吧苦行之绳,绳长千丈,若被它捆住,就是佛也得体验无间之苦。

    刷!刷!

    紫涵根、天官向东西两个方向散开,他们可不想被苦行之绳给困住。“天官赐福啊。”忽听那活了千年的基老喝道。他手臂呈十字形,向前挥斩而去,嗤嗤嗤,基光如彩浪,迸叠开来,高有数百丈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紫涵根运掌身前,他的三根手指半屈,小拇指与无名指则刺向自个的身体,准确的是说是刺向他的基油油田。紫涵根的指甲像是玉刀,瞬间没入基油油田。“出来吧,我珍藏多年的基油。”

    紫涵根以指甲剜出两滴基油,每一滴基油都有豆粒大小,而且一滴是红色的,一滴是绿色的。两滴基油呼呼怒旋,荡开一道道基光,劈扫四方。

    “那两颗基油不是紫涵根的,而且它们已经固化了。”站在莲台之上的忘禅儿心道,如今,他也是基老界之人,看待问题的方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。除了开辟出基油油田之外,忘禅儿还开了消声花之眼。

    忽地,忘禅儿运转自个的消声花之眼,倏然间,他的瞳仁变得像是在寒冬里盛开的银色消声花,而且脑袋上也长出来一株消声花。

    “三花聚顶!”

    陡听忘禅儿冷漠道。他眼里的两株消声花以及脑袋上长出来的消声花,齐齐摇曳,放出三道长光,汇于一道,那道长光高百丈,光分三色,照耀千里方圆。但凡被其照住,有形之物都开始销熔。

    皇阿马与河神以及笑兰上人纷纷遁向高空,躲避忘禅儿脑袋上迸涌而起的那道三色光柱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三花聚顶。”皇阿马道,“问禅刀的器灵真有本事,能在眼睛里长出两朵消声花,脑袋上也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要是哪个汉子有三朵消声花,我会将他掳走的,藏在金屋之***我欣赏以及合基证道。”河神笑道。他旁边站着的笑兰上人不屑道:“河神,你太没文化了。所以你的基友才那么少,哪像我,在文坛的基友遍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那都是你的过往。你现在被关在镇兽山,此生休想离开。还谈什么过去的辉煌,俱往矣。哈哈哈,笑兰上人,你还是看开些,多想想如何活在当下。”河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还是想想如何活在我的Dang下吧。”皇阿马哼道,此时,他两条马尾都已经恢复了,不,还有第三条、第四条、第五条马尾。

    没错,皇阿马有五条马尾,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。“怎回事,寂灭如来那大和尚对我做了什么,为何我长出五条马尾?难道会有什么副作用?”皇阿马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,在他们一族,拥有两条马尾辫才是王道,而有人敢扎三条马尾辫,会被众人群起而攻之,让其成为绝代小受。现在好了,皇阿马他有五条马尾辫,“简直难以想象,我就算离开镇兽山,也不敢在族人面前现身,那些个基老见了我,他们会消声消声我的消声消声。”皇阿马畏惧想道。

    呼!呼!呼……

    皇阿马的五条马尾辫都在甩动,而且他脖子上的项圈也有了异变。这项圈可不是一般的项圈,而是寂灭如来的眉毛的一段末梢所化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忽然间,皇阿马惊呼道,“河神,笑兰上人,快看啊,寂灭如来斩断了悲喜蚕幼蚕与金蚕子之间的情丝。他还是忍不住了,哈哈哈哈,寂灭如来,你的仁慈心呢,你的好徒儿金蚕子他会感激你吗。”

    河神也奇怪道:“为何偏偏是这个时候。千佛山之主,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笑兰上人忽觉不妙,道了一声,“皇阿马快退!”

    皇阿马奇怪道:“退,退到哪里去?”这位半人马还未察觉到危险已经降临。

    舍利子!

    两枚舍利子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皇阿马被两枚舍利子击中了,登时,他体内的真元迸滚,像是炸开了。而且他可有可无的基油油田忽然被撕开了,里面的基油与基气瞬间迸发,不断冲刷半人马的四肢百骸,他像是被人牵丝的木偶人,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动作来。

    笑兰上人与河神奉命而来,因为紫涵根不希望皇阿马死掉。“可恶,那两枚舍利子究竟是哪位佛涅槃时留下来的。”河神心惊道。他想去解救半人马汉子,可又畏惧呼呼怒旋的舍利子。

    “不可妄动。”笑兰上人亦道,“两枚舍利子是心非佛祭出的,你们看,问罪长老与寂灭如来的脸色都变了!”

    不止是千佛山的两尊佛,就是枫叶斋主与紫涵根、天官等人也怔住了。

    刷刷!众人齐刷刷瞥向空中的两颗舍利子,它们散发着浩荡的佛门气息,而镇兽山关着的都是妖物邪魔恶人,他们被舍利子之光照到,陡觉不舒服,心生厌恶。可又不敢出手毁掉它们,心非佛是何许人也,心晴山的半个主人,另外半个主人则是洗心佛。

    “心非佛!”寂灭如来怒道,“是谁允许你拿走佛堂供奉着的舍利子!”

    “贫僧何须别人允许,想取就取了。”心非佛丝毫不以为意,他佛指向前一点,哧啦,一道金光迸出,快接近两颗舍利子之时,那道金光倏然分为两道,同时没入舍利子之中。

    吸收了金光之后,两枚舍利子像是商量好了似的,飕!飕!再次砸向痛苦不已的皇阿马,“住持师兄,贫僧知道你想利用半人马的马尾,释放他的萌力,彻底斩断悲喜蚕与金蚕子之间的情缘,送自个的好徒儿一个大好前程。哈哈哈,贫僧岂会让你如愿。”心非佛大笑,他脸上罩着一层淡淡金光,像是落日余晖洒在他面庞上。

    “心非佛!”问罪长老也道,“你盗取的是哪两位佛涅槃时留下的舍利子。将它们交出来,自卸一身修为,问罪堂还可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问罪佛,你傻了吗。”心非佛道,“被我从佛堂拿走的舍利子,哪有还回去的道理,它们已经是贫僧的了。你再猜,它们究竟是哪位先佛留下来的。当然,你可以排除掉九禅皇,我对他的舍利子毫无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听心非佛说他对九禅皇的舍利子没兴趣,寂灭如来与问罪长老都很无语,因为禅皇可是他们的师尊,若没有他,哪有现在的他们。“心非佛,我再问你一句,洗心佛也参与到其中了吗,他也盗走了佛堂的舍利子?”问罪佛又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心非佛道,“贫僧与洗心佛总是一起行动,他也拿走了两枚舍利子。问罪长老,注意一下你的用词,我们是拿走的,而不是偷走的。不可诬蔑贫僧啊。”

    当!当!

    又听两声金铁交鸣之声,待余音散去,皇阿马脖子上的项圈碎了。

    项圈的本体是指环,寂灭如来的指环,如今只剩下八个了。原本是有九个指环的,“住持师兄,看来你的眉毛也不怎么结实。一碰就碎,抱歉,都是贫僧的错。”

    心非佛冷笑。他僧袍一抖,顿时有一股澎湃无穷的吸力将两枚舍利子引了过来,再次落入他的长袖之中。“问罪长老,你太无能了,所以才屈居于寂灭如来之下,我给你两次机会,你都没猜中两颗舍利子是谁留下来的。哈哈哈。”心非佛大笑不已,分明是在嘲笑善恶堂的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只听问罪长老冷喝都,锵!锵!他也挥动苦行僧刀两次,姑且是回敬心非佛的挑衅。刀气迸滚,倏化长绳,即是苦行之绳。

    不是一条,而是两条。

    飕!飕!

    两条苦行之绳劈向心非佛,要让其知晓千佛山的规矩不容改变,任何人都不得违背,否则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但见心非佛脚踩一朵莲花,倏然升起,他僧袍猎猎而动,面容秀美非凡,把紫涵根都给比下去了。紫涵根,不管是基老之身还是美女之躯,都是极美的。可与心非佛一比,就像是世俗里的美人遇到了阆苑仙宫里的仙人。

    “紫涵根,你在心非佛面前,变丑了啊。”天官认真吐槽道,“你我合力,只能震退那条苦行之绳,而不是将其毁掉,且看心非佛如何斩断两道长绳。”天官很期待,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紫涵根同样期待。

    “千佛山里的佛都开始内斗了,很好,相信镇兽山很快就能摆开那群虚伪和尚的控制。”紫涵根心道。他释放了两滴固态基油,砰砰砰,不断地轰砸之前的那条苦行之绳,将它轰退,不得前进。可这也不是长久之策,唯有毁掉长绳,才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。

    就在紫涵根思索之际,问罪长老斩出去的另外两条苦行之绳,倏然劈至心非佛身前,绕着他旋转几百圈,将其牢牢困住。“哈哈哈,心非佛,看你如何从枯老之牢狱中跳出来。”问罪长老笑道。

    两条苦行之绳形成的即是枯老之牢,人若待在里面,老化的速度很快,佛亦然,也会老去,终至涅槃,与此生难续青灯之缘。

    看到问罪长老施为,寂灭如来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认出那两枚舍利子的来历了!

    除了无骨佛的双眼所化的四枚舍利子,还能有谁的舍利子能让心非佛与洗心佛不惜以千佛山的诸佛为敌,也要将其盗走。

    寂灭如来相信,如今佛堂里供奉的无骨佛的舍利子,全都没了。“只是可惜了守护佛堂的僧侣,他们自难活命,贫僧虽然不愿意那样想,可他们还是被心非佛、洗心佛杀掉了!”

    呼!呼!呼!呼……

    八枚指环怒飚而去,撞向被枯老之牢困住的心非佛,如来动怒,就是佛也能斩之。

    枫叶斋主也不是安分的主,他瞥到事情的进展对自己大有裨益,故而挥动手中的羽扇,锵的一声,羽扇倏化长剑,“此恨不绝,到死方尽。”枫叶斋主道。他手中的剑即是五绝剑。

    五绝指的是五位剑灵,因为枫叶斋主手里的握着的长剑生有五位器灵。“出来吧,五绝。”斋主又道。

    剑光忽动,刷!刷!刷!刷!刷!五道身影倏然冲出五绝剑,降落在枫叶斋主四周。

    “斋主,唤醒我等,准没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,枫叶斋主是什么东西,有好事他会知会你我?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斋主的坏话,我们可是当着他本人的面啊,至少要在暗地里,在背后讲他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样有区别吗,不还是在说他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五位剑灵,你一句我一句,讲个不停,而且不拿自己当外人,更当枫叶斋主不存在,当着他本人的面,数落他的不是。

    枫叶斋主听去了,也是无语。心道,你们就不能给我点面子,不要让外人看笑话。斋主知道五绝剑的剑灵们虽然言辞狠毒,可还是有真本事的,不像一些人,只会说大话,并无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不等枫叶斋主下令,五位剑灵已知如何去做。他们冲天而起,飞向悲喜蚕的幼蚕那边。“大和尚,留下幼蚕。”

    “悲喜蚕已经是我镇兽山的一员,千佛山的消声驴再无权力过问它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是寂灭如来,也不能在我镇兽山杀掉悲喜蚕的幼蚕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们没看出来吗,心非佛已经叛出千佛山,而他的禅修洗心佛同样背叛千佛山了。寂灭如来不去清理门户,为何难为一只幼蚕。”

    “和尚,你就没好生之德吗。”

    五位剑灵,纷纷讽刺寂灭如来。这时,问禅刀的器灵,也就是忘禅儿,他的三花聚顶而形成的光柱,陡地崩塌,砸向五绝剑的剑灵们。“我是器灵,你们亦然。可我生在千佛山,而你们出生在镇兽山,立场不同,见面只有相杀了。”

    三种颜色的彩光迸滚,像是三个太阳同时掉在长河之中,迸起万丈高的浪涛。

    五绝剑的剑灵,忽地冲出三位,她们可都是姑娘,然而眉目如剑,杀机很盛。刷!刷!刷!三位女剑灵倏然冲至光浪之前,只见她们十指抛舞,打出数千道剑丝,像是风筝线,将光浪都给切碎了。“你三花聚顶,也不能奈何我们。”女剑灵漠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贫僧呢。”

    陡然间,一道声音炸起。是心非佛发出的声音,他化掌为刀,切开两道苦行之绳缠绕而成的枯老之牢,一步踏出,天地都为之颤幌。轰隆隆,气浪迸爆,佛气如海,冲洗长空。

    三位女剑灵甫一见到心非佛,都觉不安。她们还未来得及退后,遽见两枚舍利子滚了过来,像是从高山上滚落而下的巨石,一路横冲,碾碎任何阻碍它们的事物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问罪长老终于想明白了,失声道:“是无骨佛留下来的舍利子。心非佛,你罪无可赦啊。”

    偷谁的舍利子不好,为何偏偏是无骨佛的!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