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开天辟地以来,佛与妖都是对立的。有佛国,自然也有妖国。

    如今,佛国已成气候,而三任妖皇被佛国灭掉之后,妖国的国势更是岌岌可危,新的妖皇并未诞生,而妖国之内,妖族巨搫也不甘心成为皇族的附属,他们羽翼已经长成,只等着改朝换代,自己登上皇位,也开启另一段盛世皇朝。

    有传言说,上一任佛国之主,他血脉有问题,身上具有一半的妖族血统,可他早已涅槃,再没人能印证他的身世。

    若是有妖族血脉的人坐在诸佛之佛的位置上,传出去,对佛门也是讽刺。所以佛国也不会追究此事的。

    “妖女!为何我在你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息。”污药王奇怪道,“我们一定见过面,容我再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身为佛国两大药王之一,宝嘉璃鸦山的佛王还是很有见地的。“我知道了!”污药王陡地提高声音,“你是上一任妖皇的后裔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啊。”鹿素道,“我身份卑微,如何能与妖皇攀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完,鹿素的九条狐尾齐齐张开,像是巨大的孔雀屏,遮住天穹。“我也不和你们废话。剑灵山有我想得到的东西,如果不能取走,你们都要死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不屑道,“就算你知道剑灵山的秘密,也不能开启它。妖就是妖,还想欺佛,荒唐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团佛光迸出,瞬间撕开千里虚空,横辗而去,拍向鹿素。

    “本座的大姬姬,风采依旧啊!”

    倏然间,古城剑的剑灵,名为龙羞的汉子,他再度降临,剑指扬起,嗤嗤嗤,龙形剑气飚射而出,扫向污药王。“你的苦剑与哀鼎,我都要了。”龙羞大笑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污药王双臂挥动,他左手抓着羽扇,右手执剑。那羽扇用的可是天地间神禽的羽毛锻制而成的,只要扇动,就会有七色神光冲出,可将斩人于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污药王左臂挥扫,手中的羽扇照着空中降下来的龙形剑气狠狠地扇了一下,登时,气道神光冲天旋起,将数百道剑气都绞碎了,化为光雨,纷洒开来。

    龙羞不觉意外,笑道:“污药王,为何不敢当着我的面唱歌了。”

    污药王哼道:“因为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龙羞也不生气,身上的紫袍忽地怒舞,像是圆球,“你出身污族,碰巧,我近来也学得一门神通,唤作污法天女。”

    “纳尼,污法天女!”污药王惊道,“不可能的,龙羞,你只是剑灵而已,怎能修炼那般恐怖的污族神通。就是贫僧,也做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资禀赋都在你之上,污药王,你怎可用衡量自个的标准看待我。真是好笑。”龙羞的紫袍愈发恐怖,下面不知道藏了多少污力。“今天,我就已污族神通,将你擒下。”

    “夸口!”

    污药王再次挥动羽扇,呼!呼!呼!数十道神光,经天而起,犹如鹊桥,连接污药王与龙羞。

    “你用的是鹊桥仙神通。”龙羞忽道,“这并非真正的污族神通,被你改良过了,我该夸一下你吗。”

    鹊桥仙,以污力为基,佛光为次,辅以羽扇,最终化为鹊桥。若有人走上鹊桥,即会看到仙人,可仙人会杀了他的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在污药王惊诧的注视之下,龙羞踏上了鹊桥,“仙人,来啊,我以你之血液,祭炼我之污法天女。”龙羞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这厮疯了还是怎么了,为何不怕鹊桥仙,还敢走到上面。宝嘉璃鸦污药王奇怪道。

    然而,龙羞如履平地,他走上了鹊桥,“污药王,我今天就让你看一下什么是天才,绝对的天才。你出身污族,天赋却不及吾之千分之一。弥天大污!”

    神通,龙羞使用的同样是污族的神通,弥天大污。

    然而,弥天大污和鹊桥仙又有所不同。可以这样说,弥天大污对修炼者的要求更高,而鹊桥仙,只要是污族而且有耐心,就能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龙羞的污力化为雾气,在鹊桥上弥漫看来,将其彻底罩在下面。外面的人已经看不清鹊桥上发生了什么,就是污药王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滑稽啊!”宝嘉璃鸦山的佛王道,“我可是佛王,是药王,我的鹊桥,为何自己看不到里面发生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吾从你身上嗅到了同伴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蓦地,一道女人的声音响起。是鹊桥仙啊,真正的鹊桥仙,她亦由神通所化。可是也被雾气覆盖了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,我怎会和你是同伴。”龙羞不屑道,“你什么东西,也配与吾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“哼,汉子,你站在鹊桥之上,态度还那么嚣张。等等,这些雾气很不寻常!”

    “晚了,和鹊桥一下消散吧。”龙羞冷酷道。

    嗤嗤嗤!嗤嗤嗤!

    雾气倏地化为无数长针,刺了下来。最先遭殃的是鹊桥,桥头被毁,桥身千疮百孔,里面像是有数十万个白蚁居住。

    “你并非污族,如何施展的上古污术!”鹊桥仙惊道。

    可时间不等人,鹊桥仙只得运转真污之力,对抗雾气。可是这些雾气也是龙羞的污力所化。真要将它们炼化,所需的代价鹊桥仙也能承受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!鹊桥,一截截的开始断掉,等整道鹊桥都被腐蚀掉,鹊桥仙也难活下来。“难以相信,你在污术上的天赋更在污药王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,你再怎么赞美我也无济于事。迟了,因为我会杀了你,并且修炼出鹊桥仙神通。”龙羞又道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龙羞将手一幌,污力倏地衍化为一柄长剑,斩向鹊桥仙。

    千丈的距离,不过是瞬息之间,污剑砍在鹊桥仙的脖颈上。当!金铁交击声遽地响起,鹊桥仙的脑袋还是好好的,并没飞出,折断的是污剑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污剑裂开,数万碎片全都涌入鹊桥仙的身体之中,被她接管了。“你以剑灵之身,修得污族大神通,可以傲笑群污了。”

    “飞星传恨!”忽然间,鹊桥仙冷喝道。

    轰嗡!寒光迸荡数千里,九九八十一个星星从天而降,犹如陨石飞坠,轰退了笼罩鹊桥的雾气。

    而污药王等人也能看清鹊桥上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飕!飕!飕!八十一个星星围着龙羞不停旋舞,洒下道道清辉,将他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剑子仙肌,你的剑灵完了,为何还不去救他。”酒仙佛道。

    “完了?你在说龙羞吗,如果是说他,那就多想了,和尚。”剑子仙肌道,“龙羞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。而且他与我盗了一座上古大污的墓,他得到了大污师留下的功法以及心得,单论污力,他已经胜过绝大多数污族修士了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砰砰砰!

    八十一个星星遽然砸下,都落在古城剑剑灵的身上。可龙羞并未躲避,他欣然迎接八十多个星星。“鹊桥仙,你只有这种程度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妙啊,我的飞星传恨也杀不掉他。实在是太诡异了,如何才能杀掉他,非要对古城剑的主人下手吗。”鹊桥仙瞥向剑子仙肌那边。

    当是时,剑子仙肌全身并无任何衣物,都被他的基气撕成了碎片。而且剑子的皮肤很好,都能反光。“剑虫真是好东西,可惜滑稽小僧已经死了,再没人能培养更多的种子。滑稽小树,你虽然占据了滑稽小僧的身体,可和他相比真是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有此意。和你相比,滑稽小僧的身体太差了,不如你大方些,让我占据你的身躯。佛国之主的分身,总要比他基友的身体更结实。”滑稽小树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来啊,我不会拒绝你的。”剑子仙肌道,“如果你能做到的话,请。”

    “你左手按着古城剑,右手抓着佛剑。我怎敢靠近你。”滑稽小树嘲笑道。“想让我上当,难于上天。我也是从滑稽仙境里走出来的大人物,身上也有很多大帝赐下来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大帝的宝物?怕是他老人家舍弃不用的,被你捡走了吧。”剑子仙肌又道,“你就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了,杀了你,我自然能接手你的一切,包括大帝的赏赐之物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不穿衣服的剑子仙肌,霍然而起,遁向滑稽小树那边,他一点也不担心龙羞。“古城小巷。”只听剑子冷喝道。

    哧啦!哧啦!哧啦!剑气自古城剑涌出,在天空铺了数百丈之厚,长有万丈。很快,这些剑气变作一座座古城,阡陌小巷,横纵如蛛网,将数十座古城连在一起,犹如人间国度,横亘在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连成片的古城,遽然降下,镇向下方的滑稽小树,杀机澎湃,犹如瀚海之潮,摧枯拉朽,翻滚而下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陡觉压力倍增,哗啦啦,枝叶舞动,数十万道滑稽气带迸扫而出,劈向一座座古城,要将它们轰成齑粉。可是那些道气带还未接近古城,就被剑气斩碎了。是佛剑散发的剑气。

    原来,剑子仙肌不但动用了古城剑,还催动了佛剑,他双剑齐用,誓要斩了滑稽小树。

    “这基老太狠了。”滑稽小树暗道。

    哗啦啦,一道由滑稽神力凝成的长链劈扫而出,登时,神华迸涌,交织成霞。有数万个滑稽脑袋倏地飞出,它们聚在长链四周,“滑稽!”

    “滑稽!”

    “滑稽!”

    “我等好滑稽!”

    “吾辈乃是滑稽大帝的意志所化,见了大帝,还不跪下!”

    “基老们,你们怎敢挑衅大帝的威严,找死,快些下跪,还可饶你们不死。”

    那一颗颗滑稽脑袋极是嚣张,它们连自己人都鄙夷,每一个脑袋瞧得起滑稽小树,眼睛都瞪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夸张的滑稽之力!”剑子仙肌暗道。“它难道真的是大帝用过的宝物?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滑稽长链扫在一座古城之上,将其砸碎了,断壁残亘,孤烟废墟,犹如末世。长链砸碎了一座古城之后,并未停下来,挥扫向其它的古城,轰!轰!轰!数十座古城,应声而倒,都成了荒废之地。

    “剑子仙肌,你也得死在滑稽神链之下。”滑稽小树冷漠道。“滑稽脑袋们,你们还在等什么,杀了那头没穿衣服的基老,不,留下他的大姬姬,那是我的收藏品。”滑稽小树又道。

    可是那些滑稽脑袋都不听滑稽小树的,它们是大帝残留的念识所化,高傲无比,岂会听命于滑稽树的一截废枝。

    “和我一样,你们也是滑稽大帝抛弃的残渣,傲慢什么。”滑稽小树心道,它也鄙夷那些滑稽脑袋,本该是同病相怜之人,还相互嘲讽,真是无趣啊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倏然间,滑稽长链的最末尾一截,遽地炸开。

    不但是剑子仙肌,就是那些傲慢的滑稽脑袋也怔住了,同时清醒过来,因为它们知道滑稽小树在示威,如果再不听它的,它将会毁掉整条滑稽神链。

    “滑稽!”

    “真是滑稽!”

    “滑稽小树,你真当自己是我们的领袖了!”

    “有能耐,毁掉这条神链,这样我们就失去了栖身场所,下场会很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别逗了,滑稽小树哪敢啊。它是废物中的废物,不像我们那么勇敢而且美丽,我们是智慧的象征,英俊的代言人。”

    滑稽脑袋们也是大言不惭,既抬自己的身价,也在贬低滑稽小树,并且料定它不敢毁掉大帝用过的手链。

    滑稽大帝的手链被滑稽小树得到了,也就变成了如今的这道长链,凶威迸绽,足以撼动苍穹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倏然间,一道绝美的身影闪电似的冲了过来,并且张开右手,夺走了滑稽长链。

    “啊!”滑稽小树骇然道,“谁,谁敢当着我的面抢走我的东西,真是欺人太甚,给我留下吧!”

    哗啦啦,滑稽小树的树枝幌动,树叶也随之飞旋而出,像是齿轮,旋斩向抢走滑稽长链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滑稽!”

    “不敢相信!”

    “大帝用过的东西也敢抢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大帝的手链是我们的,谁敢抢它,就是与我等作对,杀,杀了她!”

    飕!飕!飕!飕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滑稽脑袋冲了上去,直追前面的女人。“留下那道长链,它不是你能拥有的,晚了,你的小命都保不住!”

    “既然抢走了,哪有还回去的道理。”女人道。“所以,你们都死心吧,或者投奔于我,我自会善待你们。如何,和我做交易吧,你们都是聪明人,待在滑稽小树身边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,不要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与它都是来自滑稽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利用我们,还早着呢!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