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斋主,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活下来的两个汉子剑灵怒道。因为他们听到枫叶斋主与心非佛的对话,已经明白五绝剑剑主的真正想法。

    借佛杀人!

    枫叶斋主借助心非佛的手,斩杀三位女剑灵,再来就是幸存的两位汉子剑灵。

    再无任何犹疑,两位汉子剑灵冲天飞起,迅速遁离斋主与心非佛。可是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。只见心非佛一掌拍下,轰隆隆,金色的气浪像是巍峨高山,倏然镇下。

    “枫叶斋主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心非佛,你也非佛,我不承认你。”

    两位汉子剑灵,心知生命难保,故而再无任何疑虑,张口诅咒枫叶斋主与心非佛。

    可心非佛拿眼观天,目空一切,哪里看得到小小的剑灵。而枫叶斋主更是绝了,他以袖代拭剑之布,拂去剑身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。

    两位汉子剑灵气得直吐血,吼道:“你们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他们花语未落,佛气所化的金色手掌按下,抓起五绝剑仅存的剑灵,咔嚓咔嚓,捏碎他们的骨骼,并将脑袋拧去。血雾纷涌,倏然冲进另外一枚舍利子之中。

    呼呼旋转,那枚舍利子蒙上了一层血光,有些不详,哪里像是古佛涅槃留下的舍利子。可心非佛不觉有异,反而认为理所当然。“无骨佛本就是从秽骨中而生,如今,他的舍利子吸纳剑灵的血液与尸骸,契合他的禅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圣僧,你的舍利子因为斩杀了五位剑灵,故而凝出五把小剑。”枫叶斋主笑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心非佛笑道,“都是斋主宅心仁厚,愿以自己的剑灵为食饵,投给贫僧的舍利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是圣僧你有大法力,感化了五个冥顽不灵的剑灵,他们死得其所。如今化为小剑,也是因为生平的戾气并未全部化去,还有待圣僧以佛门至理感化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,我佛慈悲。”心非佛道。

    枫叶斋主与心非佛在那边一唱一和,关系融洽,分明不是敌人,而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啊。

    问罪长老气道:“心非佛,你不但盗走无骨佛的舍利子,还与镇兽山的妖物称兄道弟,枉为佛也。善恶堂饶你不得!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问罪佛,何必呢。你能拿我怎样,用你的苦行僧刀杀了贫僧吗,如果能做到,来啊,贫僧愿意和你一起下地狱。”话声落,心非佛纵步而出,身后,佛光浩荡数千里,拍击苍穹,撼动镇兽山。

    枫叶斋主眼神微寒,心道,好个道貌岸然的圣僧,此次,他带来无骨佛的舍利子,原来是在打镇兽山的主意,难道他想炼化了这山,焚尽山中的诸多邪物凶魔恶人?斋主不得不为自己做打算,他与心非佛在很久之前就搭上线了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蓦然间,悲喜蚕的幼蚕那边,被困在巨大茧子里的皇阿马,生命之源、血液、灵力、萌力、基油等全被汲取一空,他如今就是一堆撒在地上的枯骨,再看不出生前的辉煌。任你能为通天,也成了幼蚕的养料。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遽地,幼蚕一张口,吐出一道寒气。寒气怒飚而出,斩向寂灭如来。“和尚,我已经接纳了半人马的全部萌力,你还有什么手段,使出来吧,何必藏着。”

    要说不忌惮,绝非真话。悲喜蚕的幼蚕始终和千佛山的住持保持安全的距离,上一世,寂灭如来不但斩去悲喜蚕,更是亲手杀掉爱徒,送他往生去了。这一世,悲喜蚕绝不会重复之前的厄运。“天蚕,我只有成为天蚕,才能将古图祭炼成真正的图豆。”

    天蚕图豆!

    唯有如此,悲喜蚕才有可能杀掉寂灭如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萌力还不够。”寂灭如来也不去理会心非佛,更不关注问罪长老,忽然间,他托起僧钵,钵中传出无数惨呼之声,“和尚,为何抓走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佛门高僧?”

    “放了我,快放了我,你知道我是谁吗。”

    “好痛,我的头好痛。别再用金刚杵轰击我的头。我投降,我投降啊!”

    暗紫色的僧钵之中,惨叫不绝,哀嚎声声。可寂灭如来置若网闻,倏尔,他一掌劈向僧钵,登时,僧钵翻了,里面关着的人马娘、人马汉子、萌娘、萌汉子、萌基老、萌大姐姐全都飞向悲喜蚕的幼蚕。

    这些萌物甫一离开僧钵,再见天日,都有种恍惚之感,他们与世隔绝很久了。可是才出僧钵,又如妖窟,等待他们的可是幼蚕啊。为了成长,幼蚕会吃掉见到的任何活物。

    萌物们想逃都难,因为每人身上都有一件佛门之物镇着他们。像是最前面的那头人马娘,她的脑袋被降魔针刺着,远远望去,像是刺猬。

    再说那看着很萌的基老,掌心被小剑贯穿,四肢如同被废,只能冲向幼蚕而无任何动手之力,等于是主动投食,做那案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“好多食物。”幼蚕大喜。

    “他们散发的萌力让我心动了。”悲喜蚕的幼蚕将身体一抖,妖气荡卷而出,抓住了一只只活着的萌物。“不要再叫了,我会让你们死的毫无痛苦。”幼蚕做出承诺。它不说什么还好,一经讲出,萌物们叫嚷的更厉害了,因为他们也怕死啊。

    “住持!”

    就是问罪长老也觉事情很诡异,为何千佛山至高无上的诸佛之主,要用至宝僧钵,抓走数万萌物,难道他们都是恶人,都是难以饶恕的妖魔?善恶堂的大长绝对不信的。

    蓬的一声,一团血雾炸开。第一只萌物被妖气摄来,狠狠地抛在幼蚕的身躯之上,化为碎肢血雾,全被幼蚕吞噬了。“你既然主动喂食,我哪有拒绝的道理。”幼蚕哼道。它当然知道寂灭如来没安好心,可眼下,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“金蚕子,我已经向你发出求救的信号,为何你还不赶来,真要看着我再被你师傅杀一次吗。”幼蚕心道。

    金蚕子如今成了丰碑的器灵,生命尚存,也恢复了上一世的全部记忆。按理来说,他收到悲喜蚕幼蚕发出去的信号,应该会急匆匆赶到镇兽山才是。“我与你的爱情矢志不渝。”幼蚕坚信道。

    “情话都是用来哄骗蠢人的。”寂灭如来忽道。“悲喜蚕,你真的相信金蚕子对你一心一意吗。而且你也向他发出求救的讯息了,为何他还不回来,难道是怕贫僧了,我想不是吧。究竟原因为何,你心底早就有答案了。在你死后,千佛山饲养了一批小悲喜蚕,它们都是以你为原形,仿造出来的。通过它们,你也能求证答案,为何不去。”寂灭如来再道,“贫僧知道了,悲喜蚕,你这是怕了,你担心吾徒儿金蚕子变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悲喜蚕的幼蚕怒道,“你什么都不懂,所以不要无端猜测。”幼蚕显然是被千佛山的住持激怒了。可是它并没停止进食,那些萌萌的基老、大迪奥美女等都是它的食物。“萌!我感到了萌的力量。”幼蚕道。

    “吃吧,吃吧。”寂灭如来道,“你现在也只能化悲伤为食量了。除此之外,还能做什么。反正你离不开镇兽山的,而金蚕子也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悲喜蚕的幼蚕不悦道,“任你舌灿如莲,我也是不会信的。因为金蚕子还是爱我的,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会改变,过去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寂灭如来大笑,“能说出这样的话,说明你根本不了解吾徒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他!”幼蚕怒道,“比谁都了解。不了解他的人是你,寂灭如来。你名字里有寂灭二字,为何不灭掉自己,这样世界就会寂静下来,也许,那样对大家都好。千佛之主啊,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世界,你眼里真的有佛吗,有芸芸众生吗,同样的,你问问他们,他们看到的是佛还是魔!”

    “说,你们看到的是什么!”忽然间,幼蚕身躯一幌,尾巴扫出,几十个萌娘被它改变方向,正对着寂灭如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看到的是魔!”

    “不是佛,他不是佛,我不承认他是佛!”

    “我做错了什么,你们为何要杀我,难道长得萌也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魔,你是,他也是!你们都不是好人,哈哈哈,千佛山,镇兽山,有什么区别吗,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孟娘们大笑,嘲笑寂灭如来,同样的讽刺悲喜蚕,因为千佛之主、妖蚕所做的一切并无多少区别。何为众生,谁来定义,佛吗。

    “住持,妖蚕,你们在做什么。”善恶堂的大长老再道,“贫僧对你太失望了,寂灭如来。”只见问罪长老挥动苦行僧刀,哧啦,刀气迸开,虚空忽地裂开,一串铃铛飞了出来,叮叮当当,铃铛作响,摇出无数浩大而且清正的禅音,“你不配做千佛山的住持。”问罪长老再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配了吗。”忽然,寂灭如来转过身来,望向他的师弟。“你还记得忘我师弟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提起他,他是罪有应得。”问罪长老怒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他没有罪,是你我罗织的,加诸在他身上而已,让他成魔,再被关在小苦海。贫僧再告诉你们有趣的事情好了。”寂灭如来又道,“你也听听吧,悲喜蚕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身上有我感兴趣的?”

    “住持师兄啊,你终于肯正视自己了吗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反应不同。可忘禅儿可是听得心惊不已,“心非佛都知道什么!还有,他是从哪里听说的。”

    只要活着都有秘密,可有的秘密不能讲出来,否则……

    寂灭如来毫无表情道:“忘我师弟,他自以为聪明过人,他等金蚕子离开千佛山之后,也离开了。而且他去找金蚕子,可是贫僧的好徒儿哪有那么容易寻到。贫僧担心啊,担心金蚕子会误入歧途,所以才神不知鬼不觉,将金蚕子的行动路线暗示给了忘我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金蚕子、忘我佛先后离开了千佛山,都是你的授意吗,寂灭如来!”问罪长老惊道。

    “不,贫僧什么也没做,只是想知道吾徒与师弟想做什么。所以才赐予他们机会了啊。”寂灭如来道,“他们也没让贫僧失望,哈哈哈,真是吾的好徒弟,好师弟。”莲台之上,如来大笑。

    这时,心非佛接着道:“让贫僧接下去,住持师兄,你歇歇,累到你可不好。忘我佛在无意之中得到你的指点,很容易找到了金蚕子,他心里不服啊,为何是你当上了住持,而他什么都不是。明明你们的师尊还有诸位师兄弟都很看好他的。更过分的是,又来了一个金蚕子,他简直就是年轻版的寂灭如来,这等人物,非除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心非佛再道:“除去一个人很简单,可忘我佛不但要除去金蚕子,还要让他以及他身后的那个人身败名裂!所以他想到了一个恶毒的主意,僧人可不能坠入红尘情网。”

    寂灭如来道:“是啊,六消声不净,如何皈依大道。金蚕子命中该有一劫,所以我才找到了悲喜蚕,她早已修出人形,而且还想更进一步,成为天蚕。妖就是妖啊,贪念太重,贫僧怎会放任她不管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道:“所以住持师兄,你……”

    悲喜蚕的幼蚕也是呆住了,“难道,难道我与金蚕子的相遇,也在你们的层层算计之中!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心非佛道,“妖蚕,你怎么能说这是算计呢,是命运的安排,你与金蚕子不是有红线相连吗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只见心非佛僧袍一振,清香散开,涌向幼蚕,将它罩住。

    青色的长线,红色的长线,两根长线同时显现,青是情,红也是情。青色的长线即是情丝,而红色的则是红线。

    “看啊,你和金蚕子的爱情仍在。”心非佛笑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都在。贫僧还未斩断,只因不急。”寂灭如来也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心非佛与寂灭如来都在笑,悲喜蚕的幼蚕,不知为何,感到一阵心寒,它像是在一张巨大的网之中,前世如此,今生亦然。可笑的是,她以为那还是命运,是爱情,是姻缘,是尘缘啊。原来都是佛编织的一场梦,为她与金蚕子量身打造的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三尊佛之中,就问罪长老什么都不知道,心非佛与寂灭如来可是一清二楚。“师弟,你是怎样知道的,贫僧很是好奇。”千佛山的住持最终还是问了。

    “住持师兄,你忘了洗心佛吗。”心非佛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事情出在洗心佛身上吗,是他看出来了,还是……”寂灭如来再问。

    “洗心佛和你我不同,他的出身,算了,不说也罢。他不愿提及,我也不想说。”心非佛道,“九禅皇啊,他爱才,可同样厌恶洗心佛的出身!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