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此,滑稽小树彻底占据滑稽小僧的身体,它的眼界和之前的不同了,面对那一个个滑稽脑袋的挑衅,不为所动,反而很可怜它们,都是些没有明天的可怜虫,无需它亲自动手,到时候,鹿素也会杀掉它们的。

    哧的一声,一道剑气劈迸而来,分明是要斩了滑稽小树。

    可滑稽小树将身轻旋,犹如燕子掠过水面,避开剑气的刹那,它五指倏地化为枝条,飕飕飕,扫了出去,卷住那道剑气,将其绞断。“龙羞,为何要杀我。”滑稽小树道。

    龙羞,古城剑的剑灵。

    “爱我所爱,恨我所恨,天灯祈愿!”忽地,龙羞大袖一卷,千万点星光亮起,汇成光河,光河之上,浮起十九盏天灯。

    “我们既然合作了,你也得分担我的压力。”滑稽小树忽道。

    十九盏天灯漂浮在光河之上,泛起万千寒辉,照耀千里方圆。灯光扶摇而上,直达青霄。每一盏天灯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,犹如大厦将倾,山河破碎。

    飕!飕!飕!飕……

    十盏天灯旋向滑稽小树,而九盏天灯旋向鹿素。

    “看来龙羞已经把我当成是敌人了。”鹿素笑道,“你放出天灯,又能拿我怎样。”只见鹿素的九条尾巴扫了出去。

    飞向鹿素的天灯有九盏,而妖狐同样有九条尾巴。每一盏天灯对应一条狐尾。刷刷刷,天灯绽放道道光华,迸扫而出,与狐尾撞在一起。当!当!当!狐尾左右颠簸,像是狂风中的浮萍。

    至于盗果佛,此人更是成了众矢之的,因为他得到了罪恶之镜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龙羞,亦或鹿素、污药王、威戈佛王的分身等人,都没动手,因为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困佛桩!

    在被毁的剑灵山的废墟之上,有一尖锐的木桩倏然刺出,而且贯穿了盗果佛的身体。那木桩即是困佛桩,用来杀佛的。

    盗果佛的生命之海在飞速流逝,而且他的佛血像是油脂,沿着困佛桩,洒落在地。可是每一滴佛血落地的瞬间,轰隆,火焰迸抛。火焰多了,聚为火龙。共有一百五十三条火龙,它们盘踞在盗果佛、困佛桩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盗果佛,你好幸运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笑道,“本来我们选定的人是火宅佛王,将他献祭,才能打开真正的剑灵山。可火宅佛王不见了,他的佛器罪恶之镜又被你盗去了,你替代他成为祭山之人,真是秒啊。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妙在哪里,我怎么看不出来。”妆阳奇怪道,他不知道的是,祭山用的还有一人,即是他,威戈佛王之子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团血雾炸开,是罪恶之镜,它从盗果佛的灵台中冲了出来,登时,盗果佛的颅腔迸裂,碎骨抛舞,佛血像是灯油,被空中的火龙分食了。

    “威戈佛王,你敢算计我。”罪恶之镜怒道。它与器灵是一体的。

    “算计你?”威戈佛王的分身笑道,“你本来就是为了开启剑灵山而存在的,接受自己的命运吧。”

    当!当!当!

    没等威戈佛王的分身讲完话,罪恶之镜绽放数千道镜光,劈向佛王分身座下的莲台。莲台岿然不动,将那些道镜光都撞碎了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也不瞒你了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笑道,“不急,贫僧先吃几颗壮消声药。”

    哗哗哗!威戈佛王的分身取出几十颗壮消声神丹,倒进自己的嘴里,全被他吃掉了。“罪恶之镜,你逃不掉的,从你诞生时,结局就已注定。而火宅佛王只是容器,用来温养你的容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那么讨厌他吗。”罪恶之镜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容器?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飞了过来,他双翅展开,遮天蔽日,将罪恶之镜罩在下面。“火宅佛王是它的容器,你怎么没对我提起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的基友啊,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,忽然语气转寒。大概是因为吃了壮消声药的缘故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

    遽然间,三道污光从宝嘉璃鸦山那边飚射而来。“嗯,是我的师弟们!”污药王惊道。“没有我的召唤,他们怎敢离开宝嘉璃鸦山,反了不成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是反了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笑道,“是我将他们唤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污药王师兄。”

    待污光散去,三头俊美的基老笑道,他们同样出身污族,而且都是大污。中间的那头基老,他亦是佛王。叫做青玉子,而他左右两边的也是污力滔滔的大佛。

    显然,那两尊大佛都以青玉子为尊。青玉子冷笑道:“大师兄,你久居宝嘉璃鸦山多年,也该退位让贤了。师弟不才,愿意自荐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!还有你!”污药王怒道,“我是如何待你们的,为何要背叛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这话讲的真是滑稽啊。”左边的大佛笑道,“你是污族修士,我们也是,你修成了佛王,青玉子也修成了佛王,为何是你执掌宝嘉璃鸦山,而不是青玉子,我等不服啊。交出哀鼎,让出苦剑,念在同族之情,我们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开可以,哀鼎与苦剑留下!”

    青玉子身旁的两尊大佛,气势凌厉,不掩杀机。他们蚩伏多年,卧薪尝胆,正是为了取代污药王,成为新的宝嘉璃鸦山之主。

    污药王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,背叛,原来从一开始他就被基友背叛了,亦被族人视为眼中钉。遽然间,污药王扇动左翅,哀鼎飞出,撞向罪恶之镜,当!金铁碰击声响起。奇怪的是,罪恶之镜却化为一道光流,遁入哀鼎之中。

    “污药王,和我一样,你也是可怜人啊。”罪恶之镜道,“所以我们合作吧,离开剑灵山,远离佛国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污药王当机立断道。

    看到污药王用哀鼎收了罪恶之镜,威戈佛王的分身,青玉子,以及另外两尊大佛,全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,没穿衣的剑子仙肌与酒仙佛,谈笑间,指点废墟,“看,困佛桩生效了。”

    “剑灵山还是重新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佛国之主,威戈佛王,墨莲佛,多方势力都觊觎真正的剑灵山,重启灵山,势在必行。”

    “妖皇的后裔来了,潜藏在佛国的妖国之人,他们也该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剑子仙肌,你说,谁是佛国的叛徒!”

    “反正贫僧不是。”

    酒仙佛与剑子仙肌从容淡定。古城剑,佛剑,双剑悬在剑子仙肌上方,刷刷刷,剑光降下,护住两人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泥犁尊者忽地飞遁而出,可他是向着火宅方向怒驰而去。“贫道是火宅的器灵,没必要待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尊者,留下!”

    “泥犁尊者,请留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酒仙佛、剑子仙肌当即道,他们只是开口相劝,可没动身,这让人很怀疑他们的动机。

    “谛听!”

    遽地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谛听兽狂吼不已,也从地藏王剑里面冲了出来。“是你,佛国之主,我此生最恨的消声驴。出来,出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谛听,谛听,谛听!无数道声音响起,可只有地藏王剑的剑灵能听到,泥犁尊者是听不到的。看到自己的器灵疯了,在原地咆哮,泥犁尊者也觉纳闷,暗忖,这蠢东西终于疯了吗,也好,贫道很早就不想要它了,随它去吧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放弃谛听兽的刹那,地藏王剑也从他手里挣离出去,锵的一声,反劈向尊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但是谛听兽,就连你也想背叛贫道。”泥犁尊者冷冷道。他怎会被自己的佩剑劈死,咔嚓,他的束发之冠炸开。

    “道友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有一只温暖的手按住了泥犁尊者的左肩。

    嗤嗤嗤,佛气如刀,刺入泥犁尊者体内,并在他的玄窍、四肢、识海、生命之海中迸窜。

    分身,佛国之主的第三道分身来了。

    第三人亦是僧人模样,不是佛,不是高僧,只是寻常僧人。他面如冠玉,气质娴雅。僧袍上绣了一只破碗,可丝毫不影响他的魅力。

    就是那只手,让泥犁尊者动弹不得,像是被钉在了地上。“贫僧唤作破碗,相中的汉子,都喜欢收到碗里,故曰破碗僧。”

    “破碗僧,我就知道你在暗中,因为在佛国之主的所有分身之中,你是最消声险的。记住,不能破掉泥犁尊者的局部地区之花,因为佛国之主还没为他开光。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酒仙佛说的了。”剑子仙肌道,“所以不要再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。两票反对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无趣啊。”破碗僧不悦道,“佛国之主的真身还未回归,在他回到佛国之前,我们都是自由的,自由你们懂吗,就是说我们能做任何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忽地,破碗僧喝道。因为泥犁尊者运转剑气,开始围剿他体内的佛气,这让破碗僧感到很不满。

    是破碗僧,这厮贫道也听说过,相当邪恶,喜欢将俊美的小鲜肉抢走,封印在碗里,然后他也跳进去,和那些小鲜肉消声情,行那不可描述的运动。泥犁尊者有些担忧他的局部地区,毕竟,觊觎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谛听兽跳了过来,张口就要咬破碗僧。“佛国之主,你是佛国之主,我要杀了你,都是你将我害得那么惨,绝不能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地藏王剑飞了起来,横劈向谛听兽,削断它的几十颗牙齿。

    “贫僧也能动用王剑啊,你忘了吗,谛听兽。”破碗僧冷漠道,“你将我错认成是佛国之主了,不过啊,贫僧会原谅你的,因为你眼力不差,在众多分身之中,我的气质是最接近佛国之主的。你看看对面的两个消声态,一个是酒鬼,还有一个不喜欢穿衣服。俗,他们太俗了。贫僧高贵啊。”破碗僧暗叹道。

    剑子仙肌与酒仙佛已经习惯了破碗僧不可一世的态度,因为对方太自恋,他们也没办法,总不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破碗僧一脚揣在谛听兽脑袋上,让它飞出几千丈,最后停了下来,四肢伏地,哼唧不停,嘴里也在吐血。而且地藏王剑就停在它上方,随时都能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荒谬。谛听兽只觉得荒谬,因为它是地藏王剑的剑灵,可王剑却在伤害它。

    破碗僧,破碗僧!谛听兽怒视佛国之主的第三具分身。“我早晚会杀了你与佛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放弃吧,你有什么本事,贫僧还不知道吗。”破碗僧不屑道,“你身上的九气,都被佛国之主剥夺了,如今就是丧家之犬,来,汪汪叫一下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破碗僧的长袍抖开,佛气荡滚而出,瞬息千里,拍向谛听兽。而地藏王剑也没保护谛听兽,反而飞出去了。“你!”谛听兽气极,“我还是你的剑灵吗。”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!

    佛气化为骨头,全都砸在谛听兽的身上,让它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快吃,快吃,都是贫僧赏给你的骨头。”破碗僧笑道,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,说出来,让贫僧开心一下。哈哈哈。”破碗僧大笑,“你的痛苦是贫僧快乐的来源啊。”

    讨厌,这消声驴太讨厌了。谛听兽心道,它才不会去啃那些骨头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泥犁尊者,贫僧如何处置你才好,剑子仙肌与酒仙佛都不让我动你,可是我的降魔杵不允许啊,它只想在你的消声花之中大显神通。”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两团血水在破碗僧的脑袋上炸开。是剑虫的种子,两颗种子钻入了他的脑瓢之中去了。

    “破碗僧,放了贫道。”泥犁尊者道,“你还是想想如何炼化剑虫的种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剑虫的种子,你在说它们吗。”破碗僧笑道。

    蓬!蓬!

    破碗僧的眼球炸开,血雾飘散,在雾气之中,有两颗种子被佛气包裹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“贫僧吃什么补什么。”破碗僧诡异道。他张口,吃掉了那两团血雾,连同剑虫的种子一起嚼食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怔怔不语,因为他看到破碗僧的眼睛恢复了,而且脑袋上长出两株植物,是剑虫啊。剑虫的枝叶碧油油的,很是喜人。“酒仙佛,我的脑袋是不是很绿,比你的还绿。”破碗僧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死。”酒仙佛哼道。“破碗僧,你我之间,早晚有一战,不是我死就是你死,你知道的。我们合不来。剑子仙肌,你站在哪一边,是帮我还是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拒绝吗,两边都不帮。”剑子仙肌笑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