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罪恶之镜,我们目的一致,还是先从佛国逃出去再论以后的事情。”盗果佛再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被发现了,藏不住了!”蓦地,罪恶之镜的器灵惊慌道。此时,镜子藏在盗果佛的灵台之中,犹如一粒微尘,几不可见,而且它气息全无。本不该被人发现的,可罪恶之镜的行踪还是被人捕获到了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剑光绕过宝嘉璃鸦污药王,倏然间,斩向盗果佛。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此时,盗果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可他惊愕发现,逃跑路线都被锁定了,他不管向哪个方向飞遁,剑气都会追上他,并且斩断他的项上之头。因为鹿素的目标是罪恶之镜,而非盗果佛。

    “妖女。”宝嘉璃鸦污药王怒道,“盗果佛是我的人了,你真敢避开我,将他斩掉。”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苦剑从哀鼎中飞了出去,绕着鹿素斩来的那道剑气飞了几圈,将它剿灭了,什么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盗果佛与罪恶之镜都吓坏了,尤其是盗果佛,因为他向污药王隐瞒了罪恶之镜,若被污药王知道真相,第一个不会放过盗果佛的就是宝嘉璃鸦山的佛王!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鹿素一掌拍飞了白莲菩萨。此时,莲无心是女菩萨,而且受制于妖狐。鹿素在她的身体之中放了很多颗剑虫的种子,只等着孵化了。

    滑稽小树撒出数万颗剑虫之种,可泥犁尊者、剑子仙肌等人早有准备,甚至有了应对之策,剑虫非但没能伤害到他们,还被这些剑修收去了,用来提升自身的修为。

    噼啪!噼啪!一颗颗剑虫的种子忽地炸开,它们都糊在了剑子仙肌的欺霜赛雪的兄大肌上面,“比面膜还好使。”剑子喜道,“滑稽小树,你真是我的福星啊。”

    马币的……

    滑稽小树心里只道嘛麦皮。这算什么事啊,它放出剑虫,是为了伤害佛国的消声驴,而不是给他们美容用的。“可恶的剑子仙肌,你在嘲笑我的智商。”滑稽小树怒了。

    噼啪!噼啪!噼啪!更多的种子迸炸,它们化为不可描述之液,敷在剑子身上,剑子仙肌神情很陶愉醉悦,“哲学,我感受到了哲学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酒仙佛不悦道:“你这厮没救了,分明是想Gao基,还说什么哲学。”

    “酒仙佛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,你自己不也在抓剑虫吗,大概是用来酿酒的,真是好品味。这些种子的质量虽然不怎么样,可有总比没有要好。将就一下吧,酿出好酒,不要送我几缸。”剑子仙肌也不客气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送你几缸呢。”酒仙佛哼道,“剑子,鹿素冲过去了,盗果佛有问题,先抓住他再说,我们家将他交给佛国之主,由他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“古城剑的剑灵已经行动了。”剑子仙肌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古城剑的剑灵!”酒仙佛吓了一跳,“你怎敢把他放出去,那人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华灯初上,消声巴风采不减当年。”蓦地,一道诗号响起,赫然是古城剑的剑灵,龙羞。

    龙羞,虽是剑灵,可他的实力丝毫不逊于酒仙佛、剑子仙肌,三人更是被佛国之主称赞不已,呼之曰,佛国三消声氓。

    “盗果佛,哪里去。”龙羞也无视宝嘉璃鸦污药王,直接遁至盗果佛身后。砰的一声,龙羞一掌劈中了盗果佛的后颈。“你身上藏着什么,让剑子与盗果佛都不忍心放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罪恶之镜,救我。”盗果佛暗中传音道。“我若死了,你也没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罪恶之镜不悦道。它之所以选择盗果佛作为新的主人,就是因为他好控制啊。剑子仙肌、盗果佛、千叶等人就不同了,他们会彻底炼化罪恶之镜。

    显然,龙羞也察觉到盗果佛的异常之处,故而施以毒手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五千道镜光自罪恶之镜中迸旋而出,劈向龙羞,阻止他再次伤害盗果佛。

    “剑灵,是剑灵。”污药王哼道,“剑子仙肌,你让一个剑灵与我斗,真是瞧不起我吗。”说完,宝嘉璃鸦山的佛王僧袍一振,苦剑倏然斩下,砍向龙羞。

    龙羞既要承受罪恶之镜的反噬,还得面对污药王的攻击,他哂然笑道:“华灯初上,吾之大姬姬风采不减当年啊。”哧啦一声,龙羞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冲破其裤,撞刺向天穹,杀机腾升,贯穿万丈云霄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龙羞竟然以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接下了污药王的苦剑。

    “荒谬!”

    “滑稽!”

    污药王与滑稽小树同时道,他们都不觉难以接受。苦剑可是与佛剑、地藏王剑齐名的神器,为何不能斩断汉子的消声巴,说出去谁信啊,佛国的神剑难道都要掉价了?

    酒仙佛也瞥到了龙羞在做什么,心忖,贫僧就知道他会做一些出格的事,可没想到他这样滑稽啊。龙羞的汉子的擀面杖究竟是啥材料做成的,这般坚固。酒仙佛除了无可奈何之外,还有几分羡慕之意。佛也说只要功夫到了,铁杵可成针。可要是拥有了龙羞那样可怕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一切都不是问题,基友什么的,要多少就有多少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又是一阵金铁撞击之声,龙羞挥动他的大姬姬,与苦剑厮斗在一起,不分轩轾,谁也奈何不得谁。

    污药王彻底无语,“不科学,这不科学。苦剑可是我重新祭炼过的,怎会斩不了一个剑灵。”

    既然苦剑不行,那就祭出哀鼎。

    苦剑与哀鼎都是污药王的佛器,两者已经不可分割。

    污药王甫一开口,言出法随,哀鼎遽地冲出。嗡!鼎盛迸滚,犹如海沸,方圆千丈内,黑色的雪沫迸抛,像是煤灰被风吹向高空。

    “污药王,你用两件佛器来镇我,真是好手段。”龙羞不屑道,分明在嘲笑宝嘉璃鸦山的佛王。

    污药王并未答话,只要能杀掉龙羞,手段怎样并不重要,结果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哀鼎怒旋而至,携卷万丈高的飞雪,倏然落下,洒向龙羞。温度遽降,龙羞附近都结了一层冰,厚有数丈,刀剑尚且不能劈开。可龙羞并没被冻住,他的大姬姬更是完好无损,忽地扫了下去,咔嚓一声,冰层迸裂,雪沫飞舞,反而倒倒涌向哀鼎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苦剑向下斩落一道千丈长的剑气,登时,雪沫融尽,剑气厚重如山,镇向龙羞。轰隆一声巨响,哀鼎也随后而至,与苦剑相聚,一道震慑古城剑的剑灵。

    当是时,剑子仙肌已经捏碎了几千颗剑虫的种子,那些不能么描述的什么液,都敷在他自个的身上,包括他的大姬姬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自己的皮肤更好了。”剑子仙肌道。

    “嘛的!好歹穿好衣服啊。”酒仙佛怒道,“成何体统,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。”

    “吾命剑子仙肌,吾为自己带盐。”遽然间,剑子仙肌挥动佛剑,嗤嗤嗤,嗤嗤嗤!剑气迸旋而起,托起一袋子盐。“静无瑕,你真大方。”剑子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少来。”静无瑕不悦道,她是佛剑的剑灵,在剑内的世界,封印了很多好东西,其中就有一袋子盐,共有十五万七千四百二十三粒盐。每一粒盐代表了一位信徒,虔诚的信徒,其中有佛国之人,也有佛国之外的拥护者,他们死后,身体不腐,火也烧不尽。所以遗蜕都被剑灵山的僧人收起来了,以秘法炼制成盐粒,而这些盐粒最后交由静无瑕保管。

    剑子仙肌只取现成的,也不管静无瑕如何心痛。毕竟是收集了很多年的盐粒啊。

    十五万七千四百二十三粒盐飞出,犹如满天飞雪,甚是壮观,滑稽小树也吓到了,“你为自己带的盐太多了,剑子仙肌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盐粒很难被毁掉。你们尽管试试看,本仙子可不在意。”剑子仙肌笑道。他以仙子自居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,盐粒砸在哀鼎、苦剑之上,将其震退。当然,也有很多盐粒被哀鼎收走了,置于鼎内,或被熔化,或收留起来,等着以后炼丹而用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分身也很心痛,因为那些盐粒收集起来不容易,也有他的功劳啊。“佛国之主,你真是吾剑灵山的灾星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妖气冲天,分开虚空,劈出一条道路来。而鹿素倏然飞了出去,她的目标亦是盗果佛。“火宅佛王生死不明,他的本命佛器原来是被你盗走了。真不愧是盗果佛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如何做!”盗果佛毫无头绪。罪恶之镜现在已是棘手之极,放在身上,如同脑袋上悬着利剑,相当危险。

    “出去,你还是从我的灵台中飞出去吧。”盗果佛坚决道。

    “做不到。”罪恶之镜冷笑说,“我已经和你的灵台嵌合在一起,除非有人打碎你的灵台,否则摘不走我。盗果佛,你还是将心思放在逃生之上,不用管我,你死了我还会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盗果佛怒道,他曾经被关在罪恶之镜中多年,受尽苦头,如今又被镜子耍了。

    “盗果佛,你敢欺瞒我。”宝嘉璃鸦污药王也怒道,“我好心救你,并且愿意诚恳地开发你的局部地区,可你如何报答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气山河。”只听污药王喝道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哀鼎之中,旋出一道黑气,犹如龙蛇飞舞,长万丈,气势磅礴。瞬息之间,黑气化为山川大河,陡地镇下,轰隆隆,虚空崩裂,裂痕一直延向盗果佛那边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藏了罪恶之镜,你就要用山河将我埋葬。”盗果佛怒道,“污药王,你只是觊觎我的基色。”

    山河重逾万钧,遽地降下,盗果佛颇觉压抑,“罪恶之镜,来吧,我们一起应对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如此了。我毕竟很喜欢你。”罪恶之镜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

    数不清的镜光自盗果佛的灵台劈出,斩向黑色的山河。砰砰砰,炸声遽起,可是山河依旧。“可笑啊,盗果佛。我的一气山河,哪有那么容易破掉,交出罪恶之镜,我可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污药王脚踩哀鼎,手执苦剑,他目绽两道寒光,咄咄迫人。“盗果佛,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蓦然间,龙羞挥舞着他千丈长,合围八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撞向了哀鼎,几乎将污药王轰下去。“我对罪恶之镜并不感兴趣。”龙羞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兴趣!”剑子仙肌怒道,“龙羞,还不杀了盗果佛,取走镜子。这是命令,你不能反抗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龙羞是古城剑的剑灵,而此时,古城剑就在剑子仙肌手里。如果龙羞不听话,剑子仙肌自有法子修理他。“佛国之主说你生来桀骜,我本不信的,以为能用就基情改变你,可我错了。”剑子仙肌又道,“龙羞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龙羞不耐烦道,“听你的就是了,等佛国之主的真身回归,我会请求他将我与古城剑分开,再不受你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剑子,你连自己的器灵都管不了。真是有趣。”酒仙佛冷漠道,他收集的剑虫种子最多,近乎万颗,所以他现在心情很好,才出言讽刺剑子仙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鹿素一掌落下,按在苦剑的剑尖上。

    可苦剑非但没贯穿鹿素的手心,剑身也折成圆弧。哧哧哧,哧哧哧!一道道剑气涌出剑身,不停劈砍妖狐之手。

    “污药王,何不再为我高歌一曲。”鹿素诡异道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龙羞又不安分了,继续挥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撞击哀鼎。鼎声隆隆大作,好似雷池炸开了。

    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怒极,“可笑啊,我可是佛王,什么时候落魄到被剑灵、妖女欺负的份上。喝!”

    又是一气动山河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哀鼎之中飞出三十多道黑气,每一道黑气都化作大好山河,遽地撞向古城剑的剑灵、鹿素、剑子仙肌、酒仙佛等人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消声巴骨折了。”忽然间,龙羞惊讶道,“这鼎真是太结实了,我还是逃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龙羞收好自个的大姬姬,将它变为正常的擀面杖,不再示人。

    “想逃,可能吗。”宝嘉璃鸦污药王哼道,“龙羞,你也是佛国之主身边的明星人物,我很满意你,所以做我的基友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的是女人啊。”龙羞回敬道,“所以容我拒绝你的Gao基请求,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龙羞遁离污药王,其疾似电。

    轰隆隆,一座黑色的高山跟了上去,始终和龙羞保持百丈长的距离。“都说了要收你做基友,还敢逃。”污药王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妖女,再来就是你了。”污药王再道。

    “哦,到我了。”鹿素笑道,“污药王,看你本事如何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