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目佛已被酒魔智控制了,听命于她。酒魔智让他杀掉千首佛王,不惜牺牲他的金身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这样,我明明不想帮助妖女的,哪怕她曾经是佛国之主。”独目佛骇然道,可他的身体不听使唤,被一股庞大的妖气锁定了,如同提线人偶。酒魔智让他做什么,他就得做什么。

    怨葬佛王则是无动于衷,还心想,浪费了一根猪毛。美人猪的猪毛也是很珍贵的,平白无故赐给了独目佛,太可惜了,可那也没办法,谁让他入不得酒魔智的慧眼,利用完之后,只能杀掉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千首佛王也不为酒魔智所喜,所以怨葬佛王理所当然地舍弃了他,“贫僧座下有弟子无数,少几个佛王,也无妨。只要他们肯听话,贫僧自有法子让有野心的人获得佛王业位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那什么,酒魔智,你该把贫僧的那支九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回来了,毕竟不是你的,而且你的名声也不怎么好啊,喜欢借东西,可是借走的基本有去无回。”怨葬佛王开始担心了。

    然而酒魔智女王并没归还的意思,她目光一闪,妖气冲天斩出,像是万千道长虹电射。当!当!当!妖气劈中了千首佛王祭出的蛇形长剑。

    独目佛是新晋的佛,业位不稳,还不是大佛,更不是古佛,哪怕他豁尽全力也不是千首佛王的对手,毕竟后者是怨葬佛王的得意学生,在佛国也是排的上名次的。所以酒魔智才出手了。

    刷刷刷刷!

    千首佛王的两千只眼睛,迸绽一道道寒光,犹如霜雪过境,冻住酒魔智释放的妖气,而蛇形长剑也趁此机会,得以逃出。

    “酒魔智要杀我,可吾师无动于衷!”千首佛王了然于心,他的眼睫毛都空了,如何不知师尊的意思。“我早有杀他之心,可惜始终不敢动手,如今,他反倒借助妖女之手,将我斩去。好个假仁假义的佛王,不愧是吾师。”千首佛王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蛇形长剑忽地掉转,遽地劈向独目佛,“这厮好生烦恼,还是先斩了他。”千首佛王打定主意,先杀掉他的便宜师弟再说。“这柄剑跟随我多年,唤作黑蛇剑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独目佛怒道,“你真欺负我眼瞎吗,你的剑明明是白色的,还叫做黑蛇剑。”

    不再犹豫,独目佛的另外一只眼睛也睁开了,自他修出佛之业位,瞎掉的眼也痊愈了,而且眼里藏着的那座宝藏也能打开了。“豆兵。”只听独目佛冷笑道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震响,独目佛的左眼飞出数不清的豆子,那些豆子都是从宝库里冲出来的,甫一离开,旋即化作一个个僧兵,手持法器、戒刀、禅杖、钵盂、金杯等,登时,宝光外宣,照亮万年古刹,为其镀上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“嗯?”千首佛王倒是吃了一惊,他没想到独目佛的左眼之中封印着宝库。“难道他眼睛瞎了,和那座宝库有关。”

    虽有疑问,可千首佛王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天上,僧兵虽多,可他们的本体毕竟是豆子,手里的佛兵多是寻常之器,难和黑蛇剑相争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

    黑蛇剑一路斩来,劈碎数千僧兵,连同他们手里的兵器一起毁掉。

    独目佛也不心疼,因为他撒出去的豆子,要多少有多少,因为在他左眼的宝库之中,有数千亩良田,都是用来种植这种神奇的植物,只要时间充足,豆子可以源源不断地供给。

    很快,黑蛇剑斩碎了数万僧兵,他们死后,先变成豆子,随后炸开。

    “吾主啊,”酒魔智的一位手下忽道,“让我去助独目佛一臂之力,杀掉千首佛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多事了吗。”酒魔智不悦道。啪!她反手就是一掌,狠狠地打在那位妖女脸上。妖女的半张脸都烂掉了,骨头也碎成渣了,可她不敢多说什么。她是想讨好酒魔智来着,可惜,事与愿违,反被她厌恶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几位妖女,她们亦是大妖,冷笑不已,冷眼瞥向那位献殷勤的同伴,都想道,你活该啊,无事献殷勤,还无视我等,哪怕酒魔智大人不杀你,我们也会找机会宰了你。

    妖女们为了讨得酒魔智的欢心,彼此也在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“猪,你哪里去。”忽然间,酒魔智叫住了美人猪。

    美人猪苦笑不已,她想着离开此地,最好不要出现在酒魔智女王的视线内,可还没遁出多远,就被妖女呵斥,不敢再飞遁,只得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酒魔智扔出那支振消声棒,瞬息之间,那棒化为就万丈高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砸向美人猪。

    “你想逃,征得我的同意了吗。”酒魔智道。她对怨葬佛王只字不提,尽管他才是美人猪的契主。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主人的大姬姬,砸不死你,最多只会让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美人猪自己也知道啊,可九万丈长的汉子的擀面杖倒了下来,放在谁身上,谁都会吃惊的。“喝!”美人猪怒吼一声,身躯陡地增高,也有九万丈高,可这是它的神通使然。当!美人猪双手环抱住那支好重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“噗!”它当即吐出几万斤鲜血,“喂喂,酒魔智女王,我都吐血了,你见好就收,如何。”

    酒魔智没有理会美人猪,而是盯着独目佛,同时,她也在关注怨葬佛王,若他敢轻举妄动,酒魔智不介意让他在佛国身败名裂,再也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独目佛的实力不及千首佛王,可他左眼封印的宝库,飞出上千件法宝,与那柄黑蛇剑斗在一起,以数量牵制黑蛇剑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黑蛇剑横劈竖砍,大开大阖,斩断数百件佛宝,让它们都成了一堆废铁。“难道我要独自面对酒魔智以及同门师兄弟吗,甚至是怨葬佛王!”千首佛王暗道,形势对他很不利,在场的几位佛王,有一位是千首佛王的师兄,剩下的都是他的师弟,然而,他们一脸冷漠,甚至想笑,因为千首佛王太过招摇,他们早就有想法了。如今,有酒魔智出手,而怨葬佛王撒手不管,正是打击或者杀掉千首佛王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师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蓦地,一位白眉佛王传音道。

    那位被他唤作大师兄的人,修为不及千首佛王,可他是怨葬佛王的大弟子,所以在僧众之中的地位很高。“你我情同手足,参禅礼佛,有什么不能说的,讲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最近得到了一件法宝,它虽然是魔器,可若善加利用,仍可造福苍生。”白眉佛王又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魔器?”大师兄道,“师弟,敢问那魔器,是否可破千首师弟的神通,他有一千个脑袋,只有有一个脑袋还在,哪怕余下的都被毁掉了,仍能重新修回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。”白眉佛王道,“我的这件魔器叫做千牛花。”

    “千牛花?从未听说过。”大师兄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来历不显,是一位没有什么名气的魔头炼成的,我云游在外时,遇到那魔头抢走一座城池的汉子,不管年纪大或者年纪小,只要有姬姬,他都掳走了。我本想与年轻而又帅气的小伙在讨论禅学,可人都没了,我能怎么办,我也好生气啊。所以趁着那魔头与小鲜肉们行那不可详说的运动时,祭起天珠,将他砸死了。他死后,我检查其储物袋,发现了这件魔器,千牛花!”

    “千牛花,好名字,我们的千首佛王师弟,名字中也有一个千字,可见魔器千牛花正是他的克星,不,是劫数。劫数到了,谁也躲不过,我们的师尊也保不住他。”大师兄道。他与白眉佛王都很清楚,怨葬佛王去帮他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千首师兄执迷不悟,非要与酒魔智女王为敌,他这是要背叛佛国啊。”白眉佛王道,“所以我们得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很有想法,酒魔智能不能重新做回佛国之主还是一说。”大师兄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大师兄也想和她作对不成。”白眉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作对。”大师兄道,“在我看来,师尊更有希望接任佛国之主。我们当设法,让酒魔智与酒仙佛为敌,等他们两败俱伤,师尊再出面,或镇或杀,那时候,酒魔智与酒仙佛都不是问题。”大师兄又道。

    白眉佛王再没声息,暗忖,大师兄真是忠心不二,难怪师尊喜欢他。我向他表明了自己的心意,他应该不会转告给师尊听。当务之急,还是先杀了千首佛王师兄才是。无声无息,白眉佛王拈出一器物来。

    “罐子,还是破的罐子!”大师兄也见到了白眉佛王取出的魔器。“它就是千牛花,不可思议,这名字起得也太随便了,哪有什么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千牛花在罐子里。唉,就连你瞧不出这罐子的独特之处。”白眉佛王又以神念与大师兄交流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罐子……”大师兄陡地一惊,“是吞佛罐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师兄,你总算认出来了。是吞佛罐的残器,而非完整的罐子。我曾将它献给师尊,可师尊瞧不上眼它,又将它还给我了,并传我祭炼之法,所以我才能将它炼成本命佛器。”白眉佛王道。

    吞佛罐,上古时期,凶名在外的佛器。它不但能吞魔炼妖,更能吞噬使用它的佛,所以才被人唤作吞佛罐。

    然而,上古时期,有位佛王,他的爱子修成佛之业位,偶然得到了吞佛罐,可它却被罐子反噬了,只留下几片头骨,那位佛王盛怒异常,以无边佛力与红莲之火炼去吞佛罐的盖子,而且罐子也被他打碎了。失去了罐子之后,吞佛罐基本上就废了。

    如今,白眉佛王得到了残缺的而且没有盖子的吞佛罐,也是机缘所致。他是佛王,并不惧怕罐子,因为就算完整的罐子也只能吞佛,而不是佛王。

    种子!

    当着大师兄的面,白眉佛王从吞佛罐里取出一颗种子。那种子成长起来,即是千牛花。

    嗤!嗤!

    白眉佛王的两根手指破了,金色的佛血迸出,却被那颗种子汲取一空。“大师兄,你看,要想让千牛花的种子成长,非要佛血不可,佛王的血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魔器。”大师兄道。他虽然不同意酒魔智重新执掌佛国,可他也想除掉千首佛王,这点,他与白眉佛王想法一致,并无利害冲突。

    等大师兄再看向吞佛罐时,破罐子里已经长出来一株奇怪的植物,它高逾百丈,树枝也有一百之数,每根树枝上长了十朵花,那花的形状也很古怪,像是牛头啊。“所以它才叫做千牛花吗,有一千个牛头似的花朵。”大师兄道。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白眉佛王道。“这就是千牛花,魔器,我还未使用过它,为了能超度千首佛王师兄,哪怕是毁了千牛花也行。我们与他毕竟是同修,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理当如此。”大师兄也赞同。

    怨葬佛王那边也注意到了他的两个弟子的变化,他的大弟子,白切基,此人最是衷心,绝无二心。怨葬佛王待他如亲子。至于白眉佛王,虽然阴险了些,可最终仍不敢背叛他。“白眉那小子又祭出他的吞佛残罐,而且罐子里长出来的植物也很有意思,它并非真正的植株,而是魔器,伪装成植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白切基对千首这么有意见,贫僧的错啊。”怨葬佛王又想。

    魔头手里有佛器,佛王手中有魔器,再寻常不过了,就是怨葬佛王自己也有几件威力极大的魔器,轻易不示人。因为它们都见不得光,得来的手段并不光彩,以怨葬佛王的身份,不该做出那样的事的。

    “独目佛也有些门道。”怨葬佛王高看了两眼他新收的弟子,“左眼封印着宝库,这是他的优点,同样是致命缺点。法侣财地,就是佛也曾是人,自会动心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救我,救我啊。”美人猪还在向怨葬佛王求救,它已被酒魔智再次擒下,等待它的也不是什么好命运。

    怨葬佛王无视美人猪,同样无视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“贫僧真是好人啊,不但将自己的契约兽让予酒魔智,就连大姬姬也给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白眉师弟,千首佛王要逃了!”忽然,白切基佛王道。

    千首佛王在和独目佛厮斗的过程中,想好了退路,留在怨葬佛王的禅修之地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祭出千牛花了。”白眉佛王笑道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白眉佛王右掌拍向吞佛残罐,登时,声浪迸涌,犹如天雷炸开,而罐子里的那株千牛花倏地飞出,它的树根不停抛舞,像是巨大的乌贼。而百道树枝也开始摇幌,哗啦啦,枝叶发出阵阵响声。而一千朵花瓣同时旋了出去,飕飕飕,飕飕飕!斩向飞遁的千首佛王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有心了,为了杀我,不惜动用魔器!”千首佛王恨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