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莲无心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你再不识时务,本座杀了你。”鹿素道。此人并非妖狐,而是占据了火宅佛王做出来的机关人偶。可她散发的妖气却不是假的,反而比妖狐更像是妖狐,更可怕的是,她的九条尾巴都散开了。若是真正的鹿素,她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白莲菩萨现在是爷们了,他当即道:“妖女,不得放肆。佛国之主的两道分身都在此,你若猖狂,自有人能治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莲无心的言外之意,她虽然不是鹿素的对手,可在场的基老很厉害。他们能代表佛国之主行事。剑子仙肌与酒仙佛可都是基老中的基老。

    “哼!”忽然间,占据了滑稽小僧的那株滑稽小树笑了,“我好不容易才从滑稽大帝身边逃走,你们想杀我,难啊。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它的演讲是很有气势,可树干浮起的那张脸,表情太过滑稽,一点诚信度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,笑什么!”滑稽小树怒了,“严肃点,我是认真的。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告诉你们吧,哪怕寄体死了,我仍然不灭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滑稽大帝亲临,将你斩杀吗。”宝嘉璃鸦污药王冷笑道,“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,不过是从真正的滑稽树上折断的一截树枝,不,也许是大帝在修剪滑稽树,那些多余的枝桠,自然留不得,被滑稽大帝舍弃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敢这样说我!”滑稽小树怒道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

    滑稽之光冲天飙起,像是长龙,陡地飞向污药王。因为污药王讲的都是实话,伤到了滑稽小树的心,所以它才格外生气。

    在滑稽大帝开辟的世界之中,确实有一株滑稽树。而修剪枝叶的事情,滑稽大帝从不假手于人,都是亲自动手,也可见他对滑稽树的爱惜之情。

    而出现在佛国的这棵滑稽小树,本体是一截树枝,还是被舍弃的树枝,可它的命运还算可以,因为被大帝剪掉的树枝,一般都是用来堆肥的,可它逃过一劫,最终落入了滑稽小僧的手里,时机到了,它夺取了小僧的身体,最终成为了新的滑稽树,虽然还很弱小。

    污药王冷笑几声,随后高歌,“辣味儿,发棵儿!”倏然间,歌声迸涌,犹如书万块巨石堆砌在一起,成了一堵高墙。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滑稽小树劈出去的滑稽之光,扫在高墙之上,陡地炸开,不能撼动宝嘉璃鸦污药王。“丑陋啊。”污药王鄙夷道,“就你这样的货色,难怪滑稽大帝都不要。在佛国,也许你是抢手的宝物,可我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污姬。”蓦地,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喝道。

    轰隆!虚空遽震,佛光浩荡万丈方圆。鼎,一尊鼎旋扫而来,而那些道佛光正是从鼎里冲出来的。

    污药王有鼎,其名曰哀鼎。

    哀鼎一出,就是滑稽小树也被惊到了。“这是什么鼎,为何见到了,我只想流泪。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哀鼎之中,一口剑悬了起来,那剑和鼎合起来才是一桩完整的佛器。剑以苦为名,故曰苦剑。

    苦剑以哀鼎作为剑鞘,哀鼎则因苦剑而散发着冷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很好,污药王终于将哀鼎与苦剑祭出了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喜道,眼下,他并不能控制全局,而且他隐藏多年的计划竟然被人知悉了,实出他的意外。“真正的剑灵山会出现的,只是时间问题,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苦剑,竟然是苦剑啊。”剑子仙肌道,他现在有两柄剑,一剑曰古城,一剑曰佛剑。“污药王,苦剑不是折断了吗,你是如何再铸剑的?”

    “哀鼎,全都是这鼎的缘故。”宝嘉璃鸦污药王笑道,“先有苦剑,然而剑断了,后有哀鼎,我以鼎养剑,最终鼎与剑再不能分开,成为我的佛器。这剑和你的古城剑相比,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剑子仙肌道,“若让我在佛剑与苦剑之中做选择,我会选苦剑的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剑子仙肌手中的佛剑忽地发出一声长吟,显然很不满意剑子的回答。佛剑是有剑灵的,而此时,女剑灵静无瑕就在佛剑之中。她同样在抱怨,“剑子大人,苦剑原本是有剑灵的,可是剑断了之后,剑灵也随之死掉了。苦剑能重铸,可是剑灵却不能再蕴生了,所以那是一柄死剑,和佛剑没法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它是死剑。”宝嘉璃鸦污药王听到了静无瑕在说什么,“女人啊,就是见识短,我不是讲了吗,苦剑与哀鼎再不能分开,苦剑无器灵,那哀鼎呢!”

    “难道哀鼎有器灵诞生?”静无瑕道,“可是我观那鼎,有怨气与死气以及佛气绞缠在一起,怎会生出器灵来。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谁!”污药王嘲笑道,“我可是佛国的两大药王之一,就是威戈佛王也不如我,所以才向我献出他的局部地区之花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听到污药王在对面夸耀自己,威戈佛王的分身也没反驳,因为对方说的基本上都是实话。只论炼制丹药,威戈佛王确实略逊于污药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既然是剑修!”滑稽小树笑道,“你们遇到我,真是倒了血霉。”

    剑虫!

    滑稽小僧原本是有剑虫的,如今,小僧死的不能再死,他的身体,包括那些稀有的种子,也都成了滑稽小树的私有物。种子之中就有剑虫。

    “去吧,我可爱的孩子们。”滑稽小树又道。哗啦啦,小树的枝叶抖动,而叶子下藏着的剑虫的种子,数量多达王粒,良莠不齐,其中有很多还是死掉的种子,可滑稽小树不在意啊,它枝叶遽幌,一粒粒剑虫的种子迸洒而出,如骤雨倏至,泥犁尊者、剑子仙肌、酒仙佛等人运转禅功,绞杀剑虫,在场的诸人,他们可不想被剑虫附体。

    “莲无心,你考虑的时间太久了,本座对你太仁慈,让你产生本座不会杀你的错觉了吗。”鹿素冷笑道,忽地,她两条尾巴扫出,一条尾巴,上面的狐毛像是钢针般炸开,和飞来的剑虫的种子撞在一起,叮叮当当,金铁撞击声响个不停。而她的第二条尾巴卷起了白莲菩萨,“你因修炼的神通的缘故,可男可女,可本座现在告诉你,不管你是男还是女,我都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咔啦啦,鹿素的狐尾绞动,勒断了白莲菩萨的很多骨头,可莲无心仍然无动于衷,好似身体不是她自己的。“妖女,你不专心对付剑虫与佛国之主的分身,为何难为我。”

    鹿素也没答话,呼的一下,她的第三条尾巴当头劈下,破空声尖锐异常,分明是要劈开白莲菩萨的颅腔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我愿意与你合作。”在第三条狐尾即将落下之际,白莲菩萨还是开口了,向鹿素讨饶。他已经换了好几个主人,也知道佛国之主不会放过他,可莲无心也管不了那么多,因为鹿素当场就要毙了他啊。

    可鹿素的卑微态度没能挽回鹿素的怜悯之心,第三条狐尾还是劈了下来,哧啦,哧啦,哧啦!莲无心的头发全都炸开了,头皮也在燃烧。咔嚓!白莲菩萨的颅骨裂开一道丑陋的口子。

    第三条狐尾尚未完全落下,只是拂扫而来的妖气就撕裂了白莲菩萨的颅腔,并且将其掀开了,脑浆已被烤糊,而且莲无心的灵台再无任何庇护场所,就那么展现在鹿素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的灵台。”鹿素道,“你将识海与灵台都转移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要一个傻子。”莲无心回道,“让我有自己的意识。你吩咐的,我都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说的你都会做。”

    鹿素忽地伸手,她手指像是玉笋,随意一抓,摄来几十粒剑虫的种子,有死的,可也有活的。“过来,让本座将它们放在你身体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白莲菩萨道。

    不愿意,莲无心分明是不愿意,她虽然不是剑修,可也忌惮剑虫。而鹿素一下子抓来那么多剑虫,看着都觉得头皮生疼,何况是将它们置于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什么都听本座的吗,为何出尔反尔,这才过了多久。莲无心,你先背叛墨莲佛,再叛出火宅,又与佛国之主反目成仇,本座如何相信你。”鹿素道,他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你能将识海与灵台移走,本座自有法子将它们都找出来。”鹿素再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狐尾卷起白莲菩萨,直接拽向鹿素。而妖女左手抓着一把剑虫的种子,右手则按向莲无心的身体。“本座更喜欢女人啊。还是先破掉你的神通再说。”嗤嗤嗤,红色的妖气自鹿素的右掌冲出,不停冲刷莲无心的身体,而白莲菩萨也从爷们再次变成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做到的。”莲无心怔怔道。

    “本座会向你解释吗。”鹿素右手倏地化为掌刀,斜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水迸飙,莲无心的身体也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“都进去。”

    鹿素左手一撒,几十粒剑虫的种子,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,都被扔到莲无心的两截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剑虫之种,甫一遇到血肉,随即长出很多倒刺,嵌入其中,不停翻涌。“妖女,我已经答应侍奉你,为何还要这样待我!”白莲菩萨痛苦道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你的识海与灵台!”鹿素道。

    原来,白莲菩萨的识海化为一截骨头,代替了她的肋骨,而灵台如骨刺,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鹿素直接掰断那截肋骨,“本座想做的事,谁都不能阻断,莲无心,你的识海,本座取走三分之二,至于你的灵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白莲菩萨道,“你可以毁了我的识海,可灵台不能毁。”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一道凝炼的剑气忽地斩落,降在鹿素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而发出剑气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泥犁尊者,“莲无心是佛宅之人,妖狐,你对她下手,就是与贫道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地藏王剑。”鹿素道。“泥犁尊者,你的名字都被佛国之主记录在小册子之中,有时间多管闲事,还不如想想如何保住自己的局部地区之花。”

    “这妖女好生厉害。”泥犁尊者心道,他斩过去的那道剑气,虽然落在鹿素的手腕之上,可一点血痕都没。“贫道用的可是地藏王剑啊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盗果佛献出那枚巨大的舍利子之后,心有不甘,可他除了隐忍,再无它法。“还好我拿到了罪恶之镜。”盗果佛忖道。

    罪恶之镜,火宅佛王的本命佛器,在无剑佛王与火宅佛王消失的刹那,罪恶之镜主动选择主人,认盗果佛为主。“我被关在镜子里多年,已经彻彻底底地研究过它。罪恶之镜只有一个器灵,而且与镜子不能分开。我该如何唤醒器灵!”

    剑灵山,形势诡谲,盗果佛可不想依靠别人,因为求人不如靠己。

    如果能与罪恶之镜的器灵的意见达成一致,盗果佛逃出生天的胜算更多些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猛然间,罪恶之间迸绽出一团寒光,轰击盗果佛的灵台。“啊!”盗果佛惊骇莫名,他又想到了在镜子里待着的那段可怕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盗果佛,不要害怕。”器灵,是罪恶之镜的器灵在讲话。

    “火宅佛王就算没死,也成了废人。与我合作,你才能获得新生。”盗果佛即道。

    “提他作甚。”罪恶之镜的器灵笑道,“我很早就想背叛火宅佛王了,他是标准的宅男,都不愿意出门的。外面的世界那么大,我想出去走走。可火宅佛王不愿意,我也好绝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额,这就是你选择我的理由?”盗果佛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是很宅,这是佛国之人的共识。

    “和你一起被关在镜子里的人都死了,只有你活了下来。这才是我选择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长得俊美吗。”

    “耐消声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沉默,罪恶之镜的器灵与盗果佛都沉默了,器灵也觉得自己讲的有些直白,委婉些更好。

    半晌,盗果佛才道:“你可认出了那个妖女?”

    “盗果佛,你的脑子不该这么蠢的。”罪恶之镜的器灵笑道,“你难道猜不出她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佛国不是将她们一族都杀掉了吗!”

    “然而并没有。”罪恶之镜的器灵冷笑道,“因为假仁假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幸存者来报仇了吗。”盗果佛问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复仇,她们是要颠覆佛国。”罪恶之镜的器灵又道。

    “哼!能做到吗,当今佛国之主,可撼压诸佛、佛王,佛国也相当于是他的国度,谁敢杀他!”盗果佛说。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我也不愿解释。”罪恶之镜的器灵再道,“我们利害一致,还是想想如何离开这片是非之地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