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苦海。

    镇兽山。

    佛与魔,“三师祖,救我!”

    “师尊,救我,救我啊,我不想死。”生命如残烛,那僧人不再呼无边佛为三师祖,而是师尊。

    千佛山有规矩,若是成了佛,众僧以师祖呼之。可在同辈的佛之中,称呼就不是那么重要了,可对下面的僧人来说却不然。规矩就是规矩,是用来约束芸芸众僧的。

    轰隆隆,黑色的莲台越旋越快,黑色的魔焰荡滚,像是光河在扫荡天空。斩怨莲台曾是千佛山上任住持的持有物,他涅槃之际,将斩怨之莲传给了徒弟忘我僧。忘我僧后来成了忘我佛,再来后真的忘我了,成了岸边魔。

    “苦海无边,回头无岸。我所站的地方就是岸,我想靠岸就靠岸。”岸边魔笑道。他觑定无边佛,不知曾经的师弟在想什么,难道成了佛之后,人变得更蠢了,若真如此,这佛不做也罢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团血雾迸起数十米高。一位僧人被斩怨莲台轰成了碎渣,登时,怨气陡生,绕过莲台,冲向千佛山的三师祖,“老和尚,为何不救我,为何看着我死去。有你这样的师傅,我死的冤枉啊,冤枉啊!”

    无边佛双掌忽地合在一起,十指相接,嗤嗤嗤,嗤嗤嗤!金色的气旋迸开,像是狂风拂过天空,吹散了佛身之后的那团怨气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蓬!

    又是几团血雾迸飙而起,“三师祖,你好狠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佛,你的慈悲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我们师徒一场,你就没有半分慈爱之心吗,我死的好惨,好惨啊,偿命来。和我一起下地狱吧。”

    一团团的怨气,赫然聚成一团,像是浓烟,噼啪,噼啪,电光劈迸。幽幽惨呼声传遍小苦海,像是在向天地述说着世间最悲伤最无奈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佛不答话,而魔在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岸边魔大笑,他右臂忽地扫出,像是面条似的,缠在自己的脖颈上,他以手指按住脸膛,大拇指按着左眼,小拇指按着右眼。噗的一声,他的右手手背迸起一蓬黑色的血雾,忽然间,一只细眼睁开了,那眼睛以魔的手背为寄体。刷!刷!魔眼中劈出两道黑色的长流,斩向远处的那团怨气。“死都死了,还执着什么,你们今世,活着如废物,死了也是顺其自然,注定没有来生的垃圾,都闭嘴吧。”

    “魔,我们愿你皈依你!”

    “三师祖不救我们,我们愿意成魔。”

    “岸边魔,不要杀我,让我做你的追随者,不,是做你的狗!”

    那团怨气忽地分开了,一团团冲出,避开两道黑色的长流。同时,它们向岸边魔求饶,愿奉他为主。

    “无边师弟,你听到了吗。”岸边魔得意道。“所以说,做什么佛啊,和我一起成为魔吧。金蚕子,你又在哪里,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,还有悲喜蚕。我还是你与金蚕子的媒人,成为你们的牵线月老,也是我在尘世中少有的乐趣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无边佛忽地瞥向岸边魔。“师兄,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说,是我安排金蚕子与悲喜蚕相遇的。”岸边魔笑道,“啊,对了,那时候我还是佛啊,忘我佛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无边佛失声道。砰砰砰,几团怨气撞向佛的后背,随后远遁而去,它们虽然憎恨无边佛,可还是怕他。因为之前有一团怨气消散了,它们可不想步其后尘。

    “那年,到了金蚕子下山历练,临行前,寂灭如来多次嘱咐他,不可贪恋红尘,当断青丝。”岸边魔笑道,“好奇吗,无边师弟,我没在他们身旁,为何知道的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隔墙有耳吗。”无边佛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岸边魔道,“不是隔墙有耳,而是如来慧眼蒙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师兄不会的。”无边佛笑道,“忘我师兄,你一定在嫉妒他,因为成为住持的是他,而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嫉妒?”岸边魔狂笑,“我嫉妒他作甚,可怜啊,你什么都不知道,因为千佛山的住持之位是内定的。我们的师傅,那老东西在没死之前就做好决定了,只等宣布而已。下一任千佛山之主,除了寂灭不做第二人想。”

    “可师尊将最强的斩怨莲台传给你了啊!”无边佛吼道。

    嗡!金色的气浪迸开,佛怒,苦海再起万丈之涛。“你骗我,你骗我!师尊不是你说的那样。魔啊,你是魔。”无边佛仰天咆哮,刷刷刷,刷刷刷!数十万道佛光逆天而起,刺透小苦海之上的苍穹。

    “苦海若起了爱恨,这世间,还有谁能逃开命运。”岸边魔叹息道。在他身后,分开的小苦海竟然合上了。哗啦啦,海水迸腾,一尊尊佛像自海底升起,皆是嗔怒之相。

    “寂灭如来!”

    岸边魔将手臂收回,可是他的两只眼睛却被自己摘去了,“啊!”他一张口,将那对眼珠子吃掉了。“你们都道我魔心佛相,如今,我就吃了这佛眼。”

    只见岸边魔失去了佛眼的地方像是血窟窿,忽地,魔光迸绽,黑色的血水冲出,接着,两颗魔眼长了出来,代替了原本的佛眼。刷刷,两道邪艳之光自魔眼劈出,斩向无心佛。“无边师弟,你且看我如何取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忘我佛。”

    “岸边魔。”

    “忘我僧。”

    “苦海之魔。”

    一尊尊佛像,高声宣道。万千声音炸起,哗啦啦,哗啦啦,小苦海迸起数百万道浪涛,与天齐平,好似要将这片天地都给扫清。

    “无边师弟。”

    蓦地,又有一尊佛像淡漠道,是寂灭如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徒儿。”

    第二道声音响起。是寂灭、忘我、问罪、无边等人的师尊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尊佛像明显不同,他们要比诸佛之像高出半丈。“孽障!”第二尊佛像冷喝道,“我已经斩怨之莲交予你,就是让你好自为之,不可误入魔道。你最终还是让我失望了,忘我小僧。”

    “休提过去事,忘我,忘我!”岸边魔大笑,“既然你赐我僧名忘我,就该如我一般,忘掉过去,不求将来,只活在当下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黑色的莲台倒旋而来,嗤嗤嗤,嗤嗤嗤,黑烟迸甩而出,像是一体条墨玉之带,扫向小苦海中站着的诸佛之像。

    遽地,那一尊尊佛像,手结禅印,向下按去,嘭的一声巨响,一枚巨大的舍利子从天而降,震碎数万道黑色的烟气。

    呼呼怒旋,舍利子撞向黑色的莲台。

    “斩怨之莲!”第二尊佛像喝道,他眉心有一缕比头发还细的光线劈迸而出,瞬间切开虚空,砍向黑色的莲台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玉相撞声陡地响起。莲台遽震,乌光迸涌。哗!哗!哗!小苦海分出来的一道道浪涛怒拍而下,不停冲刷黑色的莲台。

    “唉,原来这也在你们的算计之中。”岸边魔道。“我的好师尊,我的好师兄。纵然你们千算万算,可还是忘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孽障,还不伏诛!”第二尊佛像怒道。他脑后升起几百圈金色的圆环,咻咻咻,咻咻咻,斩了出去,劈向岸边魔。

    而此时,无边佛已经怔住了,那亲眼所见的若也是虚妄,千佛山可还有真实?

    “我佛啊!”

    无边佛一声长啸,也做那佛门喵喵吼。轰隆!声浪迸滚,金色的猫头显化而出。这猫头一出来就叫了几声,喵喵喵,似乎在刻意卖萌,可它很快就觉察到小苦海的气氛不对,不是卖萌的时候,它立刻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原乡佛也是佛,可他施展的佛门喵喵吼与无边佛相比,犹如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无边佛只是放出一个金色的猫头,镇住小苦海的几千尊佛像,就是那长的像是寂灭如来的佛像也被定在小苦海上方,不能挪腾。

    “师弟!”诸佛像之首,也就是寂灭如来的佛像,他当即大声呵斥无边佛,千佛山的三师祖。“你也要走忘我师弟的走过的歧途吗。当真要万劫不复才甘心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岸边魔长啸不已,魔气结成一座新的莲台,而且新莲与斩怨之莲极其相似,也能说是以斩怨莲台为原型铸造的。“师尊,寂灭师兄。”岸边魔道,“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们了,至此之后,我与你们再无任何关系,千佛山、小苦海也与我形同陌路。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岸边魔右掌拍出,按在新的莲台之上。登时,乌光迸滚,犹如长浩瀚长河,倏然涌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诸佛像中的第二尊佛像忽然向后怒退,哗啦啦,小苦海像是沸腾了,要将那一尊尊佛像都当场是饺子,给煮熟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我被关在小苦海海底的这段时间,什么都不做吗。”岸边魔嘲笑道,“如今,小苦海亦如我之分身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荒谬!”第二尊佛像哼道,“你可知小苦海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知。”岸边魔讥笑道,“小苦海是千佛山的第七佛王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。”第二尊佛像诧异道。因为小苦海的来历是千佛山的秘密,除了历任住持,其他的僧人与佛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第七佛王和一绝世大魔头相争,那场旷世之战历经九百余年,最终绝世大魔头被斩,可第七佛王也遭到重创,生命危在旦夕,可他却以问禅刀刺向自己的腹部,将他的生命之海完完整整地剥剜而出,化为小苦海。

    长得像是寂灭如来的佛像也觉奇异,他知道是正常的,因为他是千佛山的新一任住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无边佛还在笑,“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,想不到小苦海竟然是佛王的生命之海所化。难怪我觉得这海像是活的,生机之盛,简直匪夷所思。难不成佛王还能借由小苦海重生不成?”

    沉默!

    包括小苦海中的众多佛像以及岸边魔都沉默了,就是无边佛也怔住了,心道,太诡异了!佛王真能重生?

    还是岸边魔先打破死寂,他道:“你们都错了,如今,小苦海已被我炼化,它如同我的分身。当然,如果你们不信,我可以演示一下。沧海桑田。”只听岸边魔吼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小苦海的海面竟然下降了,而且下降的速度很快,没过多久,千佛山再无小苦海,它原本的所在地,分明是肥沃的土地,桑树成荫,沃野千里。

    无边佛脚踩着金色的猫首,他道:“妙哉,还谈什么苦海无边,因为它消失了,到处都是岸。”

    蓦地,桑树摇曳,呼!呼!呼!一片片绿色的桑叶旋转而起,化为飓风,卷向空中被定住的一尊尊佛像,将它们都抛向高空。咔嚓咔嚓咔嚓,炸裂声不绝,佛像接连迸碎。

    可是有三尊佛像屹立不动,像是巍峨灵山,震慑万古长空。而位于中间的那尊佛像即是寂灭如来的,左边的是上一任住持的佛像,右边的则是……

    无边佛的佛像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无边佛本人也觉不悦,因为那尊佛像实在是太像了,简直就是放大版的他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岸边魔道,“还留下三尊佛像,看来小苦海也不是万能的,佛王无用啊,连他自己后辈的神通都破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神通?”无边佛问曰。

    “然。”岸边魔笑答,“这是九禅皇的大神通!”

    “师尊的神通!”无边佛惊道。

    九禅皇,千佛山的上一任住持,也是寂灭如来、无边佛、问罪长老等人的师尊。小苦海原本是九禅皇的一道分身镇守的,可是他涅槃之后,分身也随之消散。小苦海也就再无人坐镇,直到忘我佛入魔之后,被关在海底,无边佛再度开启小苦海,成了守护之佛,除了震慑岸边魔之外,还守护着小苦海。

    无边佛感到自己一天经历的事,比他前半生加起来的还多,而且远超出他的想象。寂灭如来不再是他熟悉的大师兄,九禅皇也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可敬可畏的师尊,就连他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生出魔念,任他如何运转佛门禅力,也不能将那点魔念斩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千佛山,这就是真相。这就是你的师尊与大师兄。”岸边魔嘲笑道,他盯着无边佛,似乎看出他灵台上盘踞的魔念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是九禅皇的大神通。”无边佛漠然道,“就该防备剩下的六尊佛像!”

    因为在无边佛与岸边魔眼前只有三尊佛像,还有六尊并未现身。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。”岸边魔笑道,“想不到你还这么关心我,可惜,我与你注定走向不同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孽徒!”

    忽地,第二尊佛像,也就是九禅皇的佛像冷笑道。

    喀啦啦,喀啦啦,另外两尊佛像的石皮忽地裂开,向下洒去,三尊石像赫然全是九禅皇的佛像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