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快乐。

    在千佛山,无骨佛的身份超然,而且关于他的身世,罕有人敢提及。

    相传,无骨佛是从恶兽的尸骨之上诞生的,生来就没有骨头,由极恶成为极善,以至成佛。

    镇兽山与无骨佛有着数不清的联系。

    而如今,心非佛带着无骨佛涅槃时留下的两枚舍利子而来,能引起怎样的惊天变故,就是寂灭如来与问罪长老也不知。并且,两尊佛也相信,纵是心非佛本人也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不管出于什么缘故,无骨佛的舍利子已经降临镇兽山!

    只是一击之下,两枚舍利子砸碎了寂灭如来九枚指环中的一枚,现在只剩下八枚了。皇阿马生死不明,他的五条马尾忽地飞起,辫子散开,将他裹了起来,像是包粽子一般。

    河神与笑兰上人,惊恐莫名,如果皇阿马死了,他们无法向紫涵根交代。

    当是时,紫涵根化身基老,手持祭霸剑。“献祭,我要将你的生命用来献祭。”忽然间,紫涵根吼道。他动怒了,“心非佛,你敢杀皇阿马,还是当着我的面!”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祭霸剑发出一声长吟,撼动万丈方圆,镇兽山都在摇幌。无数巨石迸裂,大河改道。山河失色,只因祭霸剑的主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枫叶斋主也是恼怒异常,五绝剑的剑灵,本来就五位,可是一上来就少了三个,不,也不能说她们少了,而是被心非佛抓去了。

    两枚无骨佛留下的舍利子,像是铁牢,已将三位女剑灵摄走了,困于舍利之中。枫叶斋主虽然是她们的主人,而且还有联系,还能感受到她们的气息,“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斋主,我们再也不敢了,救我!”

    “枫叶斋主,我再不嘲笑你的化妆技术,虽然真的像是消声一样。”

    舍利子之中,三位女剑灵都在向枫叶斋主求救,而且她们也向还在外面的另外两位汉子剑灵示弱,希望他们看在同为五绝剑剑灵的份上,不可置同伴的生命于不顾。

    其实,五位剑灵,他们之中也有分歧,可在绝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和睦相处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危机关头,不管是枫叶斋主,还是两位没被抓走的汉子剑灵,都很恼怒。事关他们的面子,被一位大和尚戏耍,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回场子的。

    可不等枫叶斋主等人出手,紫涵根先动手了,他来的很快。祭霸剑倏然斩下,剑气浩瀚无垠,覆盖整座镇兽山,向下涌去。“心非佛,你怎敢阻止我向枫叶斋主示好,我还没得到他的局部地区的开发之权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枫叶斋主也是无语,都什么时候了,那可男友可女的魂淡还在想那档子事,简直是着魔了。此时,斋主已经换上了红色的戏服,颜值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哎,没法子。斋主去哪里,本基也只能去哪里。”天官叹气道,其实不然,他和紫涵根是一伙的,明显的,紫涵根想得到枫叶斋主,天官才这么说的,都是为了基友啊,哪怕脑袋上有绿光,天官也不后悔。他的爱,太沉重也太广博。

    紫涵根与天官同时而来,可心非佛面容不改,他已经失去寂灭如来、问罪长老的支持了,只剩下一个人战斗。“来啊,让贫僧见识一下基道的宽广,也许贫僧会体验一下也说不定。涅槃是道,基途也是道。”

    当是时,心非佛面上的淡淡金光散开,像是被风吹散了似的,他的真容再现。真是世间之绝,冠艳千佛、镇兽两座山。

    一项以丑为美的紫涵根见了,也有些怔怔出神,若非天官提醒,他还会失神更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紫涵根,醒醒!你已经中了心非佛的化佛魅音。”天官急道,他劈手打出一道长光,没入紫涵根的后背,嘭的一声,紫涵根像是被冰锥敲中脊椎,整个人都清醒过来。“心非佛,你空有一副好看的躯壳,然而不会使用它。为何不和我联手。”事到如今,紫涵根还对他有兴趣,想着拉拢他,一起背叛千佛山,并且远离镇兽山,天下之大,哪里不能去,为何非要被困在两座山之中。

    心非佛的手指,不知何时拈起一枚舍利,第二枚舍利更是悬在他的脑袋上,而且在原地打旋,呼!呼!呼!一道道浩大而且清圣的禅光降下,拂去心非佛四周的尘浪,佛不入红尘啊。

    “天官。”蓦然间,心非佛扭头,望向站在紫涵根一旁的千年基老,较之紫涵根,心非佛明显的对天官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天官也觉惊诧,为何大和尚拈起舍利子,并将视线扫向他这边。“怪哉,难道他喜欢上我了?”心有疑惑,天官仍在防备着千佛山的三尊佛,他们都不好惹,谁知道还会有更多的佛会现身吗。若真如此,紫涵根与天官等人也得命丧此间,再无转生之机。

    “到头来,还不是因为悲喜蚕与金蚕子。可恶!”天官恨道,他倏然瞥向高空。“咦,悲喜蚕的幼蚕呢,为何不见了。寂灭如来虽然斩断了幼蚕与金蚕子之间的情丝,可是幼蚕并没死掉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天官惊诧之际,那被马尾裹住了的皇阿马也起了变化。嗤嗤嗤,一道道妖气迸生而起,破开马尾,直贯云霄。

    可是寂灭如来就站在皇阿马身边啊,而且他一指点下,登时,佛光迸涌,像是熔化的铜汁浇铸在皇阿马身上。“啊!”皇阿马痛醒过来,“萌!我好萌!”他吼道。

    “方,我方了!我好方啊。”皇阿马随即又道。

    众人不明所以,只当半人马汉子疯掉了,想想也是,谁能直面寂灭如来的怒火而不受任何影响呢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团金光炸开,光雨缤纷,洒向镇兽山。而皇阿马终于跳了出来,五条马尾仍在,束为辫子,飕!飕!飕!马尾横扫而出,劈头盖脸,招呼向寂灭如来,承蒙如来所赐,皇阿马也是吃了太多的罪,如何不恼。狗急了尚且跳墙,何况半人马。

    八枚指环倏地飞起,挡在寂灭如来之前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当!当!

    五条马尾全都扫在了指环之上,发出一声声怒响,可没能伤及千佛山的住持。“忘禅儿。”寂灭如来忽道。

    “知了。”问禅刀的器灵道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忘禅儿竟然从皇阿马的身后飞来,而且长刀斩出,挥向半人马的后颈。“三花聚顶。”又听忘禅儿喝道。他才成为基老没多久,可是两眼已经修出了消声花,脑袋上也有一株消声花,端的奇妙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光柱从天上降下,同样镇向皇阿马。这道光柱高千丈,三个基老手牵着手,都抱不过来。

    刷!刷!

    河神与笑兰上人飞冲而至,他们见到皇阿马生命无虞,都觉放心下来,因为他们向紫涵根交代了,而不是受罚。

    忘禅儿以问禅刀与三花聚顶的招式杀向皇阿马,河神、笑兰上人自不会答应。“河中的小鹿。”忽然,河神大声道。哗啦啦,河水迸涌,一条十丈宽的大河出现了,而且河中心站着一头小鹿,它长得很俊。在小鹿的蹄子之下,哗哗哗,水浪掀滚,一只大鱼浮了上来。大鱼与小鹿是一起的。

    腾!腾!小鹿与大鱼同时冲向光柱,它们都是被河神召唤出来的,哪怕是死掉也没关系。因为河神并不在意,只要皇阿马活着就行。

    笑兰上人也出手了,他号称铁扇铜牙公子,一把铁扇,那使的是出神入化。啪!笑兰上人打开铁扇,并且对着忘禅儿一扇,呼喇喇,狂风刮起,卷起无数碎石、折断的树木,全都抛向问禅刀的器灵。

    河神与笑兰上人分工明确,一人应付三色光柱,一人撕比忘禅儿。

    忽然间,妖气迸滚,犹如沸水涌至,刷刷刷,妖光冲天旋起,是幼蚕,消失的幼蚕再次出现了。自从寂灭如来斩了它与金蚕子的情丝之后,幼蚕与古图同时消失,而今又现世了。

    当是时,悲喜蚕的幼蚕已经从蚕茧中跳了出来,它现在拥有蚕的身躯,人的脑袋,而且上方悬着一张古图,那图上一世是她上一世的妖丹所化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幼蚕与古图契合无间,毫无隔阂。

    幼蚕的出现,着实让人意外,可寂灭如来并不惊讶,虽然过程有所改变,可是他预想的结局并未改变。因为皇阿马本来就是千佛山的住持准备好的牺牲品,用来给幼蚕投食的。

    事起仓促,河神与笑兰上人也都傻眼了,因为他们赶不过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!嗤嗤嗤!

    幼蚕降下数十万道蚕丝,将皇阿马缠了起来,捆的像是银色的大茧子。嘭嘭嘭!皇阿马在茧子之中,不住撞击,可还是逃不出去。“半人马,你有马尾,而且还是五条马尾,应该很萌才是,还不献出你的萌力。”悲喜蚕的幼蚕喝道。

    “休想,你这是在做梦!”皇阿马怒道,他怎会受制于一条妖蚕,如果对方是天蚕那就罢了,明显的,幼蚕不是,它连悲喜蚕的修为都达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给自己找罪受。”幼蚕哼道。它脑袋一摇,一团银光炸开,呼的一下,一只小葫芦飞了出来。葫芦嘴自行打开,里面装着的不知道是什么水,都是绿色的,而且绿的不自然,看得时间久了,人会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哗!哗!绿水自葫芦里洒下,浇灌在大茧子之上,“啊!”里面的皇阿马吼道,很是痛苦。他再不敢撞击茧子的内侧,蜷在地上,眼里都是惧怕之意。“悲喜蚕,放了我吧,我愿意向你卖萌,无偿贡献萌之力。”除了五条马尾之外,半人马的身体被腐蚀的像是破布,异常悲惨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茧子与绿水,幼蚕仍能看清里面的半人马,可它毫无同情心,“寂灭如来斩不断我与金蚕子之间的情缘。青丝也只是暂时断了,只要我愿意,随时都能续上。”幼蚕暗道。千佛山的住持在算计它,它也有法子应对。只是让它感到奇怪的是,为何如来不直接杀掉它,为何这么多事,“难道他只是想护全金蚕子?”幼蚕疑惑道。

    金蚕子是寂灭如来最得意的弟子,若没和悲喜蚕在红尘中相遇,结下一段孽缘,千佛山未来的住持之位,必为金蚕子所得。“真是遗憾啊,如来,是我这个妖蚕毁了你的计划。你为金蚕子制定好的计划。可你知道吗,金蚕子不属于千佛山,从来都不属于,待在你身边,他只会痛苦,你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僧人,哪里会明白金蚕子的苦衷。”幼蚕忽地身躯一动,尾巴拍出,砰的一声,击中小葫芦。哗啦啦,里面的绿水全都洒了下去,涌向下方的大茧子。而茧子里,皇阿马再无半点声息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枫叶斋主纵身而来,他要出手对付幼蚕。

    这时,心非佛双眼一开,金光迸绽,拦下了枫叶斋主。“贫僧之前难道听错了,斋主,你不是要保住悲喜蚕吗,为何到了现在,反而出手,还想要幼蚕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慈悲为怀,佛啊,你怎会这样说我,我自然是来帮助悲喜蚕的。”枫叶斋主笑道,他和两位剑灵站在一起,“反而是你,为何不放了我的三位女剑灵,她们被困舍利子之中,你就不难过吗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?”心非佛道,“经你一提,贫僧才想起无骨佛的舍利子之中,还有三个妖女。贫僧不渡无缘之人,那就超度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只见心非佛祭起那枚关着三个女剑灵的舍利子,刷刷刷,数千道金光自心非佛的佛头之上旋出,扫向舍利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“斋主,救我!”

    舍利子之中,当即传出三位女剑灵的惊骇之声。可心非佛无动于衷,真是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“快放了她们!”

    “放了她们!”

    两位汉子剑灵怒道,他们和舍利子里面的女剑灵都是五绝剑的器灵,并不忍心看到她们被佛斩去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枫叶斋主再开口,眼睁睁看着心非佛以皓璨金光洗刷舍利子,炼化里面的女剑灵,好似她们本来就不该活下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就是两位汉子剑灵也觉察到枫叶斋主的异常,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,都觉心寒与恐惧。明显的,斋主是想借佛之手,灭掉女剑灵。更可怕的是,心非佛乐意代劳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,我们难道也会被斋主杀掉!”

    “五绝剑若没了剑灵,剑的品质也会下降的。”

    并没被抓走的汉子剑灵以秘法交换彼此的意见,他们也可开始戒备枫叶斋主,也有逃走的想法,然而五绝剑在枫叶斋主的手中,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,都是徒劳啊。

    刷刷刷!刷刷刷!

    金光回归到心非佛的佛首之中,而上方,旋转的舍利子也停了下来,里面再无任何动静,显然,三位女剑灵都被炼化了,成了舍利子的一部分。因为有三枚小剑浮了出来,它们看起来很灵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如何,我的这份礼物。”枫叶斋主忽道。

    “再送贫僧两人,可好。”心非佛笑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