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宅,如今再不平静,事情已经超出两尊佛王的意料,更可怕是他们无法置身事外,而又在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“阿宅,我猜墨莲佛有可能是基老,否则他如何修炼的混元天基掌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”火宅佛王惊道,“不可能吧,他怎会是基老,贫僧可从没听过他有基友,你不可乱说。”

    如果墨莲佛真的是基老,那师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,堪称佛国的大新闻。“你想想看啊,墨莲佛最得意的弟子都是基老,都道近朱者赤,靠近基老的也是基老啊!”无剑佛王再道,“所以,没错,墨莲佛就是基老。”

    佛国之主是基老,这件事很神秘。佛国之人不敢议论,因为他们都怕诸佛之主。

    而滑稽小僧正是佛国之主的基友,当此之时,小僧的脸变得很滑稽,皆因他修炼了自己悟出来的滑稽术。“天下之稽共一石,滑稽大帝独得八斗,天下人得一斗,我亦得一斗。”滑稽小僧狂笑道,他为人还是很狂傲的,而且也很尊重滑稽大帝,认同他在滑稽道做出的不朽成就,已非惊天动地所能概括的。所以滑稽小僧才抱守地认为大帝可得一石滑稽中的八斗!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极是不屑,他道:“你得到一斗滑稽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黑色的天基掌再次按下,犹如千山同坠,气浪迸荡,虚空坍塌,承接火宅天空与大地的柱子全都塌了,再无完好之柱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心疼啊,那些柱子可都是他耗费无数心血才炼成的,如今被毁,犹如他的佛心被人用刀子捅了,血流不止。“可恶的墨莲佛,非要毁了火宅吗。”在佛国,火宅也是一处特别的地方,墨莲佛也是知道的,所以他的分身才摧毁天柱,而没荡平火海。

    之前,滑稽小僧用脸接住了黑色的天基掌,所以他有自信接下第二掌,“滑稽犬!”忽地,小僧喝道。

    嗷呜!

    三只长得很奇怪的犬跳了出来,它们的身体还能看出是狗,站起来比山还高,分明是一座座大山。可是它们的脑袋就很诡异了,是滑稽脑袋啊,和滑稽小僧的很像,不,应该说天下间的滑稽脸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三只滑稽犬怒飙而起,撞向黑色的天基掌,它们的狗头虽然滑稽,可实力不容小觑。它们的筋骨坚逾金铁,都是滑稽小僧用天材地宝喂出来的。当然,它们同样是小僧的试验品,用来炼丹试毒,尝吃药草,死了也没所谓,再培养几个就是了。

    因为墨莲佛实力出众,滑稽小僧才放出滑稽犬中的王者,这三头恶犬都是王者,可号令犬群,莫敢不从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一只滑稽犬撞中了黑色的天基掌,它的狗头都碎了,可是天基掌一点皮都没破掉,哧哧哧,几百道基气斩下,劈在那只滑稽犬上,将它劈成碎片,血肉迸舞,碎肢抛撒。

    天基掌当场毙掉一只滑稽犬,可剩下的两只恶犬并没退下,它们不停吞噬同伴的碎尸,呜呜呜,嗷呜呜,它们甚至撕打起来。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冷笑道,“滑稽小僧,你就像狗,真是恶心。我徒儿怎会看上你。”

    可这道分身,话还没说完,“嗷呜!”一只庞大的狗头凑了过来,张口咬向他,将墨莲佛分身的半个身体吃掉了。

    滑稽犬,第四只滑稽犬出现了,这只滑稽犬和前面的三只不同,它是母体,三只滑稽犬王都是它诞下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佛国之主有没有眼光,由你说了算?老和尚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滑稽小僧笑道,“我和佛国之主的基情永远不会变,你恶言相向,也不能阻止我们Gao基。”

    谁也没注意到,被火宅佛王做成机关人偶的白莲菩萨,忽地笑了,只是她笑容冷漠。“火宅佛王,你真的以为我被你杀掉了吗。”菩萨心道,“我还是我,只是身体经由你的手祭炼过,远胜之前的那具躯壳,说起来,我还应该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恨!

    白莲菩萨恨火宅佛王,可她更恨墨莲佛,那所谓的父亲。所以她才和佛国之主合作,甘心听从他的差遣,因为佛国之主许诺于她,事成之后,火宅佛王与墨莲佛,随她处置,要杀即杀,要做成人偶就做成人偶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与白莲菩萨除了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之外,亦师亦友,因为禀赋异于寻常女菩萨,火宅佛王才相中了白莲菩萨,授予她基本的机关术、人偶制造术,剩下的全是白莲菩萨自己悟出来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白莲菩萨进步太快,有超越火宅之主的趋势,所以她的上司,也就是火宅佛王才提前杀掉她,将其做成机关人偶。因为感到威胁了,火宅佛王再也容不下他的学生了,只能杀掉,永绝后患。可火宅之主又找不到其它的代替品,所以才将白莲菩萨做成机关人偶。

    “我的机关术已经超越你了,火宅佛王。”白莲菩萨面无表情,她已经重新掌握身体的主动权,而且还没惊动火宅佛王留下的禁制。“等解决掉你与墨莲佛,我亦是佛王。”白莲菩萨暗道,佛国之主承诺过了,他会帮助白莲菩萨得到佛王之位,完全取代火宅佛王。

    一切都佛国之主安排的,而且他的基友,滑稽小僧对此毫不知情。比起基友,佛国之主更相信自己,因为他被人背叛过,那人伤他太深,他此生都不再爱任何人。虽居高位,可他心里并没有仁慈,权术才是他所追求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忽然间,那只最大的滑稽犬的身体炸开了。嗤!嗤!嗤!嗤!数万道气箭迸飙而出,贯穿了琼霄,地面也被凿出无数深坑。“滑稽小僧,你的能为只有这样吗。”墨莲佛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滑稽小僧道,“老东西,你果然没那么容易死掉。是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杀掉滑稽犬,并从里面飞出,滑稽小僧不觉意外。“你们还等什么。”倏尔,小僧怒道。

    还有两头滑稽犬王,它们见到兄弟与母亲都死在墨莲佛分身的手上,陡觉不安,实是不愿靠近墨莲佛的分身。可滑稽小僧的命令,它们也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呼!呼!

    两只滑稽犬王还是跳了出去,只是再无之前的嚣张气焰,异常乖巧,眼里也有委屈之意,似在讨好墨莲佛的分身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墨莲佛的分身不悦道,“找死!”只见他伸出佛指,向前点去,哧啦,哧啦,两道纯黑色的指劲电抹而出,斩向滑稽犬王。

    两只滑稽犬王绝望了,因为它们知道自己再无幸存的可能。就在它们等死之际,刷,一道清光电掣而来,落在滑稽犬王之前,“墨莲佛。”来人笑道,他一掌按出,砰砰两声,荡碎黑色的指劲。“何苦为难两只狗。”

    器灵!

    来人是器灵,火宅的器灵。

    火宅非宅,而是一桩宝物,所以它是有器灵的。

    火宅的器灵是一位相貌清奇的道人,面如冠玉,高冠道袍,他脚下踩着一道剑气,那剑气腾挪不定,蕴含着无尽的杀机。就像是对面的墨莲佛分身,如果不同意器灵的话,剑气即会冲出,斩了那佛头。

    “是你,泥犁尊者。”墨莲佛的分身不悦道,他此时代表墨莲佛。同时也很有些忌惮火宅的器灵。

    “是泥犁尊者,”无剑佛王也是一惊,“阿宅,你上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成为佛王!”火宅佛王回道。再次和泥犁尊者相见,火宅之主也觉得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名义上是火宅的主人,实则不然。他并不能控制火宅的器灵,泥犁尊者不接受任何佛王的法旨,他可按照自己的意愿,随意在佛国甚至是佛国之外行走。

    “奇怪,泥犁尊者怎会介入。”白莲菩萨也觉不可思议,她现在相当于是佛国之主的眼睛,也是他的半个门人。“火宅难道要易主了?”

    火宅很大,有很多地方,就是火宅佛王、无剑佛王也没去过,而白莲菩萨更不可能到达过。所以,里面居住着数千万生灵,其中有菩萨,有佛,有恶灵,有众鬼,更有普通人。而泥犁尊者才是火宅众生的实际主宰者。

    所以再见到泥犁尊者,脸色最难看的就要数火宅佛王了。尊者就像是一座大山,始终镇在他头上,只有除掉他,佛王才能真正的成为火宅之主,而非牵丝人偶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也察觉到佛友的变化,他道:“阿宅,泥犁尊者毕竟是火宅的器灵,他现身了,墨莲佛与滑稽小僧都不敢妄动,我们还是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也未答话,只是盯着泥犁尊者,多年不见,尊者的修为更可怕了。虽然还不是佛王,和佛王也奈何不得他啊。“除了佛国之主,还有谁能杀掉他吗。”火宅佛王心道。

    两只滑稽犬王被泥犁尊者保下了,它们都知道感恩,用狗头不停地轻撞尊者的腿,旨在讨好他。“好狗,好狗。”泥犁尊者别有深意,笑道。他虽然说的是狗,眼睛却瞥向火宅佛王。

    “你!”火宅佛王的肺都快气炸了。因为泥犁尊者分明是在说他是狗,还是不听话的狗,火宅佛王如何不怒。可他还是忍住了,真要动手,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,而非泥犁尊者。

    “泥犁尊者喜欢,那俩条狗就送你了。”滑稽小僧笑道,“它们确实是好狗,尊者眼光不差。”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两掌之后,泥犁尊者拍死了滑稽犬王,“它们是好狗,可惜,认错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泥犁尊者先是救了滑稽犬王,随后又将其杀掉。他喜怒无常,由此可见一斑。这下,尴尬的人可不止火宅佛王了,滑稽小僧也是怒火腾窜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一介器灵,怎敢杀掉我的狗!”滑稽小僧恼道,“别以为在佛国之内,无人敢动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动贫道,你,你,还是你!”泥犁尊者的视线在火宅佛王、无剑佛王、滑稽小僧、墨莲佛的分身等人身上扫过,“让佛国之主来吧,他有资格与我论道,你们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那么多人讨厌这厮。”白莲菩萨心道,她也不喜欢泥犁尊者。“不好,他似乎发现我的异常之处。”

    噗通,噗通!白莲菩萨的心跳加快了。这下,不止是泥犁尊者,就是火宅佛王也发现了她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嗯,那具机关人偶似乎……”火宅佛王暗道。坏掉了?

    可眼下,火宅佛王最在意的还是泥犁尊者,白莲菩萨的异常变化,他并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泥犁尊者又瞥了一眼白莲菩萨,随后才收回目光,他又道:“贫道既然来了,火宅诸事,当由贫道主持,佛王,你可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在尊者的注视下,火宅佛王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,他回答不是,不回答也不是,很是为难。无剑佛王大袖卷起,哧哧哧,剑气迸扫,切碎泥犁尊者释放的佛威,减轻了火宅佛王的窒息感。“尊者,你本是火宅的器灵,万事理应由你做主。”无剑佛王笑道,他虽然不是火宅之人,可佛友在这里啊,以后,这里兴许还是他们Gao基的场所!

    “无剑佛王,你好大本事。贫道的事,什么时候由你说了算。”泥犁尊者脚下的那道剑气,忽地分出一道,其长超过千丈,其细如冰蚕之丝,遽地扫向无剑佛王。

    “哼!”无剑佛王也怒了。他修的是剑术神通,泥犁尊者仍以一道剑气斩向他,分明是嘲笑他无能。

    “佛剑。”

    只听无剑佛王喝道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,一口寒光熠熠的古剑迸射而来,它原本镇守剑灵山,忽然被佛王攫取而来。

    然而。在无剑佛王将要和泥犁尊者动手之际,墨莲佛的分身无动于衷,冷静的像是木头,只是观战,而无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莲菩萨恼极,心道,为何不参战,以泥犁尊者的实力,斩了墨莲佛的分身,易如反掌。“看来,我需要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莲子无心,只因绝情。”白莲菩萨轻声道,用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给仇恨听。她今天的一切,全因墨莲佛而起。如果她的父亲不是佛国最厉害的佛之一,她也不会过的那么悲惨。幼年时,孩子该有的幸福,她一概没有,哪怕入了佛门,她仍被人排斥,还是因为她是墨莲佛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不可妄动。”就在白莲菩萨即将拿出那枚金叶时,佛国之主的声音响起。“白莲菩萨,还不是时候。等待吧。”留下这句话,佛国之主再无下文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白莲菩萨虽然不知佛国之主的意图,还是照做了。她能取得菩萨业位,全靠自己,和别人无关。墨莲佛没帮她,火宅佛王也没帮她,佛国之主更是高高在上,想见他难于登天。“你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。”白莲菩萨心道。现在的她,如果在背叛佛国之主,那她在佛国再无容身之所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