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首佛王,长有一千个脑袋的佛王,可他在拜见师尊时,只敢现出一个佛头,而不是千头同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怨葬佛王手中的振消声棒开始幌动,振幅让人惊叹。因为怨葬佛王本人也随着那棒一起摇摆。可是他的弟子以及追随者们噤若寒蝉,不敢质疑他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我的大姬姬啊,镇定些。”蓦地,怨葬佛王喝道。蓬的一声,金色的光雨迸洒,化为千万点春雨,落在在场的人身上,他们像是干涸多年的枯树遇到了百年难遇的雨水,登时迸发出无尽的生机。其中,有一位独目的僧人,忽地跳了起来,咚,咚,咚!他的脚步蕴含着天地韵,“怨恨一生,痴妄一世,顽愚三百年,今朝得以看破红尘,我亦是佛也。”

    轰隆一声震响,那独目的僧人,双臂上扬之际,佛光浩荡,冲天迸舞,长千百丈,汇成虹桥、天龙、金莲、禅杖,不停飞旋,绕定他的残缺之躯。

    “成佛了!”

    “独目僧成佛了!”

    “怎会,怨葬佛王只是挥动了一下他手里的不可描述之物,迸绽一片光雨,浇铸在他身上,他就能成佛!”

    “我也被金色的光雨祝福了,为何没有成佛?”

    “成佛的契机究竟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看到独目僧瞬间成佛,那只瞎了三百年的左眼也睁开了,目绽无量光华,犹如太阳悬在他的眼窝之中,让人不可直视。而且在他的脑后还有一圈圈凝实的光环,象征着他真正的成佛了。

    “吾师慈悲。”独目佛道,他那原本瞎掉的左眼也闭上了,仍以独目示人。

    “哦,独目佛。”怨葬佛王道,“在场众生,唯你看破红尘之障,获得佛之业位。”

    “吾师,我亦佛也,请赐下戒印!”独目佛双手挥起,掌心向天。他在主动恳求怨葬佛王赐下戒印。

    在场的僧众都觉诧异,因为戒印是佛国上位者用来约束弟子以及座下妖魔的手段之一,众僧虽然仰慕怨葬佛王,可真要他们选择,还是不希望身上有戒印。

    蓬!一团佛光炸开,千首佛王长出第二颗脑袋,他也吓了一跳。“独目佛,你并非吾师门下之人,为何想要戒印加身。”

    独目佛道:“师兄,我现在已是怨葬佛王的三千弟子之一了,虽然排在末位,可贫僧也有问禅之心。”

    千首佛王无话可说。既然这脑子有问题的佛愿意皈依怨葬佛王,他也乐见对方受苦。“虽然说我身上的戒印已被师尊除去了,可我仍不敢背叛他。”

    因为千首佛王不确定身上是否还有隐藏的戒印,现在,他修为无限接近怨葬佛王,可接近并不是等同,而且他也不知师尊是否刻意压制自身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什么时候动了与师尊一争高下的心思,就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一线差距,虽说一步即能踏过,可我……”千首佛王沉思不语。就是那一步,一线之距,他亦徘徊了千百年。

    “美人猪!”

    怨葬佛王的心情显然很好,他轻声呼唤座下的护法,守护兽,美人猪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红色的火光冲天舞起,有若巨龙乘风而起,即将撞裂天穹。在漫天火光之中,一只恐怖的契约兽出现了,即是美人猪。它赤发飞舞,双耳如门板,不停拍动。“怨葬佛王,你在叫我吗。”美人猪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讨厌的猪头又来了。”不止是千首佛王,地上跪着的几位佛王都有相同的心思。他们都瞧不起美人猪,因为这食肠很夸张的守护兽,贪得无厌,仗着自己的契主是怨葬佛王,明目张胆地搜刮宝物、灵药。

    “噢噢噢,这不是千首佛王吗!”美人猪一步纵来,冲至千首佛王身边,谁让他站着呢,其他的人都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两个脑袋,让我吃掉一个!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美人猪抱着千首佛王的第二个脑袋,直接咬下,啊呜!

    雾草!

    千首佛王吓了一跳,“又来,这蠢猪吃了我三十多个佛头,虽然还能重新修回来,可会损害贫僧的修为啊。可恶。”

    因为怨葬佛王也在,千首佛王不好反抗,打美人猪的脸就是打怨葬佛王的脸,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,可千首佛王心里苦啊,因为他杀猪还要看恩师,更让他委屈的是,那猪还不能真的杀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千首佛王的第二个佛头忽地炸开,连同美人猪一起炸飞了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!美人猪浑然无事,还在咀嚼千首佛王舍弃的第二个脑袋。“真是小气啊,你明明有一千个佛头。”吃完之后,美人猪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怨葬佛王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美人猪的身躯陡地变小,像是小猫,跳到了怨葬佛王怀里。“我需要你的猪毛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猪肉都涨价了,猪毛也得加钱!”美人猪当即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怨葬佛王没有理会它,直接摘掉一根猪毛,并将独目佛唤了过来,“你不是想要戒印吗,贫僧这就赐予你无上的荣耀!”

    嗡!那支振消声棒又冲了出去,当当当!当当当!一下又一下,砸在独目佛的脑瓢上,似乎想将他唤醒,孩子,别傻了,老东西没安好心,为何你还要向火坑里跳,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“嗯?”怨葬佛王斜眼瞥向独目佛,“贫僧九万丈长的大姬姬,重量不下于百万斤,为何独目僧的脑袋还没破。难道他是妖国派来的人吗,还是说,他是哪位佛王的分身,有意接近贫僧。贫僧自从掰断自己的大姬姬,也有几千年没有Gao基。”

    在怨葬佛王沉思之际,美人猪也跳了出去,站在独目佛的脑袋上,“我能吃了它吗,能吃了它吗!”

    “都回来。”怨葬佛王怒道,成何体统,有那么多人看着呢,贫僧不要面子啊。

    独目佛一步九叩首,最后来到怨葬佛王的莲台下,他身子一幌,像是弹簧,弹了出去,将脑袋置于怨葬佛王鼻子下。“请师尊闻一下,我的脑袋散发着忠诚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不管是千首佛王还是美人猪以及跪在地上的僧众,大家都感到了压力,因为独目佛是他们的有力竞争者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怨葬佛王笑道,他一掌拍了下去。啪!击中独目佛的脑袋,而那根猪毛也化为戒印,融到独目佛的头皮上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独目佛的头皮像是岩浆,炸开了,血水迸洒。“忍住,这是荣耀的象征,也是智慧的开始,更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Gao基的兆头吗。”独目佛道。“师尊,为何戒印为我开辟出了基油油田!”

    泪流满面啊,因为独目佛没想过成为基老,他只想做佛王,有朝一日,能和怨葬佛王一般,君临佛国,逍遥自在。哪想到,还没碰到佛王的门槛,自己忽然变成了基老。命运真是太残酷了,独目佛也不敢抱怨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,吾徒。”怨葬佛王道,“终有一天,你会明白贫僧的良苦用心,并且会在基道上取得前所未有的辉煌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尊。”独目佛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怨葬佛王则是冷笑,因为他不但在独目佛的身上种下了戒印,开免费为他开辟基油油田。可在那油田之中,怨葬佛王留下了一件小东西,是一只破鞋。必要时,那只破鞋会要了独目佛的命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忽然间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她一出现,不管是千首佛王还是美人猪,都被一股无形大力拍飞了。

    “谁!”千首佛王骇然道,敢在怨葬佛王面前动手,而且有恃无恐,当今佛国,真要这样的人存在吗。更让千首佛王震惊的是,他的师尊并没生气,反而笑了。“可怕,来人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汝等退下。”来人冷漠道。她反客为主,命令在场的僧众。

    “女人,不管你是谁,赶快离开!”

    “怨葬佛王的禅修古刹,岂容女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吾师是名副其实的基老吗,他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女人坏,今日一见,果不其然。女人,你在找死,滚开,不得靠近怨葬佛王。”

    很多僧人都在怒吼,他们都吓坏了。若是怨葬佛王追究他们的失职之过,谁也承担不起,万年古刹,怎会放进来一个女人,而且那女人散发的分明是妖气,即是说,来人是妖女。

    妖女和佛国最古老的佛王,焉能扯到一起,想想都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呜呜呜,凄风遽起,绕定妖女,她忽地转过身来,双目绽放虚电,斩向地上跪着的佛王,“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,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亦是佛王,为何不能承受她释放的妖气。”

    几位佛王像是掉到旋涡里的虫子,不管如何挣扎,都不能逃掉。而对面的妖女,像是黑洞,能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还是独目佛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蹬蹬蹬,向后退去,最后跌坐在地。“诸位师兄,难道你们没发现吗,她,她和上一任佛国之主长得太像了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数万僧众连同几位佛王在内,终于想起一人来,涅槃很久了的上一代佛国之主。可他是汉子啊,而不是女人,难道说还有个女儿不成?扯淡啊。

    千首佛王毕竟有一千个脑袋,所以思路很灵敏,他慌张道:“不是有传言说,老佛国之主身上有妖族的血脉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独目佛反而镇定下来,他道:“千首师兄,不可乱说。佛国之主是由众多佛网无数僧众一起推选出来的,若他是妖族后裔,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女人长得实在是太像那位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,我敢保证,她和前任佛国之主有血缘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妙啊,怨葬佛王九万丈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被妖女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为啥怨葬佛王并没生气,难道他在讨好妖女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胡说。此地是怨葬佛王的诞生之地,任何妖族不得靠近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不仅是佛王,就连那些资历很老的古佛,也都迷惑了,不知怨葬佛王在想什么,更不知妖女的来历。

    再说美人猪,它平时很嚣张,可今天被妖女拍飞了,一点脾气都没,安静的可怕。这也让在场之人很诧异,他们更加确信,新来的妖女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怨葬佛王从莲台上站了起来,他道:“大家安静一下,贫僧为你们介绍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吗。”妖女冷淡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必要。”怨葬佛王道。“因为你曾经代表佛国,现在亦然,你是佛国的过去,也是佛国的现在,更是佛国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怨葬佛王此言一出,诸佛哗然,佛王也一脸震惊,因为站在他们眼前的妖女,她曾经是佛国之主,上任佛国之主?

    “酒魔智佛王!”

    “难道她是酒魔智佛王!”

    “上任佛国之主,亦是酒魔智佛王,可他是汉子啊,眼前的姑娘,是妖女!”

    “酒魔智佛王怎会是妖女。”

    佛王也好,古佛也罢,群僧亦然,都不能接受这让人毛骨悚然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怨葬佛王大笑,“贫僧唤醒沉睡了千年的九千丈长的大姬姬,就是为了迎接酒魔智佛王,不,她现在是酒魔智女王。”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

    遽然间,一道道妖气腾纵而来,贯穿天地,横亘数千里。来的都是大妖,同样是妖女。她们纷纷道:“汝等汉子,见了我家主人,为何不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让我们杀了这些汉子!”

    “佛国曾经是主人的,您现在归来了,只是取回原本属于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怨葬佛王,算你识相,跪下吧!”

    飞来的妖女,一个比一个蛮横,飞扬跋扈,敢用手指去指佛王。

    独目佛当即道:“吾师慈悲,怎会坠入妖道,妖女,偿命来!”高喝一声,独目佛掌结因果印,登时,因果化为光河,迸涌而出,哗啦啦,浪涛掀涌,拍向千首佛王。

    “独目佛!”千首佛王也是一惊,不知道那成佛还没多久的师弟,为何对自己出手。“难道他真是妖女的人。”

    蓬!蓬!蓬!蓬!千首佛王的肩膀处,炸开一团团血光,一颗颗佛头倏然而现,有千颗之数,堆积在一起,佛威浩荡。“独目佛,你的因果印只有这种程度吗。”千首佛王的一千个脑袋同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柄其形若蛇的长剑飞过千首佛王的众多佛头,斩向前方的因果之河。哗啦啦,长河化为一道清流,没入长剑之内,竟然被它汲取了。铿锵!蛇形长剑迸发一声长吟,犹如数百蛟龙同时长啸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独目佛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