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国,佛国,可在这个国度里,佛早已失去了原本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见了女剑灵在,自然不会再放她离去,觊觎多年,心愿即将达成,尊者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也觉气馁,因为他居然不如剑灵,若为佛剑的剑灵,他今天就会殒命当场,休想再回到剑灵山。“威戈佛王,师尊,你为何不救我。”无剑佛王暗道。

    难道在你心里,我还不如佛剑的剑灵?无剑佛王登时恼道,他很嫉妒静无瑕。

    静无瑕,即是佛剑的女剑灵,她的名字也是威戈佛王赐下来的,可无剑佛王才是佛剑的持有者啊。一想到这里,无剑佛王怒火更盛,“静无瑕,你早晚会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的。若是可以,我会将你扔给泥犁尊者,这贼道,最喜欢年轻而且漂亮的女人,很多泥菩萨,佛女,都被他消声死了,这可不是什么秘密。佛国的上层人士都知道,可他们都默许了。哼,还不是因为他是火宅的器灵。而火宅关系着佛国的气运。”无剑佛王心忖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火宅佛王。”无剑佛王忽地瞥向自己的佛友,“你对我也是见死不救,枉我当你是潜在的基友。和你相处多年,我是为了什么,难道你真的不是,不过是想和你Gao基啊。”

    原来,无剑佛王不但喜欢女人,同样喜欢汉子。他随时都能封印基油油田,也能再度开启。而且,无剑佛王有三个基油油田,其中有两个是他从两个妖族大能那里夺来的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修炼了一门神通,能剥夺其他基老的基油油田,纳为己用。可这同样存在风险,稍有不慎,他夺来的油田将会炸掉,不但会毁掉他自己的基油油田,还会危及他的生命。所以无剑佛王轻易不使用。他的目的很单纯,让火宅佛王也踏入基老之道,辟出油田,然后与之合基证道,如果阿宅不同意,那太容易了,无剑佛王将会夺走他的油田,让其成为废物,被佛国驱逐。

    想法是好的,可无剑佛王要让其成为现实,还需等待,可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,而且无剑佛王还想改变他的恩师,威戈佛王,“如果老东西也成为基老,那他的基油油田品质会很高的,我再夺走它……”想想都觉得激动。

    然而,威戈佛王何许人也,号称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可贯透苍穹而一千天不倒,所以才拥有威戈的美名。想算计他,难啊。可是有想法总是好的,无剑佛王还真敢想,只是做起来太难,还不如改变火宅佛王来的实际些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嘭!

    又有十几个机关人偶迸裂开来。这也引起无剑佛王的注意,他道:“阿宅,墨莲佛的分身太可怕了,还是让我来帮你吧。之前,你帮我,可我大度啊,并没放在心上,所以我才选择帮你。你若感动,那就献出局部地区,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没有理会佛友,他忽地向下落去,坐在莲台之上。登时莲台迸发万丈灿华,恍如真佛净土降临火宅,梵唱隆隆,诸佛亲临,聚在火宅佛王四周。“墨莲佛,为了杀你,我而是下了血本。”忽地,火宅佛王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杀贫僧。”墨莲佛的分身笑道,“你还真是什么都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基霸术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墨莲佛的分身长身而起,刷刷刷,基光荡迸,犹如星河怒飚,涌向高空。事到如今,墨莲佛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他就是基老啊,分身也是基老,而且分身与佛身同时修炼基术,各有所长。墨莲佛的分身与本体既是不可分割的,也能独立存在。而在火宅的这道分身,更是在基老界修炼了数百年,修得很多神通。混元天基掌,大基霸术,苍天有大姬姬之术,无一例外,都是罕见的神通,想要修成,除了本身的天赋非凡,还需大毅力,大基情,大姬姬。

    眼瞥到火宅佛王杀招将出,墨莲佛的这道分身也不愿等了,他也有名字,基号千叶。

    以千叶为名,即是说,他有一千条命。这同样也是一门神通,被千叶修成了。

    “纳尼!”无剑佛王惊道,“阿宅,你这是作甚,不可啊,现在还不是时候,你的金身承受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已经明白佛友想做什么,所以才急着劝阻他。

    可火宅佛王心意已决,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劝说而改变。“镜世莲华!”陡听火宅佛王喝道。

    “镜世莲华!”

    “是镜世莲华!”

    泥犁尊者与女剑灵静无瑕也是悚然一惊,纷纷怒退,都要避开火宅佛王的最强杀招,镜世莲华。

    镜世,镜子里的世界,莲华,百万莲花同时放光。

    镜世莲华,即是说,火宅佛王要祭出他的本名佛器,罪恶之镜,只要被镜子照住,都会被拖进镜子里的世界,承受莲华的冲刷,管你有没有罪,都要接受惩罚,霸道异常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是火宅的器灵,也曾想着杀掉火宅佛王,接管罪恶之镜,可是镜子已经和佛王不能分割,佛王若死,镜子也会碎掉的。而且镜子的器灵与它本身是一体的,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罪恶之镜,既能说它拥有器灵,也能说没有,因为器灵已经嵌入镜子之中,相当于是贯入了灵魂,拥有了自己的意识。

    刷刷刷!刷刷刷!镜光迸射,如同万里星河飞涌,吞噬一切,接纳一切,数千年不曾熄灭的火海也灭掉了,泥犁尊者道袍一振,一道数万丈长的剑气斩落,嘭嘭嘭,无数道精光炸开,化为点点寒星,倒灌而去,继续追赶泥犁尊者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泥犁尊者笑道,因为他表现的机会来了。“静无瑕,不要担心,贫道会保护你的,来吧,冲到贫道的怀抱里来,让我们温暖彼此啊。”

    你马币!静无瑕心道,都什么时候了,那消声贼还在想恶心的事情,已经不能称之为佛国的败类了,是极品败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驭使佛剑,静无瑕经天而起,遁向剑灵山,她可不想待在火宅了,而且扔下火宅佛王,让其自求多福。因为静无瑕本来就不喜欢无剑佛王,她心仪的人是威戈佛王,能让大姬姬捣向天穹而且千天不倒,这样的汉子才是静无瑕所喜欢的……

    哼。泥犁尊者不悦道,只因静无瑕拒绝他了。“不让你吃些苦,你不知贫道的手段。”将手放入道袍之中,尊者取出一物来,这物非同寻常,而且不是佛门之物,是魔界之物,那些实力蛮横的魔族,他们会抓来佛女、女菩萨以及人族修士,用来消声乐,而且他们专门炼制了一些小玩意,就是心中无情的冰山之女,被这些小玩意击中,她们也会变成消声狗。

    “静无瑕,你休怪贫道手段毒辣,是你不知好歹。”泥犁尊者冷笑道。“去吧。”尊者抛出手里的魔道之器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一道魔光迸射惹出,追上佛剑与静无瑕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静无瑕陡觉不妙,一颗心像是被铜锥猛击,咚咚咚,跳个不停。而佛剑释放的剑气,遇到那道魔光,像是雪遇沸水,一经接触,就已销熔。“泥犁尊者,望你自重!”静无瑕嗔道,她也是怒了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静无瑕只得转过身来,正对冲来的那道魔光以及魔光里裹着的魔器,“啊,那是!”静无瑕终于看清楚泥犁尊者释放的是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自重?”泥犁尊者大笑,“能和你消声配才是贫道多年的心愿啊,其它的都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嗤嗤嗤!魔器散发一道道邪光,像是黑色的长线,倏然扫来,缠向静无瑕。任凭静无瑕施展佛门神通,也奈何不得邪光。“不好。再这样下去,我真的会……”佛剑的剑灵骇道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,泥犁尊者哈哈大笑,极是得意,相当猖狂。他红色的道袍向后迸舞,一朵朵红莲旋出,不停切割镜光,将它们都斩碎了。“火宅佛王个的罪恶之镜虽然霸道,可还是差些,不能收了贫道。至于你,贫道会好好爱惜的,我会让你体验做一个女人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静无瑕已经气坏了,从没人敢向泥犁尊者那样无礼,因为剑灵山以及火宅的人见了她,就像是见到了神女,无不朝拜,而不敢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“泥犁尊者,贫僧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忽然间,墨莲佛的分身,千叶飞了过来,不久前,他才施展过大基霸术,可是他看起来像是没事的人,基气朝天飞涌,佛力浩瀚如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泥犁尊者不悦道,“千叶,你本可与墨莲佛分开,成为新的生命,完全拥有自己的意识,为何执迷不悟,非要和墨莲佛待在一起,难道想和他Gao基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真被你说对了。”千叶笑道。他真有那份心思,破掉墨莲佛的局部地区,然后杀掉他,取走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千叶是特别的,也是基老界的传奇之一啊,他自然不愿久居墨莲佛之下,谁不想成为人上人,佛上之佛,基老界的唯一。如果可能,就是基神来了,千叶也会摘走他的局部地区之花,这才是真基老,诸佛之佛啊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也是怔住了,他没想到千叶的野心如此之巨,“不愧是墨莲佛的最强分身之一,你让贫道讶异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!你该感到庆幸,贫僧不近消声色。”千叶忽地冷笑道,他赞出一掌,拍向静无瑕的脑袋,轰隆隆,基气如狂涛,怒拍苍穹,裂宇惊寰。

    静无瑕面对泥犁尊者就很吃力了,现在还需对抗墨莲佛的最强分身,她左右支绌,纵是佛剑在手,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远处,无剑佛王已被罪恶之镜拖到了镜子里,可是他的脑袋还在外面,见到静无瑕的惨状,无剑佛王大笑不已,哈哈哈,贱女,你活该啊,谁让你抛弃我了,身为剑灵,居然不救主人,该死的东西。“可为啥阿宅要把我也收了?”无剑佛王心惊道。

    该收的没收,像是泥犁尊者与墨莲佛的分身,都逃掉了,就是白莲菩萨也逃掉了。“等等,白莲菩萨,她不是被阿宅做成机关人偶了吗,如何逃掉的!”火宅佛王震惊道。可没时间了,他的脑门也进入罪恶之镜,再无任何声响,消失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莲台之上,火宅佛王吐出三万斤鲜血,汇成血河。“哈,终于收了无剑佛王那厮,其实贫僧最想杀的人是他啊。谁让他整天惦记着贫僧的局部地区之花。可恶,我现在太虚弱,谁都能杀掉我,还好我留下几个机关人偶,用来护法,他们还是很强的。”火宅佛王一扬手,咻咻咻,几十道红色的佛光劈出,每道佛光打向一个人偶,将他们攫取而来,聚在他身旁,可白莲菩萨拒绝了火宅佛王的召唤,还在对面冷笑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惊道:“莲无心,你如何做到的!”

    当是时,白莲菩萨已经得到佛国之主的授意,她可以动手了,哪怕杀掉火宅佛王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白莲菩萨也没必要装下去了,她向佛王亮出獠牙,“你好歹与我师徒一场,可是又害怕我,所以才将我炼成机关人偶,师傅,我的好师傅啊。我等的就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华迸摇,虚空幌动。罪恶之镜,火宅佛王再次祭出罪恶之镜,可镜面蒙上了一层灰暗的光泽,不再寒光熠熠。

    “拿出罪恶之镜,你以为就能杀掉我。”白莲菩萨笑道,“你看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白莲菩萨抖开一物,那物像是飘带,延展数千丈,可柔可韧,砰的一声巨响,前面的一座高山被那长长的带子扫碎了,尘烟迸洒,纷纷落在火宅佛王的莲台之下。

    倏尔,一个机关人偶跳了起来,他将手里的尖锥刺向火宅佛王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怒道。第二个机关人偶背叛他了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火宅佛王一掌击出,拍碎了那具人偶,可是尖锥还是刺穿了佛王的手掌,嗤嗤嗤,无数黑烟升起,伤口也在延扩,不能愈合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的人偶也有二心,师傅,你太失败了。”白莲菩萨嘲笑道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双臂齐振,轰隆隆,佛气迸开,将莲台四周的机关人偶全都撞飞了,现在他谁也不信任了,已如惊弓之鸟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罪恶之镜又迸发一团镜光,滚向白莲菩萨,是火宅佛王在提醒菩萨休要靠近。

    可白莲菩萨置之不理,她一直都在等这天,如今机会来了,怎会放弃。右臂挥舞,莲无心再次抖开长带,呼喇喇,长带像是横亘的山脉,镇向火宅佛王。

    “佛国之主要杀你,谁也保不住你了。”白莲菩萨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和他约定!”火宅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约定?”

    遽然间,一道声音响起,是滑稽小僧,他从罪恶之镜里冲了出来,“佛国之主和你有什么约定,可以说给我听听吗,我好嫉妒啊。”

    滑稽小僧才是佛国之主的基友!

    “滑稽啊!”火宅之主震惊道,“那可是我的本命佛器,你不可能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滑稽小僧笑道,“我人就站在你身前,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,火宅佛王,你对罪恶之镜太过信任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