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面三郎宋花匠与乌霞山的小狐狸聊着不着边际的天,他们的话外之意,外人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这时,阎婆西忽觉自尊心受到了重创,他有最漂亮的脸,他有最好的Gao基技术,他有自信能消声搭任何汉子,哪怕对方不是基老,也会让其知男而丧。可现在,没人理会阎婆西。十二指郎君亦然,他正在盯着小狐狸。

    狐狸!阎婆西恨道。他最恨的就是狐狸精,因为他吃过一人的亏,不巧的是那人就是狐狸,而且还是一只女狐狸。

    那年,阎婆西的思想还停留在女人和女人之间才有真爱上,还不知Gao基为何物。他年轻虽轻,可在写手界的名气可不小,他以“女儿红”为笔名,写下了很多小说,很受一群特殊粉丝的喜爱。

    然而,一天,有人登门拜访,是一长相很消声艳的姐姐,阎婆西的眼睛亮了,因为不管是他笔下,还是他见过的女人之中,从没人像眼前的这位姐姐这般漂亮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女儿红吧。”来人也不客气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阎婆西愣了愣,即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笔名的?我没告诉任何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想知道的事,自有法子,你无须多问。”来人道,她堵住了门,并不让阎婆西离开。

    “请问,您有什么事吗。”阎婆西也被那位漂亮的姐姐镇住了,只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想和你谈谈关于新书的事情。”来人又道。

    “新书?”阎婆西道,“我没打算再连载下去了,灵感没了,写什么写啊,烂尾才是王道,断更是正道,大纲遁是人间道!”

    振振有词,阎婆西严肃道,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在他的圈子里,哪有几个认真完结的写手,大家总结出了很多不写完的借口,字字如金,阎婆西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像是阎婆西的第三本小说我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碧池学姐与卖消声学妹,就是烂尾小说。这本书主要是描写一个汉子因为手术问题,终于变成了妹子,成了妹子之后,她被学姐与学妹们盯上了,非要与其行那不可多描述之事,而且学姐、学妹们的技术都是极好的,女主还是沉消声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故事写到最精彩的时候,那笔名是“女儿红”的阎婆西忽然停笔,再不更新了,还说什么为了继续写下去,他要去收集灵感,然后断更断了大半年,小说也就那样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新书!”来人怒道。“你写的第七本小说女儿国之白骨精三打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这本小说啊。”阎婆西恍然大悟道,“这位姐姐,你不说,我都忘了还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来人直接捏碎了阎婆西家的大门。“你说什么,想死吗!我拆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巨响,大姐姐又是一拳砸下,阎婆西吓得捂住了脑袋,蹲在地下,不敢睁眼。“不要打我,不要打我啊。我收到的刀片不要太多,可真正找上门来的粉丝就你一个啊,给点面子呗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面子?”大姐姐冷笑道,“我不拍死你,你就该庆幸了。给我站起来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不打脸,我才敢起来。”阎婆西道,“我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啊,你不要对我心存幻想,更不能让我成为灰烬,消散在天地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大姐姐又笑道,“你敢写就不敢让别人说你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写错什么了?”阎婆西问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是谁。”来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不知。”阎婆西道,因为他根本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你若再闭上眼睛,我将它们都挖来扔掉。”来人怒道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一讲,阎婆西不得已,只好睁开眼睛,可他看到的却不是人,而是一个长了狐狸脑袋的人形之物。

    明明上一瞬还是漂亮的大姐姐,转眼睛就变成了狐狸头。阎婆西受到的冲击可不小。几乎骇破了胆。“啊,你,你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狐狸啊,记住,我来自乌霞山。”在阎婆西畏惧的目光之中,来人的狐狸脑袋再次变为人头。还是那么漂亮。“你的新小说中,将狐族之女都描写成什么样了,不忠不义,欺骗了可怜的白骨夫人,让她万念俱灰,和一只猴娘、猪耳少女、龙娘、红胡子姑娘待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爱啊!”阎婆西站了起来,大声争辩道。“你懂什么,你知道什么是爱吗。猴娘与白骨夫人才是真爱啊。哪像小说里的那只可恶的狐狸女,她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惜欺骗白骨夫人,盗走仙草,更过分的是,她竟然当着白骨夫人的面和猴娘、猪耳娘等人的师傅,也是就是那个胖胖的美人,糖笙,行那不能描述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注意一下啊,我可是狐女。”大姐姐怒道,“在你的小说里,把我们狐族描绘的那么不堪,让人火大。你要是不重新写过,休想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还敢威胁我。”阎婆西怒道,他也是很有傲骨的写手,虽然说女儿国之白骨精三打狐狸精只是他随意写出来的,并无大纲,可再怎么说,他也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,哪容黑粉在一旁指点。“不要仗着自己长得漂亮,而且出身狐族,我就会改写自己的小说。不可能的。”阎婆西道,“从现在起,你已经不是我的粉丝了,被除名了,所以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,你还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。”狐女冷漠道,“我既然来了,若没得到想要的结果,岂会罢休。小伙子,告诉你吧,姐姐其实是一位重度腐女,可我同样喜欢姑娘。呵呵,你也喜欢姑娘和姑娘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!”阎婆西认真道,“她们之间才有真爱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狐女笑道,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阎婆西道,他还真担心狐女会对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女人和女人之间有真爱,同样的……”狐女又道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?”阎婆西心里一惊,有不好的预感。可他又不能赶走狐女,因为对方散发着可怕的气息,若她愿意,阎婆西的豪宅都会被掀翻。

    “汉子与汉子之间也有真爱啊!”狐女大声道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阎婆西像是被什么劈中了,整个汉子都不好了,向后退去。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也不想听。离开,我请你离开。而且不要告诉其他粉丝我家的具体地址,因为我不想再换家了,收到的刀片够多,简直要命啊。”阎婆西还是有些胆小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狐女冷笑,“没收到刀片的写手不是好写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阎婆西笑了,“没割过姬姬的写手同样不是好写手,这你不知道了吧,我有特殊的续好的法子。所以大姬姬不怕被割去。”得意,阎婆西很得意。

    狐女也不和阎婆西一般见识,她人狠话不多,直接抛过去一摞书,大概有几百斤重,看起封面,高端大气而且上档次,不是一般人能入手的。

    “和我比藏书?”阎婆西笑了,好歹,他也获得了神格,女儿红三个字也在大神级写手之中。他的藏书相当丰富,当然,也都是他喜欢的,像是三国之刘皇淑爱上了紫发碧眼女、一个妹子和一群妹子在东北玩泥巴、姑娘忽然有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、妹山之姬友传说、魔神巾帼坛、我变成了妹子之后又有了汉子分身如何自消声等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,阎婆西的藏书都是他所喜欢的,为了集齐它们,他花费了很多的金钱与心血。并且耗费重资,建了藏书阁,另外请来机关大师,设下无数机关,只有阎婆西自己能进入藏书阁,因为那位机关大师也被他派杀手解决掉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阎婆西从狐女扔过来的一堆书中看到了一本不该出现的神书,一个妹子和一群妹子在东北玩泥巴。

    苍天了噜!

    阎婆西确信那本书就是他的藏品,此时此刻,它应该待在藏书阁才是,为何会出现在此地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阎婆西向前窜去,荡起数米高的尘浪,“不可能,不可能的。在东北玩泥巴怎会被你盗走!机关呢,那些机关难道都是摆设吗。”

    狐女笑容神秘,也未说明,只是看着阎婆西窜向一个妹子和一群妹子在东北玩泥巴。

    哈哈哈,狐女笑了。因为这世上罕有她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阎婆西珍藏的书都被狐女看完了,而且她还在每本书上都按下了狐狸爪子印记,就是为了开衅这位大神写手啊。

    当大神“女儿红”翻开在东北玩泥巴这本书,他的内心是崩溃的,因为阎婆西首先看到的是狐狸爪子啊,很萌的。“草!”阎婆西只道出一个字,别小看这个字,它已经道出大神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都做了什么!”阎婆西怒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生气。”狐女道。她如何不知,若阎婆西翻阅藏书阁里的其它书籍,肯定会气炸的。“怒火让你变得丑陋,嫉妒让你质壁分离。”

    阎婆西分明在发抖,心里只道嘛麦皮。“这就是你的报复手段吗,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见面礼。”狐女道,“更可怕的还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阎婆西怒道,他将手中的书扔向高空,同时大袖一扫,嗤嗤嗤,几十道丹青之气斩出,将一个妹子和一群妹子在东北玩泥巴斩碎了。“女人,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啊。”狐女不以为然,笑道,她可不怕阎婆西。她不但在狐族很有名气,在腐女界与消声合界也闯出了名堂。

    “来啊,相互伤害啊!”阎婆西怒道。他已经有灵感了,报仇的灵感。他的新书不是准备烂尾了吗,现在已经想好下本书写什么了,故事的女主人公就以眼前的狐女为原型,而且她的命运将会无比凄惨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看你笑的那么消声荡。肯定没想什么好事。”狐女回应道,她手里又多了一本书,而且这书也是阎婆西的藏品之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见到狐女手里的书,阎婆西失声道。

    别的藏品都可舍弃,唯独那本书不能。因为为了得到它,阎婆西几乎耗尽了家财。“你怎么拿到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我得不到的。”狐女笑道。她的手段多了去,只要她愿意,阎婆西会死的很惨,而且会在写手界除名,狐女的能量非同小可,她既能夺去阎婆西的神格,更能让他身败名裂。写手界,想上位的人太多了,想取代阎婆西的人更多。别看阎婆西现在风光,谁又敢保证他能一直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“去将那本书给我抢过来。”阎婆西吼道,他手里也抓着一本书,而且这书拥有器灵。

    那书的器灵以妖自称,即是书妖。

    书妖见了狐女,本能地后退,她不愿和狐女作对,然而,阎婆西已经失去理智了,书妖不好劝说主人,她心想,要不装装样子,两边都不得罪,她也能保住小命。这样对大家都好。书妖的想法是好的,可真要实施起来,难度不小。

    心里有几百个不愿意,书妖还是飞向狐女,“那个,能把主人的书还回来吗。”书妖小声道,哪里是去挑衅的,分明是在求别人啊。

    见到书妖低声下气,阎婆西的怒火更盛,“喂,书妖,你在逗我吗,去抢回来啊,为何求她。先杀了她再说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书妖也是无语了,还杀了她?若能做到,还需阎婆西吩咐,书妖自己就动手了,可她做不到啊。

    狐女左手抓书,右手向前拍去,五指倏张,陡地扣住书妖的手腕,登时,一股寒气涌入书妖的手臂之中,瞬间传遍她的四肢百骸,直达生命之海,将其冻住。

    书妖张口不能言,吐出的都是冰渣子。

    “废物,废物啊!”阎婆西怒道,“用你的时候,你总是不尽人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才显得你没用啊。”狐女笑道,“还有什么手段,使出来吧,让姐姐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阎婆西哼道。书妖是他的秘密手段之一,还未发挥,已被狐女擒下,这让阎婆西很伤脑筋。

    “书的器灵为妖,你也不是一般的写手。”狐女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废话吗,我可是大神级写手。”阎婆西哼道,“虽然烂尾的小说很多,断更的也不少,可那不影响我的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吧。”狐女道,她见过太多像阎婆西这样自负的写手,最后都消失了,从写手界彻底隐去,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。

    书妖不敢动,生怕狐女杀了她。

    可狐女并没杀掉书妖的意思,反而将她放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