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花一佛头。

    魔器千牛花最终还是祭出了,而且每朵牛头似的花朵都旋向一颗佛首。

    千首佛王有一千个脑袋,每个脑袋被斩了之后,运转神通,即能重新长出,而且新的佛头更胜以往。可是,这也是很消耗佛元禅功的事情,说不定还会降低他的佛王业位,所以千首佛王也不会缘故无故砍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的魔器,竟能从吞佛残罐里飞出。而且它虽然散发着似有似无的魔气,更多的是佛气啊。怪哉,难道魔也能成佛。”千首佛王忽地转身,右掌挥起,犹如大刀,遽地斩去,哧啦,哧啦,哧啦!金色的长流如同龙蛇飞舞,冲向那一千朵花。

    然而,金色的长流甫一靠近那些千牛花,一尊高千丈的魔头站了起来,他手持吞佛罐,罐口向下,将金色的长流全都收于罐内。

    “师弟,怎么会有两个吞佛罐!而且那魔头拿着的罐子,除了没有罐盖,完整如初,不该这样的。吞佛罐已是残缺之宝,在佛国,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。”白切基佛王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师兄。”白眉佛王笑道,“那魔头与吞佛罐都是我修炼的一门小神通所致,他们存在的时间很短,你看,已经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白切基佛王向前望去,果然,那头千丈高的魔头与吞佛罐化为一阵黑雾,没入千牛花之中,再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因修炼小神通才凝显而出的魔头正是当年千牛花的持有者,是与不是?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。”白眉佛王笑道。“他的运气也够差的,刚好遇到了我。除魔斩妖,本是我佛国分内之事。收走他的魔器也是为了匡扶天下正道。”白眉佛王正气凛然,佛气浩荡千万丈。

    白切基佛王心中冷笑不已,他还未开口,另外一尊佛王走了过来,此人乃是水朱玉佛王,和白切基的关系最好,行如手足。

    水朱玉的修为更是在白切基佛王之上,可他除了师尊怨葬佛王之外,事事以大师兄为尊。“白眉,你的吞佛罐可否让我一观。”直接,水朱玉佛王很直接啊,佛手伸出。

    白眉佛王愣住了,他大袖一抛,盖住左手中的罐子,说什么也不会让水朱玉佛王看的,谁不知道他借走的宝物,没有几年甚至是几十年,绝不会归还的。“哈哈哈,水朱玉,我这破罐子,你看它作甚,入不得你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呢。”水朱玉佛王笑道,“吞佛罐当年在佛门也是鼎鼎有名的煞器,被上古的一位佛王毁掉了罐盖,可仍有研究的价值,兴许我能重新炼出盖子,于你来说,也是极好的,切勿拒绝我的好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眉佛王沉思道。

    水朱玉佛王在佛国是有名的炼器师,说不定他真的能修好吞佛罐的盖子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白眉佛王的袖子拿走了,亮出吞佛残罐。“水朱玉,你靠近些看就是了,还是不要拿在手上,我怕你摔坏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。”水朱玉佛王笑道。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一道水幕倏地降下,盖在吞佛残罐之上,将它卷走了。分明是水朱玉佛王强行收走了罐子,而且还是当着白眉佛王的面,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啊。

    看到水朱玉这般强势,白切基佛王暗喜不已,师弟好手段,也为我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好快!”白眉佛王这才道,他的吞佛残罐已被水朱玉佛王夺走了,几十息之后他才反应过来,可罐子已在别人手里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“此罐早已是我的本命佛器,他休想将其据为己有。”白眉佛王很自信。

    可是罐子被水朱玉佛王收走之后,他哪有研究的意思,将它收到储物袋之中,一脸无辜,好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雾草!

    白眉佛王气得两道眉毛飞了起来,飕,飕!劈向水朱玉佛王,混账东西,还不还回来。太可恶了!

    哗。又是一道水幕,凭空而起,挡下了两道白眉。“你我都是同修,为何攻击我,白眉,你太过分了,我难道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情吗。”水朱玉无辜道。他生得异常俊俏,面如冠玉,眸似红色的宝玉,所以怨葬佛王才赐予他名字,水朱玉。当然,白切基的名字也是怨葬佛王赐下来的,除此之外,他的弟子还有酸财鱼佛王……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一道酸气遽地斩向白眉佛王。“哈哈哈,白眉,你为何出口伤人,我与水朱玉、白切基从来都是一体的。”酸财鱼佛王大笑。

    哗啦啦,长河迸涌,一条大鱼在水中跳了出来,在鱼背上站着的赫然是酸财鱼佛王,他脚下的鱼叫做财鱼,所以怨葬佛王才称呼他的弟子为酸财鱼,因为此人的佛气很酸。

    白切基、水朱玉、酸财鱼,三尊佛王站在一起,登时,无形威压扩散出去,就是白眉佛王也向后飞退,蹬蹬蹬,退出千百丈。“还我吞佛罐!”

    “什么吞佛罐,那是什么。”水朱玉佛王笑道,“白切基,酸财鱼,你们看到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酸财鱼佛王即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关注千首佛王师弟,没有注意到白眉师弟的罐子,师弟啊,你再找找看,那么大的罐子,掉在地上要是碎了,也有残渣的,捡起来就是了。”白切基一脸严肃,正经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们三人的意思,分明是不打算归还吞佛残罐了。更气人的是,在场有无数僧众,他们可不是瞎子,可没人答话,显然,事不关己,他们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你们将吞佛罐藏起来就没事了,它可是我的本命法宝。”白眉佛王心道,罐子和他已经不可分开。随即,白眉抬起右手,喝道:“回来吧,我的吞佛罐!”

    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啊,怎回事。白眉佛王惊道,因为吞佛罐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没见那什么罐子,白眉,不可错怪我啊。”水朱玉佛王道,“你还是在找找看,是不是忘在家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,我的吞佛罐!”白眉佛王再道。

    还是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的储物袋有问题,给我!”白眉佛王怒道。

    “白眉啊,太难看了,你的罐子丢了,非要赖在别人身上,难怪你在同修之间的人缘那么差,都没人帮你。”酸财鱼佛王都,他脚下踩着的那条大鱼一张口,吐出一道水流,像是钢铁之流,打向白眉佛王。

    飕!飕!白眉佛王的两道长眉飞起,扫向那道水流。“一条鱼也敢欺到我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倏然间,金云遍布,佛威浩荡,一根就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砸了下来,轰隆一声巨响,砸碎了财鱼吐出的那道水流。

    是酒魔智女王出手了。

    酒魔智祭出就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一击之下,毁掉了那道坚固若钢铁的长流。

    “来,到我这边来。”酒魔智对白眉佛王说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白眉佛王一惊,他没想到酒魔智会主动招揽他,现在,他名义上还是怨葬佛王的弟子,身上还有戒印,戒印不除,怨葬佛王随时都能役使他。

    “美人猪就在酒魔智手里,说不定她能为我解除戒印。”白眉佛王心道。

    怨葬佛王那老东西,神神秘秘的,谁知道他在想什么,先是千首佛王,再来就是我,他还想杀掉多少弟子。白眉佛王权衡再三,还是向酒魔智飞去。

    因为酒魔智出手了,白切基、酸财鱼、水朱玉都没在为难白眉佛王。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那根九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迸绽出一道道佛光,斩落下来。“是冲我来的。”水朱玉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为了吞佛罐吗。”

    水朱玉双手挥舞,结出几十道佛印,轰隆隆,一座座高十万丈的大门出现了,门有三百之数,挡在那根就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前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

    一座座大门接连炸开,经受不起就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冲击。“我的金刚门啊。”水朱玉惊道。

    三百道金刚门,全部迸裂,无一完好。水朱玉就在金刚门之后,一脸骇然。那根九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是怨葬佛王的大姬姬,而祭出它的却是酒魔智女王。所以水朱玉佛王相当于是面对两个可怕的人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吞佛罐是守不住了,还得还回去。”酸财鱼佛王传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给酒魔智,我们要了那破罐子也没用。”白切基佛王亦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这样说了,我只好放弃它了。哎,我还想着修复罐盖,如今看来,是老天不给我机会。”水朱玉佛王无奈道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一缕佛气扫落,斩破了水朱玉佛王的储物袋。“啊!”水朱玉悚然道,他的储物袋可是能隔绝外界的一切气息,所以白眉佛王才不会收回吞佛罐,如今这般容易就被毁去,落差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飕!飕!飕!一道道宝光冲天而起,飞向酒魔智。每一道宝光都代表一件佛器,甚至是魔器。

    水朱玉佛王怒极,“你取走吞佛罐就是了,为何还偷走其它的宝物,它们可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酸财鱼佛王眼见不妙,大手拍出,轰隆一声震响,一个老坛子飞了起来,里面装的可都是酸菜。“水朱玉,我来助你。就让这老坛酸菜帮你夺回宝贝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老坛酸菜遽地飚射而出,几个呼吸就已追上三道宝光,相当于抢回来了三件佛器。可余下的五道宝光,风驰电掣,老坛酸菜追之莫及,也只能原路飞回,再迟些,酸财鱼佛王担心坛子也会被酒魔智抢走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天崩地裂,九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落而下,砸向装着酸菜的老坛子。

    如酸财鱼佛王所料,酒魔智还真相中了老坛酸菜,非要抢走不可。

    “师尊虽然不想和酒魔智起冲突,可我们不一样。”酸财鱼佛王哼道,“两位,不用迟疑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白切基与水朱玉,两尊佛王早就不耐烦了,各自放出万道佛光,汇成光龙,咆哮连天,撞向那根九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吼!龙吟撼动苍穹,万年古刹也在幌动。可怨葬佛王仍然无喜无悲,他的学生在做什么,好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。

    两条巨大的光龙,分别缠住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两端,咔嚓咔嚓,用力绞缠,要将它勒断。可哪有那么容易,崩!崩!两声炸响之后,毁灭的却是光龙,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尚存人世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老坛酸菜被一道道能量乱流劈中,击出一串串火光。坛子里的酸菜也洒了出来,那可是腌制了五百年的酸菜啊,那味道,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吗,酒魔智。”酸财鱼佛王笑道,“我的老坛酸菜,你想抢走,没那么容易。坛子里除了酸菜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面条啊!

    可是那面条可不是寻常之物,而是用龙筋、美人猪的猪毛炼制而成,劲道异常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根近乎万丈长的特制面条,飚射而出,酸味冲天,还有很多酸菜挂在面条上。“去吧,我的面条,缠住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让酒魔智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。”酸财鱼佛王吼道。

    “酸财鱼是认真的。”水朱玉佛王笑道。“我平白无故丢失好多宝物,怎会善罢甘休,哪怕你和前任佛国之主有关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,金色的汪洋遽然卷起千丈高的礁石,抛向酒魔智。“还我宝物,妖女。”

    白眉佛王如今站在酒魔智右边,他道:“还是让我出手吧,女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魔器千牛花连千首佛王都杀不死,吞佛罐也被人夺走了,还敢在我面前说大话。”酒魔智冷漠道。

    面对酒魔智的嘲讽,白眉佛王一点脾气都没有,他讪讪道:“千牛花虽然有一半毁掉了,可还剩下五百朵。而且千首佛王师弟已是强弩之末,杀他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酒魔智不冷不热回了一个字。她虽然救回了白眉佛王,可也没给他好脸色看。任何人都要仰视她,否则不得好死,这就是她的规矩。

    白切基、水朱玉、酸财鱼,三尊强势佛王,一道杀来,他们的佛力摧枯拉朽,化去酒魔智的妖气,几个回合,已将那根就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钳制住了,将其禁锢在虚空之中,并用佛气冲刷它,涤扫上面残存的妖气。

    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毕竟是怨葬佛王的大姬姬,白切基等人可不敢真的毁去它,否则如何向师尊交代。

    “很好,趁着他们无暇多顾,贫僧可以逃离此间了。”千首佛王暗道。他如今真是小心翼翼,生怕被人斩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乌光射来,劈中千首佛王中间的那颗头颅。咔嚓,佛头竟然碎了,“啊!”千首佛王吼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