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子仙肌一手按剑,一手结印,冷声道:“滑稽小僧,你坏了佛国之主的大事,这下谁也保不住你了,本仙子有心收了你,可惜了,你浪费了滑稽树枝。”

    哧啦!哧啦!裂帛声遽地响起,剑子仙肌的衣服终于炸开了,他那钢铁似的奶大肌再现江湖。“本仙子的肌肉,闻名佛国,任何一个汉子见了,就算他不是基老,也会想着与我Gao基。”剑子仙肌又道。他就是那么自信。

    宝莲印,银屏印,孔雀印……

    剑子仙肌结出几十种法印,一时间,宝莲绽放,银屏展开,孔雀飞舞,雪狮咆哮,齐齐冲出。对抗滑稽之力凝聚而成的长河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孔雀飞入滑稽河之中,它双翅如船桨,不停拍动,浪涛迸荡千丈之高,黑色的涟漪荡开,将虚空都切碎了。

    而三头雪狮更是狂妄,四蹄被寒气裹着,甫一碰到河面,就是滑稽之河,也给冻住了,厚实的像是一块铁板。

    “你虽然修得不是正宗的滑稽神通,可也算是天才了。”剑子仙肌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仙子,你忘了我吗!”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哼道。明明他才是剑子仙肌的对手,可仙子却结印、挥剑,与滑稽小僧撕比,真没把污药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污药王与威戈佛王并称佛国的两大药王,也有人说他们是妖王,因为他们的丹药不能经常吃,否则迟早会死掉的,太过依赖丹药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宝嘉璃鸦污药王,其本体是一只污鸦,污力滔天。当是时,污药王双臂化为羽翼,纯黑之翼,张开有五百丈长,每片羽毛都闪烁着金属冷光。“我是佛王,更是基老,而你,只是一道化身而已。”污药王冷笑道。“上古有大污,其名公公,公公曾经撞倒了天柱,惹下滔天大祸。我虽然不及他,可也不能让你这等小人看清吾辈污修。”

    陡然间,污药王左翅向前扇去,咻咻咻,咻咻咻!无数鸦羽迸射而出,乌光荡滚,其中还有让人感到窒息的大污的气息混在其中。

    剑子仙肌不由认真起来,“好个大污,好个污药王。本仙子今天就挫一挫你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又是一柄长剑自剑子仙肌的生命之海飚射而出,这才是他的佩剑。仙子是剑修,所以他亦是爱剑之人。在他的生命之海中,封印着几十柄古剑,没一柄剑都大有来历。这次,被仙子唤出的剑叫作“古城”。

    古城剑方甫现世,剑光拂扫千里方圆,剑气贯穿琼霄,古朴而又浩正的气息瞬间传遍这片天地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本事,竟然能让剑子仙肌取出古城剑。”另外一边,酒仙佛道。他与剑子都是熟人,见到他唤出古城剑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锵!又是一声剑吟,是佛剑。佛剑不甘心被古城剑压制,故而绽放万道光华,与其分庭抗礼,亦逞佛威。

    “古城,古城,是古城剑!”静无瑕道,她是佛剑的剑灵,也能感受到它的不屈战意。“佛剑在呼唤我归位。”静无瑕暗道,她还是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泥犁尊者,发现他并无任何异状,这才飞身而起,遁向佛剑。当的一声巨响,静无瑕没入佛剑之中。

    默许,泥犁尊者已经默许静无瑕回归佛剑,因为他也想看到佛剑与古城剑,究竟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地藏王剑,佛剑,古城剑,都是佛国有数的名剑。身为剑修,泥犁尊者自然知道它们的珍贵之处。“静无瑕,不可让贫道失望啊,贫道还未传授你霸王洗头佛经,你迟早会回到贫道身边。”

    滑稽小僧的灵台以碎,识海也被滑稽小树占据了,所以现在的他更像是花盆,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滑稽小树更好的成长。“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,可在那之前,一定要杀了剑子仙肌、酒仙佛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团滑稽光浪炸开,颜色缤纷,反而有些刺目。吸收了滑稽小僧的佛元、基气以及怨恨之后,滑稽小树也开始怨恨佛国之主的分身。

    流泪,滑稽小树竟然流泪了,可随着枝叶一抖,泪水飚洒,化为滑稽果,只是这些果子并不能炼化或者食用。因为它们并非自然而成。“好多滑稽果。”妆阳从地上早已爬起来了,瞅到比豆子大不了多少的滑稽果,妆阳贪心遽起,他长袖舞动,一个个瓶子飞了出去,叮叮当当,数百颗滑稽果落入瓶子之中。“哈哈哈,我的,它们都是我的。这些瓶子能让滑稽果催熟,进而食用。”

    “孽子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忽地吼道,“快离开那些瓶子!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吾父王的分身,怎敢对我大呼小叫!”妆阳不屑道,哪怕他面对的是佛王的分身,仍然不改二代的傲慢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气急败坏,可他又不能不管妆阳。佛王之子现在还不能死,因为他关系着剑灵山的一桩天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分身,掷出一金杯,砸向妆阳。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敢欺我!父王来了,我让他杀了你!”妆阳吓了一跳,吼道。他现在还没弄清现实,只能说脑子真的有问题,大概是壮消声药吃多了,灵台也被烤糊了。

    金杯怒旋而来,里面忽地冲出几十条手臂,不由分说,抓住妆阳,将他拖进杯子里,也不管他撕心裂肺般的惨嚎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嘭!

    就在妆阳被扯到金杯之中,之前他扔出去收集滑稽果的瓶子全都炸开了,化为玉屑,抛扬撒开。而妆阳躲在金杯里,正要咒骂威戈佛王的分身,见到杯子外发生的惊悚一幕,气焰全都熄灭了。

    金杯也是威戈佛王的一件佛器,里面自成一界,而且从里面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,从外面则不能窥探杯子里的世界。“妆阳,你再不老实,我也保不住你,待在金杯中,没有我的应肯,不许出来。”佛王的分身严厉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,是!”妆阳答应道,再不敢发脾气了。还是小命更重要。“我有心得到滑稽果,兴许就能得到滑稽大帝的垂青,引我拜入滑稽门,至此和佛国彻底断绝关系。哼,佛国虽说很好,可还是比不上滑稽门。”妆阳虽有想法,可寻不到法门,不能拜滑稽大帝为师。眼前就有一个好机会,可太危险了,他还需斟酌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又是几百枚滑稽果飚射而出,它们全由滑稽小树的眼泪所化,并非真正的滑稽果,若能看清它们的本质,就会发现里面全是怨气、憎恨。人若吃了它们,别说是具有滑稽气息了,能不能保持本心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金杯,还不过来!”蓦地,威戈佛王的分身喝道。

    那杯子是有器灵的,而且器灵很独特,是几十条手臂拧在一起的怪胎。此时,器灵也在金杯之内,可它却没听从主人的召唤,自顾自的行事。呼呼急旋,金杯非但没有冲向威戈佛王的分身,反向滑稽小树、小僧飞去。

    “滑稽啊!”妆阳吓傻了,“停下。快停下,我还不想死呢!佛国还有那么多女人等着我去疼她们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金杯的器灵手臂挥动,照着妆阳的脸就是一巴掌,将其扇晕了,完全不明白为何被打。“老实些,这样你才能多活片刻,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器灵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敢这样对我,我可是威戈佛王的独子。”妆阳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独子?我就呵呵了。”金杯的器灵笑了。“不但是你,整个剑灵山的人都被威戈佛王骗了,他的子女众多,何止你一个,我能报上名来的不下三十个,而你,恰恰是最没用的那个,废材中的废材。威戈佛王若不是想利用你,早就将你杀掉了。有这样不争气的儿子,搁谁身上都受不了,何况是剑灵山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骗我,你在骗我。父王只有我一个儿子,我哪有什么兄弟姐妹!”妆阳也是惊呆了,旋即大声辩驳道。他可不相信威戈佛王会与很多女人生下子嗣,他不是基老吗,为何对女人感兴趣,说不通,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剑灵山为何能那么容易就被毁掉!”金杯的器灵再道,“全都在威戈佛王的计划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父王想借助别人的手,摧毁剑灵山!”妆阳一脸骇然,“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剑灵山可是我们的大本营,禅修场所。也是我们的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家?”金杯的器灵鄙夷道,“妆阳,你真的是威戈佛王的儿子吗,为何一点都没继承到他的野心与武学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看到的剑灵山只是表象,被毁掉的剑灵山也是表象!”金杯的器灵笑道,“真正的剑灵山很快就会出现了,就在这片废墟之上。”

    器灵在与妆阳谈话的空当儿,已然飞至滑稽小树之前,让人惊讶的是滑稽小僧与滑稽树都没攻击杯子,他们接纳了金杯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金杯之中,飞出数十道手臂,勒住滑稽树,将其裹住。而杯口也向下,里面装着的东西哗啦啦,倒了出来,其中就包括妆阳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金杯像是被什么敲响了。随后,有一只手捡起了杯子,将其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鹿素,那人分明是鹿素!

    狐妖鹿素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不是鹿素,是火宅佛王做的机关人偶。”白莲菩萨惊道。他现在是汉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。”鹿素笑道,她右手抓着金杯,笑容优雅。在她身后,九条尾巴同时散开,犹如孔雀开屏。

    妖气冲天,旋又贯入滑稽小树之内。而金杯的器灵,也就是那几十条手臂的凝合之物,它们竟然化掉了,像是菜汤,没入树干、树枝、树叶之中。

    “妖女,我认得你。”妆阳奇怪道,“可你不是离开了吗,为何还在佛国!”

    鹿素并没理会妆阳,因为他们的地位不同,并无直接对话的必要。“朽坏的终究成为尘埃,新生的将会取代陈腐之物。”说完,妖狐捏碎了金杯,并将碎屑洒向滑稽小僧的面庞,“你所做的一切都会被佛国铭记,所以,你可安心的去死了。”鹿素又道。

    当是时,滑稽小僧仍有部分意识,滑稽小树还没完全取代他,“不,我不能死,至少不是现在。你身上有我讨厌的气味!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?”鹿素笑道,“你若敢说出那个名字,舌头将会烂掉,眼睛也会瞎掉,脑浆也会被蒸熟。”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鹿素的一条狐狸尾巴扫了出去,砰的一声,劈中滑稽小僧的脑袋,将他聚在一起的灵识打散了,而且再不能重聚。

    而滑稽小树也抓住机会,树须飞舞,抓住滑稽小僧逃窜的灵识,将它们都吞噬了,用来增加自身的影响力,进而夺取这具躯壳的主动权。因为寄体不该有任何反抗的意识,乖乖听话就好。

    鹿素是在帮助滑稽小树,而金杯以及器灵也成全了滑稽树。砰砰砰,妆阳用脑袋撞地,可还没想清楚缘由。“滑稽树,剑灵山,威戈佛王,污药王……”这些人与树还有灵山,聚在一起,究竟会发生什么,是有人在背后推动这一切吗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,那只黑手太可怕了!以妆阳那点脑容量,也觉悚然。“难道是父王做的!”

    不会的,父王不会毁掉剑灵山。

    “可是,此剑灵山非彼剑灵山,又是何意,我为什么不能被杀掉,难道开启新的剑灵山,我才是其中的关键,若是死了,剑灵山将不会再现人间!”妆阳很快想明白了一些事,可不够,这些不能让他安心。

    “我再仔细想想,还有什么被遗忘了,一定有的,只是我没理清。”妆阳继续沉思。

    最终,滑稽小树还是占据了寄体,滑稽小僧已经成为过去,佛国再没有他,就像是他从来没存在过。咔嚓,一块树皮裂开了,上面结出一个果子,那果子让人看了很不舒服,因为它很像是人头,和尚的人头。再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它分明是滑稽小僧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滑稽树,我是滑稽树!”滑稽小树上的那颗人头忽地笑道,“活着真好,我没被滑稽母树吃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幸运的。”鹿素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妖狐,也不是机关人偶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惊道,“你知道的也许比我还多,所以我猜,你不会放过妆阳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鹿素回道,“我只是暂时占据了这具机关人偶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!”白莲菩萨道,“说谎,你在说谎,在我来到火宅时,你就存在了,而且待在妖狐的机关人偶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莲无心,你的机关术已经超越了火宅佛王,我喜欢人才,你可愿意为我效命。”鹿素道。

    “佛国之主才是我的主人。”白莲菩萨急忙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