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凉山,聚集了一群基老,大基老的数量有一百零八,大基老之下,还有中等基老,小基老,一般基老,见习基老,数量多到让人觉得恐怖。

    而宋花匠恰是这群基老的领袖,他振臂一呼,无数基老揭竿而起,愿意拿下天下汉子的局部地区之花。

    佛国之人,千佛山的人,他们也要给宋花匠面子,他是天上的星星下凡,身份高贵。不能动他,佛门重视因果,而宋花匠的因果太重,谁愿碰他呢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宋花匠来到雾大狼身边,他目光冷峻,背对着梨瓶儿。

    梨瓶儿又道:“愿将宝瓶献上。”

    没有退路了,梨瓶儿并没退路了,此时,他只能投靠凉凉山。否则佛国的人不会放过他的。残骸骨僧与两位僧人,也都拿眼睛斜睨梨瓶儿,看他还能玩什么把戏,在他们看来,都是小孩子过家家,难成气候。

    宋花匠既没说接下宝瓶,也没说拒绝。这时,雾二狼焦急道:“三郎欧尼酱,救我大兄,救他啊。当年,可是你说服我将他卖给东门大官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宋花匠淡淡地瞥了一眼雾二狼,这位污力很夸张的汉子当即低下头,不敢直视笑里藏刀黑面三郎。因为他知道错了,不是所有的话都能随便说的,尤其是面对宋花匠这样的基老。可雾二狼急着救兄长,他顾不得许多。眼下,也只有凉凉山之主,黑三郎才能救得了雾大狼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倏然间,宋花匠轻喝一声,右掌提起,嗤嗤嗤,无数基气在他掌心迸涌,像是有一团棉花糖,蓦地,黑三郎运掌,按向雾大狼的脑袋。“雾大狼,还不醒来。”黑三郎吼道。

    嗡!气浪飙荡,直接在雾大狼的灵台附近炸开。他纵有千百个不愿意,可还是得醒来。因为他不能抗拒凉凉山之主。“是他,我二弟的结拜大兄,凉凉山最可怕的基老。”雾大狼的灵识再次汇聚,将魔念全都斩去。呼!一阵基风拂扫而过,大狼的灵台也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雾大狼的一道灵识飞旋而起,化为识体,身高三尺,头悬青鱼,脚踏姨妈之巾,他道:“你就是凉凉山的宋花匠!”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。”一道声音响起,赫然是黑面三郎的识体,可在雾大狼看来,分明就是一口黑锅,悬浮在他的灵台之上。

    雾大狼心道,都说宋花匠善于坑人,今日一见,果不其然,和他待在一起,需要随时准备背锅。真不知道二弟为何和他在一起,凉凉山的汉子都是傻子吗。若让大狼选择,他决计不会加入凉凉山的。

    那口黑锅正是宋花匠的念识所化,它道:“雾大狼,二狼虽然有错,可他还是救了你,你当给他一次机会,否则你们此生休想再做兄弟,决定在你,而不在他。你可明白,我身为凉凉山一百零八基老之首,阅人无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加入凉凉山的。”雾大狼的识体一口回绝道,“承蒙你的厚爱,让我免于入魔之苦。大恩无以回报,你就拿雾二狼的局部地区之花施为吧,那是你应得的,也是二狼应该做的。”雾大狼的识体恶狠狠道,显然,他还没原谅兄弟。

    宋花匠不觉意外,他知道雾大狼、雾二狼都很有想法,而且脾气很倔。“若没绝对的把握,我怎会让雾二狼来此。”宋花匠暗道,“雾大狼,你太小瞧我了,拿下你的法子不要太多,既然你不吃敬酒……”黑面三郎面色陡地一寒,他已经快没耐心了,就算大狼是二狼的欧巴,宋花匠要杀他绝不会有半点犹豫,而且还会让雾二狼感恩戴德,他就是有这种本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梨瓶儿真要离开东门府不成。”胖春梅心道,他与瓶儿素来是一伙的,瓶儿若离开了,他待在东门府也没多少意思,毕竟基色不如金链子与金刚儿等人。“我要不要加入凉凉山。”胖春梅也可开始为自己的今后做打算,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

    “让你加入凉凉山,那是鸦使看得起。”

    蓦地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是阎婆西!

    最不该出现的人。

    就是宋花匠也怔住了,当初,害他的人正是阎婆西,让其差点扔了小命。也因阎婆西,黑三郎才走上了凉凉山,开启了基老人生中最辉煌的生涯。

    所以,再见到阎婆西,曾经爱过的汉子,宋花匠心思变了又变,是杀还是留,是留还是杀,一时间,以他这样的人物,竟也难下决定。那点红尘之缘,原来比山还重,再次面对时,还觉呼吸都是痛。

    阎婆西还是像以前那样美丽,岁月并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在场诸人,全被比下去了。只说相貌,无人能胜阎婆西。东门庆不悦想道,阎婆西!他为什么出现了,又想做什么。俏药郎也和阎婆西有过好消声腿,当然,他也不介意和其它的汉子分享阎婆西。

    “鸦使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阎婆西淡淡道。“纵是尘满面,鬓如霜,鸦使还是我记忆里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宋花匠并没答话。他已经分出念识,与武大郎君交谈。此时,阎婆西突然而来,实在是出乎黑面三郎的意料。“他应该是有备而来,否则不敢见我的。”宋鸦使暗道,他非常人也,也爱过别的汉子。阎婆西曾是他最爱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宋鸦使面无表情,阎婆西笑了,他道:“鸦使,你还在恨我吗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本以为你想清楚了。”他叹了一口气,语气幽怨,似乎在责怪宋花匠。“鸦使,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,以我的本事与见地,怎敢算计你。”阎婆西又道。

    “三郎欧尼酱,不要听他的。若不是他,你怎会吃了那么多苦!”雾二狼站了起来,同时吼道。他相当憎恨阎婆西。

    那年,因为阎婆西的高密,宋鸦使差点被问斩,若非雾二狼、李大腐等人出面,宋花匠绝无生还之机,也就没有现在的凉凉山之主了。

    阎婆西瞥了一眼雾二狼、雾大狼,他笑道:“大狼,二狼,你们曾经也是我的客人啊,为何今日见面,却这般恨我。我有做过让你们痛恨至此的事情吗。”

    原来,阎婆西是城里有名的基老,只要有钱有大姬姬,和他消声基的汉子无数。宋花匠并不是第一人啊,而且是很多人之后,可就是如此,黑面三郎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阎婆西,并且娶走了他。

    宋花匠那时候还是及时雨,还是宋鸦使,他娶了阎婆西之后,并没和凉凉山的好汉们断绝来往,雾二狼还是经常来拜访鸦使,而且还是趁着鸦使不在家的时候。因为那样他就能和阎婆西……

    帽子啊,雾二狼不知给宋花匠戴了多少原谅色的帽子。宋鸦使都是知道的,可他爱着阎婆西,所以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现在,哪个人敢给凉凉山的霸主绿油油的帽子,他手下的基老肯定会杀了那人的。

    和阎婆西一起来的还有一人,“出来!”蓦地,雾二狼喝道,他已经瞧出那暗中躲藏的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瞒不过二爷。”

    乍然间,一人从阎婆西的影子里跳了出来,他一身黑衣,双手抄在袖子里,“十二指郎君!”雾二狼惊道。

    十二指郎君,他也是基老界有头有脸的人物,又因他生有十二根手指,江湖人称十二指郎君。可他并不想让外人看清他的指头,所以才藏在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难怪阎婆西敢现身,原来是有十二指郎君在保护他。”东门庆心道。俏药郎也有些忌惮十二指郎君。据传,他的第六指与第十二指奇妙无比,一点之下,就能刺透别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二爷,黑三郎。”十二指郎君笑道,别人怕凉凉山的一百零八大基老,他是不怕的。因为十二指郎君也是一派之主,他居住在五指山下,五指山,其实是指五座山,每一座山都有二十位大基老坐镇,十二指郎君是群基之首,也是高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宋花匠看了一眼十二指郎君,对方的样貌与修为都不在他之下。“好个十二指郎君,好个阎婆西。”黑三郎心道,他对阎婆西最后一点善心也被斩断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阎婆西离开任何人都能活得好好的,先是本地的知府,再是东门庆,后来又是宋鸦使,再来,他投靠了十二指郎君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宋花匠动了杀心,他不会放过阎婆西的。唯有斩了他,黑三郎才能将心里的妒火扑熄。

    佛国与千佛山的人忌惮宋花匠的身份,可他们并不担心五指山的人,而且都想杀了那一百个大基老。

    五指山本是佛门的一座名山,可不知为何,有一天,但凡是僧人,还未靠近五指山就会被劈成飞灰,佛亦然。所以佛国之人与千佛山的僧侣才会远离五指山。

    山中无僧,以十二指郎君为首的一百个大基老,竟然占据五指山,而且闯出了名气。

    不管是忘禅儿亦或是残骸骨僧、府兔僧、三叶僧,他们望向十二指郎君的眼神都不善,恨不能当场杀了他,除掉任何待在五指山的基老。

    佛门之山,岂容外人入驻。

    十二指郎君有恃无恐,他站在阎婆西身旁,接受来自各方的视线,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,三郎欧尼酱,让我杀了他。”雾二狼怒道,他已经再次捡起斩龙戒刀,并和器灵和好了。

    斩龙戒刀的器灵当然是选择原谅二狼,谁让他自顾不暇,佛国的人以及黑三郎、忘禅儿都在防备他。

    黑面三郎并没答话,只是拿眼觑向乌霞山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小狐狸阿萌笑道:“看我作甚,在场的都是大lao,人家只是一个小狐狸,什么都不敢做啊。”

    阿萌此时和忘禅儿待在一起,而且扯着他的袖口,不怎么愿意放手。她的这一动作,引起佛国高僧的不悦,他们都用眼睛警告忘禅儿,不可坏了佛门的清誉。佛国与千佛山虽然敌对,可大家都是佛门之人。

    该死的小狐狸,我的心早已属于冰婵,就算你得到的我的身体,也得不到我的心。忘禅儿喜欢的人可是苦行僧刀的器灵冰婵。

    十二指郎君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,他又道:“在下不请自来,实非所愿,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你们就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原谅,我也不在乎啊。十二指郎君心忖,他在乎的也不是阎婆西,而是和五指山相对的凉凉山,他与黑面三郎都是一时豪杰,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“黑三郎,你才是我此行的目的。”十二指郎君暗道,他已从阎婆西那里听说了宋鸦使的技术,很感兴趣,想亲自体验。可宋花匠是敌人啊,与他Gao基,会让手下的人起疑心的,难以服众。

    “那该死的妖狐!”十二指郎君也注意到了小狐狸阿萌,“宋花匠什么时候喜欢姑娘了,他和我一样是基老。可恶。”十二指郎君也望向乌霞山的阿萌,“这狐狸……”

    十二指郎君也看出阿萌的不同寻常之处,“狐皇之女!”

    乌霞山的狐皇,也就那几人,其中还有女皇。十二指郎君还是知道的,也和他们打过交道。大家见面时,还是能说上话的,不至于刀剑相向。“哼,我明白了。”十二指郎君暗道。

    除了黑面三郎之外,十二指郎君还想得到东门庆。

    外面都传开了,说一位大妖在东门大官人的基油油田之中藏了一件宝物。

    谁不想得到呢!

    十二指郎君就是其中的一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大位大妖和乌霞山有关?”十二指郎君猜测道,“可听说她又不是狐狸。怪哉。”

    就在十二指郎君苦思之际,锵的一声,有人挥刀斩了过来。是雾二狼,他已经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宋鸦使授意的吗。”十二指郎君暗道,他将身一旋,避开了斩龙戒刀。

    “你只会躲吗。”雾二狼怒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配让我出手。”十二指郎君道,他的手已经藏在袖子里,没有拿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

    雾二狼对着十二指郎君劈出几十刀,刀光若滔滔之水,将五指山的首领围住了,却不能将其绞碎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只见十二指郎君秀发一甩,登时,气浪迸炸,轰退了所有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黑面三郎!”十二指郎君喝道。他要和宋花匠直接对话,而不是和雾二狼小打小闹。简直不像话,成何体统。难道他宋花匠就是这样约束手下的吗,若真如此,他太让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。”宋花匠忽然道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那话是对乌霞山的小狐狸说的。

    “哦,你记得我。”小狐狸笑道,“我也同样记得你。”

    宋花匠与小狐狸一问一答,别人都不清楚他们的本意,只有他们相视而笑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