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国之主的分身,接连而来。

    先是剑子仙肌,再来是酒仙佛,破碗僧随后而至。然而,威戈佛王的分身只有一道,而且处于劣势,可他并不在意,安心祭出困佛桩,要杀了盗果佛,开启剑灵山。

    另一边,宝嘉璃鸦山的污族修士,也起了纠纷。青玉子与两位师弟,他们并不满意大师兄污药王,携势而来,让佛王退位。而他们将会重掌宝嘉璃鸦山。

    污药王趁机和罪恶之镜合作,将它收了,放在哀鼎之中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苦剑迸发出一声长吟,污药王已知自己被基友与师弟们背叛,如今别无它法,只能忍痛割爱,大义灭亲。

    “苦海无边。”只听污药王喝道。

    神通,那是污药王修炼的剑术神通。嗤嗤嗤,数十万道剑气自苦剑中涌出,连成一片,如苦海翻涌,剑浪掀天而起。

    青玉子还有身旁的两位师弟面色凝重,他们有备而来,今日,不是污药王死,就是他们亡,再无折中之法。面皮已然撕掉,见面即眼红。“师弟,你们暗中助阵。”青玉子吩咐道。

    两尊大佛,他们与青玉子、污药王同出污族,然而,污药王的出身更好,青玉子三人则不同,他们在污族的身份卑微,能有今天的地位,靠的都是自己,其中付出的代价,常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青玉子背后的剑匣打开了,匣中封印着几十枚剑丸,依次飞出,化为长剑,刷刷刷,刷刷刷!剑气道道,切割虚空。

    “开车剑匣,青玉子师兄一上来就祭出他的至强佛器吗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面对的可是污药王,他可是被誉为宝嘉璃鸦山历代最强佛王。为了杀他,我们唯有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 两尊大佛各自祭出佛器,登时,宝光扬舞,法螺、法鼓齐齐发出震天价响。

    “青玉子师兄要开车了,我们要好好看着。”左边的大佛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极是。”右边的大佛慎重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万千道剑流化为苦海,向青玉子用涌来。苦海无边无际,刹那间,青玉子被困在中间,可开车剑匣像是定海神针,巍然不动,而从剑匣里飞出去的剑丸,早已化作长剑,照着苦海劈了下去。哗啦啦,哗啦啦,剑浪迸炸,苦海被分割成几百块。

    “还是青玉子师兄更厉害些。”左边的大佛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才让污药王留下苦剑,青玉子师弟在剑道上的天赋更高啊,他比污药王更适合成为宝嘉璃鸦山的主人。”右边的大佛道。

    两尊大佛瞥到青玉子渐渐占据上风,遥遥引动几十柄长剑,将苦海一分再分,化为千万块。“师兄,我刚开始开车,你的苦海无边神通就快不行了。难道你也不行了吗。”青玉子嘲笑污药王的同时,嘭!他挥掌按在剑匣之上。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开车剑匣发出一声声啸音,将千万块碎裂的苦海分切的更碎,哧哧哧,哧哧哧,剑气如白线,长不过尺,还没飞出多远,就已溃散。

    “贫僧要开车了!”青玉子吼道,“污药王,如果你让贫僧抓到,我先对你嘿……嘿……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开车剑匣陡地电射而出,迸荡开万丈气浪,顿时,老司机的可怕的气息,覆盖万丈方圆,有无数道声音响起,“没时间了,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老司机,带带我!”

    “上车啊,上车!”

    “滴滴,车门开了,快上车!”

    开车剑匣忽地改变了形状,更像是没有轮子的汽车,而且六十四扇车门都打开了。“上车,污药王,快上车!”

    “青玉子,你也敢对我开车。”

    污药王站在哀鼎之上,他双手执剑,苦剑闪烁着金属冷光,“我讲了,苦海无边。你真的以为开车剑匣还有你的那些剑丸能毁掉我的神通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被分割成千万块的碎片再次聚拢,再次化为苦海,剑浪千百丈,一排排荡起,向开车剑匣以及几十柄长剑拍去。当!当!当!当!十七柄长剑被海水一冲,不能维持剑形,再次变为剑丸,大的像是面板,小的像是微尘。

    还有九柄长剑,尚能保持剑形,它们在苦海之中穿梭,斩断一道道剑浪。剑匣,九柄长剑守护着开车剑匣。

    青玉子化身老司机,而且开车了,可是剑匣不能被摧毁,所以九柄长剑才不会离开太远。

    “在师兄开车时,我们也做些什么吧。”左边的大佛道。

    “好,做些什么。”右边的大佛道。

    两尊大佛的修为也不容小觑,而且他们也是污族修士,又身兼佛门神通,实力更是不可测。遽见左边的大佛劈手打出一串念珠,念珠分开,连成一线,像是光河,横斩向污药王。

    右边的大佛,他双掌合十,陡地向前一推,轰隆隆,佛气滚滚,犹如千山横推,辗过虚空,也撞向污药王。

    “污药王,束手就擒吧,你今日离不开剑灵山了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笑道。他想加速进程,“威戈佛王炼制了四十九个困佛桩,盗果佛用去一桩,而我手上还有剩余的,基友,你也体验一下被困佛桩慢慢杀掉的滋味吧。”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!

    污药王脚的土地,倏然间迸裂,泥尘迸扬,无数石块向上抛舞。

    困佛桩!

    而且有三个困佛桩。

    和用在盗果佛身上的困佛桩不同,威戈佛王这次使用的品质更高,专门用来对付佛王的。

    当!当!污药王双脚落下,踩着两个困佛桩,让其再次陷入地下。可还有第三个困佛桩,它倏地化为金色的光圈,一圈套一圈,共有几十万圈,从下向上,罩向污药王。

    两尊大佛,一尊佛王的分身,三佛同时攻击污药王。“很好,你们做的很好。”污药王冷笑道,“基情不再,同族之情也断了。贫僧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留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哀鼎遽地一幌,震碎了十万金色的光圈,光屑迸舞,像是流火烁金,烈日余辉,难以靠近污药王。

    “苦不苦,谁人知。”污药王又是一剑斩出,哧啦,剑气扫荡千里,轰碎九万金色的光圈。

    “若不能Gao基,这天地要它何用!”污药王吼道。

    “生我何用,不能Gao基!”污药王左臂化为黑色的翅膀,向前拍去,登时,数万片鸦羽迸射而出,将剩下的光圈都切成碎片。而至于他脚下的两个困佛桩,一退再退,最后和地面齐平。

    运转佛元,污药王双脚再次踩向困佛桩,咔嚓,咔嚓!那用来困佛王的桩子,同时迸裂,化为无数残片,在地下迸窜,顿时,地裂千里,沙尘抛舞。

    至此,三个困佛桩都被污药王毁去了。

    而和青玉子一道而来的两尊大佛的攻击,亦被污药王以无边佛力化去,“以污治污。”蓦地,宝嘉璃鸦山的最高佛王冷笑道。他仍是左翼拍动,呼!呼!恐怖的污力化为狂风,陡地飙卷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真要杀了我们!”

    “本该如此,既然成了仇人,哪还有同族情谊。杀!”

    两尊大佛也运转体内的污力,刷刷刷,刷刷刷!一道道黑色的污光迸飙而起,化为千丈长、百丈宽的帘幕,迎挡两道龙卷风。

    龙卷风与帘幕都由污力所化,常人若是碰到它们,识海与灵台都会被污染,如同废物,像是行尸,只会走向死亡的深渊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两道龙卷风与黑色的帘幕相撞,天空黑蒙蒙的,像是被墨水染黑了。可明显的,污药王放出的龙卷风更胜一筹,它们绞碎了几十道帘幕,并且冲向两个污族修士,要将他们也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忽地,青玉子的声音自苦海传出,“贫僧只要下定主意,从未失手过,开车亦然。”青光摇曳,窜出高空,而青玉子双脚站在开车剑匣之上,哗啦啦,剑匣分开苦海,九柄长剑也变成了剑丸,落在青玉子手里。

    “路怒之剑!”遽然间,青玉子喝道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长吟,一枚青色的剑丸从剑匣中飞了出来,登时,光带抛扬,像是仙女在甩动水袖。

    要说青玉子珍藏的剑丸之中,那一枚最重要,非路怒剑丸莫属。

    开车剑匣猿原本就是用来盛放路怒之剑的,其余的剑丸都是用来陪衬它的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剑丸倏化一口长剑,青色剑身,剑气浩荡而出,撕开前方的苦海。很快,一条大路展现在青玉子身前,是路怒之剑开辟出来的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青玉子踏上那条大道,“大师兄,见了我的路怒之剑,你就没任何想法吗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污药王张口吐出一道血箭,射向青衣子,“你,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“是我,除了我还有谁。”青玉子哈哈大笑。“数百年前,我都敢算计你,何况是今天。若没有我,你能早早的登上佛王之位,可因为中了我一剑,你向后推迟两百年,才成为佛王。大师兄,你若不交出苦剑与哀鼎,师弟我想与你Gao基,可也不会留下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消声尸!”左边的大佛惊道,“青玉子师兄,你的品味实在是太特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不敢恭维。”右边的大佛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路怒之剑斩向两道污力凝成的龙卷风,将其斩碎了,而残存的污力也被路怒之剑吸纳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的污力还是那么纯净。”青玉子又道。“在我们还未进入佛国之前,我就对你心存幻想,想着如何拿下你的局部地区的开发权。可惜,你我之间身份与地位的悬殊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如今,我亦是佛王,实力不逊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!”污药王凌虚而立,身负苦剑,脚踩哀鼎,嗤嗤嗤!在他四周,污气翻涌,像是黑色的悬瀑,逆飙而起。“青玉子,你始终低人一等,不管是在污族还是在佛门,哪怕你修为接近我,还是下人。你的自卑之心,从未舍弃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污药王,死到临头,还不知悔改。我给你两个选择,交出苦剑、哀鼎,自毁灵台,成为傻子,我可饶你不死。”青玉子怒道。

    “青玉子师兄还是不舍得污药王俊美的基老之躯。”左边的大佛暗道。

    “污药王向来以美貌著称,不管是在污族还是在宝嘉璃鸦山,甚至是佛国,他的容貌都是极好的。”右边的大佛也道,“所以青玉子师兄不舍得彻底杀掉他,也情有可原。可要是让我做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怎样!”

    “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显然,留下祸患并非明智之举。污药王留不得,只要毁灭他,才会避免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开车剑匣,路怒之剑,青玉子有恃无恐,非要擒下污药王不可。“大师兄,我给过你机会了,可你不珍惜。”

    只见青玉子右手张开,摄来路怒之剑。锵!他剑指污药王,青色的剑气从剑尖向外迸喷,长有百余丈,像是青蛇在扭摆。

    “青玉子,动手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忽然催促道。又有人来了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不要命令我。你连佛王都不是,只是威戈那老东西的分身。”青玉子哼道。“而我很快就会成为宝嘉璃鸦山的至高之主。你的语气我很不喜欢,记住,没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动手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喝道,他没时间解释了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,破碗僧抢走了地藏王剑,封锁泥犁尊者的修为。“又有人来了,只是他让贫僧讶异了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一道佛光劈开虚空,腾射而来。

    佛光之后,武僧站在两旁,高僧在后,再往后是佛,有九尊大佛。而站在最后面的则是佛王,千本樱佛王。

    “盗果佛曾在贫僧莲台下跪拜过,算是贫僧的弟子。”千本樱佛王笑道。他分明是冲着剑灵山而来的,因为他不想开启真正的剑灵山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分身冷笑不已,“佛友,你是闲人,为何来我剑灵山。”

    “盗果佛的劫数应在贫僧身上,不得不来。”千本樱佛王再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佛光扬起时,千本樱佛王已经消失在群僧之后。

    再现身时,他已经站在困佛桩之前,并且伸出手,按住盗果佛的额头。“可怜可怜。”千本樱佛王慈悲道,“就让贫僧让你从无尽的痛苦中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怒道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药鼎、金色的莲台、佛珠、钵盂……数百件佛器一起打向了千本樱佛王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分身可不想让千本樱佛王坏了他的好事。“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为何阻止我。”

    “劫数啊。”千本樱佛王道,他长袖一振,佛气涌荡而出,叮叮当当,将数百件佛器都卷走了,最后回到他的袖子里。“这些佛器也很贫僧有缘啊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