泪婴寺,佛国的一座小寺庙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小也是相对来说的。在佛国,泪婴寺并不出名,可和佛国之外的寺庙相比,泪婴寺还是很恢弘壮观的,占地近万亩,群僧之主乃是西天佛。

    西天佛勉强能称得上是大佛,他的得意弟子,也不过是小佛,像是小西天佛、黄眉佛、笑笑佛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如今,小西天佛、黄眉佛亲临剑灵山。黄眉佛一掌之力,掀开七尺狼的颅腔。小西天佛更是神不知鬼不觉,盗走青玉子的开车剑匣。平素里,两尊小佛比他们的师傅西天佛还不起眼,现在算是出尽风头。

    千本樱佛王见了小西天佛与黄眉佛的实力,不由动了恻隐之心,愿意收之为徒,培养他们成为佛王。

    小西天佛、龙羞、青玉子先后离去,可黄眉佛还在此地。鹿素与滑稽小树也不再小瞧他。“佛国真是能人辈出。”鹿素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能人,关你何事。”黄眉佛漠然道,他一脸倨傲,眼里都是鄙夷之色。显然,他瞧不上眼妖国之女。相比小西天佛,黄眉佛行事手段更铁血、冷酷,顺己者昌,逆己者亡。七尺狼就是最好的例子,它盛怒而来,本想吃掉黄眉佛立威,反被泪婴寺的小佛杀掉了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契约兽不知一个,七尺狼死了也无关轻重,他不会放在心上的。只是佛王的两尊分身坐镇剑灵山,黄眉小佛当着他们的面斩去七尺狼,分明是戏耍他们,有挑衅之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污药王的哀鼎遽地砸出,撞向威戈佛王的第一道分身。而与此同时,苦剑也劈开虚空,直向另外一道分身斩去。

    当是时,污药王已和威戈佛王反目成仇,双方既然再无基情,那就只剩下仇恨了。

    倏尔,一道颤幌的佛光,自西北侧飚射而来,正是之前小西天佛飞遁的方向。他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污药王不由一怔,“是冲着我来的。怪也,他之前不是抢了青玉子的开车剑匣吗,为何还要与我撕比。难道污族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?”

    青玉子与污药王都出自污族。

    哀鼎与苦剑都祭出去了,仓促之间,污药王将手一抬,一团污光涌起,如黑色的海水,瞬息之间,冲向小西天佛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佛光之中,一物抛了出来,掷向污药王这边。“啊,那是!”宝嘉璃鸦山之主惊骇道,“是青玉子的脑袋,他被杀掉了。”

    荒谬,污药王只觉得荒谬。宝嘉璃鸦山的第二人,亦是佛王之身的青玉子,竟然被小西天佛枭去脑袋,葬身剑灵山。既无喜悦,也无怜悯,污药王一时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开车剑匣荡扫而出,将前方的那团污光撞碎了。

    “剑来。”

    又听小西天佛冷漠道。刷!刷!刷!刷!十九枚剑丸,依次驰来,落入剑匣之中,都被他收走了。

    至此,开车剑匣与路怒之剑都成了小西天佛的东西。除此之外,还有两枚异色剑丸悬在他上方,赫然是女诗姬剑丸。

    两枚女诗姬剑丸,一黑一白,呼呼怒旋,绕定小西天佛。它们似乎也认他为主,听其差遣。

    黄眉小佛羡慕道:“师兄好手段!”

    小西天佛一扬手,两枚女诗姬剑丸遽地飙出,飞向黄眉佛,“拿去,师弟。”小西天佛笑道。

    在泪婴寺,小西天佛与黄眉佛的关系最好,亲如兄弟,他们一前一后,拜在西天佛门下,成为他的外门弟子,其间,两人凭借自身的努力以及天赋,终于引起西天佛的注意,收为真传弟子,继而是核心弟子,随后是泪婴寺之主门下的第二、第三人。

    笑笑佛才是泪婴寺的第二人。哪怕是天赋异禀的小西天佛也比不上他。

    就是西天佛,也不敢说他能稳稳压制生平最得意的学生。

    故而,在泪婴寺有这种说法,西天佛之后,笑笑佛将是未来之佛,会接管泪婴寺。好在笑笑佛与小西天佛、黄眉佛的关系也很好,所以泪婴寺的诸佛还是很和睦的。

    黄眉佛接过两枚异色剑丸,大为欣喜,道:“谢过师兄。”

    锵!锵!

    两枚异色剑丸遽地化为长剑,即是女诗姬剑。污族杰出的俊彦青玉子被斩,他的宝物也被泪婴寺的小佛夺去,这等惊天之变,着实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黄眉佛得到了女诗姬剑,当即挥掌,当!当!金铁交鸣声遽响,器灵,女诗姬剑的器灵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女诗姬剑丸有两枚,可是器灵却只有一位,而且也是女剑灵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女诗姬剑的剑灵尖叫道。冲出剑外,并非她的本愿。她不得已才逃出来的,因为在外面的世界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黄眉佛喝道。他眸光一闪,僧袍随后舞开,一开了口的袋子随后飞出,登时,无穷吸力自袋子里传出,扯着女剑灵的身体,向下撞来。

    黄眉佛祭出的袋子,又叫做“膝盖袋”,只要被袋子收走,进入里面的奇异空间,被抓之人的膝盖都会中箭,故曰“膝盖袋”,相当诡异。

    女诗姬剑的剑灵也是第一次遇到“膝盖袋”,她可不想被收走,可不管如何挣扎,她的四肢如同铅坠,使不出力气。眼睁睁看着就要进入袋子里,那剑灵骇得讲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滑稽吼!”

    忽地,滑稽小树吼道。轰隆隆,气浪迭爆,无穷无尽的滑稽之力,在空中迸涌,掀开数万丈高的声浪,并将女诗姬剑的剑灵抛向高空,远离黄眉佛的“膝盖袋”。

    一开始时,黄眉佛就看不起滑稽小树,非要收了它占据的滑稽小僧的身体。可滑稽小树怎会同意,所以就和黄眉佛撕比在一起。你不让我痛快,我也让你不得好死。滑稽吼可是滑稽大帝所创的小神通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黄眉佛向后退去,同时,他也不忘收走两柄女诗姬长剑。“滑稽大帝也想分一杯羹,可他老人家并没亲自动手。滑稽啊。”黄眉佛暗道。

    当!当!两柄长剑对撞,再次化为剑丸,仍旧是一黑一白,落入黄眉佛的“膝盖袋”之中。

    原来,“膝盖袋”不仅能收人,还能收宝物。

    女诗姬剑丸才落入袋子里,剑灵瞬间就失去了与它们的感应,“我居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。黄眉佛太可怕了,泪婴寺究竟怎回事,平时低调的不像话,为何一反常态,这般高调。”女剑灵怪道,她叫做诗姬,正是两枚女诗姬剑丸的器灵。

    诗姬被滑稽小树救走,可她并无任何感激之心。“你对我不过是有所求而已,欠你的,我会还回去。”女剑灵漠然道。她不想亏欠任何人,哪怕是剑主。

    鹿素虽然也站在滑稽小树身旁,可是她躲了过去,并没受到多少影响。一方面,滑稽小树不想影响他与妖女的盟友之情,另一方面,妖皇的后裔自有她的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黄眉佛将“膝盖袋”搭在手臂上,袋子的口仍没束好,随时都能收人。“你身为剑灵,却想着逃离女诗姬剑,要你何用。当杀了!”黄眉佛表情冷漠。

    女诗姬剑的剑灵更是无语,她好好地待在剑丸之中,可祸从天降,青玉子那没用的东西,居然被黄眉佛斩了。他可是佛王哎,竟然不如一尊小佛。诗姬对她的剑主也很失望。“我本想着跟着黄眉佛,将会更有前途。哪知道这和尚更坏,他只想找一借口,将我除掉。”身为两枚异色剑丸的器灵,诗姬更爱惜自己,而非剑丸本身。

    小西天佛与黄眉佛从小在一起修行,他焉能不知师弟的心思,“黄眉急着斩掉女诗姬剑的剑灵,想来自有他的道理。”念头一转,小西天佛驭起开车剑匣,遽地飞向空中的女剑灵。

    既然师弟失手了,那就由他这个师兄帮他行凶。“将死之人。”小西天佛哼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女剑灵倏然逃去,她已经察觉到小西天佛的实力还在黄眉佛之上。“我能逃到哪里去,离开女诗姬剑,我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瞥到女诗姬剑的剑灵飞驰而去,小西天佛不由冷笑,当!他右脚一踩,开车剑匣的盖子飞了出去,十九枚剑丸尽数飞出。剑气横扫千百里,要将诗姬切成数万片。

    开车剑匣与路怒之剑都无器灵,可青玉子更喜欢的还是它们,而非女诗姬剑。同样的,小西天佛亦然,所以他才将两枚异色剑丸交予师弟黄眉佛,也是借剑献佛,既不伤同门情谊,又能彰显他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在泪婴寺,笑笑佛是西天佛之下的第一人。小西天佛表面上是服的,可骨子里与灵魂里,他还是不服的,时时刻刻都想着与笑笑佛分出高下,继承泪婴寺。拉拢同修才能提升自己在同门中的地位与影响力,小西天佛也谙此道。

    “可塑之才!他们都是可塑之才。”千本樱佛王见到小西天佛与黄眉佛的表现,更加心动。

    忽地,一道龙形剑气荡卷千里风云,携势万钧之势而来。是龙羞,古城剑的剑灵,他终于追了上来。“好个小西天佛,也敢那我开刷。”龙羞遽地瞥向前方。“泪婴寺真是不能小瞧,不知西天佛敢不敢现身。”

    龙羞是剑灵,诗姬也是剑灵,瞥到诗姬被数十万道剑气围攻,龙羞并无相助之意,“女人,小西天佛做的事情和我想的并无多少区别。本座若是得到女诗姬剑,也会摧毁你,或者将你炼化。”

    蓬!蓬!蓬!剑气炸开,倏化光雨,瑰丽绝伦。诗姬自然听到了龙羞在说什么,她也没打算向其求助。“我若死了,女诗姬剑丸也得毁去一枚。”诗姬怒道。

    女诗姬剑丸有两枚,一者黑,一者白。但凡毁去一枚,佛国名剑的威力与品质都会下降。

    当。一枚红色的剑丸撞来,砸中诗姬的手臂,女剑灵啊了一声,脚步不稳,几乎倒地。那枚红色的剑丸出自十九枚路怒剑丸,同样的,它们若是缺少一个或者几个,也会废掉。

    时至现在,小西天佛仍在攻击诗姬。他既是为了师弟,也是为了自己。所以诗姬必须死。

    “污法天女!”龙羞还是看不下去了,于是使出污族神通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污力如飞瀑,长千余丈,甩向十九枚路怒剑丸。“嗯?”小西天佛道,“古城剑的剑灵,你为何与贫僧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作对又怎样。”龙羞笑道。

    一旁,污药王心里很不是滋味,因为污法天女可是上古污族神通,就连他自己都不会。可是对方不过是剑灵,却能修得它。“苍天了噜,我污族绝学,难道要在外人手上发扬光大吗。”

    哀鼎与苦剑回到污药王身旁,可它们宝光暗淡,哪怕药王向它们输送佛力与污力也无济于事。“啊,这是!”污药王悚然惊道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,苦剑忽地飞回哀鼎之中,鼎盖也阖上了。“即是说贫僧再不能催使它们了?”污药王面有难色,因为这双佛器可是他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“剑锁春秋!”忽然间,小西天佛怒喝一声,十九枚剑丸分出四枚来,刷刷刷刷,化为长剑,四柄长剑代表四季,春剑与秋剑锁住龙羞方圆万丈内的空间,而夏剑与冬剑怒飚而来,寒暑依次呈现,要将龙羞斩杀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那又污力与佛力凝显而成的百余位天女,忽地迸绽出道道光华,结出蛋状光罩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夏剑与冬剑都斩在光罩之上,可没能劈碎它。而此时,污法天女快速结印,数万奇形怪状的污族之印向天飞去,可它们很容易地穿过蛋状光罩,不受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当当当,当当当!刺耳的撞击声传出。夏剑与冬剑都被几万个符印击退了,几在同时,龙羞大袖一卷,儒门浩然正气冲出,荡扫千里,咔嚓,咔嚓。春剑与秋剑封锁的空间也破掉了。小西天佛的“剑锁春秋”破了,没能困住龙羞,将他杀死的初衷也未能实现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四剑,它们由十九枚路怒之剑的剑丸分化而成,剑锁春秋被迫,它们也趁势回归。可龙羞不许,他将身一转,电射而至,大手向前抓摄,取来四柄长剑,将它们握住。当!当!当!四枚长剑都在挣扎,不愿落入古城剑的剑灵之手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龙羞不屑道,“本座亦剑灵也,你们真敢反抗我。”佛气与儒气、剑气,三气齐出,冲刷四柄长剑,洗去小西天佛在它们上面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嗯?”小西天佛暗道,他从青玉子那里夺来的开车剑匣,已经失去了和那四柄长剑的联系。即是说路怒之剑的剑丸失去了四枚,如今小西天佛能役使的只有十五枚了。

    震慑四柄长剑之后,龙羞再道:“小西天佛,交出开车剑匣,你一个出家人,开什么车。还是让本座做那老司机吧。”

    小西天佛哼道:“凭本事来取吧,贫僧不惧你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