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首佛王的惨叫声传出数千里远。他中间的那颗脑袋才是最重要的脑袋,若想让其重生,耗费的灵力佛元尤甚。

    谁,是谁打破了贫僧的脑袋。千首佛王剩下的九百多颗脑袋望向四周,找寻那道乌光的来源。

    击碎千首佛王脑袋的这道乌光,既无魔气,也无佛气,相当诡异。而且还未散去,像是一条黑蛇,盘亘在佛王上方。嗤嗤嗤,嗤嗤嗤,一道道比麦芒还细的黑线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千首佛王惊道。他的千颗脑袋毁了近乎百数,而且最重要的也炸掉了。

    “花开见我。”只听千首佛王吼道。砰!砰!砰!三百个佛头脑后的光圈炸开,神华迸涌,结出三万朵莲花,呼呼怒旋,扬起数万丈高的光浪,将从天而降的一道道黑色长线扫碎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几不可辨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千首佛王随即捕获到了声音的源头,“宵小之辈,出来。贫僧今天非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绝非渡化,而是火化!

    呼!一阵黑风拂过万年古刹的上空,一截木头悬在空中,那木头也是黑色的,而且发声源也是它。

    千首佛王很是诧异,“为何是一截木头,它是什么来头,为何能伤到我的本源佛气。”

    “小黑天魔王。”忽然间,酒魔智喝道,“还在等什么,斩去那个长了很多脑袋地和尚。杀了他之后,我就将你的真身唤出。”

    “酒魔智,你说话可算数!”黑色的木头问道。它不怎么相信对面的妖女,在她还以汉子的身躯活动时,他站在诸佛、佛王之上,是佛国的无上主宰,号曰佛国之主。如今,她早已舍弃佛身,修得妖躯,再次降临佛国。

    这截黑色的木头也大有来历,里面封印着一位魔头,叫做小黑天魔王,她是酒魔智的心魔所化。当年,还是佛国之主的酒魔智,为了修得更上层的禅功,断然舍弃心魔,让其自生自灭。可他的心魔很眷恋本体,以子为身份,且称呼酒魔智为父。

    如今,酒魔智成了妖女,小黑天魔王的立场虽然动摇了,可她还是很尊敬酒魔智的,可以称其为母亲了!

    当初,酒魔智以妖女之身觉醒时,因为担心小黑天魔王会背叛她,才将她的真身封印,并将她的元魂封印在黑耳木之中。

    黑耳木,在佛国传说中出现的神物,据传,佛国与妖国进行旷世大战时,黑耳木也被受到了殃及,树根都被烧成灰烬了,树干与树枝都大妖与佛王等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酒魔智在妖国杀掉一头大妖,而且抢走了他的黑耳木树枝,并将小黑天魔王的身体封印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成为女人有什么好的,搞不懂现在这个酒魔智的想法。”小黑天魔王心疑道,他的元魂躲在黑耳木之中,相当安全。可她还是更喜欢原本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是黑耳木!”

    “佛国的神树黑耳木再次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,我们有多少年没见过黑耳木神树了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,诞生于佛国的那株黑耳木在妖、佛的大战之中毁掉了,可最长的那截树干在剑灵山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剑灵山除了基老与壮消声药之外,哪有什么神树。想来都是好事者的无稽之谈,他们想得到黑耳木都快疯了。”

    当是时,表面上的剑灵山已成了废墟,真正的灵山还未开启。怨葬佛王与他的几位得意学生都是知道的,可绝大多数僧众不知。

    包括怨葬佛王在内,白切基、水朱玉、酸财鱼等人也不想让众僧知道他么不该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当年,佛国与妖国大战,战争的落幕地址就是剑灵山,黑耳木也是在那里成为了过去,树干与树枝、树叶、树根都被妖与佛分走了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怨葬佛王心道,酒魔智,你偏偏这个时候祭出一截黑耳木的树枝,用心之险恶,贫僧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其实,怨葬佛王手里也有黑耳木的残片,是一段百余丈长的树根,形如木龙,栩栩如生,散发着清新的绿茶气息。“酒魔智,你在打什么注意,贫僧早就知道了。你与当今佛国之主,两者相争,只有一人能活下来,贫僧随后出面,将你们之中的胜利者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真是好演员。”白切基佛王道,“他明明恨死了酒仙佛,一个连佛王都不是的年轻人,先师尊之前,登上佛国之主的宝座。如果可能,师尊早就动手了,他迟迟不愿出手,皆因他知道前代佛国之主没死,只要让两代佛国之主撕比,师尊才能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一物掷来,砸中了白切基佛王。登时,火光迸滚,燃烧诸天。“酒魔智,你还不死心,佛国之人,但凡或者的,都不会同意你重新做回佛国之主。酒仙佛虽然也没多佛国做多少贡献,可他比你强多了。”白切基数落酒魔智女王的不是。他小时候可是听说过很多酒魔智的事,所以对她很反感,时间也没能冲淡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白切基恼极,觑定砸中他的宝物,是一把梳子。梳子上还有猪毛,而且有很多猪毛。“酒魔智,为何伤害美人猪,放了它,放了它。你一次扯下它那么多猪毛,良心不会感到痛吗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,快远离那梳子。上面有那么多猪毛,它是戒印!妖女想控制你,所以才祭出梳子,都是用来迷惑你的,她是我本意是收了你。”水朱玉佛王即道,他和白切基的关系最好,远远超过酸财鱼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!炸声不绝,三十多根猪毛都在炸掉了,巨大的能量冲击使得白切基佛王怒退数千丈。

    猪毛是炸了,可梳子还在啊,它是酒魔智女王施展的戒印所化。

    酒魔智不但收了独目佛,还想擒下白切基佛王,据为己用。“白切基几乎就是怨葬佛王的亲生儿子,在他的门派之中,素有小怨葬之称。可没人敢说什么,就是怨葬佛王本人也不觉有异,因为他本就想培养白切基,做他的接班人。”试探,酒魔智女王分分明是在试探怨葬佛王,如果她擒下了白切基,而他的师尊毫无反应,那酒魔智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白切基也非寻常佛王,佛指扬起,嗤嗤嗤,银光迸扫,斩向那把女人用的梳子。“酒魔智,你太可恨了,明知我等是僧人,并无头发,还拿出梳子嘲笑我们。”

    可从白切基手指迸出的银光,斩落在梳子之上,像是雪入沸水,并没激起多少动静。梳子仍是梳子,同时也是戒印。

    酒魔智一世为佛,再世为妖,她在戒印的造诣远胜于怨葬佛王。那把秀气的梳子正是戒印所化,只要白切基接受它,即能长出头发来,而且头发不增不减,不荣不灭。头发在时,戒印就在,脑袋没了,头发才会枯萎,戒印也才会消除,相当残酷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梳子遽地飚射而至,一阵阵恐怖的能量在涌动,向下轰去,而且封锁了白切基佛王的全部退路,他只有进路一条,可是那路是通向酒魔智的。

    而白切基毫无拜倒在酒魔智脚下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金刚不坏拳!”

    倏尔,另一尊佛王水朱玉,大步而来,挥拳砸向梳子。他的拳头犹如金山,轰隆隆,击中梳子,荡起数千米高的气浪,绚光抛舞,缤纷瑰丽。

    “吾师啊,他既没出手帮助千首佛王师弟,也不打算帮我,他是冷酷,还是无情呢。”白切基心道。既无退路,只能前进了,在他前进的路上,还有佛友相助,真是比基情还真切啊。水朱玉以金刚不坏拳相助,为白切基佛王扫除障碍。

    那把戒印所化的梳子,已被数百个山一样的拳头轰退千里之外,难以靠近白切基。

    酸财鱼佛王冷冷平瞥向千首佛王那边,“黑耳木已经出现了,你还有活命的机会吗。小黑天魔王会斩尽你全部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确实,在黑色的木头攻击之下,千首佛王更多的是飞逃,不与其短兵相接。可小黑天魔王驱使黑耳木,死死跟着,像是蝴蝶见到了花。“前面的和尚,快点逃吧,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,我可不是白眉佛王那样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之前,白眉佛王以魔器千牛花以及吞佛残罐,都没能杀掉千首佛王,只是砍了他的一些脑袋。

    为了取回真身,小黑天魔王非要杀了千首佛王不可,否则酒魔智不会和她做交易。

    “欺佛太甚,贫僧送你上天啊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千首佛王遽地转过身来,正对着那截黑色的木头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要做啥。”小黑天魔王疑惑道。从他的角度看去,千首佛王的脑袋仍然堆在一起,相当另类,也很诡异。

    陡见千首佛王,佛指向前一划,哧啦,虚空裂开,一条千丈长的长蛇,吐出一团团雾气,烟笼寒水似的罩向黑色的木头。

    而那条长蛇正是佛王的炼魔之剑所化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黑耳木之中,魔头怒道,“你的炼魔之剑,也敢放出,我让你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,一圈圈黑色的涟漪荡开,旋扫过天空,与白色的雾气相撞。刹那间,黑色与白色占据了这片空间。可几个刹那之后,白雾渐浅,那千丈长的大蛇也停了下来,不再向前。因为它也感觉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黑色的能量长流,劈中大蛇,发出阵阵金铁交击之声。而大蛇身上有好几层鳞片,可以将能量乱流挡去或者震碎。

    “再逃下去也不是法子。”千首佛王苦闷已极。若非酒魔智现身了,他此时应该去帮火宅佛王了,而不是在此逃命,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“黑山牢妖。”忽地,黑耳木里面传出一道声音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魔气炸开,彩光抛舞。而一座黑色的牢笼出现了,门已打开,无数手臂向前劈扫而出,手臂已经超千百丈了,而且还有继续下去的意思,因为它们还没抓到千首佛王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千首佛王只道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铿锵,大蛇再度化为长剑,劈扫而出,砰砰砰,千百条手臂都被蛇形长剑切碎了。可是碎肢忽又凝聚起来,变作手臂,而且上面还覆盖了厚鳞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。蛇形长剑砍在那一条条手臂上,只有一团团碎鳞迸抛而起,手臂并没断掉。这些手臂都是从黑色的牢笼里冲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千首佛王这次完了。”酸财鱼佛王暗道,他有幸见识过小黑天魔王施展过“黑山牢妖”,将一位新晋的佛王生生炼化了。而如今,千首佛王受到重创,佛王业位不稳,很难承受住黑耳木与小黑天魔王的攻击。

    砰,砰,砰……

    又有几十条手臂扫来,拍在千首佛王的脑袋上,一击之下,敲开他的颅腔,脑浆也飞甩而出。咔嚓!一只和长臂相连的黑手,它的五指如撬棒,掀开了五个佛头的头盖骨。

    “啊!”千首佛王痛吼不已。“是黑山牢妖。”他道,“确实是前任佛国之主的神通,他将其传给了小黑天魔王,这也是诸佛人所共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当断则断。

    千首佛王也是狠人,当即自毁五个佛头,砰砰砰!砰砰!炸声遽起,将数十条从黑色牢笼里冲过来的手臂一起炸成齑粉,再不能恢复成完整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我会放出几座牢笼。”忽地,黑耳木之中的魔头笑道,“一座牢笼怎能困住你,至少得七座!”

    说完,小黑天魔王再次施展“黑山牢妖”神通,轰隆隆,震响不绝,七座千余丈高的牢笼同时显化,它们出现的瞬间,千首佛王的数百个脑袋都呆住了,“贫僧现在尚可对付一座牢笼,再来七座,贫僧想逃都难啊。”

    呼!呼!呼!呼!呼!

    数不清的手臂自七座牢笼中冲出,在空中交织成一张妖气森森的巨网。而那一只只黑手,遽地张开,像是利剑,也都劈向千首佛王的数百佛头。

    “可怜,千首佛王难逃一劫。”见了这一幕,酸财鱼佛王叹息道,他很同情千首佛王,可不会帮他。

    铮!铮!铮!忽地琵琶声响起,一青面狐女抱着琵琶,手指或扫或拂或挑,杀伐之音犹如九天银河迸涌而去,撞破空中的巨网,崩崩崩,一条条手臂也应声迸裂。

    青面狐女正是五弦琵琶的器灵,而那琵琶又是千首佛王的本命佛器之一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对你最好。为何你不知呢。”青面狐女说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又是一道青色月牙状的音弧斩出,劈碎一条数千丈长的黑色手臂。“千首佛王,是时候离开佛国了,你和我会成为道侣的。”青面狐女道。

    “放过贫僧吧。”千首佛王堆积在一起的佛头,异口同声道。它们明显在惧怕五弦琵琶的器灵。

    因为器灵的修为更在千首佛王之上,他怕青面狐女也在情理之中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