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,泥犁尊者连谛听兽都放出来了,看来他是铁了心,要杀掉石兽佛。”千叶暗道。

    墨莲佛知道的,千叶也基本上都知道。而石兽佛,他的本体是石兽,那石兽是一对,守护着剑灵山的山门,可过了几千年,石兽开启了灵智,并且吃掉了同伴,最终修出人形,被威戈佛王收在门下,和无剑一起修行。后来,无剑成佛,最后做了佛王,可石兽却做不得,这也是他的最大心结。

    谛听兽,生具虎头、独角、龙躯、犬耳、麒麟脚、狮尾,而它的独角可断人间是非。“你有罪!”谛听兽冷笑道,它说石兽佛有罪。

    “荒唐!”石兽佛怒道,“哪怕你是谛听兽,贫僧也杀给你们看。”轰隆一声震响,石兽佛现了金身,高百丈,佛气萦绕,梵唱阵阵。“听说你身具九气,贫僧正在修炼一门无上神通,需要借助你的九气,而你自动找上门来,贫僧不收了你这孽障,简直有违天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谛听兽大笑,“你真的是佛吗,是佛国的人吗,你也相信九气之说。”

    灵气,佛气,神气,瑞气,运气,财气,朝气,骨气,力气,合成九气。“难道不是吗,谛听兽,你怕了吗。”石兽佛怒道。

    “九气之说不过荒诞之谈,是佛国流传很广的谎言之一。你好歹也拜在了威戈佛王门下,难道他就没对你提起过我的来历吗。”谛听兽笑到流眼泪,一瞬间,它忽然不想吃掉石兽佛了,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傻了,蠢萌蠢萌的,这样的蠢物也能成佛,威戈佛王兴许真的大发慈悲了。

    石兽佛的金身遽地幌荡,抖落数万朵金色的优昙花,刷刷刷,旋斩向谛听兽。

    谛听兽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脑袋上的独角向前撞去,哧啦,一道锋锐之气劈出,斩向一朵朵金色的优昙花。嘭嘭嘭,优昙花全部炸开,化为无数金光,迸洒开来。谛听兽腹裂开一口子,将那些金光全都收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好东西,都拿出来吧,我一并吃了。”谛听兽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九气只是无稽之谈,师兄,没必要留下它,还是让我收了它吧。”又有一头和尚跳了出来,他现在还不是佛,可在剑灵山的地位并不低,有传言,他是威戈佛王的私生子,妆阳。

    妆阳平时没多少本事,可他的出身好啊,在剑灵山,他比无剑佛王还威风,有太子爷自称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一草包。”谛听笑道,剑灵山的僧人讨好妆阳之僧,可谛听是谁啊,他哪会在意威戈佛王的私生子。“今天,就让我替威戈佛王解决掉他的人生污点。”谛听兽的狮尾扫了出去,劈向妆阳僧。

    妆阳僧本事没多少,可随身携带的法宝多啊,威戈佛王一生只荒唐过一次,才有了私生子,所以他格外疼爱独子,事事都依着妆阳。就连他的炼魔佛器都交给了儿子。

    “吃一粒,可以让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三天不会倒下!”忽然间,妆阳拿出一粒药丸,那可是名动佛国的药丸啊,谁不想吃,可威戈佛王小气得很,轻易不赠与人,哪管什么手里有没有余香,想吃玩威戈佛王的药丸,拿钱或者拿神通来换!

    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,妆阳又吃了两粒包装精美的药丸,简直匪夷所思,他可是吃了三粒啊,难道不怕死吗。石兽佛也无话可说,嫉妒让他变得丑陋,金色的佛躯也蒙上了灰蒙蒙的尘埃。

    吃了三粒药丸,妆阳像是真正的太阳,刷刷刷,绽放数以万计的强光,倏地斩向谛听兽的狮尾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当!

    谛听兽的狮尾都被砍得变形了,它也是愤怒不已,“好厉害的丹药,不愧是威戈佛王亲自炼出来的,本兽也想尝几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妆阳嘲笑道,“谛听兽,真是遗憾啊,我父的药丸只对人有用,可你是野兽啊,不能用。诸位同修!”忽然间,妆阳五指张开,手里多了一玉瓶,瓶子里竟然盛放了几百颗珍贵的药丸,都是用来增幅自己的大姬姬的长度与直径的。

    剑灵山的僧人们见了药丸,无不大喜,更有甚者,跪地而泣,“苍天了噜,我有机会吃到威戈佛王亲手炼制的壮消声药丸,真是十辈子修来的福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拦我,谁也不能拦我,妆阳拿出来的瓶子,里面的药丸当分给我九粒,不,是十九粒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还真敢要。那么多,吃了你就不怕死吗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懂什么,威戈佛王能在佛国享有盛誉,还不是因为他在炼丹上登峰造极,尤其擅长让汉子的大姬姬多次成长,他的丹药你不想要?我看你脑子秀逗了!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一个秘密,佛国之主也曾秘密拜访过威戈佛王,临走时,还取走了几瓶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哇唔,佛国最伟大的人都吃威戈佛王的药,你们难道不想吃!”

    很多僧人都近乎疯狂,向妆阳冲了过来,聚在他身旁,他们像是一只只狼,全都盯着妆阳的丹药。虽然玉瓶的瓶口还未开启,可还是有药香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飘出来的药香,僧人们也争先恐后,将其分食掉。然后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很有斗志,皆有斗破苍穹之势。

    当是时,僧人们的擀面杖,犹如犁天的耙子,不停幌动,好在他们的僧衣都很结实,都没破,不至于出丑。

    而佛剑的剑灵气坏了,她虽然没睁看眼,可能听到僧人们在说什么,亦能感受到他们的视线扫向了她,都很赤消声,当静无瑕是他们发消声的对象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相当得意,他已经停止向静无瑕灌输红色的佛魅之气,“女人,你虽然不想看,可还是能听到那群消声僧在讲什么。可惜,他们只能意消声你,因为贫道才是你的主人啊。”

    谛听兽也停下来了,有些迷茫,它望向妆阳那边。“玉瓶里装着的真是威戈佛王的药,我闻着怎么不像。”

    原来,谛听兽也偷偷拜访过剑灵山的主人,从威戈佛王那里讨来了几粒药丸,吃了感觉很好,所以它对那些药丸的记忆很深刻。然而,从玉瓶里散发的药香和谛听兽记忆里的有少许的不同。

    败家子。妆阳这厮分明是剑灵山的败家子啊,石兽佛心道。其实,他也想得到威戈佛王的丹药,可是又不愿意放下身段去求妆阳。很没面子的,石兽佛可是要脸的人,做不出来那等事。

    然而,妆阳是什么货色,他自己心里能没点数吗,不但没能继承他爹的任何武学天赋,也未修得威戈佛王的炼丹之术,更没涵养,分明是一佛王二代,还是不学无术的那种。威戈佛王虽然喜欢自己的私生子,可也不会将壮消声用的丹药无条件的都给他,所以妆阳瓶子里的药丸都是假的,虽然能够做到以假乱真,可还是假的。所以谛听兽才会迷惑,用它判断是非的独角也难辨出。

    “人逐利益,为利而死。我若不给这些蠢猪一点目标,他们毫无动力啊。”妆阳心道。他还是很得意的,都写在脸上了,可惜,他平时就是那么傲慢,剑灵山的僧人都习惯了,故而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千叶叹气道:“贫僧就不明白了,威戈佛王英明一世,为何会生出这等蠢物来。交出你手里的玉瓶,贫僧可以饶你不死,记住,贫僧是看在威戈佛王的面子上,可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莲花,千叶身上的黑色莲花开始移动了,可他仍未察觉。

    墨莲佛仍旧控制着他的最强分身,并让千叶越来越傲慢,认为他可以取代墨莲佛。

    “石兽佛,杀了他,我讨厌他。拿去!这是你的报酬。”妆阳拿出一粒真正的丹药,扔给了石兽佛。他可不愿欺骗师叔,如果石兽佛吃了壮消声药而没效果,那会砸了威戈佛王的招牌,再者,以后就不好再利用他了。妆阳还是有些头脑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师尊的药!贫僧必须吃了它。”石兽佛不动声色,接住丹药,运转佛力,将其炼化了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了,贫僧感觉到自己的大姬姬很高兴,它想冲破天际。”石兽佛窃喜。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裂帛声倏地响起,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石兽佛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冲开他的僧袍,直刺天空。

    “诸位,看啊,石兽佛大人的消声消声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大消声消声!”

    “听闻石兽佛的姬姬在诸佛里排名很靠后,所以他很自卑的,这下他总算扬眉吐气,也潇洒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威戈佛王的功劳,他老人家的壮消声丹药有效啊。”

    “妆阳,我什么都听你的,也给我一粒药。”

    有些聪明的武僧,已经快开始向妆阳讨去报酬,预先支付一部分,事成之后,再交出剩下的。

    “切,这下消声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。”妆阳暗道。他装模作样,收起玉瓶。“听着,先杀了千叶,再擒下谛听兽。砍下它的独角,我需要用它炼丹。”

    妆阳就算再狂,可他仍没打泥犁尊者的注意,因为他知道自己惹不起,只要他爹能。可是威戈佛王不再剑灵山,这就难办了,所以妆阳才想着暂时放过尊者。“可惜了,静无瑕还没破消声,我爹难道真是正人君子?”妆阳也很怀疑威戈佛王,“不像啊,他也是老不正消声,和我没多少区别。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基本上是基老,所以他对佛剑的剑灵静无瑕毫无感觉,可妆阳就不同了,他是佛王二代,喜欢女人,平时玩过的佛女菩萨不知道有多少,可没人敢报复,只因他爹是剑灵山真正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泥犁尊者得到了静无瑕,并不打算归还。”妆阳遗憾想道。“喂喂,你们还在等什么,我可要改变主意了,你们一粒丹药也别想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为了能让大姬姬重获新生,小僧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威戈佛王的丹药,以我们的身份,永远拿不到手的,既然妆阳肯给我们机会,大家还等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些不怕死的僧人已经冲了出去,他们在剑灵山的身份不怎么高,威戈佛王能不能记住他们的名字还是一回事,更何况赐要给他们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真有不怕死的人,贫僧倒是听说过,红尘之中,有女子为了拥有大消声子,不惜向恶魔出卖灵魂。想不到汉子之中,也有人为了得到大消声巴,连命都不要了。也罢,贫僧超度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倏然间,千叶抓来佛剑,遽地向下斩去。哧啦,黑色的剑气迸扫,犹如黑幕降临,无人可躲。

    噗!噗!噗……

    几十个为了拥有大姬姬的僧人死于黑色的剑气之下,可惜还是小消声丁。

    谛听兽也回过神来,“汝等想杀我,取我独角,哈哈哈哈,来吧。”谛听兽的犬耳抖动,一团团寒辉洒开,迅速扩散,覆盖百余亩,罩住几百个僧人,“与光同尘,与霜同化。”谛听兽冷笑道。

    被寒辉冻住的僧人,气息全无,别说拥有大姬姬了,根据热消声冷消声原理,他们的消声丁还迷你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荒唐!太荒唐了!”静无瑕不想再听下去了,可她又不能控制身体,受制于人。而泥犁尊者又是那种更荒唐的道人,只要是静无瑕讨厌的,他都喜欢。佛剑的剑灵不想听,他偏偏让她听,她不想做的事,泥犁尊者会迫使她做到厌倦,想吐,直到麻木为止。

    “听着,给贫道好好听着,你敢错过一个字,贫道刺聋你的耳朵。”泥犁尊者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静无瑕怒道,可她还是听下去了,因为她知道泥犁尊者没在开玩笑,他是认真的,说到做到,比妆阳还荒唐。“佛国有太多败类了,像泥犁尊者与千叶、墨莲佛、妆阳这样的假和尚,都该杀掉。他们败坏了佛门的名声,反而活的比谁都好,这是什么道理。”静无瑕悲哀想道。

    现实,这就是现实,摆在静无瑕面前的现实,她想逃避都做不到,想视而不见都不能如愿。因为同样的事情在佛国天天上演,太寻常不过了。“佛啊!以佛为名的国度……”讽刺,静无瑕觉得很讽刺。

    谛听兽与千叶都不是善主,剑灵山的人想杀掉他们,“痛快,你们死在佛剑之下,要怪就怪威戈佛王!”千叶笑道。

    “怪我吧。”谛听兽笑道,“因为我说你们有罪。”它又道。“都说我有九气,哼,我曾经是拥有过,可都被地藏王剑的原本持有者抢走了!”

    “贫道从你那里什么也没抢走。”泥犁尊者笑道,“谛听,不可诬蔑好人,贫道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你。”谛听兽不屑道,“不过,你的品行和他相比,也好不到哪里去,都是烂人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