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说忘禅儿,他那时还不是基老,爱慕着苦行僧刀的器灵冰婵,“该死的和尚,为什么命令我做事,还是去寻找妖女。不要太滑稽哟。”

    寂灭如来忽地下了一道命令,让忘禅儿去找一人,并给她一颗情种。更可怕的是情种还是金蚕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越来越烦千佛山的和尚了,他们肚子里都是坏水。也就金蚕子还顺眼些,我本以为他会接过寂灭如来的僧钵,改变千佛山的风气,可是谁能想到,寂灭如来那么快就要灭掉徒儿的威风。难以理解啊。”忘禅儿暗道。

    尽管不知寂灭如来的真实意图,可忘禅儿还是依计行事,因为他深知千佛山住持的可怕。九禅皇尚不能降服忘禅儿,可寂灭如来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年代啊,千佛山的和尚都开始去寻找妖女了。哈哈哈。”忘禅儿心里还是很开心的,想着,在他有生之年,也许能见到和尚开消声楼。“真是太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问禅刀的器灵并非随意行走,因为寂灭如来给了他路线图,他只需按图索骥即可,终能见到妖女,也是如来为他的爱徒准备的情孽之灾,红尘之厄。“情种啊情种,万般舍不下,到头终成空。”忘禅儿并不急着赶路,欣赏着沿途的风景。现在的他,并不是僧人打扮,而是世家公子装束。

    “天大地大,佛也大。”忘禅儿笑道,“金蚕子好福气啊,如来为何不为我找一个妖女,不,只要是姑娘就行。”

    忘禅儿离开千佛山很远了,他双眼望去,众生碌碌,或长着狐狸之相,或有着犬彘之貌,或为骷髅,或为猴儿,“明明都是人啊。”忘禅儿笑道,“看不穿,看不穿呐。”问禅刀的器灵,杀心尽敛,眉目里都是秀雅之气。

    俊美如他,自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群汉子聚了过来,他们将忘禅儿所化的世家公子围住了,“帅气的小哥哥,你这是到哪里去。”一位叫做东门庆的汉子笑道。

    东门庆,此人不学无术,可他的朋友很多,都是些市井无赖,平时做的都是些为人所恶之事。然而,东门庆家里有有些闲钱,双亲死得早,他又有些经营手段,并且花重金拿到了药郎资格证,经过相关部门认可的。所以东门庆的名气愈发响亮,此人最擅长Gao基,基友的品质都很高。像是金链子,金刚儿,雾大狼等,无一例外,都是城里的绝品基老。可这些汉子都被东门庆收了,如今,他见到忘禅儿,又动了Gao基的念头,眼睛都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长得太俊了,我家东门大官人看上你,绝对是你的福气。哈哈哈,别跑喂,你就从了大官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生,有模有样的,长相那是极好的,在咱们城里,还真没几个汉子能比得上他。东门大官人,好眼力。”也有趁机向东门庆阿谀奉承的人。

    闻言,东门庆喜的不要不要的。“我最近才收了雾大狼,惊以为天人也,想不到今日见了小哥哥,偶的魂都不知道抛到哪里去了。小哥哥,你就跟偶回家吧,偶会善待你的,封你为正牌夫人啊。”

    东门庆都开口说了,他身边的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眉开眼笑,拊掌大笑,称赞大官人的消声花运气实在是太好了。出门遇贵人,不,是贵基啊!

    忘禅儿实在是烦啊,可他不想动手杀了这群荒唐的公子哥,尤其是那叫作东门庆的汉子,他的基油油田中有一件宝物,灼灼放光,刺得忘禅儿有些睁不开眼。“好东西,是谁放在他身上的。可我观他不是修士,凡人也。”问禅刀的器灵奇怪想道。

    关于东门庆不是修士这点,忘禅儿确信不疑,可对方的基油油田之中有一件异宝藏着,绝不寻常。“那宝物并不是魔道之物,是我佛门之器。”问禅刀的器灵诧异道,他终于辨出那事物的本源。出自佛门啊。

    忘禅儿盯着东门庆,眼睛也不眨。东门庆大喜,他还以为忘禅儿也对他有意思,如此变成了,那就去Gao基吧。良辰美基,岂不美哉。

    可东门庆等了好一会,忘禅儿都没主动靠过来的意思,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蔑视,心里还是很有想法的,要知道他在江湖中的名气很响亮,人称俏药郎。

    俏药郎向他的狐朋狗友们使了一眼色,众多汉子心领神会,面现凶光,向忘禅儿飞扑而至,“小哥哥,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“给你脸,可你不要,还能怪谁!”

    “东门大官人生气了,你还有苦头要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方圆八百里,谁不知道俏药郎的名号,你这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东门庆的朋友哪有什么像样的汉子,都是些不成器的东西。他们聚在俏药郎身边,无非是想骗吃骗喝,在城里调消声俊俏的小伙子、帅气的中年汉子、威武的大爷。毕竟是基老嘛,哪能没追求,否则和咸鱼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忘禅儿离开千佛山时,已经想好了,他将暂时舍弃本名,现在的他是“狐寒山”。艺名,艺名而已,没什么特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在下狐寒山。”只听忘禅儿冷笑道。他右掌向前划去,哧啦,哧啦,哧啦,几十道寒气劈出,将一群汉子都切成两段,当场殒命,除了东门庆之外,再无一人生还。

    东门庆见到那所谓的“狐寒山”行事手段如此狠辣,也是基颜失色,砰的一声,双膝跪在地上,叩头不止,“大爷,大爷啊,饶了我吧。小子家里还有很多年轻的、中年的、老迈的基友等着我去养啊,我要是死了,他们也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忘禅儿并没杀掉东门庆的意思,他只是想取出俏药郎基油油田里的那件宝物。“到我身边来。”问禅刀的器灵漠然道。

    东门庆不敢啊,可忘禅儿发话了,他只能手脚齐用,向前爬去,四肢伏地,砰砰砰,再次磕头。“大爷,您行行好,我错了。”俏药郎冷汗不止,因为他药郎的名头也是买来的啊,并无多少真才实学,他家的药铺都是请正规药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来打理的,反正东门庆最不缺的就是钱啊,自家的招牌可不能砸了,否则钱如何生钱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忘禅儿一掌拍了下去,按在东门庆的奶大肌之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俏药郎有了奇异的想法,暗忖,这帅气的小哥哥,为何一见面就消声我坚实如铁的奶大肌,难道他对我真的有想法,可不好意思开口。哎呀,这可真是有趣啊。东门庆芳心再动,基气迸滚而出,嗤嗤嗤,扫向忘禅儿。

    嗯?忘禅儿不悦道,他很机灵,自然发现了俏药郎的变化,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这厮还在觊觎我的汉子之色,该死的东西!我杀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杀字一出,立刻就有浩荡的威压镇了下去,将东门庆的那点心思全给绞碎了,他吓得四肢像是面条做的,整个人都伏在地上,像是烂掉的白菜梆子。“大爷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俏药郎战战兢兢道。

    忘禅儿也不和东门庆废话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,哪能在这座城池停驻。“只能切开他的身体,划破他的基油油田,剜出那件佛门之物。”问禅刀的器灵马上就有了注意,而东门大官人的生死则和他无关,凡人啊,生老病死不是再正常不过嘛,就当早死了。

    念头既起,忘禅儿左掌一翻,登时,一股气劲卷起了东门庆,让其悬起,浮在空中。而这时,忘禅儿右手劈下,像是弯刀斩落,划向俏药郎的肚子。

    东门庆吓坏了,眼睛都快掉在地上,而且他讲不出话来,因为他知道“狐寒山”要杀了他,就像杀掉他身边的那些废物似的。俏药郎自认,他可不是废物,是人上人,年纪轻轻就死去,那太遗憾了!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死!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汉子等着我去发现他们的消声花之美。”东门庆吼道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团基老紫气从俏药郎的基油油田之中迸绽开来,泼洒向忘禅儿。基气如刀,哧哧哧,不停划向忘禅儿俊美无双的脸膛,犁开一道道伤痕。“哼,那件佛门之物,岂能放在凡人的油田之中,我有义务取回。就是寂灭如来与问罪长老见了这厮,也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,剖其腹,裂其基油油田。”忘禅儿念头再动,脸上的伤口倏地隐去。

    “东门庆!”忘禅儿喝道,他是第一次直呼俏药郎的真名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东门大官人惊道,“唤我作甚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团血雾炸开。原来是忘禅儿的右手食指斩下,破开俏药郎的腹部,直达他的基油油田,指甲已经能碰到佛门之物了。可就在这时,异变又生。

    哧啦一声,忘禅儿的手指被划开了,血流不止,全都涌向东门庆的基油油田。不,是涌向油田中的那件佛门之物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没猜错。”忘禅儿不怒反喜,“它在确认我的身份,再来就是接受我,为我所用。”问禅刀的器灵自信满满,“还有我降服不了的宝物吗,不要太滑稽!”问禅刀是千佛山的不祥之刀,若非真佛每天净化,刀身上的戾气更重。忘禅儿是器灵,他的戾气同样很炽盛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三道黑色的刀气从忘禅儿的手指劈出,斩向东门庆的基油油田。霎时间,油田像是被雷电劈中,迸起数千丈高的骇浪。而那件佛门之宝也飞升而起,荡开数万道宝气,平息了下方迸滚不已的油田。

    “还不投降!”倏然间,忘禅儿喝道,他用的是佛门喵喵吼,几只比碗口还小的猫头一跃而起,冲入东门庆的基油油田之中,与佛门之宝对峙。

    喵!

    喵!

    喵!

    几个猫头都在叫嚣,它们试图镇住嚣张的宝物。

    而忘禅儿也未停下来,他眼神忽地转寒,因为有人来了,这次来的是妖修,非寻常修士。

    “突然而来的妖修,想来也是为了俏药郎基油油田里的佛门之物而来。可惜,是我先遇到的它。除外之外,见者无份。谁想抢夺,杀!”忘禅儿默念斩心诀,哧哧哧,刀气迸滚,跃出他的后背,向蚩伏在暗中的妖修斩去。

    斩心诀,斩去的可是鲜活生命的心脏。这门心诀并非寂灭如来传给忘禅儿的,而是九禅皇授予他的。

    九禅皇乃是寂灭如来的师尊,上一任千佛山的住持。在如来之前,是他执掌问禅刀,役使忘禅儿,不,那时,问禅刀的器灵还没名字。因为他的名字是寂灭如来赐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何方妖僧,也敢在此喧哗。”

    忽地,一只小妖跳了出来,她看上去很年轻,可胆子可不小。竟然敢直呼忘禅儿是妖僧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忘禅儿的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想笑。因为他真的被人称作是妖僧啊,在九禅皇的手中,问禅刀斩去的人不分善恶,天知道死了多少,都被禅皇送去往生了,能不能有来世,那就不是高高在上的千佛山的住持所能管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只小妖。”忘禅儿不屑道,“速速离去,我不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想,而是做不到吧!”

    那只小妖怪盛气凌人,还在嘲笑问禅刀的器灵。

    忘禅儿也是无语了,心道,你是真不知,还是假装不知,我散发出去的刀气足以将你斩成数万段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东门庆从地上站了起来,砰的一声,他挥掌按向忘禅儿的奶大肌,“小哥哥,你抓我的,我自然要回敬呀。”俏药郎道,他像是变了一个人,眼里闪烁着邪光。

    “你!”忘禅儿怒道。“冰婵还没抓过呢,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。”东门庆笑道,“大师,出家人慈悲为怀,我想与你合道证基,何不遂我意,这样对大师也是有好处的,也许你能发现新世界,也走向基老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遇到我之前,就已经无药可救了。”忘禅儿道。他还未再动手,遽然间,东门庆基油油田中的几个猫头全都裂开了。

    破了,忘禅儿的佛门喵喵吼被东门庆破掉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,他现在给我的感觉仍然不是修士!”忘禅儿惊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没看错。东门大官人自然不是普通的修士。”小妖怪笑道,“千佛山的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吗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!”忘禅儿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,有人已经大师的行踪告诉我的主人了。”小妖怪再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就是忘禅儿再想镇定下来也难。因为知道他离开千佛山的人只有寂灭如来啊。他与千佛山之主虽有隔阂,可俩人还是信任彼此的,分享很多秘密,都是不能被人发现的那种,就比如说这次下山,也是一桩秘密。

    “大师,放了东门大官人,你不能杀他,主人留着他还有用。”小妖怪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。”忘禅儿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