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回到剑灵山。

    鹿素悚然一惊,是她来了。那个汉子,他曾经以一己之力,做到佛国之主的位置。如今修成妖身,再次回归佛国。

    占据拥有鹿素外壳的机关人偶,她的真身乃是妖皇后裔。然而,她的妖皇血脉并未觉醒,远不是酒魔智的对手。而且在妖国,她也和酒魔智见过几次,双方还是很友好的,并没起冲突。可到了佛国,一切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除了鹿素之外,蛾皇也觉压力陡增,如今,月光菩萨相当于是她的分身。菩萨的本体是蛾皇斩落的一片细鳞,如今也是菩萨了,而她的真正修为,远在菩萨之上,虽不是佛王,可也无限接近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污族的两位大基老也内讧了,青玉子和污药王都要置对方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龙羞!”剑子仙肌将他的器灵唤了过来。只要古城剑还在剑子手中,龙羞就不敢反抗他。“你也感觉到有一股可怕的妖气降临我佛国了吗。”剑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什么也没感觉到。”龙羞回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!”龙羞心道,“那股妖气还有浩荡的佛气混在其中,而且我对那人很熟悉。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酒魔智释放的妖气,传遍佛国的各处,她并无任何隐瞒的意思。有心人会明白她的本意,若是无心者,他们也不够资格参与到这场游戏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忽然间,威戈佛王的分身祭出一截黑色的焦枯树枝。

    树枝甫一离开威戈佛王的分身,遽地射向污药王,登时乌光迸射,杀机遍布。“污药王,我的基友啊,你今天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黑耳木的枯枝!”污药王是何等眼力,已经辨出飞向他的那截树枝是何来历。传闻,真正的剑灵山之中封印着佛国的神树黑耳木,准确的说是黑耳木的最重要的树干。

    谁能得到它,它就会任其为主,再次苏醒过来,成为佛国的象征。有很大的可能,黑耳木的持有者会登上佛国之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污药王,那截黑耳木的树枝用来杀你最合适不过了。”青玉子得意道,“我与威戈佛王早就达成协议,他忍痛牺牲基友,而我会成为宝嘉璃鸦山最尊贵的人。”

    锵!锵!锵!青玉子上方的开车剑匣,飞出十九枚剑丸,这些都是路怒之剑。“贫僧要开车了,污药王,死来。”青衣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十九枚剑丸呼啸而出,剑丸后,荡起数千丈高的剑浪,而青玉子则乘风破浪,“送你归西。”他再道。

    污药王悲愤异常,心好痛啊,曾经最爱的汉子,那称之为基友的存在,居然祭出黑耳木的树枝,真的是要杀掉自己。“贫僧痛的无法呼吸。”污药王悲哀道。他双臂齐振,苦剑与哀鼎同时飞出。

    哀鼎之中,旋起一道道凄厉哀音,而苦剑也绽放数万道寒辉,月光一般,洒向那截黑耳木的枯枝。

    污药王还是知道的,他今天在劫难逃,基友要他命,族人也要他命。“贫僧要逆天,要改命。”宝嘉璃鸦山之主忽地喝道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自苦剑绽放的寒辉,全被黑耳木的树枝撞碎了,就是哀鼎飞出的凄厉音浪,也能撼动黑耳木。

    更让人胆寒的还在后面,青玉子在开车。他也是老司基了,拥有开车剑匣、路怒之剑。“让你死,你就休想活下去。”这位污族的大能,也是宝嘉璃鸦山地位仅次于污药王的大污师,早就对污药王不满,想取而代之。所以他才接近威戈佛王,与其做了消声眼交易。

    “两位,你们看,污药王也是一代佛王,却命丧族人之手。”破碗僧笑道。

    “怎样,破碗僧,你想救他?”酒仙佛哼道。他与破碗僧一般,都是当今佛国之主的分身。

    “非常时期,你们还是不要再争执下去。”剑子仙肌笑道,“妖国的人来了,佛国的人来了,还有一个地方的人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个地方的人。”破碗僧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千佛山!”剑子仙肌道出一个名字来,“两位不觉得奇怪吗,千佛山再无佛王,为何佛国还没将其消灭。”

    “千佛山号称有千佛,如你所说,他们对外宣称并无佛王。可事实如何,我们不得而知。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“九禅皇,你们可还记得他!”剑子仙肌再道。

    “让人印象深刻的佛修,想忘了他都难。”破碗僧道,“可惜,他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相信他死掉了?”龙羞忽道,“我可是不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我们佛国的上一位主人,他还活着,你们不也是知情的吗。”龙羞再道。“反正都是佛国之主,前任与现任,对我来说没多少区别。谁能让我自由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如何!”剑子仙肌怒道,“你就背叛我们吗,投靠酒魔智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从怨葬佛王那边传来的妖气是酒魔智散发出去的,她真的回来了。”破碗僧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佛国的人都道酒魔智涅槃了,可实际不然,他是修炼大神通时,遇到了意外,心魔又起,几乎要了他的命!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酒魔智,上一代佛国之主,曾斩去心魔,那魔头化为小黑天魔王,以女人的形象待在酒魔智身边。

    佛国的高层,古老的佛王、大佛、古佛,也都认为酒魔智不会再有心魔,可他们都错了。当酒魔智的心魔再次醒来时,要是他的佛躯毁灭之时。谁也不能预料后面会发生什么,而且酒魔智也彻底从佛国消失了。

    佛国的高层向外宣称,酒魔智已经涅槃,所以才选出新的佛国之主,酒仙佛。然而这个酒仙佛和剑子仙肌、破碗僧身边站着的和尚除了长相相近,再无多少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酒仙佛的贪念所化,分身而已。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“酒魔智现身了,小黑天魔王也会随之现身。”剑子仙肌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,酒魔智斩去了第二个心魔,这次,魔头又长成什么模样,我希望是汉子,这样贫僧就能和他Gao基。”破碗僧道。

    当今佛国之主的三道分身,还在讨论酒魔智的心魔,同时戒备四周。因为妖国、佛国,千佛山,魔道之人,神秘的世家,佛门的其它势力,也都有可能现身。

    黑耳木!

    想得到黑耳木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和鹿素站在一起,他道:“妖女,你在担忧什么,有我和你并肩作战,完全没必要怕什么莫须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真希望我也能像你这么乐观。”鹿素无奈道,“可妖国的新贵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蛾皇吗。”滑稽小树道,“她来了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嗤嗤嗤,嗤嗤嗤!滑稽小树的头颅上,迸出数千道紫色的长线。“滑稽之心的封印解除了!”滑稽小树愕然道,“大帝,滑稽大帝,您这是什么意思。”滑稽小树都快哭了,因为他体内有一颗滑稽之心,紫色的滑稽之心。

    现在,滑稽小僧的躯壳已被滑稽小树完全占据了,它也已人形出现,虽然感觉很不舒服就是了。从树变为人,也是需要勇气的。

    滑稽大帝留下的那道残识,早已消散,所以滑稽小树的抱怨他并没能听到。

    紫色的滑稽之心,忽地从滑稽小树的识海跳了起来,直达万丈之高,“不可啊。”滑稽小树吓了一大跳,若是那颗紫色的心脏逃了出去,在场的诸人,不管是佛还是妖亦或大污师,都会攻击滑稽小树的,包括他的盟友鹿素亦然。

    好在滑稽之心被一股绝大的力量拍了下去,轰隆一声,落入滑稽小树的识海,再不能飞起。“好险啊。”滑稽小树暗道,“可那股神秘的力量从何而来,我为什么不知道。”在他起疑之际,鹿素一掌拍向他,并道:“看,那边!”

    那边?滑稽小树抬起头来,瞥向不远方。山,一座山的轮廓渐渐成形。

    “剑灵山!”滑稽小树失声道,“那是真正的剑灵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鹿素答道,“看来除了我们之外,佛国还有其他人也对剑灵山感兴趣。威戈佛王再也藏不住它的秘密了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像是一阵烟雾似的,剑灵山的轮廓倏地消散开来,好像从没存在过似的。滑稽小树、鹿素以及剑子仙肌等人颇觉遗憾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忽地,盗果佛吐出三万斤鲜血,而两尊佛王也在血河之中浮了起来,可他们的气色很差,身高也只有三尺。

    “火宅佛王,无剑佛王。”破碗僧道,“你们怎么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两尊佛王,他们身上的戒印还在,可虚弱了很多。勉强回道:“救我们,情救我们!”

    与两尊佛王一起退出来的还有蛾皇的念识体,它重新回到月光菩萨的识海之内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佛光冲天怒飚,遁向威戈佛王的第一道分身那边。

    分身,威戈佛王的第二道分身出现了。

    砰!砰!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双掌相接,而且他们手指相叠,眼睛之中,迸发一道道神虹,将彼此连接砸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爱情吗。”酒仙佛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认为是基情。”剑子仙肌道,“威戈佛王真是奇人啊,他的两道分身,一见面就牵手,而且基情脉脉,真是羡煞我也。酒仙佛,破碗僧,我们为何不能学习他们。来,让我们牵手,如何。”

    刷!刷!

    酒仙佛、破碗僧疾驰而出,远离剑子仙肌。此人现在身不着物,而且自我感觉良好。

    “和他同为当今佛国之主的分身,我很惭愧。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啊,想杀了他这个变。。。。。。态!”破碗僧亦道,“只是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,他们为何还不分开,真要当着所有人的面Gao基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破碗僧还有些小期待呢,说笑的。

    盗果佛吐出几个人之后,陡觉舒服些。他道:“出去,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出去。”一道声音响起,赫然是罪恶之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罪恶之镜不是被污药王收走了吗,你怎么还会待在我的身体之中。”盗果佛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被他收走的是真正的罪恶之镜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盗果佛怒道,“火宅佛王已经现身了,为何不回到他的身边,你们才是一对啊,我只是外人,更无意抢走别人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火宅佛王自顾不暇,你管他作甚。”罪恶之镜又道,“盗果佛,我真的很喜欢你,所以不打算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盗果佛的灵台又是一阵幌荡,识海同时起了千丈高的骇浪。都是罪恶之镜在作怪,为了向盗果佛施加压力。如果对方在拒绝它,绝没好下场。

    不久前,盗果佛能吐出两尊佛王,一尊佛王的化身,以及蛾皇的念识体,全都是因为罪恶之镜在暗中帮助他。

    因为罪恶之镜也不愿意和很多人共享盗果佛。

    “灵台,你就那么喜欢贫僧的灵台。”盗果佛怒道,“换个地方,可以吗。最好还是饶了我吧,我为你找来新的寄主?”

    “你是被选定的汉子,只是你还没察觉到而已,等待天命吧。”罪恶之镜又道。

    天命所归,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罪恶之镜也没讲明。

    所以盗果佛感到很迷茫,也很畏惧。

    忽然间,砰的一声,污药王被黑色的树枝击中了,哀鼎与苦剑也没能护住他。

    是黑耳木的枯枝啊。

    而且是两截枯枝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留下了不止两道分身,每一尊分身,他们都有一截黑耳木的树枝。在剑灵山的废墟之上出现了两道分身,所以有两截枯枝。

    “啊!”污药王的右臂炸开,化为一团黑雾,可是黑雾也被两截枯枝汲取了。

    “何不撒手人寰。”青衣子冷笑道,他右臂倏扬,五枚剑丸电射而出,要贯穿污药王的另外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废掉一条也是废,两条亦然,那全部毁了!

    青玉子急着出手,因为他担心事情有变,会对自己不利。而且此地,威戈佛王的两道分身出现了,事情已经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。“看来佛国的两位药王都是真小人,谁都骗啊。”青玉子暗道。“壮消声药虽好,可也不能多吃。如今,佛国的炼丹之人远远超过炼器之人,也都是你们的错啊,威戈佛王,污药王。”宝嘉璃鸦山的第二人,他将一切都怪罪在两位药王身上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死在这里了?”污药王悚然道。

    五枚剑丸,两截黑耳木的枯枝,不管是哪一方都会瞬间要了污药王的命。

    可让人困惑的一幕出现了,黑耳木的枯枝并没在攻击污药王,反而是扫向五枚剑丸。叮叮当当,金铁交击声不绝。

    “威戈佛王,你这是什么意思,”青玉子诧异道,“按照计划,我们该杀了他才是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