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说墨莲佛的最强分身,千叶,一掌拍在静无瑕身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静无瑕染血当场,佛剑也挣离她的手,飞了出去,却被千叶摘去。“此间和贫僧有缘啊。”千叶笑道。

    马币,你怎么抢了我想说的话。泥犁尊者无语想道,他也想得到佛剑,因为静无瑕是佛剑的剑灵,佛剑在手,他才能更好地控制静无瑕,让她摆出什么样的消声位都行。想想都觉得开心,可让尊者不得开心颜的却是千叶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千叶一指击向佛剑,剑吟陡起,啸动千里方圆。“好剑,贫僧见了这剑,喜的不要不要的,就是不做基老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千叶那样一说,泥犁尊者恼了,因为墨莲佛的分身在挑衅他的耐心,“静无瑕是贫道的,你一个基老,和我抢什么,交出佛剑,贫道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此地远离火灾,尊者,你又在说笑。不怕我引来威戈佛王吗。”千叶笑道。

    剑灵山,三人所在的位置距离剑灵山很近。而剑灵山真正的主人则是威戈佛王,而非无剑佛王。

    威戈佛王是和墨莲佛一个时代的人,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。千叶虽有忌惮,可也不怕威戈佛王,“都说威戈佛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惊天动地的威力,贫僧也想见识一番,也许还能收了他做基友。”

    千叶不像是墨莲佛,他对基友的选择标准没那么严格,只要能看顺眼,那就合基证道。墨莲佛挑剔多了,所以基友的数量很少。佛国之主的标准更高,所以迄今为止,他的基友只有滑稽小僧一人。

    个人的选择而已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泥犁尊者一掌按下,五指倏张,抓住静无瑕的肩膀。嗤嗤嗤,裂帛声遽地响起,静无瑕的肩膀再无衣物,已被尊者废去。因为千叶是基老,大基老,对女人不感兴趣,所以泥犁尊者不介意千叶看到静无瑕的肩膀,这样反而会让尊者更开心。

    “啊!”静无瑕几乎昏厥过去,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,简直生不如死。可她想死都难,泥犁尊者已经封印了她的修为。“看看你,本来能成为贫道的夫人,非要自降身份,我只好让你做贫道的消声奴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还是杀了我!”静无瑕怒道。她可是听说过泥犁尊者的荒唐事迹,也很诧异为何佛国的高层并没杀掉他。

    “尊者,你得到了静无瑕,而我得到了佛剑,大家何不就此分开。”千叶笑道,“剑灵山毕竟是灵山,墨莲佛来了,也不敢踏平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拥有传奇之名的千叶,难道你就敢吗。”泥犁尊者道,“地藏王剑。”忽地,尊者脚下迸开一道裂痕,剑气上窜,劈开了剑灵山外面的光幕。

    挑衅,泥犁尊者主动挑衅威戈佛王。

    哦。千叶也是一惊,他没想到泥犁尊者还真敢做,难道他真不把威戈佛王放在眼里?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口朴实无华的剑陡然冲上天空,正是地藏王剑,泥犁尊者的佛器。

    当当当,当当当!千叶手里抓着的佛剑不停幌动,它感受到威胁了,源头来自地藏王剑。“贫僧还是第一次见到泥犁尊者的剑。”千叶暗道。

    千叶虽然是墨莲佛的分身,可在基老界待的时间更久,在佛国不怎么现身。这次,若非墨莲佛亲自劝说,他也不会前来火宅。

    “何人在此喧哗!”

    “放肆,此地是剑灵山,任何人都不能靠近!”

    “剑灵山有两尊佛王坐镇,来者何人,贫僧劝你们速速离开。”

    剑灵山,山下,马上冲出一群和尚,他们都是守护山门的护法僧、戒僧、僧兵,见到笼罩剑灵山的光幕被人斩去一角,全都坐不住了,其中也有眼力很高的僧人,自然识得来人,可他们也没法子,只得上前对峙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千叶一剑斩落,划开千丈长的深壑,将冲过来的僧人都拦下了。“让威戈佛王来吧,你们都不行,杀了你们,只会让这柄剑落下无情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佛剑!”

    “是佛剑。”

    “佛剑怎会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和尚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那边,静无瑕肩膀上的衣服没了!真是太让人羡慕了,不,是愤怒!”

    “放了佛剑的剑灵!”

    “泥犁尊者,你真要与我剑灵山刀剑相向吗。”

    隔着一条被剑气犁开的深壑,护法僧们纷纷呵斥道,他们既羡慕又嫉妒,因为他们也想毁去静无瑕的衣服,然后行那不可多说之事。

    从无剑佛王是什么货色,就可知道他的手下是怎样的一群人,再向上看,又能知道威戈佛王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都道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泥犁尊者大笑,“一群假和尚,你们有那贼心,却没贼胆,见了贫道抓走静无瑕,你们都嫉妒的要死。静无瑕,笑一个,让他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然而静无瑕闭上眼睛,不愿见到群僧以及泥犁尊者的丑恶之相。她恨不能挥动佛剑,将所有的人都斩去,可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威戈佛王能不能现身还是另一说,静无瑕知道的,剑灵山的真正主人并不在山里,他只留下一道禅念,化为老僧,坐镇剑灵山。

    “你们何不入地狱。”忽然间,泥犁尊者冷漠道,他不想再欣赏剑灵山护法僧的丑陋面庞,都是一群披着僧皮的恶鬼啊。

    铮铮铮!地藏王剑遽地斩下,一座幽深而且恐怖的血坑出现了,里面传出无数鬼哭之声,意志不坚定的僧人,舞动双手,飞向血坑,并且跳了进去,噗通,噗通,噗通!像是有人在赶鹅,让其跳到河里。可是那些僧人忽然都安静下来了,一身修为被废,血液也流到血坑之中,他们也浮在血坑之上,双眼无神,怔怔望向天空,似乎在等待更多的人跳下来。

    “泥犁尊者,你好手段啊,剑灵山的人也敢杀。”千叶笑道。“也罢,我也与你疯一场。”

    既然佛剑要与地藏王剑争锋,千叶愿为它双手染佛血。“佛剑分与谁说。”只听千叶高声道。

    锵!剑吟亢厉,佛剑再无任何慈悲之意,荡开万重剑浪,向剑灵山的僧人涌去,不当他们是活人,皆是魔物,当诛。

    噗!噗!噗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护法僧、武僧、戒僧的身体炸开,全死在了佛剑之下。

    更讽刺的是,佛剑还是剑灵山的镇山至宝。只是僧人被斩,能否入驻净土世界,还是另外一说。

    静无瑕虽然讨厌那些僧人,可他们被杀了,她也难做到无动于衷。“千叶!你以佛剑斩断数千僧人的生机,就不怕报应吗,真当佛国没人能治你吗!”

    “谁,谁能治我,来啊,让贫僧一观。”千叶笑道。

    “贫道算是明白了。”忽然,泥犁尊者小声道。黑莲,尊者从千叶的前额上看到了一株浮起的黑莲。

    在佛国,黑莲即是墨莲佛的象征。

    而千叶是墨莲佛的最强分身,本体也允许分身拥有自己的意识,可分身终究是分身,想要逃离本体的控制,除非死掉。何况千叶妄想取代本体,墨莲佛自然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墨莲佛,是墨莲佛在控制千叶。”泥犁尊者哼道,“千叶啊千叶,到头来,你还不是为墨莲佛做嫁衣。他让你杀剑灵山的人,你还真的照做。贫道也是无话可说。”泥犁尊者可没那么好心,他愿意看笑话。

    剑灵山的和尚们很排外,而且不怕死,都是从威戈佛王那里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

    一道道佛光自深山古刹之中迸射而出,遁向山下,显然是高僧古佛出动了,他们不允许外人杀掉剑灵山的人。

    静无瑕心里一沉,她的肩膀怕是要被更多的和尚看到了,真是该死!她想立刻就杀掉泥犁尊者。“恨,恨,我恨死这个消声贼。他想让我成为他的道侣,此生别想了。”佛剑的剑灵自尊心很强,而且认准一件事,绝不回头。

    千叶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异常状况,呼,他陡地转过身来,背对着泥犁尊者、静无瑕。“让威戈佛王出来,你们都不行,只会死在佛剑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墨莲佛!”

    “你是墨莲佛的分身,所做的一切都代表他吗!”

    “墨莲佛曾经也是佛王,与剑灵山之主谈道论禅,有同修之谊。为何如今要杀我剑灵山之人。”

    飞来的和尚,有人认出了千叶的真实身份,不由大怒,全都呵斥道。

    千叶俊美非凡,听到剑灵山的佛与僧在斥责他,“莲出淤泥。”忽然间,千叶冷笑道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千叶再次挥动佛剑,剑流飞迸,只是颜色很诡异,不是金色,而是黑色。剑流汇聚一起,像是翻涌的淤泥。哧哧哧,哧哧哧!淤泥之中,一道道红色的剑气怒斩而出,劈向那些质问千叶的和尚。

    “好个莲出淤泥。”泥犁尊者暗道。

    莲不染,可是染血的是众僧啊。几十个修为最弱的僧人被剑气斩中,身首分家,他们的血液向淤泥涌了过去,没入其中。可淤泥仍是黑色的,剑气却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还敢动手!”

    蓦地,一尊佛怒道,他生有四臂,每条手臂都抓着一件佛器,青灯,木鱼,鱼肠,佛鼓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佛鼓忽地擂动,数千丈高的金色声浪向千叶怒拍而下。而青灯也迸出数十道长流,像是毒蛇,扫向千叶手中的佛剑。“剑灵山的至宝,岂能被外人拿走。”那尊怒佛不悦道。他动用了两件佛器,要置千叶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石兽佛,你只拿出两件佛门之宝,就以为能收了我。”千叶笑道,“连枝剑。”忽听他又道。

    同气,连枝,故曰连枝剑。之前,剑流凝成的淤泥之潭,忽地旋出一道道黑色的剑气,不再是红色的。黑色的剑气凝成一道,长千丈,宽百丈,犹如黑瀑,迸滚而来,滔滔之水,摧枯拉朽,不可阻挡。剑锐惊天,咔嚓,咔嚓,天空都在塌陷,被黑色的瀑流撞碎了。

    而石兽佛祭出去的佛鼓与青灯,遽地向后飚射,避开黑色的瀑流,似在畏惧它,生怕被污染,失去灵力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石兽佛长叹一声,“佛剑啊佛剑,你在哭泣吗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,静无瑕心道,哭泣?想哭的是我好不好,佛剑只是剑,我才是剑灵,你们难道不该先救我吗,顺序错了吧,为何重视剑而不是剑灵。

    静无瑕恼怒是恼怒,可她不好讲出来,她还是很矜持的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的食指忽地按在静无瑕的肩膀上,就是那衣服被剑气撕开的那地方,“啊!”佛剑的剑灵再不能忍受,惊呼连连。刹那间,她想削去泥犁尊者的手指,并且将肩膀上的那块皮肤也给削掉。

    恶心,她只感觉恶心。“泥犁尊者,你……”静无瑕差点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的反应太有趣了,看来威戈佛王与火宅佛王都没动过你,他们是不是傻了,算了,就当便宜贫道。”泥犁尊者笑道。他的五根手指都按了过去,并且向静无瑕的肩膀贯入红色的佛气。

    佛气甫一涌入静无瑕的身体之中,就像山洪迸发,不可收拾,不停冲撞。“啊!”佛剑的剑灵痛苦道。

    热,她只觉得很热,生命之海都快被煮沸了。

    “静无瑕,贫道想得到你不是一天两天,今天终于能得偿所愿。”泥犁尊者放肆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静无瑕!”

    石兽佛还是开口了,他手掌向前拍去,鱼肠以及木鱼向泥犁尊者斩了过去。鱼肠剑像是活了过来,化为一尾大鱼,鳞甲森寒,闪烁着金属光泽。而木鱼则像是一座黑色的高山,镇了下来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眼神转寒,地藏王剑也斩了过去,铿锵,剑气如钢铁洪流,劈中木鱼。当的一声,木鱼炸开,化为无数残片。而鱼肠剑变成的大鱼,扭头就逃,极其畏惧地藏王剑。

    “石兽佛,贫道不与你作难,你却偏偏惹上贫道,不是找死吗。谛听!”泥犁尊者怒道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异兽冲出地藏王剑,对天吼啸。是谛听,地藏王剑的剑灵,谛听。

    谛听一离开地藏王剑,咆哮不已,破坏,它只想破坏眼睛看到的任何活物,甚至是泥犁尊者。可现阶段,谛听奈何不得泥犁尊者,只得将怒火撒向石兽佛。

    “啊,是谛听!”石兽佛悚然道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谛听向前窜了出去,几个腾跃,追上了鱼肠剑所化的大鱼。嗷呜!谛听张口,咬住了大鱼,咔嚓咔嚓咔嚓,直接嚼食,吃掉了鱼肠剑。

    石兽佛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。他的四佛器之一,鱼肠剑竟然被谛听兽吃掉了!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