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莲菩萨也不是凭空生出来的,可她在遁入空门之前,有过一段不幸的童年。

    在获得菩萨位之前,白莲的俗世之名唤作莲无心。

    莲子无心,即是死莲。

    莲无心的不幸皆因她的生父,佛国最有权势的佛。他曾经是佛王,可是自斩修为,从佛王变成了佛。究竟原因为何,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“亦佛亦魔。”

    那是诸佛王对白莲菩萨生父的评价。

    既然入魔,那在佛国,应该被斩尽才是,可那尊佛太特别了,无人敢动他。因为他是佛国之主的师尊。

    佛国之主会的,他都会。佛国之主不会的,他也会。所以诸佛以及佛王、高僧才会忌惮他。

    “墨莲佛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火宅佛王道出一尊佛的名字来,那人即是白莲菩萨的生父,佛国的异类。也是算计火宅佛王的人。

    “阿宅,你不该直呼那个人的名字。”无剑佛王道,当剑灵山的主人还是无剑佛的时候,就听过无数关于墨莲佛的事迹,如今他成了佛王,心里的畏惧不减,见了墨莲佛,仍执半师之礼。

    “你怕他,贫僧可不怕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我连他的女儿都能炼制为机关人偶,若是能拿下他,一样施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事情会那么简单?”无剑佛王叹气道,“墨莲佛不是你我能招惹的,他最杰出的徒弟尚且对他不闻不问,我们还是听从他的命令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剑佛王,你究竟收了他多少好处,为何为他说话。”火宅佛王不悦道,“难道我们之间的友谊小船,要翻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白莲菩萨是自愿被你炼制成机关人偶的吗。”无剑佛王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自愿?”火宅佛王冷笑,“她哪里自愿了,贫僧可是费了很多心血,才用禅刀剐去她灵台上的万道神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你的禅刀哪里来的,后来又去哪里了。”无剑佛王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禅刀?”火宅佛王道,“它就在贫僧的……”

    莲台之下啊。

    刷刷!刷刷!火宅佛王、无剑佛王,齐齐望向火海之中的莲台,可莲台之下,哪有什么禅刀,只有一张金色的符箓,绽放着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啊!”火宅佛王悚然道,“禅刀怎会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阿宅,你可看清楚符箓上的字了吗。”无剑佛王再问。“还是我来帮你念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白莲无叶亦无莲子,与死何异。寒蝉饮霜,遂化禅刀。有缘者得之,手刃吾女。墨莲留。”无剑佛王读道。“佛友,你听清楚了吗,那张散发的寒气的符箓是寒蝉符。你早被墨莲佛算计了而不知。不是你想炼化了白莲菩萨,而是她父亲不想让她活下去了。你做的一切都在墨莲佛的计划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火宅佛王怒道,“贫僧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,墨莲佛,他敢来我火宅吗,定让他有来无回。白莲菩萨,你过来。”火宅佛王脸色很难看,像是吃了尸骸。

    白莲菩萨右手托着盘子,盘子里装着一截树干,那是火凰树的树干。听到火宅之主在召唤她,白莲菩萨并无任何反抗,飞遁而至,落在火宅佛王身前。“已经收好火凰树,只等佛王制作机关人偶。”白莲菩萨道。她的语气和生前并无二致。都很让火宅佛王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无剑佛王说的吗,是墨莲佛让贫僧将你变成这副德行的,哈哈哈,你信吗,那人可是你父亲。他为什么这样做?”火宅佛王劈手打翻了盘子,并且抓走了那截树干,“火凰树的树心呢。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“白莲无莲子,火凰亦无心啊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交出来。”火宅佛王也不愿和无剑佛王废话。“火凰树的树心对贫僧还有用处,你留着也没用,除非你想种出第二株火凰树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麽。我要绿化剑灵山!”无剑佛王道,“要致富,多种树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的脸都绿了。种树种树,你还种树呢,说出来谁信啊,恐怕你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可不想让出火凰树的树心,因为他已经将其许诺给一个女人了,那个女人也不是常人,而是王基之的妹妹,王熙凤。

    原来,无剑佛王化身为俊美非凡的公子,前去王府,本想和王基之谈论宇宙哲学来着,可王基之不在家,王腐妹在啊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见了王腐妹,顿时封印了基油油田,暗道,好漂亮的女人,为了她,贫僧愿意退出基老界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无剑佛王所化的公子和王腐妹进行了消声入消声出的合作,彼此都很满意,并且约定了时间,再次验证双方的技术。

    王腐妹,人如其名,是一位高等级的腐女妹妹啊,当然,她的思想腐坏,身体还是很正常的,所以她才相中了无剑佛王所化的汉子,与其消声配,做了一对消声鸯,当然,他们都是瞒着王基之的。

    王基之可是视自己的妹妹为生命,谁敢抢走他的掌上明珠,他肯定会杀了那人的。就算是佛王也不行。

    家里有妹,还未出嫁,就被人骗走了,这样的事情放在任何一个重度妹控身上,都是人生难以承受的打击。可王腐妹就是喜欢作啊,王基之讨厌的事情,她偏偏笑着去做。总之,她是一位很有想法的腐坏的美女。而且和无剑佛王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,也猜出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的基友火宅佛王种植过一株火凰树,你若真心喜欢我,砍掉那棵树,并且取来树心,我要它有用处。”王腐妹道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也照做了,其实,在数月之前,他已经取走了火凰树的树心,那树砍不砍都会死的。

    “树心不在你手上!”火宅佛王怒道,“你骗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佛友,我不想这样做的,可我也没办法。”无剑佛王道,“树心我已经交给了墨莲佛的第二个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第二个学生!”火宅佛王惊道,“他只有一个弟子啊,即是当今佛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俗世啊。”无剑佛王道,“他在俗世也收了一个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火宅佛王不悦道,白莲菩萨跪在佛王脚下,目无表情。“你的生父宁愿收一个凡人为弟子,也不肯授予大神通。白莲菩萨,你真的是他亲生的吗,贫僧是否又该同情你。”

    “佛友,你还是先收下墨莲佛送给你的画,看了它,你什么都明白了。”无剑佛王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将它取来。”火宅佛王命令道,他并没亲自动手,而是吩咐白莲菩萨去取画,若那幅画真有问题,受到重创的是菩萨,而非佛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莲菩萨道,相当听话。

    站了起来,白莲菩萨走向数千丈之外的那幅画,奇怪的是,她拿起画之后,身体却向地上砸去,像是画很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唯一能承受那幅画的石案被你毁去了。”无剑佛王道,“所以只有你能拿起它,白莲菩萨不行的,哪怕她是墨莲佛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火宅佛王道,他盯着沉到地下的白莲菩萨,“墨莲佛,他究竟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想让你为他做一个手办。”无剑佛王笑道,“而那幅画就是最终品的样子,还有,你不好奇吗,墨莲佛的第二个学生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既非佛门之人,贫僧不感兴趣。”火宅佛王道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火宅佛王一跺脚,火海迸滚,朝天涌起,而沉到地下的白莲菩萨也被一股浩大的佛力轰向高空,可手里仍然抓着那幅画,也没打开。

    “阿宅,你手下的菩萨真是衷心啊,让人羡慕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那是什么!”无剑佛王忽然在火海中觑到一人,“不应该的,她已经离开了佛国才是,为何还在火宅!”

    鹿素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在火海里见到的人是鹿素,和天珠鼠一起被困在佛国的小妖。可鹿素在天珠鼠之前,已经离开了才是。

    “是有意还是无意的。”无剑佛王暗道,他这下真的看不懂火宅佛王了。

    “贫僧亲自去拿画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墨莲佛,你想玩,贫僧奉陪就是。怕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火宅佛王向天上飞去,瞬间来自白莲菩萨之前,“放手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莲菩萨照做,将画交给了火宅佛王。

    而无剑佛王的眼睛停在了火海里的狐妖身上,“有问题,她一定有问题。阿宅喜欢将他的杰作藏在火海之中,所以那个狐女是机关人偶?”

    那离开佛国的是真狐狸还是假狐狸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分开的火海再次合拢,而狐女的身影也不见了,并非假象,她是真实存在的,无剑佛王对此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天珠鼠的禀赋不输鹿素,可她的结局早就定下来了,从她踏入佛国净土的刹那就被写好了。”无剑佛王心道,他一点也不同情她,反而很遗憾,让她以无瑕之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”忽然间,火宅佛王怒道,“无剑,这就是你想让贫僧看的吗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火宅佛王用手拍了两下画纸。

    “呃,怎么了,这画有问题吗,它可是墨莲佛亲自交给我的,并让我转交予你,在未征得你同意之前,我可没偷看。”无剑佛王道,刷刷,他目运两道金光,瞥向画纸。“啊,这……”见到真画,无剑佛王也觉震惊。

    “佛头啊!”无剑佛王道,“怎会有那么多的佛头!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?”火宅佛王怒道,他运转八部天龙火,要将画纸烧掉,可是这画竟然能承受八部天龙火的焚烧而不毁。

    “你与贫僧的佛头也在画纸之中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这就是墨莲佛的目的吗,杀掉诸佛,以及佛国之主,只留下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无剑佛王困惑了,“不会的,他当时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许诺你什么了吗。”火宅佛王问。“你也在他的清算计划之中,可你还为他传话,不觉得滑稽吗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火宅佛王僧袍一振,一颗直径超过百丈的滑稽果悬了起来。“贫僧就用这枚滑稽果砸醒你,你再执迷不悟,墨莲佛第一个杀掉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你这颗滑稽果并非真正的滑稽果,而是滑稽小僧留下的吧。”无剑佛王恼道,“说,你和滑稽小僧之间有没有消声情,为了你,我曾经开启了基油油田,可你却背着我,与年轻的光头产生了基情。”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一道百丈宽,千丈长的剑气怒劈而出,斩向滑稽果。无剑佛王是真的生气了,“滑稽果乃是滑稽大帝的象征,他滑稽小僧,欺世盗名!还敢藏在我佛国,简直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,滑稽,滑稽,滑稽,滑稽!”

    空中,那颗巨大的滑稽果传出无数道刺耳的笑声,来回扫荡,音浪如刀,斩向无剑佛王释放的那道剑气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金铁交击声大作,火光迸舞。“我一剑居然没能斩掉滑稽果。”无剑佛王忽觉诧异,“哈哈哈。阿宅,你果然和滑稽小僧有消声情。我好伤心呐。”

    剑池!无剑佛王的两眼如剑池,有无数小剑在里面飞舞,随着他目光转移,刷刷刷,刷刷刷,数十万柄小剑电射而出,再次劈向那颗巨大的滑稽果。剑吟铮铮,湮没了滑稽果发出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滑稽小僧。”蓦地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是墨莲佛,他的声音从画里传了出来,在火海的上空炸开。

    嗡!黑色的佛气荡舞,撕裂苍穹,斩断火海。接着,一株黑色的莲花浮了起来,它是墨莲佛的分身。“出来,滑稽小僧,贫僧留意你数百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!”

    陡见滑稽果遽地幌动,嗤嗤嗤,嗤嗤嗤,醇正的滑稽气息斩了出去,像是无数光带甩动,将一柄柄小剑撞碎了。破了无剑佛王的杀招。

    “清香墨莲。”滑稽小僧的声音也响了起来,与黑色的莲花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本是白莲,为何自坠无间。”滑稽小僧的声音又道。

    “躲在滑稽果里,你真是有本事。”黑色的莲花旋了出去,斩向滑稽果。黑色的佛气化为一颗颗佛头,悬在空中,很是诡异,因为佛头也是黑色的,而且眼睛都瞎了。

    “你我早晚会见面的,可不是现在。”滑稽小僧道,“下次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滑稽果向南星驰电掣,倏然逃去。黑色的莲花也停止了旋转,显然是怔住了,没想到滑稽果会逃掉。

    “墨莲佛,你该给我一个解释。为何滑稽小僧看着比我年轻啊。”无剑佛王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,大概因为他的心态年轻,虽然不及贫僧。”黑色的莲花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的脑袋为何出现在你的画中。”无剑佛王又问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