岸边魔狂妄宣称,他已将千佛山的秘境小苦海,炼成己物,苦海可化桑田。

    可是寂灭如来与九禅皇都留有后手,尤其是九禅皇,他留下一道大神通,历经数百年而不散,那道神通仍在,一直镇守着小苦海。

    而岸边魔所做的一切都都没任何秘密,皆落在九禅皇斩落的一缕念识所化的僧人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僧人的实力太弱了,屈居于那道大神通之下,和傀儡无异。

    九禅皇的大神通,最终化为九尊佛像,每一尊都像是禅皇再生,而且现在只出现了三尊,还有六尊不知隐藏在何处。

    就算灵台被魔念所扰的无边佛没有提醒岸边魔,他同样在戒备还未现身的佛像。九禅皇毕竟是他们的师尊,曾经更是千佛山的诸佛之首,号曰禅皇。

    “苦啊。”忽地,无边佛大吼道,他脚下的那颗金色的猫头也在奇怪,不知主人究竟哪里苦了,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追求的大和尚,焉知红尘之苦。“痛啊!”无边佛又道。嘭的一声,他挥掌,砸向自己瘦的像是枯柴的身体。

    噗!无边佛一张口,吐出几百斤鲜血,他的血液也是金色的,亦可见其修为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三尊九禅皇的佛像,悬在桑田上方,他们像是从历史尘埃之中走过来的古佛,以尘洗面,以寒风镌刻佛骨。“孽徒,你对佛产生怀疑了。”中间的那尊佛像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无边佛大笑,他实在是太痛苦了,可不能哭,因为眼泪也会化为血水,所以只能笑。“孽徒,我如今反成了孽徒。师尊啊,你早已涅槃,留下的这道大神通,真的能代表你的意志吗。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了,无边,你还对九禅皇心存希望吗。难道还看不出他佛皮之下的虚伪之相。”岸边魔笑道。他早已散开无尽的魔气,在这片天地间来回涤扫,正是为了找出剩下的六尊佛像以及九禅皇的那缕念识所化的僧人。

    若能原原本本的集齐九禅皇留下的那道大神通,于自己的修行绝对有利。岸边魔也不是没有私心的。况且,小苦海就在桑田下面,随时都可能破土而出。只要岸边魔愿意,他即能做到。

    忽地抬起头来,岸边魔瞥向无边佛那边,视线如刀,撬开佛之颅骨,直视他的灵台。无边佛的灵台上,那缕魔念并未减弱,反而分出更多更细的魔念之丝,像是鱼线,拴在无边佛的灵台上。

    “哼,无边的灵台都是黑色的了,像是被墨水染过。”岸边魔心道,“纵是如此,他还能保持清醒,不简单。不愧是傻子,脑子不好使,有时候也会救他一命。这兴许就是所谓的蠢人有蠢福吧。”岸边魔可不会只是看着,他愿意“帮助”无边佛入魔。

    倏然间,岸边魔的左肩迸裂,有一蓬黑色的血雾散开,血雾之中,有莲叶碧绿如玉,又像是圆盘。滴答,滴答,滴答。一颗颗结晶化的魔气坠落下来,砸在绿色的莲叶上。登时,莲叶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,我佛慈悲啊!”无边佛疯狂道,“难道我就不是佛了吗,我就不慈悲了吗,为何要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无边,你心里就没点底数吗,千佛山号称佛有千尊,什么时候佛那么廉价了,哦。我忘了,你也是佛。哈哈哈哈,我亦是佛。”岸边魔手结佛印,脑后的魔光化开,忽地变作一圈圈佛光,依附在他的后脑勺上。端庄肃穆,而且面有慈悲之色。岸边魔比佛还像是佛啊,至少他在徒具其形上做的不错,近乎完美。

    一年轻的僧人躲在暗中,他的僧袍是黑色的,脚下无鞋。他是九禅皇的一缕念识所化,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灵智,自称天真小僧。因为他不穿鞋啊,应了天这无邪鞋之说。

    天真小僧暗道,九禅皇的大神通化为九尊佛像,余下的六尊藏在哪里,我亦不知。可我知道的是,他们若是寻到我,也是大神通合九为一之时。“九禅皇啊,你谁都算计,甚至是自己。故而斩出一道神念,可是你算到我会背叛你了吗。”天真小僧心中不住冷笑。他手腕上搭着一串佛珠,每颗珠子都像是人的头骨,还是迷你头骨,而且珠子的颜色同样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“忘我佛,岸边魔,他是佛,也是魔。哈哈哈,难怪九禅皇忌惮他的好徒儿,不愿将住持之位传给他。寂灭如来也是争气,艳绝诸僧,才被九禅皇选中,继承其衣钵,做了千佛山之主。”天真小僧虽然躲在小苦海,可他格外关注外面发生的一切,不像无边佛,一门心思都放在岸边魔身上,还妄图再次引他再入皈依佛门。

    就在天真小僧小心翼翼观察远处的佛、魔、三尊佛像时,忽然,啪的一声,有一只手按在了小僧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啊!天真小僧在心里惊呼道,发现了,他被人发现了。“不可能的,没人能发现我。”他不愿相信。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自欺欺人并非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天真小僧想要转过身来,可愕然发现身体不能动。抓着他光头的那人,五指用力,指甲甚至刺入他的头皮之中。

    “何人。”天真小僧暗中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何人。”小僧身后的那人诡异道,“你躲在小苦海之中,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。可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苦海的器灵!”天真小僧差点跳起来。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身份,因为他一直怀疑小苦海里除了他之外,还有别的活物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僧身后的那人笑了,他丝毫不担心自己讲话会被人听去。如天真小僧所说,他的确就是小苦海的器灵,可不是僧人模样,而是生具魔壳,是魔啊!

    佛王自剜生命之海,化为千佛山的小苦海,可是谁曾想到那自小苦海诞生的器灵确是魔。如果被千佛山的人知道,他们绝不会相信的,而且会想尽法子隐瞒真相,在那之前,群僧会先杀掉小苦海的器灵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提醒你注意到我的存在,就不担心你会背叛我。”小苦海的器灵笑道。轰隆隆,魔气荡滚,劈入天真小僧的后背,在他的四肢百骸之中不停涌迸,几乎拆散天真僧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主动找上我,难道只是为了向我表明真实身份?”天真小僧冷笑,“说出你的来意,若是想合作,告诉我,我能从中得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。”小苦海的器灵又道。“我是要与你谈合作的,而非撕比。你现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,而我也知道你的来历。九禅皇是一个人物,他还活着的时候,留下一道分身镇我,可他现在死了,还能奈我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天真小僧惊道,他现在也不担心自己和小苦海器灵的谈话会被别人听到。“九禅皇的分身是为了震慑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小苦海的器灵哼道,“那和尚很不简单。他对千佛山的众僧说,是为了守护小苦海,虚伪之词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天真小僧道,“九禅皇不是为了震慑你,而是为了从你身上获取关于第七佛王的神通。相传,佛王修有无上大神通,可他死后,什么都没传下来。而小苦海是佛王的生命之海所化,你又是从小苦海里诞生的,所以九禅皇打算从你身上下手,盗取佛王的神通。”天真小僧也不傻,当即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从九禅皇的一缕神识中生出来的小和尚,你很机灵嘛。”小苦海的器灵笑道,“好了,我放开你的脑袋,你也能转身了。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奇。合作嘛,当然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。你如果不知道我长什么样,还谈什么合作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小苦海的器灵还真将放在天真小僧脑袋上的手拿走了。后者稍一发愣,旋即明白过来,也就趁势转身,看向戏耍他的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真小僧震惊道,“你怎会是九禅皇!”

    对面,小苦海的器灵分明是九禅皇,只是气息不同,他一脸邪异,而九禅皇本人则是端穆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看我是谁。”小苦海的器灵又道,他的脸与身躯都开始变化。只是这次,他不再是九禅皇,而是寂灭如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天真小僧无话可说,“原来如此,你能变成任何见到的人,可你身上的魔气还是改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对面的器灵笑道,“我就是我,独一无二之魔,模仿,我只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敌人,而不会成为他们。做魔多好,何苦成佛。”第三次,小苦海的器灵变成了天真小僧,黑色僧袍,手里拿着串珠,表情也是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百变星君。”小苦海的器灵又道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无数道星辉自星君的身体迸绽而出,迸涌向天真小僧。“哼,还想试探我。”天真小僧怒道,他扬起手臂,那串佛珠祭了起来,登时,黑色的佛光萦绕在他周身,将其护全,不受星辉的冲刷。

    “我无意试探,只是告诉你,不可让我为难。”百变星君笑道,他长袍荡开,上面绣着的星辰像是活了过来,熠熠生辉,无穷无尽的星光洒出。

    纵是这般,天真小僧与百变星君还是很安全的,九禅皇的三尊佛像以及无边佛、岸边魔都没察觉道到他们。皆因小苦海的器灵在作怪。“岸边魔,他自以为炼化了小苦海,滑稽啊。”百变星君笑道,“都是我在暗中帮他。什么苦海成桑田,和岸边魔并无半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百变星君!”天真小僧道,“你现在可以说明真实目的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海纳百川。”百变星君笑道,“小苦海虽大,可还在千佛山之中。所以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小苦海吞噬千佛山,甚至是对面的镇兽山。而水淹千佛,自会成为万魔之魔。”天真小僧当即道,他马上明白了百变星君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和聪明人讲话就是有趣。”百变星君笑道,“我越来越喜欢你了,小和尚。你因为出身问题而讨厌九禅皇,可你能够化形之后,仍以僧人自居。我知你此生都和佛门有牵连,永难斩断青灯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哼,九禅皇是九禅皇,小僧是小僧。我和早无任何关系,他已涅槃,而我还活着。活着才能改变一切,死了,万事皆休。”天真小僧道,他显然不满意百变星君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这般激动,只能说明你心虚。”百变星君道,“罢了,你既然不喜欢谈及此事,我们换个话题。”他又道,“躲在小苦海之中,你的修为越是接近千佛山定义的佛,你被发现的可能越大。那些高僧与佛,他们会放过你吗。哪怕你亮出真实身份,告诉他们你是九禅皇的神识所化。他们也会无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说说你,星君。你是小苦海的器灵,而小苦海是什么,你比谁都清楚。佛王的生命之海,岂能蕴出邪魔来!”天真小僧针锋相对,出言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这样才有合作的样子,任何交易都是从争论开始的。只有达成一致意见,或者尽可能的接近双方的底线,才能真正的开始合作。”百变星君道,“我也不瞒你,小苦海之外的封印马上就要消散。而我将会离开千佛山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?你不是要吞噬千佛山与镇兽山吗。”天真小僧奇怪道,他从出生时就待在小苦海之中,哪怕到了现在,也没想过也离开。乍一听到星君的惊世之说,不由错愕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了,小苦海终将湮没千佛山、镇兽山,可没说什么时候啊。以我现在的实力,和寂灭如来、问罪长老等人相争,你说胜负如何?”百变星君问。

    “九禅皇布下的大神通还在,眼前的危险尚未除去。我劝你还是先想想近忧,再谈远虑。这样更切实将。”天真小僧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这里吗。”陡然间,百变星君寒声道,“你以为我为什么找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拿我当饵,引出其余的六尊佛像!”天真小僧怒道。“不可能,我不会答应的。杀了我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拿死威胁我?”百变星君笑道,“那你的志向未免太低了,我看,小苦海都快成了你的安身之所,不,是逃避现实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不也是拿小苦海威胁我吗。我若不答应,将再无寄生之所。”天真小僧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百变星君道,“你我都知,九禅皇的大神通还需一道神念,作为穿过针眼的长线,才能将一切串联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尊佛像聚在一起,禅皇的大神通再现,而我将会彻底消散在天地间。”天真小僧道,“这就是你的目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合作吗,合作自然是互惠互利的,否则就是欺诈。”百变星君道,“你我合作,你得到的将会是生存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活得好好的,为何还要依靠你的施舍。”天真小僧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因九禅皇而生,可是我更像是你的生父啊。”百变星君道,“你在小苦海中漂浮多年,如那浮萍,无依无靠,若没有我暗中照顾,你恐怕还没修出人形,就会被佛王残存的意志吃掉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