斩龙戒刀的器灵狂妄,可问禅刀的器灵更狂。

    忘禅儿发出两道刀气,一道破了困住他的金色火焰,另外一道则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这时,残骸骨僧飞纵而起,飒飒飒,寒风穿过他的骷髅之身,发出阵阵凄惨之声,像是万鬼齐哭。

    “你同为器灵,为何要对龙灵芝下手。”残骸骨僧喝道。他虽然宣称要擒下斩龙戒刀的器灵,可没说要杀了他。忘禅儿则不同,他只想蚕食龙灵芝。

    龙灵芝,斩龙戒刀的器灵,因为他出生时,手里抓着一株灵芝,戒刀原本的主人才以灵芝为其命名,故道龙灵芝。

    除了残骸骨僧,另外两位高僧也动手了,他们以骨僧为尊,诸事听命于他,这也是古佛国高层的意思。因为比起两位高僧,那些高层人士更信任残骸骨僧。

    腾!腾!

    两位高僧也向忘禅儿遁去,他们施展佛国的斩魔之式,赫然是将问禅刀的器灵当做是邪魔了。左边的高僧唤作三叶僧,右边的叫作府兔僧。三叶僧使的是“叶枯花落”,只见无数枯叶旋舞,另有巴掌大的花朵旋下,和枯叶一同迸扫向忘禅儿。

    府兔僧使的是“双兔傍地走”,他佛气迸开,化为两只兔子,一雌一雄,它们的眼睛都是被缝上的,而且只有两条后肢,前肢也被截去。

    轰!轰!双兔向前冲去,身后迸起数千米高的血浪,它们显然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,不惧任何艰难险阻。

    忘禅儿不觉意外,因为佛国的僧人向来傲慢,他们想兼并千佛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可是千佛山的历代住持,态度都很明确,绝不与佛国相合。“梨瓶儿原来出自佛国,他的修为也是那些古佛封印的吗。哈哈哈,据说,佛国还有佛王尚存,实力不容小觑。可我偏不信邪,非要和你们撕比。”忘禅儿双手一搓,一团火星子散开,随后火星子以燎原之势,席卷天地,焰浪迸滚,毒火炽烈,瞬间涌向三位高僧。而忘禅儿还没打算放弃龙灵芝,“他,我吃定了。”问禅刀的器灵哼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忘禅儿转身,怒飚而出,身如长虹,经天而起,驰向龙灵芝那边。

    看在忘禅儿之前,一道基老的身影,倏然降下,他站在龙灵芝身前,当然,此人生得很矮,竟然还不如龙灵芝高。

    不止是忘禅儿,龙灵芝也是一惊,此间,怎会出现一个小矮子基老,“自信,我找到自信了。老铁,再也不扎心了!”龙灵芝随后大喜,原来,他一直很自卑,因为矮啊,所以他表现的很狂妄,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自卑心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新来的基老,一掌拍向龙灵芝的脑袋,“啊!”斩龙戒刀的器灵痛苦道,他的脑袋上留下了五道指印,而且指印鲜红若血,异常刺眼。

    “哼,你活该啊。”那基老冷笑道,“我与雾二狼是结义兄弟,和我们一样迪奥的还有一百零六人,我只是其中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!”龙灵芝袖子一振,一物旋飞而出,灵芝,是他出生时抓着的灵芝。这是这灵芝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黑色的灵芝击中来人,将他的脑袋砸出一串火星,可他人没事。用手一拂,掸去灵芝,像是在驱赶苍蝇。“雾二狼害怕佛国的人,我可不怕。”新来的基老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人面黑似锅底,想来心也是黑的,而且说话间,倨傲无比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乃及时雨,宋花匠,平常是城市里的有钱人打理花园的,拥有一身好本事,更因为我擅长唤雨,同行才称呼我为及时雨。”黑脸基老宋花匠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三郎欧尼酱来了!”雾二狼瞧到了黑脸汉子,大喜道。原来,宋花匠除了有及时雨的美名之外,还有笑里藏刀黑三郎的芳名。

    雾二狼名字里虽然有一个二字,要比三还大,可是在宋花匠面前,哪有他嚣张的份,见了黑三郎,雾二狼就算是狼,也都装作是哈士奇。这就是黑三郎的本事了,因为他擅长笼络人心啊,因为他心黑啊,所以他笑里藏刀黑三郎的名号更响。就是雾二狼这么狂的基老见了他,也得叫欧尼酱。

    宋花匠没好气地瞥了一眼雾二狼,喝道:“住口,你这混账东西,不听我的话,非要来与你兄长雾大狼相见,这下出问题了吧,大狼已经走火入魔。而你们也快做不成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雾二狼惭愧啊,黑三郎说什么就是什么,他都不敢解释的。

    宋花匠初来乍到,只是一掌扇了过去,就差点拍烂龙灵芝的脑袋,可见此人修为不凡。要比佛国的三僧还可怕,否则他如何能做到一百零八个基老的首席。在宋花匠之前,还有一个大基老,那人手段也是极厉害的,可还不是被宋花匠给除掉了,并且接管了他的一切,将事业发展的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忘禅儿觑定宋花匠,不再小瞧他,单是他那神乎其神的一掌,就值得问禅刀的器灵重视了。“天下基老,能人辈出,宋花匠,你不愧是人杰,不,是基杰。”忘禅儿道。他也听过黑三郎的恶名。

    据说,笑里藏刀黑三郎是天魁星转世,佛门也很重视他呢。和他一样迪奥的一百零七个基老,相传,也是天上的星星转世,都有Gao基的大本事,会在基老界呼风唤雨的,能再造乾坤,颠覆现有的格局。所以忘禅儿见了宋花匠,才对其格外重视。雾二狼不值一提,可黑三郎就不同了,他是一百零八基老的首领!

    佛国来的三位高僧,也都停了下来,望着长得胖胖的黑脸基老,“及时雨?”

    “笑里藏刀?”

    “被基友阎婆西耍了的鸦使?”

    原来,宋花匠除了花匠的身份之外,还有很多其它的身份,像是宋鸦使,因为他擅长驱使黑色的乌鸦,故曰鸦使。

    阎婆西,他可是宋鸦使人生的转折点啊,若不是那汉子背叛了宋花匠,他也不会丢掉工作,走上了凉凉山,和众多兄弟们志同道合,Gao基天下。

    听佛国的高僧提起他鸦使的往事,宋花匠的脸更黑了,他不悦道:“那僧人,我黑三郎与你们无缘无故,为何要为难我的兄弟雾二狼。”

    太好了,我的结拜欧尼酱终于以黑三郎自称了,说明他肚子里的坏水开始翻腾了,有那些和尚好受的了,三郎欧尼酱会消声死他们的。雾二狼对宋花匠专业坑人的本事还是很敬重的。

    “三郎欧尼酱,我很看好你哦。”雾二狼心道。这下,他能专心致志治疗大兄雾大狼了,“你不能入魔,错在我,而非你。”二狼急道。

    其实,错的可不止是雾二狼,还有黑三郎,当年,将雾大狼卖给东门府,宋花匠也在暗中策划了很久,若没有他,二狼哪有那本事。

    所以就是东门庆再次见到宋花匠,也变得严肃起来,暗忖,黑三郎又来了,这厮最坏了,我不及他啊。在宋花匠面前,俏药郎也自惭形愧,两人过往的业绩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,宋花匠是那天上的皓月,东门庆就是地上的腐草荧光啊。

    虽说东门庆也是家大业大,可再看看人家宋鸦使,手下有大基老一百零七人,还有无数中小基老,都听他的差遣,真个是一呼百应,不,是一呼千应,万应。“宋鸦使!”东门庆笑道。他可是知道的,鸦使是宋花匠的几个身份之中,他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,阎婆西那厮,他毁了宋鸦使啊。”东门庆暗道,当年,俏药郎也和阎婆西有过一段基情,因为阎婆西可是城里有名的基老啊,基名在外,只要有钱,他的消声花随时都能绽放。

    笑里藏刀黑三郎,他瞥到是东门庆,脸色稍微好看些,毕竟,俩人一起消声过阎婆西,还交换过心得,印证过彼此的Gao基技术,那都是极好的。“原来是东门大官人。”宋花匠笑道,他也不打笑脸人,俏药郎给他面子,他也得给对方面子。俩位曾经都是城里的Gao基达人,得到官方认证过的。

    “残骸骨僧,难办了,是宋花匠。”三叶僧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凉凉山一百零八基老,谁来了,我们都不怕,可宋花匠来了,事情就难办了。”府兔僧也道。

    当是时,忘禅儿已经破三叶僧与府兔僧的杀招,他冷眼旁观,觑定宋鸦使,“这人的契约兽也带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宋花匠,号称鸦使,他的契约兽自然是乌鸦,而且还是异种,并非寻常乌鸦。

    宋花匠的契约兽即是银乌鸦,它的羽毛是白色的,而非黑色的,相当罕见。当然,宋花匠除了能役使银乌鸦之外,普通的乌鸦他也能支使它们,甚至是一些鸟族亦然。

    “三郎欧尼酱!”忽然间,雾二狼着急道,“我的大兄快不行了,你得帮我。小弟在此向您跪下了。”二狼真的是束手无策了,否则也不会急成这样。他已经辜负过大狼一次,不愿再负兄长一次,宁负如来不负兄。

    黑面三郎心道,雾二狼还是沉不住气啊,也罢,我来了,雾大狼就有救了。我正好将他们兄弟都收了,也能成就凉凉山的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凉凉山的俊美汉子不少,可宋鸦使也得换一下口味啊,不能总是端着碗,吃着锅里面的,偶然,也得尝一下野生的汉子啊。而雾大狼显然就是宋花匠的野外美味。

    不急不缓,宋花匠向雾大狼与雾二狼走去,其间,并无人制止他。因为在场的诸人明白黑面三郎身份特殊,动不得。

    可有一人例外,他即是梨瓶儿,他油盐不进,本是佛国的叛徒,哪需在意佛国的规矩,他更不会遵循千佛山的僧规。倏然间,梨瓶儿捧着宝瓶,向黑面三郎遁去,并道:“宋鸦使,救我,救我啊!”

    成了!宋花匠暗道。因为他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梨瓶儿,救下雾大狼只是一个意外,可也无妨,不过是新收了一个基友、信徒,总体来说,对凉凉山的发展还是很好的,是个good主意。

    然而,宋鸦使城府很深,他并未在脸上表现出自己的想法,等待,黑面三郎还在等待。等着梨瓶儿献出他的本命之器,即是那尊宝瓶。

    如果梨瓶儿真的献上宝瓶,宋花匠当仁不让,自会保下他,任谁也不能动他,佛国的人不行,千佛山的也不行,东门庆更不行。只有他宋花匠才行。

    梨瓶儿,风一般的怒飚而来,冲至宋花匠身后,砰砰两声,膝盖给跪了,“鸦使,我们见过数面,瓶儿知你仁爱仗义,有大孝之名,更有及时雨的美名,擅化人之危机,瓶儿请您一定要救我。这尊宝瓶,本是我的至宝,若放在平常,我决计不会交出他的,可鸦使是何许人也,你肯定不会在意这破瓶子的,就算你暂时接下来了,以后也会还我的,不忍我与宝瓶分离。鸦使真是仁义无双啊。”不等宋花匠开口,梨瓶儿已是滔滔不绝,大献殷勤,而且还很聪明,就是太知进退了。

    在意啊,宋花匠很在意梨瓶儿的本命之器,否则他也不会重游故地,这可是他的伤心地,而且阎婆西那厮还活着,黑面三郎不愿见到他,鸦使担心自己不能忍住杀气,失手斩了阎婆西。

    梨瓶儿偷偷观察宋花匠,瞥到他似笑非笑,貌似忠厚仗义,其实坏的不要不要的,谁都坑啊,谁和他在一起,若不顺着他的意思来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以前,雾二狼就因为和柴大官人有隙,不受待见,后来遇到了宋鸦使,宋花匠眼睛何等毒,看出二狼非是山中之物,会一飞冲天的,于是施以钱财,动以基情,终于感动了雾二狼,当晚,俩人就Gao基了,二狼更是对鸦使爱的不要不要的,什么都听他的,包括出卖了自己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其实,宋花匠喜欢的也不全是那种只会听话的汉子,那些敢于说实话反对他的汉子,他也是欣赏的,只是欣赏之余,他总想着消声死他们,因为会心烦啊,谁喜欢苍蝇在耳边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是谁。”宋花匠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他是有意问的。

    在场的诸人,谁人不识黑面三郎宋花匠呢,他虽然不再这座城市了,传说仍在啊,再说,他与一百零七个好基友在凉凉山开辟的事业,着实惊人,已经引起王国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梨瓶儿也是聪明人,他念头转了几次,谨慎道:“凉凉山,揭竿为旗,替天行基道,但凡正义之基,都应加入你们。瓶儿不才,可也有大志向,愿和凉凉山的霸主一齐换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换天!”宋花匠喜道,“梨瓶儿,你果真是送某人一直在等的贵人啊。你是我的军师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!”梨瓶儿心里一惊,他可是知道的,凉凉山已经有军师了,那人号称智多猩,长得像是大猩猩,可是相当聪明,所谓人不可貌相,谁也是敢小瞧他,下场肯定只有死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黑面三郎实在是消声险啊。”梨瓶儿暗道。“他这是让我去和智多猩斗法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