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佛山,人人都知洗心佛与心非佛关系非同一般,两佛坐镇心晴山,从没有第三尊佛能介入他们之间。

    那年。

    金蚕子俊美非凡,而且踌躇满志,奉师命而下山。在金蚕子离开不久,心晴山南侧,有一株茶树忽地动了动,枝条上挂着的风铃全都响了。铃声惊动了洗心佛与心非佛。

    心非佛在前,洗心佛在后。两人先后来至茶树之前,盯着上面的风铃,忽地大笑起来。心非佛道:“寂灭如来还是差遣金蚕子下山了,这是你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如来不灭,我等焉能登上住持之位。我想,问罪长老比我们还急,因为金蝉子的威胁更大,他不但得到了诸佛的认可,就是下面的无数僧众,也被他折服了。所以金蚕子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是住持师兄亲手葬送的啊,金蚕子,要怪,你只能怪如来了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又道:“佛友,你说,我们该将这则重要的信息告诉哪尊佛才好。千佛山,对寂灭如来心存不满的佛多了去,不止你我与问罪长老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想了半晌,而后说:“那就告诉忘我佛吧,他与无边佛关系莫逆,兴许两人都会下山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不妥不妥,无边佛最是迂腐,身居高位,可从不为自己以及弟子作打算,告诉他,他只会坏事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是我考虑不周。那我们只告诉忘我佛一人好了。他看上去与世无争,其实最恨住持师兄的人就是他了。据传,原本最有希望成为住持的可是他,而非寂灭如来。当年,他主动退出,其中必有隐情。仇恨的种子在佛的心里,又能长出怎样的苦果来呢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不是苦果,而是罪孽之果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如此,贫僧隐去真容,让化身前去只会一声忘我佛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再等等,事有蹊跷。你看有一串风铃停止了摇动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嗯?难道住持师兄要重新召回金蚕子吗?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不,是有人先我们一步,前去寻找忘我佛了……奇怪,究竟是谁,他是如何知道的。按理说,我们是在第一时间得知金蚕子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住持师兄的众多弟子之中,他最看重的也有几人,而金蚕子更是其中的翘楚,是住持师兄内定的下一任诸佛之主。哼,他资历尚浅,虽能让其他佛心折,可贫僧却是不服他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我大概猜到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谁!他能让佛友也感兴趣,此人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大袖一扫,叮叮当当,茶树树枝上挂着的风铃全都响了起来,继而化为金光,倏然散去。“寂灭如来。”他道出一尊佛的名字。

    心非佛大惊,“住持师兄,佛友,你说是住持师兄前去寻找忘我佛了,不可能,他与忘我佛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怎有可能将金蚕子的行踪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千佛山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佛王尚且都能涅槃,名冠释门的九禅皇也无疾而终,还有什么是你我不敢想象的呢!”

    心非佛忽地安静下来,灵台上有无数道清风拂扫,清除诸多念头。最终,他灵台如镜,可照清佛心,“若真如此,那金蚕子下山这件事绝不简答,兴许是住持师兄在设局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师尊与大师兄都让我洗心,可他们又如何,不也一样,那颗心也该洗一洗了,否则都会腐烂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不,该洗心的人可不止是住持师兄,千佛山与镇兽山还有小苦海以及心晴山都该清洗一下了。因为这里已经烂掉了。”心非佛先是指了指自己的心,然后指向心晴山,以及更远的小苦海。那里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沉睡着,可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,在枯寂中等待苏醒,为了重拾旧时的辉煌。

    然而消失的就不该出现,老旧的必将被代替。所谓生息,若无死亡,哪有新生。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佛友,你又迷网了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不,是我的师尊回来了!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哦,是他啊,和九禅皇生活在一个时代的人,至今仍活着,他是千佛山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传奇只应活在别人的记忆里,而不是现实当中。”

    洗心佛道:“你这样说自己的授业恩师,他不生气吗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生气啊,所以你和我都要倒霉了!”

    洗心佛愣住了,又道:“佛友,你这是在坑我,我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唉,都是生活在一个山上的,我做错事了,你当然也要背锅。别逃,一起迎接千佛山的传奇之佛吧!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心非佛一抬头,只见遁光划空而去,洗心佛已经逃掉了,放弃了与佛友一起受苦的打算。“这,这太让贫僧伤心了,我们之间的感情原来这么淡。哈哈哈,好在贫僧早有准备。”心非佛右手按向天空,五指像是竹节,一节节延伸,不管洗心佛飞的再快,那伸出去的手指始终跟随他。

    “佛友,你太过分了。”洗心佛惊道,“你师傅都到了,为何还抓我。”

    轰隆一声,一道巨大的掌印拍了下来,直接震碎心非佛的五指,咔嚓,咔嚓,咔嚓,裂声不绝。“啊,失算了,想不到师尊维护薄情寡义的洗心佛!”

    “我谁也不维护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炸开了,接着,一尊古佛,脚踏月轮,左手托着山河,右掌提着一脸沮丧的洗心佛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佛友,你逃啊,还不是被师尊给抓回来了。”心非佛极是得意,看到洗心佛被拎着,说不出的开心。有福同享,这才是同住在一个山头的和尚嘛。

    “徒儿!”

    那尊古佛冷漠道,“你又在拿为师开涮。我来了,你难道不感动?”

    “师傅,你说出了一个字,我是不敢动,而非不感动。”心非佛当即道,骨子里,他还是很怕眼前的僧人,因为从小和就他生活在一起,稍有做错的地方,就会受到严厉的责罚,从无例外。哪怕是成佛了,心非佛也不敢在他的师尊面前有任何僭越的地方。

    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运起禅功,心非佛摄来一垫子,让那尊古佛坐了下来。“大师,能把我放下来了吗。”洗心佛一脸惶恐,当然,都是装出来的。他连九禅皇都不怕,何况是眼前的大和尚。

    比起心非佛,洗心佛更是无法无天。名字里虽然有洗心两个字,而且多年来,他在诸位佛修面前,也是低调异常,从不妄起争执。低调的像是狗一样可怕。然而,他真要疯起来,谁都敢咬,哪怕是寂灭如来。

    古佛将洗心佛放了下来。“你与吾徒都待在心晴山之上。为何想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再好的风景,看多了也会腻的,再大的佛山,待久了,也觉不过尔尔。”洗心佛道,在心非佛师尊的面前,他也并没隐藏什么。因为这尊古佛修的也是“口是心非”禅大神通,瞒不过他的,他的实力远在心非佛之上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算计忘我佛。”古佛又道。原来,他什么都听到了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算计,而是给他一个机会。”这次,答话的却是心非佛,古佛的弟子,他笑着回答道。“忘我佛与住持师兄有矛盾,由来已久,可是他们都无对话的念头,而我是好人啊,为了他们和好如初,不辞辛苦。师尊,你感动吗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然而,听完弟子的话,古佛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就怕空气突然沉默啊。就是洗心佛也觉得他的佛友太假了,明明是想算计寂灭如来,还非要说的那么义正言辞。“不愧是修炼过口是心非禅的和尚。”洗心佛如实道。

    可洗心佛这话一说出来,尴尬的人可就有两个了,因为古佛与心非佛都修炼了口是心非禅。

    “这,这都是我的错。”洗心佛讪讪道,他的道歉很有诚意。当然,心非佛的师尊也没和小辈一般见识。他的眼界之高,已经超出千佛山了。

    “来心晴山之前,我在住持禅修的地方小驻片刻,发现了一个秘密。”古佛忽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不愧是师尊,能在住持师兄的眼皮底下,行那暗中观察之事,简直是匪夷所思,弟子实在是不如您。请受我一拜。”心非佛当即道,他还真对着古佛磕了几个头,砰砰砰,石板都给磕碎了,诚意可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洗心佛被这对师徒给绕晕了,不知他们究竟在卖什么关子,可是有一点他很确定,古佛与心非佛的关系很好,不像他和九禅皇那般疏远以及冷漠。这才是他向往的师徒生活,而非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古佛恼道,他一抬手,登时,一股巨力托起心非佛,让他站了起来。“贫僧知道你们想算计寂灭如来,所以才来告诉你们一则好消息,兴许你们能用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你这是帮凶啊。”心非佛即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也没听到,而且说了什么也很快就会忘掉。”古佛道。

    老东西,难怪你活的时间比九禅皇还要多。洗心佛暗道。他极是钦佩对方,明明是他也想把寂灭如来从住持的位置上拉下来,可偏偏不自己动手,做那幕后黑手啊。

    “说吧,师傅,我听过之后,就会忘掉,甚至不记得你来过心晴山。”心非佛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不用说,洗心佛与你已经猜到了。”古佛道,“寂灭如来斩出一道禅念,化为陌生的僧人,前去寻访忘我佛了。而且问禅刀的器灵也鬼鬼祟祟下山去了,若无住持的首肯,忘禅儿哪敢下山,众僧只道问禅刀的器灵冥顽不灵,其实,他早被寂灭如来收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寂灭如来想暗算自己的爱徒?不可能吧,金蚕子是他最得意的弟子,就像我之于您。”心非佛笑道。

    “滚,我可不敢被你这样恭维。”古佛哼道,“你早晚会害死自己,也会害死我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的能耐真有那么厉害。”心非佛笑道。

    “寂灭如来的心思,我是猜不出来,就让你们这些年轻人去想吧。”古佛又道。忽然间,他右掌拍下,轰隆一声,佛光浩荡,震裂千丈方圆。好好的一座心晴山,忽然就变得尘土播扬,断木飞抛,碎石扬抛。

    “恭送师尊。”心非佛安静道,其实心里则道,嘛麦皮,走了就走了,还破坏徒弟的家,真是太坏了。不愧是我师父啊,我们一样腹黑。心非佛等古佛走远了,这才挥手,刹那间,被古佛破坏的心晴山,完好如新。青山依旧,芳草萋萋。

    “你师傅真是越老越消声险,太卑鄙了。不过我喜欢。”洗心佛认真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敢不敢当着他的面说,人都走了,才来数落他的不是。”心非佛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洗心佛道,“贫僧现在还杀不掉他,除非能拿到佛堂供奉的无骨佛的舍利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到现在你还在惦记着无骨佛坐化留下的四枚舍利子。它们对你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?真是奇怪。”心非佛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的出身问题啊。”洗心佛叹气道,无论如何,始终绕不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我和你一道去佛堂,盗走四枚舍利子,它们放在那里也很浪费,只是被一群无知的和尚供奉着,有什么意思。只有你我才能让它们大放异彩,重拾无骨佛的不朽禅光。”心非佛又道,他着重强调一个“盗”字。

    显然,心非佛的话打动了洗心佛,他向自己的佛友投去赞许的目光,真是有远见的光头啊。大家的前途都不可限量,可更实际些比较好,眼下,需要解决的是金蚕子事件。

    “佛友,我们也该动身了。寂灭如来有后手,我们也该有。”洗心佛道。

    “嗯,只能牺牲忘我佛与无边佛了。他们运气实在是太差了,谁让他们不像你我这么聪明。”心非佛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他们看似木讷,其实不然。”洗心佛道,“尤其是无边佛,听说他很想去镇守小苦海,其心思太可怕了,就是我,也觉得他很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那么看得起无边佛?”心非佛笑道,“我倒觉得他平平无奇,除了修为高些,不足为虑。这次,我们连他一起除掉,永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那就好了。”洗心佛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无边佛的事了,你说,寂灭如来会挖怎样的坑,等着金蚕子去跳。”心非佛忽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有趣多了。”洗心佛笑道。“值得我们好好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于是,心晴山,两尊高高在上的佛凑在一起,研究他们的住持师兄以及金蚕子。

    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……

    心晴山忽然被乌云罩住了,山雨将至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