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条大鱼是从梨瓶儿的宝瓶之中飞出来的,不巧,偏偏飞向了雾二狼,二狼心里恨啊,他和大狼的关系还未破冰,正愁着呢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,只见雾二狼取出一口戒刀,这刀本不是他的,而是一个头陀的,可二狼杀了头陀,并取走了他的戒刀,而且还发现自己很适合耍刀,所以就将刀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被雾二狼杀了的头陀,他是佛门的叛徒。而且他原本所在的古寺,其地位在佛门要比千佛山更高。

    千佛山对外宣称,他们有千尊佛,而那被杀的头陀,他们的古寺,不,已经该说是佛国了,本土居民都信佛,而且人口超过百分之六十,都是僧侣。

    而雾二狼杀了头陀之后,他所在的佛国就找到了二狼,使者是三位高僧,每一位都是活了千余年的僧人,他们见到雾二狼之后,不但没有责怪他,还狠狠地夸奖了他一番,并将头陀的戒刀送给了二狼,并没收回。雾二狼当时也很懵比,完全不知三位看上去很不好惹的僧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梨瓶儿的修为处于封印之中,也和那个古老的佛国有关。因为梨瓶儿出身高贵,他的父王是佛国的最大附属国的国王,所以佛国的高层才没杀掉梨瓶儿,只是封印他的修为,也未夺走其本命之宝,那尊宝瓶。

    修为封印之后,梨瓶儿更是被驱逐了,终其一生,再不能进入佛国,也不能和他的父王、母后以及兄弟姐妹相见,而他在佛国的那些像是花儿一样漂亮的基友们,也再见不到了。万念俱灰之下,梨瓶儿偶遇了东门大官人,俏药郎一见到瓶儿,喜的不要不要的,当时就动了Gao基的心思,并且杀掉了梨瓶儿的全部追求者。

    因为生无所恋,再加上过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,梨瓶儿没法子,只能选择东门庆了,除此之外,他也看出东门大官人基油油田中的烛芯了,“又和佛门有关!”梨瓶儿恨道,他那时就打定主意了,一定要和佛门处处为敌,不管他们做什么,都要与之对着做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雾二狼再次挥动戒刀,刀吟迸炸开来,有若数千头巨龙同时咆哮,那只冲过来的大鱼,还未接近,忽然炸为一团金雾,倏地飘散,惨呼都没发出。

    “斩龙戒刀。”梨瓶儿高贵而又美丽的面庞,忽地扭曲,因为他认出了雾二狼手中的戒刀,那是出自古老佛国的斩龙戒刀,它原本的主人是一尊古佛,梨瓶儿不知为何,戒刀会传到雾二狼手中。“你也是他们派来杀我的人吗。”梨瓶儿吼道,“我已经够惨的了,你们还不放过我,难道真的不忌惮我父王在佛国的地位吗。他最喜欢的儿子可是我!”

    雾二狼可是一头雾水啊,不知梨瓶儿在讲什么,他杀掉的那位头陀,实力强横,可他被三位高僧追杀,原本就收到了重伤,所以才被二狼得手了。可那三位高僧只是夸赞了二狼,并将斩龙戒刀交予他,其它的就什么都没讲了。当然,二狼也不是傻子,他得到了戒刀之后,还是用心收集了一些关于那古老佛国的事迹,知道的越多,他心中的畏惧更盛。他甚至知道了梨瓶儿也是从佛国逃出来的,可仅限于此,更多的事情则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梨瓶儿的本命之器也非寻常,瓶里冲出来的大鱼虽然被戒刀斩了,可是宝瓶本身,斩龙戒刀却是斩不坏的。当初,佛国之主自作主张,放梨瓶儿离开,有很多古佛以及高僧甚至是佛王都不同意,因为他们都想得到那尊宝瓶,将其祭炼为自己的佛器,可佛国之主心意已决,众佛只得遵佛旨,不能忤逆他。就是佛王,也得礼让佛国之主三分,可见他的修为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见了斩龙戒刀之后,梨瓶儿当即舍弃了忘禅儿、小狐狸。刷,他驭起一道浅紫色的遁光,直向雾二狼杀去。“在场的人,就数你最该死。”梨瓶儿吼道。

    佛国之人,杀,杀,杀!梨瓶儿现在已经能驭使自个的本命之器,虽然还不能像以前那样使用它,可保命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水至清则无鱼。”梨瓶儿又道,他再次施为,用的仍是旧招式。哗哗哗,宝瓶中飞出一道道清水,每一道清水看似平淡无奇,其实里面藏着无数的鱼,大的堪比蓬莱山,小的则像是芥子。

    雾二狼也觉棘手,“佛国的叛徒当真不能小瞧。”二狼向后怒退十几丈,忽地止住身形,他右足一顿地,咔嚓,地裂百丈,尘烟迸起,倏然间,雾二狼冉冉升起,像是完美无瑕的莲花。“升龙道。”二狼大声道。

    吼!龙吟遽起,响彻千里方圆。而雾二狼脚下,祥瑞缤纷,彩雨扬洒,他本人更像是一尊行走在红尘的菩萨。铿锵一声,斩龙戒刀向上斩去,一道万丈长的龙形刀气,倏然升起,鳞爪纤微毕现。

    除了升龙道之外,雾二狼还修炼了邪龙道,恶龙道,凶龙道,以及伏龙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迫出使出升龙道,足以自傲了。”雾二狼冷笑道。

    龙形刀气,澎湃而出,荡尽方圆数千里内的云海,虚空也迸炸了,刀气不住翻滚,或化为龙鳞,或化为龙角,或为龙首,或为龙爪,全都冲向梨瓶儿以及他脑袋上悬着的宝瓶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修为,比起残骸骨僧,还差的太远。”梨瓶儿不屑道。

    残骸骨僧,他是佛国的高僧之一,佛法精湛,禅功夺天地之造化。可是他因为修炼的神通的缘故,只剩下一副骨架子,身上一点肉都没了。平时,他躲在一件宽敞的连帽僧袍之下,不想让外人哪怕是同修看到他的真容,再变成这副鬼样子之前,他也是俊美的僧人啊,谁不想留住最美的容颜呢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梨瓶儿一掌拍向脑袋上悬着的宝瓶,登时,瓶子内升起一阵薄雾,像是氤氲之气,缓缓升起,其实速度很快。那阵雾气,甫一离开宝瓶,就开始变化了,像是变成一只船,船头站着一只无头之佛,可是船随后隐去,又变作一对龙雀环,一只环儿是金色的,另一只是银色的。这对龙雀环忽地旋扫而出。嘭嘭嘭,不管是龙爪还是龙鳞、龙首、龙角,都被龙雀环斩碎了,而且被撞碎之后,它们再不能聚成龙形刀气,而是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雾二狼也是一怔,暗道,奇怪,那瓶子究竟是何方宝物,怎能放出一对环儿,还坏了我的升龙道招式。铮铮铮!二狼手里抓着的戒刀不住幌动,似乎很想挑战梨瓶儿的本命之器。

    斩龙,斩龙!戒刀名曰斩龙,见了那对龙雀环,它岂有退却之理。铿锵!又是一声刀吟,刀光如雪,照亮天地,将这片广阔的世界化为冰天雪地,只是冰雪皆由刀气所化,碰之极寒,活物会被冻住的。

    咝咝咝,咝咝咝!

    一团团寒气自大地上升起,并且在空中不停翻滚,聚成各种器物、植物、人物,鲜活的像是实体。可是这些寒气所化的事物,它们在天地间飘荡,遇到任何东西,都会吐出一道道寒气,将万物冻成冰块才罢休。

    东门府,甚至是他所在的城池,都变成了冰天雪地,里面的人,除了修士之外,都被冻住了,和死人并无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造孽,这是雾二狼的斩龙戒刀在造孽。

    就是雾二狼也很震惊,没想到事情忽然会变成这样。“哈哈哈!”忽然,戒刀之中飞起一簇寒烟,烟华之中,一面容凶恶的僧人跳了出来,他正是斩龙戒刀的器灵,将整座城池的人冻住,就是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忽然间,来自乌霞山的小狐狸跑到了忘禅儿身边,她道:“大师,你也是器灵之身,可与斩龙戒刀的器灵相比,你真是太仁慈了,我都怀疑传说是否是真的。”阿萌可是听说过忘禅儿的,问禅刀在佛门的大名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妖界也多有耳闻。

    问禅刀是刀,斩龙戒刀也是刀。

    问禅刀的器灵是和尚模样,斩龙戒刀的器灵亦然。

    诸多相似之处,已让忘禅儿愤怒不已,更可恶的是,戒刀的器灵还在忘禅儿面前炫耀他的能力。这明显的是在打忘禅儿的脸。再由小狐狸阿萌一激,忘禅儿更是恶向胆边生,怒从中来,嗤嗤嗤,他散发着无数道净如琉璃的刀光,迸旋而起,贯裂苍穹,撕开万古长空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

    蓦地,三道佛光降下,是佛国的人来了,他们同样是之前和雾二狼相见的僧人。见到斩龙戒刀在作孽,三僧心有不忍,各自施为,登时,佛曜升起,金光照耀整座城池,化去厚实的坚冰,救活了被冻住的人与各种动物,就是城楼、酒肆、护城河、城垛、箭塔、瞭望塔、登高台上覆盖的冰雪也被化去,均作水滴,冲洗了一遍城市。可是人心焉能冲洗,那些被救活的人,见了三位高僧,纷纷怒道:“妖僧,为何先冻住我等,再将我们释放,是为了让我们感恩戴德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算盘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感激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妖僧,你们不配待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原来,东门庆所在的城市,修真之人居多,而佛门之人不受待见,抑佛扬道啊。

    三位从佛国而来的僧人,毫不理会众人的呵斥,他们向雾二狼走去。同时,那残骸骨僧,也是三僧之中的首领,他道:“孽灵,还不过来!”他这话是对斩龙戒刀说的。

    可是对面的器灵嚣张无比,用手指着三位僧人,并道:“孽灵,你们在说我吗,问禅刀的器灵也在此地,为何不拿下他,他才是真正的孽灵。难道你们怕引起千佛山的猜忌吗,进而引发佛国与千佛山的内斗。”

    残骸骨僧怒道:“还敢狡辩,贫僧这就收了你。”

    呼喇喇!

    残骸骨僧的连帽僧袍忽地飞起,因此,在场的诸人也能看清他的真容,无不吓了一大跳,因为那僧人分明是行走的骷髅啊。

    哼。残骸骨僧暗道,他早已清楚离开僧袍之后,众人会有这种反应。他的眼窝之中,早无眼球,有的只是两团金色的火球,燃烧近千年而未熄灭,反而更为炽盛。刷刷,两道金色的火焰自残骸骨僧的眼窝中劈迸而出,龙飞电掣一般,冲向斩龙戒刀的器灵。

    那器灵大惊,啪的一声,狠狠地拍了一下傻掉了的雾二狼的脑袋,“汉子,还不救我,我要是死了,你也别想活下去,因为我早在你身上做了手脚,要不然,你以为自己的修为为何会进步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雾二狼这才清醒过来,只觉得今天活得太不真切,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啊。

    雾大狼虽然不是修士,可他得到过一位基老界高人的破消声的好处,那高人传授他一门心法,运转起来,可破诸多魔障,亦能防身。所以他才不受冰雪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二狼并未死去,他还活着,活着……”雾大狼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一直以来,他为什么才坚持下来,不就是为了二狼报仇吗,可是仇从何来,二狼没死啊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雾大狼心魔忽生,人也变得疯狂起来,他秀发散开,双眸像是被碎碗割伤了,有很多裂痕,望之让人觉得很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雾二狼无暇理会斩龙戒刀的器灵,他甚至连刀都不想要了。呼!二狼扔了戒刀,将其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,不管是三位佛国的高僧,还是斩龙戒刀的器灵,他们都惊呆了,雾草,还有这么老实的人吗,他是不是傻啊,那可是闻名于佛国的斩龙戒刀啊!就这样扔了,一点都不心疼吗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雾二狼拧身而起,冲向雾大狼那边,“欧尼酱,不可啊!”他惊呼道,不忍心见自己的欧尼酱堕入魔道。他已经错过一次,不想一错再错下去。他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没了雾二狼作掩护以及盾牌,斩龙戒刀的器灵明显的慌了,他没想到事情会向着这种诡异的方向发展。根本想不到啊,因为二狼不按常理出牌。“见鬼了。”那器灵尖声道。残骸骨僧斩来的两道金色火焰,倏然冲至,绕着斩龙戒刀的器灵飞旋数圈,将它围在中间,水泼不进,刀劈不入。“给我过来。”残骸骨僧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偏不!”斩龙戒刀的器灵怒道,他也是有尊严的,而且还想活的更像是自己,而不是佛国的一条狗,给些骨头,他什么都会做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只听戒刀的器灵怒吼道,他双臂向上挥起,十指如刀,锵!锵!锵!锵!划向两道困住他的金色火焰,发出阵阵金铁交击之声。可仍不能斩破樊笼,依然是一条狗,没有自由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刀气倏然劈来,裂开苍穹,斩碎虚空,落向围住戒刀器灵的两道金色火焰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金光崩碎,两道火焰轰然散去。解围,是忘禅儿为斩龙戒刀的器灵解围了,可是忘禅儿也没安好心,他是想吞噬戒刀的器灵,因为对方也是器灵之身,吃了他,忘禅儿的修为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又是一道刀气,倏然斩去,还是落向同样的位置,同样的人,斩龙戒刀的器灵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