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灵山之中,不乏剑道高手,而威戈佛王、无剑佛王更是其中的翘楚。除了他们之外,千叶想不出第三人来。“此人绝非剑灵山之人,而是想借灵山之名,隐藏真实身份。”千叶心道。

    神秘的剑者,大言不惭,说他能赐予千叶绝对的自由。“赐我自由,你当自己是佛国之主吗。墨莲佛,他从没想过放我离去,只会将我利用到死,随后吞噬。”千叶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本体,墨莲佛。

    “外人都能看出我现在怪怪的,墨莲佛,你就那么着急让我去死。”千叶冷笑,“我怎会让你如愿。”

    佛剑在手,千叶并不觉得有多安全。佛国之物,有时会流落在外,可它们的结局还是待在佛国,不容外人拿走。而如今,千叶就是外人。墨莲佛也算半个外人吧。

    神秘剑者以指左剑,斩出一道锋锐无俦的剑气,要杀掉石兽佛以及石观音。

    而千叶作壁上观,他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方。人生就是一场场交易,获得更多报酬的才是赢家,就看个人手段了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石兽佛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撞在前面的石观音后背上。“啊!”石观音惊呼一声,人已向前电射而去,并非她本愿,都是石兽佛让她做替死鬼。

    “关键时,贫僧能依靠的还是自己。师尊也不行啊,谁知道他云游到哪里了,不在剑灵山。”石兽佛心道。他打出十几道禅印,按在石观音身上,让她无法反抗,撞向那道怒驰而来的剑气。

    石观音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,也知情况不妙,她心里除了憎恨石兽佛外,还想着如何逃生。“我从一块顽石,修到菩萨业位,靠的都是自己,和石兽佛没有任何关系。事到临头,他还想让我枉死。可恶。”石观音右腕忽地转动,嗤嗤嗤,佛气迸开,她的右臂能动了,“白鹤送子。”忽听石观音冷喝道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只白色的仙鹤自石观音的手臂飞出,它原本是刺在手臂上的图腾。

    仙鹤展翅,其声尖亢,穿云裂石。它瞬间飞至剑气之上,爪子下的竹筐投了下去。竹筐里装的可都是鬼子,恶鬼之子,故曰白鹤送子。

    哇!哇!哇!恶鬼之子从竹筐中跳了出去,它们长相丑陋,手指如刀,异常锋利。在白鹤的指引下,数千鬼子挥动长臂,斩向那道邪异的剑气。

    “哦,是白鹤送子。”石兽佛笑道,“想不到你还有些本事,不愧是贫僧用神通修炼出来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石观音听了,心中不停诅咒石兽佛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死了上千个恶鬼之子以后,剩下的鬼之子学乖了,不再平白无故送死,而是有选择的赴死。

    砰砰砰!几十个大个子鬼子先撞向那道奇异的剑气,让其不能聚拢,而剩下的恶鬼之子,身上长出一层层的黑色鳞片,而且它们还学会抱团了,滚向剑气。轰隆一声巨响,剑气荡炸开来,四下迸扫。而抱团的恶鬼之子全军覆灭,无一存活下来。可仙鹤还在,只是少了一条鹤腿。

    “成了。”石观音暗自道,因为剑气散去了,再不能伤害到她,就在她窃喜之余,哧哧哧,哧哧哧,数不清的牛毛似的剑雨,缤纷而至,将石观音刺穿,像是筛子似的,破烂至极。她那被厚达数丈的石皮所覆盖的生命之海,也干涸至尽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石兽佛早已遁去,那支狂霸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收了回来,生怕被剑气斩断。“好可怕的剑者,他难道真是我剑灵山之人?”石兽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此人好生厉害。”千叶亦道。“可为何声名不显,向他这样的人物,在佛国不该籍籍无名的。”

    锵!锵!锵!蓦地,千叶手里的佛剑,遽震不已,似乎想要飞出,冲向神秘的剑者。“怎会,佛剑不是被我镇住了吗,为何还敢反抗。”千叶怒道。

    佛剑的剑灵是静无瑕,如今被泥犁尊者擒下了,她自顾不暇,哪有心思担心别人。

    “地藏王剑!”倏尔,泥犁尊者道,“你也想飞向那名剑者?哼,暂时还不行,贫道同意了吗。”

    当是时,尊者放下静无瑕,将她仍在地上,并且一脚踩下,让静无瑕的脑袋沉入泥土之中。“装死,贫道自有法子让你醒来。”可眼下,泥犁尊者最先考虑的还是封印地藏王剑,不让它逃去。

    谛听兽的独角被斩断,泥犁尊者不以为意,又不是他的消声巴断了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尊者与谛听本来就有矛盾,只是没有公开而已。

    剑灵山之下,形势诡谲。而坐镇灵山的威戈佛王还未现身,他的分身也有所感应,道了一声孽子。

    妆阳是威戈佛王的私生子,同样是他的棋子,不到危急关头,他不会杀掉儿子的。在佛国,讲究的是出身。可是威戈佛王的出身并不好,是圈养的仆役之子,所以他从小就懂得一个道理,想要过上理想中的生活,你就要付出代价,有时候付出了,你仍被别人嘲笑,可也没关系,总比生不如死来得好。“吾儿犹如行尸,是贫僧将他饲养为一头猪了吗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叹气道,“就是猪,他也是我心爱的儿子。哈哈哈,只有我能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神秘的剑者,贫僧知道你的来历!”威戈佛王的目光穿过无数云层,觑定那不知名姓的剑修。

    而剑者同样感受到了来自灵山之主的问候,“我该叫你威戈佛王,还是威戈药王?”他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贫僧不想和你争辩下去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道,“为何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约定的时间还没到,是吗。”剑者笑道,“你是分身,我亦是那人的分身。可你的本体来了,见到我,也要跪下!”

    “那先让你的本体来了再说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回敬道,“他与贫僧的本体情况相仿,都被困住了,只有墨莲佛那老东西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墨莲佛所图非小,你就不担心。”威戈佛王忽然又问。

    “放吾儿归来,玉瓶里的壮消声丹药都是你的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再道。

    “威戈药王,你与宝迦璃鸦山的污药王同为佛国的炼丹大家。无人不知,可我却更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贫僧的壮消声丹药更有效果吗,让你此生都离不开它们,所以你才不敢杀我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宝嘉璃鸦山的污药王,他的本体是一只污鸦,原是妖物,却能斩去妖躯,修出金身,最后成就佛王业位,实属难得。你们的遭遇都很像,所以关系才那么好,是与不是。”神秘的剑修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开玩笑吗,佛国之人都知道贫僧与宝嘉璃鸦污药王是仇敌,同行是冤家啊,在佛国也不能幸免,唉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叹气道。“污药王,他若不炼丹,还能与贫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与你Gao基吗!”剑者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如何发现的!”威戈佛王的分身惊道,“贫僧与宝嘉璃鸦污药王的基情,应该没人知道才是,哪怕你是佛国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威戈药王,为何要隐藏自己的取向,在你与一个女佛王生下妆阳,然后消声情大变,竟然成了基老。剑灵山的主人是基老啊,多么不可思议。”剑者笑道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的分身与神秘剑者谈话的内容,并没被其他人听去,只有他们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藏不住了,终究是藏不住了,贫僧多年的基老身份啊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叹气道,不但他是基老,他的本体也是基老啊。所以剑灵山的僧人、男菩萨、肌佛更多,女菩萨什么的,简直就是珍稀物。故而妆阳总是跑到别的地方去祸害那里的姑娘,因为他Gao基,不像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我相识多年。”剑者道,“我是基老,恐怕也瞒不过那些佛王以及别有用心的古佛高僧,谁不想坐在我的位置上。你亦然!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贫僧只想待在剑灵山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忙道。

    “偏居一隅,威戈药王,你还真敢说。明人不说暗话,我又不会杀了你。”剑者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本体,究竟在佛国留下多少道分身。”威戈佛王的分身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不多,几十道而已。”剑者道,“可他们的身份和我不同,有走夫贩卒,也有王公贵族,不一定是和尚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们有联系吗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愿意,还是可以联系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就不想杀了墨莲佛以及他的分身。”

    “千叶与墨莲佛,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人,所以我们选择了千叶,放弃了墨莲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的气魄,原来已经联系过了。是那个人命令你们杀掉墨莲佛吗?”威戈佛王的分身不死心,又问。

    “威戈药王,这就是你和宝嘉璃鸦污药王的不同之处,他一言不合就唱歌,可你打破砂锅问到底,让人很烦。对了,听说污药王就在你们剑灵山做客,为何不让他出来见我。”剑者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本不想出来的,可是被你发现了,只能与你打招呼了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团污光迸开,药香氤氲,在威戈佛王分身的旁边多了一个莲台,莲台之上,坐着的赫然是污药王,他亦是佛王,来自宝嘉璃鸦山的佛王,也是威戈佛王的基友,而且,污药王是真身降临,而非分身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剑灵山山下,泥犁尊者已经发现山上的气息变了,“佛王,剑灵山还有古老的佛王坐镇!是谁,他绝对不是威戈药王。”尊者眼神陡地锋利。咔嚓!尊者一脚踩向静无瑕的脑袋,踩碎她的部分颅骨,“回答贫道的问题,女人。”泥犁尊者的语气变了,而且杀气外释。

    静无瑕吃了很多土,头发还有头皮也被削去,痛苦不已。“宝嘉璃鸦污药王,那头基老还没离开,他想待到什么时候。”佛剑的剑灵暗道。她被污药王害惨了,所以很是火大。

    因为是基老嘛,所以宝嘉璃鸦污药王对静无瑕毫无兴趣,所以不会出手救她,不落井下石就对得起她了。

    “为何上苍总是打击我,难道生得漂亮,就是罪过?”静无瑕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罪过,贫道见了你,总想着与你双消声。”泥犁尊者似乎又想到了最开始的目的。“哎呀,你变丑了,可是贫道仍然不嫌弃你,这等气度,放眼佛国,也罕有人能做到,静无瑕,你为何不珍惜贫道。”泥犁尊者紫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污药王。”静无瑕这次听话了,直接道。

    “污药王,那个来自宝嘉璃鸦山的乌鸦?”泥犁尊者也是一惊,“他怎会待在剑灵山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威戈佛王是基老,所以我怎么倒贴都没用,他,他对我不感兴趣!”静无瑕伤心道。“我是那么的尊敬他,喜欢他,为了他,我什么都愿意做!”

    “女人,你让贫道震惊了。”泥犁尊者道,“你宁可喜欢一头基老,也不愿和贫道行那不可描述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基老又如何,你见过威戈佛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吗,那简直就是艺术!”静无瑕道。

    蹬!蹬!蹬!

    泥犁尊者向后退去,“静无瑕,你原来想看贫道的大姬姬啊,早说,贫道这就展示给你看~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静无瑕惊道,“有意的不好,我想无意中看到,然后再和威戈佛王的作比较,如果你的形状更艺术,我会认真考虑接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不用担心,贫道还年轻,而且平时也注重修饰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它就是艺术品,是佛国不多见的艺术品。你会满意的!”泥犁尊者自信道,“静无瑕,你是这样的女人,贫道的担心都是多余的,真是虚惊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问,我怎么好意思说。”佛剑的剑灵不悦道,“宝嘉璃鸦污药王,他的实力非同小可,你斗不过他的。还是回到你的火宅,再做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开始为贫道考虑了吗,很好。”泥犁尊者喜道,“你的头发被削去了,贫道会霸王洗头古经,会让你的秀发再次焕发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。”静无瑕貌似不怎么在意。她也从地上站了起来,“地藏王剑虽好,可还是比不得佛剑。为何不杀了千叶,将佛剑带回火宅。”

    佛剑不该和剑灵分开的,静无瑕也要为自己的幸福做考虑。

    “女人,贫道准你了,不就是佛剑吗,取来就是,于贫道来说,太容易了。”泥犁尊者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有大气魄。”静无瑕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同样有大姬姬!”泥犁尊者强调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