时,只有一道刀气,然而它以一化百,以百化千,嗤嗤嗤,迸飙而出,卷住几十道金光,咔嚓咔嚓,将它们都拧碎了,金光涣散,里面的长箭也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“这刀难道是割鹿刀!”滑稽小树惊道,它曾是滑稽之树上的一截树枝,见识远非常人所能匹及。“不会错的,是割鹿刀,妖女,你从哪里得到的割鹿刀。”它疑惑道。

    因为滑稽大帝让滑稽小树开启剑灵山,就是为了取出割鹿刀啊,可如今,那刀却在妖女的手里。

    鹿素得意道:“你也知道割鹿刀,可是你仔细看一下,它真的是割鹿刀吗!”

    割鹿刀还能有假?不会错的,上面有滑稽大帝的气息,确实是割鹿刀,滑稽小树很确信,“是割鹿刀,妖女,交出割鹿刀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这刀却并非真正的割鹿刀,连你都骗了。”鹿素笑道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鹿素捏碎了刀柄,半截刀身飞了出去,“接住,滑稽小树,用你的眼睛确认一下它是不是割鹿刀。”

    怎有可能,割鹿刀的刀柄碎了?滑稽小树难以想象。“可上面真的有大帝的气息啊。还能仿造不成?”虽有疑惑,滑稽小树还是接住了残刀。刀一入手,马上变成一截树枝。是黑耳木的树枝。

    “妖女,你真敢!”滑稽小树怒道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的本体是一截树枝,滑稽母树的树枝,而他手里抓着的亦是树枝,黑耳木的树枝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滑稽小树的右手炸开,绿色的血液迸洒,全被黑耳木的枯枝吸收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的友情真是短暂啊。”鹿素道,“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妖女,我能有什么法子,只好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鹿素也到了黑耳木的树枝,而且品质更高,是接近树干的那枝。

    黑耳木可是佛国的神树,本来是比不上滑稽树的,可滑稽小树真是废枝啊,所以被其压制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黑耳木的树枝竟然长出很多树须,缠住了滑稽小树,噗!噗!噗!滑稽小树的身体炸开,一团团碧血溅开。“啊!”滑稽小树痛苦道。虽然它占据的是滑稽小僧的身体,可如今它们早已是一体,伤害滑稽小僧就如同伤害它。

    “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鹿素道。“月光菩萨,动手!”

    “是,可你不要用那种命令的语气和我说话。”月光菩萨不悦道,她是蛾皇的鳞片所化。

    金色的,紫色的,白色的,黑色的……数不清的鳞粉自月光宝盒中洒出,覆盖数十万丈方圆。而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掷出去的黑耳木树枝,也被鳞粉盖住了,并且被拖回。

    啪。月光菩萨抓起那截树枝,“拿去,鹿素。”

    鹿素素手一翻,摄来黑耳木的树枝,“滑稽小树,你可要坚持住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鹿素右臂挥下,手中的树枝刺入滑稽小树的脑袋之中,刹那间,数万道黑色的长须包裹住那颗僧头。

    “啊!”滑稽小树痛苦异常,它的识海沸腾了,紫色的滑稽之心再次运转,呼呼呼,一道道基气电掠而出,贯穿它的头颅,斩向黑色的长须。

    嘭,嘭,嘭!一团团黑雾炸开,包裹住滑稽小树僧头的树须全被轰开了。“鹿素,你想用佛国的神树黑耳木来炼化我,休想。”

    只见滑稽小树的左臂倏地化作一条木龙,长千百丈,陡然扫出,嘭的一声,扫飞了鹿素。

    当此之时,滑稽小树的身体上有两截树枝,一截和它的右臂相合,还有一截刺穿它的脑袋。“痛啊!”滑稽小树吼道。又听轰隆一声震响,它的颅腔迸裂,紫雾氤氲,扩散开来,而那截黑耳木的树枝也被紫雾吞噬了,什么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噗通!噗通!噗通!一颗堪比小山的心脏遽地跳动,那正是滑稽之心,大帝留给滑稽小树的宝物。

    滑稽之心才一出现,立即吸引了在场诸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一颗紫色的心脏,而且散发着浓郁的基老芳香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某位绝代大基老留下的心脏不成,不管怎样,贫僧一定要得到它。”

    最先动手的是千本樱佛王在,之前,他见到小西天佛与黄眉佛,还动了爱才之心。如今那点心思不知道被他丢到哪里去了。“洗雪刀。”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一柄长刀倏地显化,洗雪刀,千本樱佛王的炼魔之刀,亦是他的本命佛器。有传言称,洗雪刀用的是千本樱佛王上一世的不坏之躯所铸。

    “雪洗天下!”

    千本樱佛王一刀斩出,瞬间,千里雪飘,大地冰封,到处都是银装素裹之像。破碗僧与酒仙佛、剑子仙肌暂避锋芒,他们也知洗雪刀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月光宝盒。”

    月光菩萨急忙召回盒子,并且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师尊极力压制自身的修为,只是不知他与千本樱佛王相比,谁更厉害。”黄眉佛暗道。

    泪婴寺的人皆道,笑笑佛的实力与西天佛只是一线之隔,可黄眉佛却是知道的,根本不是一线,而是天堑啊!一千个笑笑佛也不是西天佛的对手。“师尊才是幕后黑手啊,谋划数千年,所图非小。”黄眉佛右臂一划,一道灿若星河的光流劈迸而出,将从天而降的缤纷大雪与他隔开。

    “看,有佛王出手了。”鹿素笑道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的脑袋虽然炸开了,可在此之前,他已将识海与灵台移走,所以并不会危机本源。“滑稽之心藏不住了,也罢,是大帝在告诫我。”滑稽小树心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拿出来了,就该让他们见识一下我滑稽门的可怕之处。”紫雾涌起时,滑稽小树的脑袋也长好了。

    大雪纷飞,也难冻住紫色的滑稽之心。每一次心跳,都像是数万军鼓齐齐擂动,将雪花全都震碎了,化为乌有。可千本樱佛王不怒反笑,“好,好,贫僧非要得到它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它是你的了。”鹿素笑道。一切的祸源都因她而起。

    此时,滑稽小树恨死妖女了。

    急念咒诀,滑稽小树催促那颗紫色的心脏去攻击千本樱佛王。洗雪刀释放的刀气,犹如雪落千年,可是它们还未靠近滑稽之心,就被一股磅礴之力摧开。

    这时,千本樱佛王降临了。他持刀而来,长身而立。“又是黑耳木。”他道,“我佛国的神树啊,不知毁了多少年了,还有人惦记它。就是树枝也被寻来了。也不知谁放出话的,说剑灵山有黑耳木的树干以及树根,滑稽啊。”

    千本樱佛王的念识如海,遽地涌下,化为寒风秋雨,笼罩滑稽之心。经由佛法的洗刷,紫色的心脏渐渐平稳下来,不再疯狂跳动。可是贸然近身还是有危险的。千本樱佛王已知他的洗雪刀不能斩去心脏四周的护身基气,所以才思索其它的对策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佛王。”滑稽小树冷漠道,“收起你的心思,这颗紫色的滑稽之心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,因为你并非我滑稽门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它和贫僧如此有缘。”千本樱佛王再道,“贫僧也想滑稽啊。”忽地,佛王大袖拂起,在脸上一扫,他那慈悲的佛面竟然变得很滑稽。“如何,贫僧也有滑稽脸,亦是滑稽门人。哈哈哈。”千本樱佛王冷笑道,“滑稽小树,看看你都做了什么,敢威胁佛王,让他做出丑态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狂风旋起,卷住污药王,向紫色的滑稽之心投来。

    “千本樱佛王,你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污药王杀不得,有人出面,要保住他,就是我也不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,急忙开口道。因为他们很担心千本樱佛王会出手杀了宝嘉璃鸦山之主。

    可他们多虑了,千本樱佛王所想的却是以污治滑稽。

    “药王,不拿出真本事来,你会被滑稽之心吃掉的。”千本樱佛王已经传音给污药王。

    “唉。都是命啊。”污药王叹息。他只得挥掌,遽地按向下方的紫色心脏。嗡!污力滔滔,向下涌去,与紫色的基气相撞,两股绝世之力相接的刹那,地裂山摇,空间塌陷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千本樱佛王再次挥动洗雪刀,斩去涌过来的紫色能量风暴。等他在定眼一看,不由怔住。污药王的右掌赫然按在紫色的心脏之上,接纳他了。滑稽之心与紫色的基气都接纳污药王了。

    当当当!污药王的哀鼎也幌动不已,经由紫雾的冲刷,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宝光。即是说,高贵的基老紫也认同了哀鼎。污药王大喜,道:“哈哈哈,基神无处不在啊。听闻,他老人家也和滑稽大帝有消声情,果真如此。”

    滑稽小树大跌眼镜,“纳尼,滑稽之心是我的,为何对污药王有反应,难道是我不够污吗,滑稽。”

    念头急转,滑稽小树再度催动咒诀,运转紫色的滑稽之心。可污药王的手仍然贴在紫色的心脏之上,随它一起旋转,犹如跗骨之蛆。非但如此,滑稽之心还将醇正的滑稽神力传到妖王体内,助他恢复伤体。“舒服,这种久违的感觉,就是爱啊。”污药王喜道。

    被威戈佛王背叛之后,宝嘉璃鸦山之主一度认为他不会爱了,可此时此地,他又恢复基情,而且放眼望去,都是些俊美的和尚啊,可与之Gao基。

    不但基情恢复了,污力也恢复了。宝嘉璃鸦山之主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觉得很难堪,它炼化了脑袋上刺着的黑耳木的树枝,可手臂上的还没炼去。“管不了许多,先杀了污药王再说,有他在,我始终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嫉妒让滑稽小树疯狂了。“大帝明明将滑稽之心交予我,可为什么它选择了污药王,因为我不够优秀吗。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,滑稽小树运转体内的神力七个小周天,忽地,他的左臂扫出,千丈长的木龙,咆哮诸天,声震数万丈。“死吧,污药王,你碍事了。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苦剑冲出哀鼎,遽地斩了下去。剑气如虹,绵延千余丈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木龙被劈中了,化为无数木屑,四下抛舞。而滑稽小树一脸错愕,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