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珠鼠与鹿素还真是相爱相杀的姐妹,塑料花一般的友情,她们本来都是佛国的小妖,听从佛门的法旨,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除了天珠鼠、狐女之外,还有其它的小妖也被困在那里。外面的妖怪羡慕它们,都道其有朝一日,也能斩尽身上的妖气,成为佛门护法或者为佛也说不定。可天珠鼠与鹿素却是知道的,佛国的人不会那样仁慈,他们抓来很多妖怪,其中有妖族巨搫,有大妖,也有无名小妖,每只被困在灵山的妖怪,身上都有戒印。而且它们的戒印和普通僧侣的戒印又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佛国僧人的戒印对他们的修行是有利的,与其虔诚度以及佛心有关。而妖族身上的戒印却是杀印,无赦之印,一旦它们背叛佛门,身上的戒印将会焚尽它们的妖气,蒸发它们的生命之海,连转生的机会都没了,只能活一世。

    天珠鼠、鹿素之所以敢逃出佛国,那是因为她们身上的戒印都被除去了。原来,佛国也不像表面上那样祥和,亦有派系之分。佛国之主虽未达到佛王的位阶,可他的实力却不输于诸佛之王,甚至能斩去他们,包括他们身上的因果。所以几位佛王都很忌惮佛国之主,这也是一切的源头,佛王们绝不会容忍佛国之主晋升佛王之阶,否则,他会凌驾于诸佛王之上。

    天珠鼠在灵山侍奉的是无剑佛王,而鹿素侍奉的是火宅佛王,两位佛王都是新晋佛王,在佛国的地位虽然很高,可并无实权,所以他们才结盟了,因为老牌佛王以及佛国之主,甚至是那些实力不可测的高僧都瞧不起新晋的佛王,他们在佛国的定位其实很尴尬的。

    剑灵山,无剑佛王名义上是最高的佛,可他并不能服众啊,在他的莲台之下,很多高僧古佛都是听调不听宣,那看守佛灯的古佛就与无剑佛王不和,所以天珠鼠才能偷喝灯油,而且盗走了佛灯。

    戒印,天珠鼠身上的戒印就是无剑佛王除去的,当然,他也不会轻易放鼠妖离开,在她身上种下了剑印,剑印若发作起来,同样能要天珠鼠的小命。

    火宅佛王的心思和无剑佛王相似,因为剑灵山与火宅很近,天珠鼠与鹿素才能以姐妹相称,可鹿素先于天珠鼠逃离佛国,这也是两人矛盾的开始。

    这日,两位佛王各自放出一缕神念,聚于火凰树下。无剑佛王的神念化为一柄小剑,而火宅佛王的神念变作一串念珠。“阿宅啊。”那柄小剑开口道,“好无聊啊,最近佛国太安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阿宅,叫我佛王大人!”那串念珠怒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阿宅。”那柄小剑回敬道,“你天天宅在家里,没救了啊,虽然长得丑,可你也要见人,也要有人际圈啊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佛王大人!”那串念珠气得跳了起来,当当当,砸向小剑,登时,火光迸射,佛气滚荡。轰隆隆,火凰树都在幌动,难以承受两尊佛王念识体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阿宅,别闹了,听说你做了很多手办,送我几个啊。贫僧要等身高的,不要小的。”那柄小剑又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念珠忽地化为一僧人,白色僧袍,赤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阿宅,你生气了。”小剑却变作一道人,束发玉冠,手持长剑,剑指火宅。“阿宅,你若不送我手办,我亲自去搜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僧人怒道,“还有,那不是手办,是机关人偶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吗,我说是手办,她们就是手办。阿宅,你真是太傻了,为何让她们穿好衣服。”道人很疑惑,手办就该灵活运用啊,衣服什么的,能取下来才是王道,否则要她们何用。

    火宅之主,那尊佛王的本体也醒来了,气得直吐血。若非无剑佛王是他的好友,他早就冲上剑灵山,与他撕比了。佛王也是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在火宅佛王座下的莲台四周,有几万个机关人偶,她们惟妙惟肖,几如活人,可是徒具其形,而无灵魂。“需要拘来很多生魂才是。”火宅佛王暗道,“好在贫僧执掌火宅,里面最不缺的就是亡魂,恶灵。”

    “阿宅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高喝,佛光遍照火海,第二尊佛王真身降临了,即是无剑佛王。“我就知道你在骗我,还说没有手办,这些是什么,都是手办啊,好漂亮,消声真吗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从莲台上跳了出去,僧袍一展,火海迸滚,数万道火河涌向无剑佛王,“贫僧今天非要治一治你。都说了不是手办,是机关人偶,你的眼睛在瞄哪里啊!”

    “还能瞄哪里,当然是该看的地方啊,我不是问了吗,消声真吗。”无剑佛王奇怪道。他右掌一拍,嗤嗤嗤,嗤嗤嗤,剑气迸开,化为数万柄小剑,斩向火河,将其截流,或者吞噬掉。“对了,阿宅,来者之前,我顺便砍了你家的火凰树,你就用它为我做几个手办吧,记住,我要姑娘,不要汉子!”

    说完,无剑佛王左掌上翻,一截燃烧的巨木抛了出去,赫然是火凰树的树干,枝叶已被无剑佛王用剑气削去了。

    见到火凰树的树干,火宅佛王的心都在滴血,“啊,贫僧怒啊!那可是贫僧亲手种下的树啊,它见证了贫僧从无名之辈晋升佛王的全部历程,砍了,它就这样被你砍了!”

    “嗯啊,被我砍了。”无剑佛王道,“我顺便砍了你的那道神念,他实在是太啰嗦了,他和我讲道理,我直接动手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火宅佛王一口老血吐出千丈之远,“无剑佛王,贱人!贫僧和你没完啊!杀!”

    轰嗡,莲台遽震,而万里火海平天而起,焚烧苍穹,斩裂苍茫大地。“贫僧的机关人偶之中,要是放了一尊佛王的神魂进去……”火宅佛王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阿宅,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,看,这是什么。”无剑佛王眼见形势不妙,当即攫来一石案,石案长百丈,宽三十丈,在上面摆放着很多名贵的字画,都是无剑佛王搜集起来的,当然,他并未破费,能坑就坑,可骗就骗,这些字画都是他化身为高僧,从佛国的附属国骗来的。

    见到石案,以及石案上的字画,火宅佛王的怒焰稍稍平息了。刷!他身化长虹,飞至石案之前,浏览上面的字画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……”火宅佛王沉思道,“貌似是真品,可它确实出自王基之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阿宅,你很懂我吗。”无剑佛王也飞了过来。“王基之,虽是一介凡人,可他的丹青可是冠绝佛国。这幅画是我从他本人那里骗来的,啊不,是重金买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王基之并不卖画啊,只赠有缘人。可你哪里像是他的有缘人,分明是盗贼。”火宅佛王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管了。”无剑佛王笑道,“骗亦有道,我可是有原则的人。世人皆知王基之是基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超感动的!”火宅佛王道,“佛友,难道你为了我,向王基之献上了自己的消声花吗?”说话时,火宅佛王的手都在颤抖,“贫僧绝不能辜负我们之间的友情,当然,贫僧不Gao基的,我们并无基情,这点很重要,你可要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阿宅,我就说你这人的思想很危险,我好歹也是佛王哎,岂会为了一介凡人而献出自己的佛花,没可能的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那你是如何骗走王基之的画。他很死板的,贫僧也曾拜访过他,让他为我画几个模型,可他拒绝了,并说他只画汉子,不画女人,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喜欢你啊,阿宅。”无剑佛王笑道,“因为我也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王基之的这幅画,画的是女人,而不是汉子!”火宅佛王道,“你有那么大的面子吗,能打动那个死板的基老。”

    “爱,我用爱感动了他,所以他才为我破例的。你激动吗,阿宅。”无剑佛王问。

    “也说不上多激动,就是觉得不安。”火宅佛王道。“这可是王基之的真迹哎,被你拿到了,你转手又送给了贫僧,我担心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会睡不着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宅,收起你的戒心吧,我是好人啊,认识了那么多年,难道你不知吗。”无剑佛王笑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无剑佛王忽地遁向下方,停在一机关人偶面前,他指着人偶问道,“这个手办很熟悉啊,她不是你座下的白莲菩萨吗,怎会变成这副德行了,不行,让我先看看她消声真吗!”

    就在无剑佛王将要动手之时,火宅佛王降几千个火球,落在无剑佛王四周,将他和白莲菩萨人偶隔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根手指敢碰她,贫僧剁掉它。”火宅佛王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火宅佛王!”

    倏然间,无剑佛王高声道,“你将白莲菩萨杀掉了吗,还将她做成机关人偶,好大的胆子!你必须贿赂我,将这个手办交给我处理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怎样。”火宅佛王不悦道,“你座下也有女菩萨,女佛,她们是活的,不是更好吗,为何还来偷贫僧的机关人偶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是技术宅啊,手办做的好,我不找你还能找谁。”无剑佛王不悦道,“话说真的没问题吗,白莲好歹也是菩萨,就这样被杀了,上面不会有人问吗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白莲菩萨死了。”火宅佛王忽道,他默诵咒诀,那尊机关人偶突然就能动了,刷刷,她目绽两道寒光,劈向无剑佛王的右手,谁让他不安分来着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无剑佛王惊道,“阿宅,你不但杀了白莲菩萨,还剥夺了她的生魂吗。要是被那个人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他知道了又如何。”火宅佛王哼道,“你不是将我种下的火凰树砍了吗,贫僧就用它为你打造一个人偶,当然,是女关节人偶。说吧,你想让它以谁为原型,比例呢,是一比一还是一比二。”

    “一比三吧,最好只有本体的三分之一,脸嘛,也年轻些,更像是萝莉!”无剑佛王当即道。因为火宅佛王肯为他制作手办了,“记住,一定要消声真,而且消声部要夸张,要很夸张!最好有F,你懂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一脸无语,他其实不想懂的,可惜,他什么都懂,毕竟擅长制作机关人偶。

    “去将火凰树的树干收走。”火宅佛王忽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莲菩萨道。她现在被做成了机关人偶,比真人更听话,不,她现在已经是真人了,完完全全取代了原本的菩萨。

    无剑佛王羡慕极了,赞叹道:“好个白莲菩萨,阿宅,你一定改造了她的消声部与消声子,是不是。我的眼力很毒,能看懂她的细微变化。真好,你将她送我吧,我将骊山菩萨与白凤菩萨送给你,随你怎样使用都没关系,是杀了,还是拆了,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死心吧,这个机关人偶还有用处,暂时不能交予你。”火宅佛王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阿宅,你果然是颜狗。”无剑佛王笑道,“因为她长得漂亮吗,所以不愿和我换,或者转赠与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当贫僧和你一样无聊吗。”火宅佛王不屑道。“白莲菩萨是谁的女儿,你难道不知吗,别装傻,也别卖萌。贫僧讨厌你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会不知呢。”无剑佛王笑道。

    嗤嗤嗤!嗤嗤嗤!

    蓦然间,无剑佛王撒手,放出千万道剑气,将白莲菩萨困在里面,“火凰树再珍贵,可也比不上她。佛友,我就是为了她而来的,今天,你最好将她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让你来的。可否告知,贫僧会权衡一下的。”火宅佛王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可他不喜无剑佛王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白莲菩萨的生父。”无剑佛王回道,“他有恩于我,我不好拒绝他。”

    “石案上的字画,也是他送来的吧。”火宅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借花献佛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折煞贫僧了。”火宅佛王道,“我对他的女儿做了这样可怕的事,他会放过贫僧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做的很好,他也很赞同。”无剑佛王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他赞同贫僧的做法?”火宅佛王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佛友,你再打开另外一幅画。”无剑佛王又道,“就是旁边的那幅,里面有好东西,也是他送给你的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火宅佛王虽然好奇,还是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石案以及上面摆放的字画全都炸掉了,碎屑翻舞,光雨纷洒。王基之的真迹也被毁掉了。火宅佛王可是空手而退的。

    “无剑佛王!”火宅之主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大概是他对你的小小的告诫。”无剑佛王道,“你看,不是还有一幅画没伤到吗。就是它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