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释,无剑佛王需要一个解释,可墨莲佛不会给出他任何答案的。

    曾经也是清香白莲,如今坠入无间,身化黑莲,墨莲佛并不后悔,为了达成所愿,他什么都能牺牲,包括女儿。“莲无心,我的好女儿。”忽然间,那株黑色的莲花飞向白莲菩萨,此时,菩萨已成了机关人偶。可墨莲佛的分身并不介意,因为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意愿来的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,他脸色很难看,因为白莲菩萨是他的人偶,而不是墨莲佛的。可黑色的莲花竟然切断了佛王与菩萨的联系,即是说,墨莲佛的分身随时都能带走他的女儿,而且无需征得火宅之主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紧张。”忽然,黑色的莲花说道,“而且,滑稽小僧也没逃走,他还在此地!”

    “没逃走,还在火宅?”无剑佛王惊道,“我已经释放数万道神识,搜寻整个火宅,可并无滑稽小僧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喂,无剑,这里可是火宅,而不是剑灵山,为什么你不经过我的同意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墨莲佛的分身以及那幅画都是因你而来。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火宅佛王也是动怒了,因为无剑佛王越来越过分,他还有意无意的放出基气,分明是为了引消声佛友也开辟出基油油田。

    实际上,佛国的高层,也有基老界人士,带发修行,并不影响他们在佛国的影响。像是舍阁之主,他在基老界享有的声誉丝毫不逊于佛国。

    舍阁佛王,心机很深,是老牌佛王了,不像无剑佛王、火宅佛王,都还年轻,没能在佛国站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忽然间,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怎回事,你找到滑稽小僧了。”火宅佛王嘲笑道,他和滑稽小僧的关系一般,不是无剑佛王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而且,火宅佛王也没想到滑稽小僧会躲在滑稽果之中。“可恶,难怪贫僧觉得自己最近很滑稽,原来都是滑稽小僧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滑稽小僧有很多身份,职业,像是种植界的王者,基老界的大咖,画界的大神。当然,他也想拜在滑稽大帝门下,可惜,大帝瞧不上他,可也没杀掉他。尽管滑稽小僧打着大帝的旗号,到处行骗,见了汉子就问,小伙子,你要买滑稽果吗,货真价实,这可是滑稽大帝证道时留下的果子!

    火宅佛王虽然没见过真正的滑稽果,可还是收下了滑稽小僧送给他的滑稽果,因为很有参考价值。“贫僧也想提高自己在种植界的地位,可惜,不管种什么,最后都会枯萎。难道贫僧就不能成为庄稼小能手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,我放出去的几万道神识全被人吃掉了。”无剑佛王怒道。刷刷刷,刷刷刷,无数道剑气迸涌,斩向苍穹。“我知道是你,滑稽小僧,出来,你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,还有谁敢吞噬佛王的神识吗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滑稽小僧的笑声再度响起。然而,无剑佛王只能听到笑声,却见不到对方躲在哪里。

    被动,无剑佛王很被动,同时也很尴尬。当着墨莲佛与火宅佛王的面,他被滑稽小僧蚕食了数万道神识,分明是笑话啊,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好在墨莲佛与火宅佛王不会到处宣传,无剑佛王的面子还是能保住的,可他心里的刺,只有杀掉滑稽小僧,方能摘去。

    当是时,黑色的莲花也不再急着找出滑稽小僧的真身所在。“狂啊,竟敢以真身与贫僧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斩了你的分身,对你影响不大。”滑稽小僧的声音再次响起,他开始和黑色的莲花对话,因为黑莲是白莲菩萨父亲的分身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是我的分身在这里,所以你才敢跳出来吗,话说,你种出来的滑稽树,结了多少滑稽果,能否送贫僧几百个果子。”黑色的莲花笑道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佛气迸开,向四面八方冲去,尤其是南方,有数千丈高的佛气,堆叠成金色的高墙,平移了过去。“出来吧,滑稽小僧,我知道你就躲在那边。”墨莲佛的分身哼道,“你能瞒过无剑佛王,却是躲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滑稽小僧大笑,“墨莲佛,你真的老了,听力也有问题。我可没在南方,而是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贫僧的画里吗。”黑色的莲花忽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这次,躲在画中的滑稽小僧急忙逃了出来,因为他的藏身之处已被墨莲佛识破,再躲在里面,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滑稽小僧向高空飞遁而去,身后有数千道气带旋舞,皆由滑稽之气所化,颜色缤纷,极艳,极丽。“滑稽果都来不及带走吗。”墨莲佛的分身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画界之人,能看出贫僧的画有何不同。”倏地,墨莲佛的分身问道。莲花绽放阵阵香气,凝而不散。

    “你只会画佛头吗。”滑稽小僧不屑道,“画中只有一颗颗佛头,而且他们的眼睛都是瞎的,这也是为了省事才这样画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对你还有所期待。”墨莲佛的分身叹气道,“可你也不过如此,见到贫僧的画,却不知画中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故作玄虚。”滑稽小僧道,“墨莲佛,你当年自斩修为,放弃了佛王位阶,骗过大多数人,可没能骗过自己的好徒弟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他。”墨莲佛的分身笑道,“如果没有佛国之主的保护,你早就被人杀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滑稽小僧同意道,“他可是很尊敬你这个师傅的。”

    基友,滑稽小僧原来是当今佛国之主的基友,可他们的基情不为人所知,只有少数人知道。况且,就算被人知道了,谁又敢多说什么。佛国之主的手段,诸佛群僧可是见识过的,不为己所用,则被剪除。有位德高望重的古佛曾开玩笑道:“佛国之主总能将敌人变成邪魔,然后除掉。”那古佛说完这句话,没过多久,被弟子们发现死在禅房之中。

    “佛国之主的脑袋,你也敢画在这里面。”滑稽小僧嘲笑道,“墨莲佛,这么多年,你不敢待在佛国,是怕自己的得意弟子吧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黑色的佛气炸开,那株莲花也随之散开,“是他让你来的吗。”忽地,一僧人站了出来,莲香氤氲,佛光遍照千里。火宅的毒火,一旦被佛光照及,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分身,墨莲佛原来留下了两道分身,一道分身化为黑莲,一道仍是僧人模样,和他的本体几无二致。可第二道分身却是吃掉了之前的那个分身。

    碎掉的黑莲,化为无数碎片,全都涌到僧人的身体之中,吸纳了黑莲之后,僧人的额头浮起两朵莲花,一朵白色的,一朵黑色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这道分身很不简单。”滑稽小僧道,这次,他也得认真起来了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怒极,此地明明是他的禅修之所,可滑稽小僧与墨莲佛的分身,反而更像是主人,全都反客为主了。

    “阿宅,不要妄动。”无剑佛王传音道,“你傻了吗,滑稽小僧和佛国之主有消声腿。你咋想的,还和他Gao基,真要背叛佛国之主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火宅佛王气道,他都没开辟基油油田,如何与滑稽小僧Gao基,没救了,无剑佛王除了Gao基,难道什么都不会了吗。失望,火宅佛王对无剑佛王很失望,交友不慎,是时候和他说再见了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边,滑稽小僧也觉不妙,他真的不想和墨莲佛动手,因为他从基友那里听说过墨莲佛的可怕之处。“看我新种植的果子,它们叫做牢木。”

    飕!飕!飕!

    滑稽小僧扔出去很多叫做“牢木”的果子,“这招叫做丢你牢木!”小僧得意道。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也是无语了,暗忖,我大徒儿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,滑稽小僧除了长得好看些,难道还有其它的用处吗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陡地飞起,佛气翻滚,像是墨池迸沸了。而滑稽小僧扔出去的“牢木”全都落入黑色的池子里,都被腐蚀掉了,什么都没留下。“据说,只有滑稽大帝才能种植滑稽树,其它的人,就算拿到了滑稽种,也种不出来的。你是如何办到的,贫僧好奇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墨莲佛,也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吗。”滑稽小僧大笑,“我以为你无所不知,原来不过尔尔,佛国之主高看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高没高看我,无所谓。”墨莲佛的分身哼道,“混元天基掌。”只见佛的第二尊分身,右臂擎起,五指张开,嗤嗤嗤,嗤嗤嗤,佛气与基气同时跃出佛指。

    “滑稽?”

    滑稽小僧惊道,“混元天基掌,天基掌啊,你怎会天基掌!”

    骇然,滑稽小僧一脸骇然,绝不相信墨莲佛会基老界的拳法,而且还是至高掌法,混元天基掌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十方遽荡,佛气与基气相绞,化为黑色的巨掌,陡地拍下,虚空崩塌,数百根天柱同时碎掉,它们可是火宅的支柱啊,也难承受混元天基掌的一掌之力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与无剑佛王脸色都很难看,他们可都是佛王啊,而对面的和尚还不是墨莲佛的真身,只是一道化身!

    滑稽小僧再不敢使用“丢你牢木”,他运转真元,聚于脸上,“是时候展现我的绝学了。”

    滑稽脸!

    那可是滑稽小僧自己体会的绝学,而非师承滑稽大帝。

    滑稽大帝的弟子之中,可没滑稽小僧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阿宅,看啊,滑稽小僧的脸不再英俊,而是很滑稽,我看了好想打他。”无剑佛王喜道,“这样的人,你还想和他Gao基,眼睛瞎了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看到那张滑稽脸,也有杀了他的心思。”火宅佛王奇怪道,“可是佛国之主确实和他有基情,难道他也有眼无珠,谁相信?”

    谁敢说佛国之主有眼无珠,不是傻子就是疯子。

    原本很俊美的脸,忽然变得相当滑稽,给人很欠揍的感觉。可是滑稽小僧的实力却提升到了玄妙莫测的境界。僧袍,他的僧袍也变了,上面浮起一个个滑稽脑袋,都是印花的,做工优良,绝非路边小摊上能买到的那种。

    滑稽脸,滑稽战袍,滑稽之术。

    “滑稽小僧如临大敌。”无剑佛王笑道,“看来他也怕死,真是没用的废物,若非佛国之主,要杀他的人都能排到佛门之外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,无剑佛王在嘲笑滑稽小僧,心里却很是敬佩他,此人不简单,若真的拜在滑稽大帝门下,前途不可限量啊,可惜,大帝并没收了这妖孽,真是庆幸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滑稽小僧倏地踏出,登时,地动山摇,天昏地暗,滑稽气息不住翻涌,犹如长龙出海,可裂苍穹。“你的混元天基掌,能奈我何!”小僧吼道。他忽地扬起长颈,用自己脸却接那只巨掌。“来啊,打我的脸啊,你能做到吗,墨莲佛。”挑衅,滑稽小僧分明是在挑衅墨莲佛的分身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、火宅佛王都在为滑稽小僧感到担忧,这厮脑子有问题,以为别人和一样滑稽,简直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黑色的巨掌还是拍下来了,重重地打在滑稽小僧的脸上,可是小僧稳如泰山,动也不动,脸还是那么滑稽,一点伤害都没受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贫僧看走眼了?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与火宅佛王同时惊道。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能使出混元天基掌,已经让两位佛王很吃惊了,可滑稽小僧用脸接下了黑色的巨掌,更是让他们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是世道变化太快,还是两位佛王坐井观天?

    可惜,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墨莲佛,你只有这点能耐吗。”滑稽小僧笑道。

    啪!他忽地挥掌,拍向空中的那只巨掌,登时,一股浩瀚的滑稽之力贯入黑色的巨掌之中,喀啦啦,天基掌竟然崩碎了。

    “雾草,什么情况。”无剑佛王道,“难道我们小瞧他了吗,竟能破掉混元天基掌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两人都没展现他们的真正实力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他们还在试探对方,真是可怕的光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秃消声,都是坏东西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脑袋上好像也没什么东西。”火宅佛王道。他们俩也是僧人啊。

    “滑稽脸,果然有些门道。”墨莲佛的分身笑道,“可你终究不是滑稽大帝,模仿的终究是假的,敌不过正品。你以为贫僧的混元天基掌是那么容易破掉的?”

    墨莲佛的分身冷笑不已,他指诀一变,那崩碎的天基掌开始重新汇拢,再次化为巨掌,而且比之前的还凝实几分,纯黑如冷玉,寒气迸飙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